6r561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四百七十六章 死亡的巨龍終將君臨大地?鑒賞-1tig1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当年萨马斯特的堕落,可以说是魔法教会乃至整个北地的阵痛。
但关于他的传说,绝大多数在如今已经无法被众生所见,因为在他失去作为密斯特拉选民的恩惠后,它们就已被销毁。
他是如此罪恶滔天,以至于法师之神阿祖斯在亲自神降收回他的银火后,就宣布在所有魔法书、卷轴以及其他相关记载中禁止提到一切有关萨马斯特以及他为神秘女士效力的事情。
所以人们对他的印象与记载,后来都成了口口相传碎片化的秘闻与被加工后的传奇故事,恐怕也只有和萨马斯特同时代的存在,才能铭记那段席卷北地的灾祸往事。
而能从那个时代安然存活到现在的存在,除了几位神选与传奇人物,恐怕再也没有北地那些巨龙们更刻骨铭心了。
因为萨马斯特与拜龙教的崛起,几乎就是建立在北地巨龙们的血泪史上。
一些巨龙为他们的傲慢与贪婪付出了代价,化作龙巫妖后又成为萨马斯特的刽子手将更多无辜且相对弱小的巨龙卷入进来,最终演变成一场席卷所有北地巨龙的龙狂灾厄。
银月龙母薇拉玛兰黛丝与迪斯泽德罗顿·银翼唯一的孩子,就是陨落在那场灾厄中。
这也正是为什么萨马斯特三十多年前的那场诈尸,会成为北地巨龙们的复仇狂欢,结果愕然发现在轻易颠覆了对方与拜龙教的复辟后,竟然连那本巨龙之书都没搜寻到。
这一度引发了巨龙们的疑惑:
被他们围殴致死的‘萨马斯特’到底是不是真货?
而以凯尔本与光耀女士艾拉斯卓表现出的态度,当年的那场龙之灾厄又是否另有隐情?
随着金属龙与竖琴手的深入调查,很快就挖掘出了当年萨马斯特‘第二次死亡’后,拜龙教内部分裂的秘闻,最终锁定了一位可疑人物。
那就是在萨马斯特死亡后很快悄然上位的‘好友’,艾加逊以及那头末日爬虫朵高索斯。
在时光的长河中,人只要做出抉择与行动,就必然留下蛛丝马迹,最终艾加逊不止是马甲,连大裤衩都被扒了个底掉,其真身赫然是一名信仰班恩的纷争教徒。
但许是艾加逊也察觉到了整个北地对于拜龙教的敌视与高压戒备,直接带着朵高索斯销声匿迹了,让当时已经发现幕后真凶的金属龙们好一阵无能狂怒,发誓如果让自己碰上对方,一定要将对方的骨灰都锤进矿石里。
如果已经被挂上黑名单的艾加逊一直不再北地出现,也许过上个几百上千年,当年深受巨龙之灾祸害的金属龙们可能也就渐渐忘了这事儿。
但如今才刚刚过去了堪堪两百年出头,对于一些像是银月龙母和银翼这样的古龙们来说,也不过就是睡了几觉的事情。
是以当李维半途中通过史莱姆群的监控画面再次看到那些天灾龙群肆虐于卡利迪尔时,当场就被气笑了,既震惊于对方的大胆,又惊怒对方的贪婪,于是随手就将艾加逊出没于卡利迪尔的事情告知了银月龙母夫妇,又很快通过巨龙们之间的联系迅速链式扩散出去。
于此,风暴开始于北地聚焦。
其实当李维打开那扇传送门之时,也是被那堪称华丽夸张的阵容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依托与银月龙母夫妇的私交,其中某些巨龙的声名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就比如有着【藏于锋刃之龙】称号的紫晶龙艾尔丹瑟。
萨马斯特的龙狂期间,他就将身体移到土元素位面,后来发现在土元素位面睡睡觉挖挖宝石的咸龙生活贼鸡儿舒服,因此后来大部分时间就留在土元素位面养老了。
以至于当年第一批去土元素位面试炼顺便狩猎土元素位面核心的时候,还有幸见过这位身体已经长成了一座矿山的大佬。
而当年与其一同遁入土元素位面的还有蓝宝石龙玛莱拉迦斯,至于黄晶龙葛兰提尔,她曾于深水城附近筑巢,在萨马斯特在位的龙狂期间,她甚至一度屈服于疯狂。
至于太古金龙帕拉兰达斯克,则是以虚体状态避过了那场灾厄,因为龙狂迷锁的效果延伸不到以太位面。
他们都是当年那场龙之灾厄下的幸存者,却有更多的同族消逝在了那场由萨马斯特借助龙狂而掀起的灾厄中。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至今没能找到其命匣几度诈尸的萨马斯特,还是一直未能找到踪迹的罪魁祸首艾加逊,都是他们难以遗忘的仇恨。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灾祸之源不予以清除的话,天知道日后还会不会再次引发第二次龙之浩劫。
而届时,他们这些幸存者,还能否依旧如上次般幸运呢?
