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u1n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隱身戰鬥姬 ptt-第458章 開誠佈公閲讀-soqv9

我的隱身戰鬥姬
小說推薦我的隱身戰鬥姬
还好假期的早上,即使是留在学校里的学生也不太会起得这么早,像江禅机这样每顿早餐都不能错过的学生不多见,所以没多少人看到他们这奇怪的一行人。
大家走路时不自觉地将15号围在中心,并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防止赵曼突然劫走她。
赵曼的能力给大家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千央和小穗甚至半玩闹地背靠背横着走,像是两只可爱的螃蟹,以防赵曼给她们一记手刀。
很快抵达了熟悉的礼堂,经过通报之后,因为人数较多,他们被带到了小会议室而不是学院长的办公室。
在他们的预想中,本来以为即将面对三堂会审的大场面,意外的是,小会议室里只有学院长一个人,她在等待期间一边喝茶一边翻阅文件夹里的纸质文档。
学院长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合上文件夹说道:“忍者学院的诸位,我知道你们急于去见宗主,但是宗主昨天晚上一直在接受常规的身体检查,而且她严重缺乏睡眠,昨天夜里不宜打扰她,所以我半强制地让你们在学生宿舍里住了一晚,在这里我深表歉意。”
15号是待罪之身,22号序号最高,自动成为三人的代表,说道:“您太客气了,有了贵校的暗中协助,我们才得以安全寻回宗主大人,我们也明白贵校的顾虑,因此您不必解释这么多。”
学院长点头,“好,那我就省去客套。你们是客人的身份,现在已经可以自由来去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去见宗主,校医院刚刚回报,说宗主已经起床了。”
33号早就等不及了,闻言就转身想走,不过她身形一动,发现22号没动,就硬生生地停下来。
22号扫了一眼凯瑟琳、路易莎和蕾拉,问道:“请问,如果我们暂时留下旁听,是否会给贵校带来不便?”
22号年长几岁,更有大局观,她作为中忍对“通道”完全不知情,而且即将将来她晋升上忍,但她的能力并非战斗型,未必能接触到更多的事。现在学院长有可能会对江禅机他们解释一些事情,机会难得,如果能留下来旁听就再好不过。
另外,如果她和33号两人押送15号前往校医院,她担心人单势孤,可能会被赵曼趁机劫人,不如等这边的事结束了,顺便跟其他人一起去校医院,反正江禅机他们肯定要去探望李慕勤。
如果红叶学院介意她们旁听也就罢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没理由凯瑟琳、蕾拉、路易莎这三个同样是外人的人能旁听而忍者们不能。
“那倒不会,你们是客人,除了本校的禁区之外,可以自由行动。”学院长说罢,又望向凯瑟琳她们,“三位也同样如此。”
凯瑟琳、蕾拉、路易莎三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动地方,她们打定主意奉陪到底,因为接下来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学院长权威强令江禅机他们保密,除此之外不透露更多的东西,二是即使江禅机他们已经看到了“通道”,隐瞒也没意义了,与其让他们瞎猜,索性开诚布公地说明情况,让他们明白保密的必要性,从而自发地保守秘密。
无论是哪种情况,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损失。
学院长说道:“各位请随意坐吧。”
大家纷纷落座,连15号也找了个位置坐下。
22号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些了,虽然不清楚学院长的能力是什么,但她不相信赵曼有本事把15号从学院长的眼前劫走,那样丢人的就是红叶学院。
“关于‘通道’,你们都知道些什么?”学院长以提问作为开场。
除了亲眼看到的,江禅机他们知道的关于“通道”的一切都是奥罗拉和路易莎讲的,但关于“通道”本身的情况所知甚少。
他们如实说出来之后,学院长微微点头,“其实我们对‘通道’也所知甚少,只是比你们稍微多一点儿而已。”
接下来,学院长将“通道”的发现过程、“通道”逐渐扩大化、频繁化、现在又额外增加了呼吸效应等情况讲了一遍。
大家屏息凝神,听得很认真,生怕自己漏掉一个字,听完之后,感觉连三观都被颠覆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与国家间的纷争仿佛变得毫无意义,因为“通道”才是对这个世界最不可预知的重大威胁,谁也不知道“通道”继续扩大化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光是他们亲眼看到的那头巨兽的爪子就令他们不寒而栗。
难以想象,之前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享受着甘苦交加的日常生活却不懂得珍惜之际,却有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与未知的威胁对抗,并且为了避免引起大众的恐慌还要小心地保守秘密。
保密的初衷并不是对大众隐瞒真相,而是因为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来彻底解决这件事,既然如此,把真相告诉大众又有什么用呢?
当然,某些情况下可能有用,就是当“通道”出现在人口密集区,如果大众知情的话,男性们就不会傻乎乎的拍照围观而是拔腿就跑……当然能不能跑掉要另说,因为届时大家肯定都想跑,往往越想跑就越跑不了,彼此踩踏和交通瘫痪是可想而知的事。
不过目前“通道”并没有出现在人口密集区的先例,所以知情者们内部也有争议,到底是否应该公开真相,如果因为公开真相而引起世界秩序崩溃,反而会给对抗“通道”带来更大的阻力。
比如说那些黑衣男性,其实他们的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以为在参加某种特殊的实弹演习,而如果他们知道真相,就明白这不是演习,而是随时可能死亡的战争,对他们带来的心理负担和执行命令的效率完全不同,如果外面世界秩序崩溃,他们挂念家人的安危,也就无心战斗了。
现在哪里出事,知情者们可以乘坐各种交通工具第一时间抵达,需要什么装备,比如单目瞄准镜,马上就可以下订单,一旦世界秩序真崩了,这些都成了奢望。
学院长开诚布公地说出这些,就是让在场者明白她们选择保密的苦衷,很多时候秘密并不会给知情者带来好处或者优越感,反而是一种负担和责任。
蕾拉现在知道了真相,但她试想一下,如果她把“通道”的秘密说出去了,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家族、特权、金钱、地位……这些她习以为常的东西全都会烟消云散或者大洗牌,除了短暂享受一下说出秘密时听者的震惊之外,对她有任何好处么?
