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axp熱門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三百三十章 澤村登場閲讀-m3cx5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界外!”
当裁判的声音响起之前,全场都是安静的,数万人都屏住了呼吸。
“仅仅……,仅仅偏右了一点点!!!
我的天啊!居然打到了第三层的看台上!
把外角的曲球,而且还是一个坏球给……!!!”解说惊呼道。
“喔!!”
横学港北学园的支持者们,板凳席和场内的选手们,哪怕是大板牙教练都被吓尿了。
看到是界外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把自己的一身肉扔到了板凳上。
可以说,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不是惊了一阵冷汗的,这个时候如果进去了就是五比零了啊!
现在可是还没从那个毫腕投手手上拿到一支安打,四坏球也仅仅一次,自己家王牌就有了要爆的趋势,实在是太吓人了。
“啊!可惜!!!”而青道的那一边则是不少人抱着脑袋叫着可惜。
这一球只差了几十厘米啊!
“呵!到底是怎么……,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把那么远,出手就几乎百分百是远远的偏离界内的坏球,打到看台上,而且距离界内那么近!”片冈教练再次笑道。
就好像当初说泽村,是怎么把那个曲球投了近九十米时一个口气。
“切!……”仙道俏皮的拖着长音说道。
能看到仙道可爱一面的,也只有捕手白羽以及总裁判了。
但是白羽可一点不觉得可爱,这个家伙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魔鬼。
笑眯眯的,就差点就把他们一发抬走了。
当仙道的球棒犹如一道白光下来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好长!他的球棒怎么这么长?”
白羽从未见过臂展如此长,而且拿着如此长球棒的家伙,那个位置都能把球给拉回来。
关键是,这种臂展怪的天敌,内角球也不好用。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白羽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他的配球没有什么问题,一个内角,让仙道觉得球距离自己很近,很危险。
然后偏离好球带的外角球,打算让仙道又变得太远,然后在用外角,又偏慢的曲球来拿到第二个好球数,甚至运气好能让他直接出局。
可以说把仙道会对坏球出手的特点,以及投手的特点都发挥出来了。
现在第二个好球数确实到手了,但是心脏也差点被吓出来。
没看到伊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疯狂的做深呼吸吗?
球数两好球一坏球追逼了仙道,但是谁都高兴不起来,也开不了口追逼他了来安慰伊能啊!
刚刚实在是太吓人了,让他们感觉被压制,球数不利的是己方一样。
“真的是好可惜啊!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出色的打者啊!”
“说的也是啊!刚刚那球可不好打,就算是职业选手,没有仙道君的身体条件以及更长的球棒,也会选择放弃的。(球棒的长短也要看身高之类的不能乱选)
因为其他人顶多球棒的顶端碰到一点,推打到左外野肯定会出界,也根本拉打不了。
仙道君利用自己的身体特点,几乎完美的把球拉打到左外野方向呢!
真是强劲的一球啊!”
两个解说可不会管横学什么心情,比赛怎么精彩怎么说,不说精彩表现难道尬聊嘛?
“投手害怕了哦!打出去啊!仙道!”从纯桑魔掌中拜托的泽村,属于好了伤疤忘了疼。
比鱼的记忆都短……。
而且这货还是睁着眼说瞎话,伊能可完全没有害怕,只是被吓了一跳,压力有点大而已。(泽村:这不就是害怕了吗?)
作为三年级,最后的夏天,而且是甲子园这个大舞台,想要他们害怕是非常困难的。
这个时候,白羽给出了一个暗号。
伊能在看到暗号的时候,笑了!
“生死完全看这一球了!”
“去吧!”
“度过这个危机,我们绝对会逆转的!”
“我们相信我们的王牌!”
“噗!”
“咻!”
“又是偏离好球带的内角球直球!
不!这是……,”克里斯前辈看着球路开始下坠。
“他绝对会出手的,用决胜球解决他!”
“轰!”
“乒!!”
“咻!”
球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啪!!!”
“额!”所有豪言壮志的想法全部被这两个巨大的声音打断了。
直接进入了二垒手手套,而且掉了出来,视觉效果就好像手套被打穿了一般。
虽说内野手的手套比外野的小,但是打出去的球,强劲到手套都抓不住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还是那句,至少视觉效果是这样的。
实际上不是力量大到接不住而是太快了,二垒手没来得及握紧就掉了。
哪怕这样,打球的威力也明显也不小。
“可恶!”仙道嘀咕了一声,感觉自己的运气不太好啊!
二垒手愣了一下,才捡起球扔向了旁边的一垒手。
仙道虽然看到了二垒手,甚至全场都愣了一下,但是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偷偷跑上垒的。
而二出局,只要仙道不上一垒,就算仓持回到本垒得分也是无效。
“啪!”
“出局!”
“三出局换场!”
“啊!可惜!!”
“好险!怎么回事啊?这个打者!
他真的是一年级吗?”
青道这一局的攻击,就这么戏剧性的结束了。
横学一方是真的高兴不起来啊!
“青道的运气不太好呢!
这一球如果没有打进手套,横学至少要丢两分!
而且后面的还有结城君的存在!”
“说的没错呢!
这个打席能够看出,仙道君的可怕之处!
完全不逊色西邦的佐野!
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一年级该有的状态,说实话,我有些可怜和他同时代的对手们了!
要和这样的怪物同台竞技三年!”
……
哲队和伊佐敷前辈走上前来,想要安慰一下自家的后辈。
“B!抱歉!”回到板凳席的仙道,对着两人俏皮的伸了一下舌尖。
“真是的!