这,才是李维能够一呼百应的真相!
也是他对付艾加逊的底气所在!
否则他还真没底气这样有恃无恐的站在一位施法者等级很可能已经超过30的纷争教徒面前,毕竟现实又不是试炼战场的心像世界,战斗全凭口胡。
而随着这六头巨龙加入战场,这场战斗也瞬间失去了悬念。
即便是身为罪魁祸首的艾加逊,在看到这些‘老朋友’们出现的一瞬间,面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连句场面话都没敢撂,就和眼中灵魂之火不住颤动的朵高索斯几乎不约而同的准备‘开门跑路’,至于其他的龙巫妖,同样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不敢肯定在这样一众的豪华的阵容面前,没有命匣就一定对付不了他们。
结果不出意外的发现整个卡利迪尔的空间都被太古金龙帕拉兰达斯克不知以什么方式直接给封锁了,刚开启的传送门刚刚翻出些许涟漪就消失不见。
这位【不可接触的守护者】一出手就让李维惊叹不已,不愧是常年以薛定谔的存在方式横跨主物质位面和以太位面的大佬。
对空间这样的理解与掌控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维甚至怀疑对方能够借此‘封锁’自己的【异位面召唤术】…
一想到有这种一出手就让他保命大招直接招了个寂寞的可能,面色就不由肃然起来,同时思忖着日后可能遭遇到类似困境的破局方法。
而身在局中的艾加逊与朵高索斯则向李维示范了身为高阶施法者的几十种逃命方法,却被龙多势众的巨龙们一一破解。
与此同时各色巨龙的吐息也是在卡利迪尔城的上空交相呼应:
金龙的火焰与弱化吐息、银龙的寒霜与麻痹喷吐、黄铜龙的催眠吐息、青铜龙的叉状闪电、赤铜龙的强酸、黄玉龙的风化吐息、蓝宝石龙的锥状音波,紫晶龙的宝石喷炸。
这种大威力的喷吐,又很好的被太古金龙帕拉兰达斯克有效的封锁在了城邦上空,让其无法波及到下方的城区。
在这种重火力的轰击下,体大弱门的末日爬虫朵高索斯首先就遭了殃。
眼看着身陷囹圄的艾加逊他们左支又挡,怂在一旁角落观战的夕阳火焰甭提有多开心了,如同蓝星的某些泉水指挥官似的不断嘲讽道:
“嘿!愚蠢的人类,恶心的爬虫,你们刚才不是很嚣张嘛!你们今天要是能逃的掉,我迦拉戴罗斯今天就把你们这散落一地的骨头渣子全都吃掉!”
这顿时让原本就悔青了肠子的朵高索斯怒气勃发,嘶声吼道:
“吼!你们这些卑鄙的金属龙,难道就只知道龙多欺负龙少吗!就不怕传出去声名狼藉吗!”
但这种无力的言语攻势恐怕连金属龙的面部鳞甲都无法破防。
因为早在远古巨龙时代起,群殴就是金属龙的老传统了。
当然你非要选择单挑也不是不行,反正他们向来是你一头龙单挑我们一群,或者我们群殴你一个,有本事你们也团结起来打群架啊!
所以想见的,金属龙们不约而同将火力朝着这头龙巫妖倾泻。
夕阳火焰顿时叫嚣的更欢:
“对!轰那黑色爬虫的屁股!嗨呀!先冰冻控住啊!大哥们,麻烦你们之间有点配合好不好!”
许是这头赤铜龙实在过于聒噪,尚且年轻的蓝宝石龙与黄晶龙同时回首瞪了他一眼,就像是在威胁警告说:
‘你在教我们的打架?’
夕阳火焰顿时整头龙都像是静止住了,一副‘乖巧可爱还听话’的龙型手办模样。
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朵高索斯就先一步被逐步轰成了渣滓,很快,被所有龙一起照顾的艾加逊就因为一个计算失误,自己撞在了太古金龙帕拉兰达斯克的弱化吐息上,身形在半空中一滞,就被上百道冰锥捅成了刺猬。
远处的凯尔本放下散发着寒冰气息的黑杖,喃喃道:
“为了艾拉斯卓…和萨马斯特。”
艾加逊的身体刚朝着地面坠落,就被银月龙母一爪逮住。
银月龙母神情肃穆的看着艾加逊无悲无喜的脸:
“为了我那苦命的孩子。”
然后借着俯冲的力量,将其一爪灌进了厚重的城墙里,发出一声震天的轰鸣。
搁着老远,李维都能够听到其浑身骨骼被碾碎的声音,就像是枯朽的树枝一样。
等等,枯朽的树枝?