她偷眼瞟了一眼表姐,怪不得奥罗拉明明知道一些皮毛却把嘴巴闭得很严,换成是她的话,她也会守口如瓶……不仅如此,如果让她知道谁敢把“通道”的事到处乱说,她第一个饶不了那个人!
她的心态很有代表性,目前知道秘密的人,绝大部分都身居高位者,就算是不考虑大众的利益而是考虑自己的利益,也会默契地选择保密。
在场者里最桀骜不驯的蕾拉尚且如此,其他人更没有把秘密说出去的念头。
无论是出于公义还是私利,相比于公开真相所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保密是更稳妥的选择。
另外,当蕾拉听到“通道”附近的源能更加充沛时,她的心思有些活络,近距离接触“通道”很危险,但也稍微有点儿甜头。
即使是对“通道”有所了解的路易莎,同样听得很认真,学院长的讲述充满了科学与理性,不是部落里那些带有迷信色彩的传说可比。
凯瑟琳的心情很复杂,昨天回来之后,她的手机明明没有被没收,可以打电话,可以上网,而且她也想跟隐修院取得联系,询问关于“通道”的事,但最后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如果将来有机会,还是当面向院牧长询问吧。
她也没跟阿拉贝拉联系,因为后者是盲人,平时又长期生活在阿勒山上,用手机不方便,也没有用手机的习惯,同样等见了妹妹之后再说。
包括江禅机在内的学生们,他们在震惊之余,更想知道老师们对抗“通道”的经历,尤其是昨天亲眼目睹李慕勤所造成的巨大破坏力之后。
如果换成街边摇着扇子侃大山的老大爷,一点点芝麻蒜皮的光荣事迹都能吹三天三夜,但学院长无意替自己吹嘘什么,关于这些只是一带而过。
“好了,关于‘通道’,我们大致上仅仅知道这些而已,其他更多的东西都是基于没有根据的猜测,说出来也没意义,因为很可能是错的,没必要误导你们。”学院长结束了这段长长的讲述,喝了口茶水润润嗓子,问道:“还有什么问题么?”
蕾拉、路易莎、凯瑟琳和忍者们心里有数,人家这是在向自己的学生答疑,她们这些外人即使有问题也没资格提问。
江禅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问题,但仔细一琢磨,这些问题绝大部分都属于学院长所指的“没有根据的猜测”范畴,即使问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奥罗拉见其他人没说话,硬着头皮举手提问:“学院长,我有一个问题。”
“问吧。”学院长说道。
奥罗拉礼貌地站起来叙述,没开口就先鞠躬,“实在对不起,我之前因为太好奇,自己暗中做了一些调查,并不是有意窥探校方的机密。”
“什么调查?”学院长没有生气的意思。
奥罗拉鼓起勇气,“就是学校历届优秀毕生生的去向,我发现有一些最顶尖的毕业生,尤其是历届TOP3的毕业生,她们中的一些人在毕业后就不知所踪,既没有留校担任老师,也没有进入更广阔的社会大展宏图,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比如李慕勤老师的那一届,李老师和王叶菲老师均列入TOP3的优秀毕业生,她们两位留校任教,而那届的首席毕业生则去向不明……我想问的是,这其中是否与‘通道’存在某种联系?如果是我想多了,请您别介意。”
江禅机他们在洼地里就听奥罗拉说过一次,但当时时间仓促,奥罗拉只是蜻蜓点水般说了一两句,而这次则非常详细。
他们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真不愧是奥罗拉,换成他们才不会关心历届的优秀毕业生,因为他们觉得反正跟他们无缘。
他们没想错,奥罗拉平时看着平易近人,但内心里还是很高傲的,尤其是她刚入学的那段期间,一进学校就成为众星捧月的对象,无论是能力还是学力都傲视群伦,换成是谁都得有点儿小得意吧?
当时的奥罗拉志得意满,觉得红叶学院也不过如此,自己在三年后以首席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毫无难度,稍微有点儿挑战性的就是她能不能排得上历届首席中的首席?
关公战秦琼没意思,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几分能耐,只要查一查历届首席毕业生有多强就行了,查出她们的身份和目前在干什么,然后再想办法调查一下她们目前的实力,反向推测差不多能推测出她们在毕业时有多强。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就让她查出一些别人没意识到的小问题,拿到当年的学生名册对她来说没什么问题,但按照姓名逐一去查询历届TOP3学生的时候,她发现其中一些像是人间蒸发了,就算是动用私家侦探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她查过这些TOP3毕业生的学业成绩,很多人并不比她差,能力方面的成绩查不到,但肯定也不会差,按理说这些人无论走到哪里,都绝不会泯然众人,绝不会被埋没。
如果只是个例也就罢了,但她统计了一下,像这样失踪的竟然为数不少,绝不是个例。当时她把这个疑问埋在心里,后来得知关于“通道”的皮毛之后,又知道学院长和老师们经常秘密出动去对抗“通道”,她就自然联想到那些失踪的优秀毕业生。
借着学院长开诚布公的机会,她不想再继续憋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