枉我们还想安慰一下你呢!看样子是没问题了啊!”伊佐敷前辈无语道。
“别在意!只是运气不太好而已!
你已经打败他了,连续两次!”天然哲就好像没听懂一样,安慰道。
“轰!!!”
“阿哲!你没看出来吗?
这家伙完全没在意啊!
还有把你的气场收起来!”
“我知道!”
“额!”这会轮到伊佐敷看不懂了。
“只不过猜到球了而已!不过都没打好!
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打出去的!”仙道不在意的说道。
“瞄准的吗?后两球?”哲队挑了一下眉。
“嗯!我觉得他们不会投什么好打的球路,所以想着猜球打打看!
特别是最后一球,投手满脸的自信,投指叉球的想法也太明显了。
不过猜倒是猜中了,就是没打好!”说着仙道走回了板凳席!
“啊!果然不是一个次元的啊!”伊佐敷前辈表示,这种玩智商的活,自己不太擅长。(完全不会好吧……)
“运气不好那就没有办法了!下一个打席努力吧!”泽村继续充当着泉水指挥官的工作。
“好了!你要在这里待多久啊!
这一局不是你上去投球吗?”仙道用自己的大手拍了一下泽村的脑袋,故意把他的帽檐拍下去,挡住了泽村的视线。
“啊!对啊!”泽村把自己要上场这事都给忘了。
“你这家伙的记忆是有多差啊!”仙道无奈道。
摇了摇头走进了板凳席,把护具脱了,队友们也送上了安慰。
“青道高中选手的更换通知!
换下左外野手板井君,换上泽村君!
投手!泽村君!
八棒!投手,泽村君!
降谷君担任左外野手,以上!”
“哎?投手更换?
这才三局啊!就算是为了之后的连投而节省体力,局数也太少了吧!
连四十球都不到啊!”
“换到左外野,也就是有可能还会回来吧!”
“新上来的投手也是一年级哦!”
“真的假的?只能说不愧是超·钻石世代嘛?”
观众和身边的人议论纷纷,看甲子园的大多数都是不看其他地区地区预选的。
但是解说反复提及青道一年级被称为超·钻石世代,也不会有多少的质疑了。
毕竟降谷和仙道两个人的表现在那里呢,横学完全拿这两个人没什么办法。
而且他们也看了选手名册,知道青道的阵容一共有四个一年级。
也就是说所谓的钻石世代就是说的这四个人,替补的两个人不如先发的两个,也足够值得期待的了。
这种奇闻异事,也是观众们喜欢的。
对于横学那边就不太友好了,刚投了一轮,刚刚有了一点感觉了,你换人?
而且泽村投球姿势有些奇怪,特点只有在打击区才能知道这点,看过比赛录像的都知道,毕竟是关门打死稻城实业的投手嘛!
就算,大板牙教练没给选手们看这场比赛,他自己还是清楚的,而且仙泉战,泽村也是三个主力投手之一。
所以,横学纠结了,这个投完一轮甚至一轮都不一定投完,青道就有可能再换一个投手。
这就是主力投手多的讨厌之处,其他有决定性王牌的队伍不是没有替补,但是却不是那种不管是心态还是投球都值得信赖的投手。
毕竟地区预选谈不上连投,替补有机会上场机会也少的可怜。
不像青道这边,王牌受伤,两个一年级得到了机会快速成长,最主要是心态方面习惯了大赛氛围不会产生额外的压力。
泽村咧着大嘴,露出闭合的两排小白牙,在横学的教练还在思考人生,不对,……思考要怎么得分的时候,跑向了投手丘!
“吸……!呼……!”在和御幸在投手丘上投球练习热身之后,泽村开始疯狂的深呼吸。
好像要把甲子园的投手丘的空气全部都吸进去,让自己的肺子好好感受一下投手丘。
“吸……!呼……!”
“吸……!
不管对手是谁!!!
不管在哪比赛!!!
我们都会相信我们的棒球!!!
我会让他们不停的打出去的!守备的大家……,就拜托你们了!!!”
“真是的!”仙道听到这个声音,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
让他回忆起初中时代,下定决心跟着泽村来青道的那个时候了。
同时也在期待着,泽村会有着什么样的成长。
期待着未来的泽村会向着哪种方向成长!(哪怕记忆所剩无几,前世仙道只看到秋季大赛获胜的部分。)
“呦西啊!”亲哥第一时间给予回应,并且大声的打气。
“允许你丢两分,多了就宰了你!
给我谨慎一点,一个一个的宰了他们!”纯桑还是那样用凶恶的方式进行鼓励。
“谨慎一点投吧!泽村酱!”
“一个一个的解决吧!我们领先呢!”还是哲队和布丁前辈语气最温柔。
“要不要再深呼吸一次?”欧尼桑用危险的口气说道。
吓得泽村赶快乖乖的再来一次深呼吸!
“哈哈哈!上来一个很精神的小子!”
“有精神真好啊!”
“加油啊!有精神的小子!(精神小伙……)”
场边的观众也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御幸自然而然的把手套摆到了内角。
横学的大板牙教练,以青道状态太好没有参照价值为理由,用仙泉战的录像开的作战会议,但是提到了泽村会投外角的事。
所以横学一方还是警惕外角低球的。
御幸不知道横学的情况,不过他的思路倒是没有问题,不管怎么知道的的,至少对手知道泽村会投外角低球,不知道泽村的外角低现在根本不稳定。
双方的博弈,在比赛开始前就已经交手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了,然后再通过实战,来根据对手的表现修正之前的情报,以及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情报利用对方掌握的假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