就在李维察觉出不对劲时,银月龙母一搓爪间的骨灰,似乎早就有所预料的抬起头来对着众人叹息道:
“是个巫妖。”
在场的巨龙们顿时陷入了沉寂。
当然也明白这句话的潜台词:
他们恐怕无法做到将其彻底击杀了,即便是利用预言术等魔法判定了对方的命匣的方位,此刻赶上去估计也来不及了。
尤其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该死的巫妖们甚至还研发出了可以误导预言术等法术的山寨命匣。
如果巫妖有这么好击杀的话,萨马斯特也不至于已经被前前后后‘杀’了三次依旧难以被确定是否完全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巫妖如此遭人厌恶的原因之一。
就像是家里进了蟑螂,你还几乎永远无法将它彻底灭绝一样。
在这样的沉寂下,还是金龙帕拉兰达斯克开口了:
“不过也不必沮丧,至少我们这次自拜龙教手中夺下了巨龙之书,这是我们北地巨龙们迄今为止最大的胜利。”
在场的巨龙们纷纷颔首。
拜龙教没了巨龙之书,至少意味着他们失去了行动纲领,这样即便他们即便通过越加失传的办法糊骗新的巨龙将自己炼成了龙骨头,对方至少没有绝对的手段用来操控这些新的龙巫妖,这样就从最大程度上的阻隔了拜龙教制作并控制龙巫妖的途径。
“但,这本邪恶圣典该如何处理?”
一旁的银翼拍了拍妻子的肩,帮薇拉玛兰黛丝问出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当然是毁掉啊,这还有什么难处理的吗?”
一旁的夕阳火焰忍不住插嘴道,却道出了不少巨龙的心声。
是啊,如此邪恶的东西,直接销毁,让其永远绝迹不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吗?
金龙笑着环视了众龙一眼,最后却是将目光落在了整场战斗几乎在全程划水的李维身上。
然而作为一头太古金龙,对于这名银龙后辈的‘稳重’不但没有丝毫小觑,反而极其赞赏这种行为。
毕竟尚未抵达传奇的李维已经做好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发现邪恶并呼唤了他们。
在战力完全溢出的情况下,不参合这种完全超出自身能力的乱斗,反而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对方利用自己的机会,可以说这才是一头成熟金属龙应有的表现。
于是他在众龙的注视中温和询问道:
“作为此次战斗的倡导者,提比利乌斯,不如说说你的意见。”
闻言脑子还在跑火车思索着突破类似眼前这位金龙大佬空间封锁限制的李维闻言一愣,想了想,说道:
“巨龙之书不能销毁,至少暂时如此。”
听到这个截然相反的意见,其他巨龙纷纷看了过来。
李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按照历史描述的说话,这本巨龙之书相当于联系并召唤众多龙巫妖的媒介,一旦将其销毁,势必将导致那些邪恶的龙巫妖彻底超出掌控,届时造成的麻烦,很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深远。
“其次,我们即便是销毁了这本巨龙之书,也不能保证后续还会不会迸出第二本第三本。
“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试着破解这本巨龙之书,这样即便日后出现了类似的邪典,也能够迅速找到有效的克制办法。
“若是能够用什么办法强制召唤里面的龙巫妖,我们一个个的将其净化不是挺好的吗?”
李维心中有句话没说,若不是考虑到这些金属龙们普遍有道德洁癖,他还想灌输一下类似‘工具无分邪恶,只有邪恶的使用者’这样的言论,这样就有可能保下这本随时能召唤几十头龙骨头的宝具了。
但他怕自己刚说完这话,就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群殴教育的对象…
只好作罢。
李维的这番话很快就得到了一众巨龙们的认可。
而身为剑湾警察的飞来横祸在听到李维那份公然钓鱼执法的言论后,鳞片竖起之际,顿时将这头‘懂变通’的银龙引以为知己,看着李维的双眼都冒着光,似乎若是四下无龙时,都准备上去好好跟其探讨一番钓鱼执法的艺术了。
最终还是资历最老的金龙帕拉兰达斯克拍板:
就这么办。
在会后李维出于好奇向帕拉兰达斯克提出了借阅一番的请求。
帕拉兰达斯克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同意了李维的请求。
李维接过这本已经有些年头的大部头书,翻开第一页被贴上去的羊皮纸,就被扉页上的话看楞了:
死亡的巨龙,终将君临大地!———萨马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