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tzr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七章 三種儀式看書-b13cz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卧槽,好东西啊这是!”
“——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我觉得楼主你应该先把匿名取消一下。”
“——楼主,给老子变!”
“——等、等等……这是不是说明还能变扶她……”
“——扶她出去,扶她出去。”
“——不是,持杯女这也太色孽了吧?”
“——不是你为什么要说不是,你是不是心动了?心动不如行动啊熊弟。”
看到林依依发出来的情报,论坛上一瞬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原本玩家们也并不会特别在意这种东西。
但是哈士奇的存在,却仿佛给他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奇异之门……
说实在的,有点心动。
毕竟这算是他们的第二人生。
别说是更换性别,哪怕是更换种族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比如说至今还没有变回来的德芙。
这无疑是一种全新的人生体验。
以前玩家们虽然不怎么在意,但偶尔也会羡慕德芙和哈士奇这种另类的、新奇的体验。
可毕竟他们进入游戏时,没有进行那些“过于大胆的选择”,现在也没法后悔了。
然而就在刚刚,玩家们却突然听到……原来这个世界,居然有着能够随意转换性别的仪式?
再结合之前听说过的,能够修改容貌的仪式——这不就是能够重新捏人的幻想药吗?
至于消耗和难度,这种东西玩家们向来不会看在眼里。
——只要材料能够通过正常的活动产出获得,肝帝们就根本就不会考虑消耗问题。
甚至按照玩家们的习惯,说不定会将这种高阶仪式的“一套材料”囤积起来,作为一个硬通货的单位——就比如说“一瓶幻想药”。
这种东西,玩家们向来是不会嫌多的。
……原来你们喜欢这个调调的吗?
安南看到玩家们这无比积极的态度,也是顿时恍然。
——也的确。
虽然这个世界没法购买皮肤什么的外观,但捏脸道具依然还是万古不变的奢侈品。
“……不过得抽空提醒他们一下。”
安南微微皱起眉头。
如果持杯女的仪式,在比曜先生与蛾母的仪式更方便的同时消耗更小,那怎么会存在剩下那两种仪式的传承?
转换性别的仪式,与凡人延长寿命的仪式是一个难度的。
——这不是说特别困难,而是说比较简单。
太阳领域的仪式,名为【重塑太阳之身】。这个仪式需求用一种特殊的、较为昂贵的花朵,在每天的固定时间进行一个简易仪式,来亲手收集十二个月的朝阳、午阳、夕阳的日光,共计三十六种日光。
最后这个人,要在一日之内行三十六件善事,随后在日落前将存有日光的花朵、伴随着赞颂太阳的祷文一句一朵的服下。
之后仪式师就会梦到自己置身于太阳熔炉之中。在剧烈的炙烤后再度醒来,就能够变成相当健康的男性身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仪式即使是男性也可以进行。
他可以让已然年迈、失去活力的身体再度具有生育能力,也能够让衰弱不堪旧病缠身的身躯重新焕发活力……甚至能够让从未锻炼过的三十岁青年,一瞬间获得每天按标准进食、按时认真锻炼身体所得到的强健身躯。
一些三十多岁才准备踏入超凡者世界的仪式师,很多都会为自己举行一次这个仪式。至少先把每天看书、研究,或是被诅咒侵蚀到衰弱的身体,换成一个健康而有力的——这比从零开始锻炼身体要划算的多,还能把尚未发作的隐疾抹除。
而蛾母的仪式,名为【梦中死蝶】。这个仪式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它不需要像是曜先生的仪式那样需要昂贵的材料,而仅仅只需要一些通用的仪式材料,以及十位女性亲友的许可、自愿献出鲜血。
这十个人必须与仪式师有一定的关联。比如说师生、母子、父女、同学、战友……这个关系至少要持续十个月以上。
然后每个人刺破自己的一根手指,用血在这个人身上任意一处,写下他的真名。十个人所用的手指不可重复,也即是正好覆盖十根手指。
之后,将仪式师的十根手指需要被助手用同一把剪子剪下、这个过程不可麻醉、不可止血。之后要给仪式师喂下特殊的秘药,再置于熏香之中使其陷入昏迷。
随后,仪式师就会暂时失去自己的记忆,置身于十位“支持者”的经历所构成的随机梦境中。
仪式师每分辨出其中一层噩梦是虚假的、自己的记忆和存在是虚构的,并在梦中自杀而死,就会有一根手指的伤口被封闭——伤口会不再流血,而是向外吐出由血肉构成的灰色丝线。
只要能在因失血而死之前,顺利的通过十层噩梦,就会被灰色的丝线缠绕成“茧”。当茧安静的放置十天之后,就会有一位十六岁的少女从中钻出——她的容貌不是自己的女身,而是那十位支持者的特征之和,会完全抛却自己原有的一切容貌特征……如同成为了这十人共同的孩子一般。
但与曜先生的仪式不同,这个仪式女性并不能使用。
因为曜先生那个仪式的本质,是重塑健康的身体。
而这个仪式却能够起到返老还童的效果。
蛾母是分解与孕育之神。
她格外擅长关于重生的仪式。女性如果想要返老还童,需要使用另外的专门仪式。
当然……原则上是允许通过这两个仪式互相切换,来让自己变成“年龄周期性变化”的少女这种操作的。
但是那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延寿的仪式并不困难。唯有对王室的延寿仪式是不被允许的。
黄金阶会死去,并非是因为他们寿命耗尽,而是因为他们燃尽了自己的灵魂。
不过,假如在进行延寿仪式之前,没有抵达白银阶获得纯净灵魂的话……那么仪式师的灵魂便会开始腐朽。
这种臭味,会吸引敲钟佬前来。臭味越浓郁,敲钟佬来的就越快。
而与这两种仪式相比,持杯女的仪式【大醉之大罪】要更加麻烦一些。
那不可描述的仪式过程本身倒不是什么问题……关键在于,这个仪式的所有参与者,都会发生一系列的随机变化。
通常来说,变化的方向会与持有的欲望本身相关。但是完全是不可控的——就像是人也不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欲望一般。
这个仪式其实真正的用途,是用来“让自己变得更加美丽”的。但每次众人醒来之后,却总会发现与自己最初的目的有些不同,不过大致来说都是满意的。
如果是喜爱女孩子的女性,或许就会成为英俊的男人、但也有可能成为帅气的女性、最可怕的是变成具有男性性征的女性——而担忧自己被刺杀的人,或许就会多一个心脏;认为自己忙不过来的人,就会多出一套“增生手臂”。
同理,还有可能出现“手中长眼”、“脑后长眼”,或是身材与身高发生了异常而激烈的变化。
这种由欲望而引导的畸形化,正是持杯女所乐于见到之事——也可以说这是放纵的欲望被惩戒的后果。当然,当事人或许不会认为这是惩戒……
如果说是前两种仪式,那么安南并不认为这会出什么事。
【重塑太阳之身】无非就是每天按时签到。
而【梦中死蝶】的危险性对玩家来说根本不存在。
但是【大醉之大罪】就不同了。
——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在这种仪式中产生的畸化,是无法被治愈的。因为这并非是“残缺”或是“疾病”,而是绝对健康的状态。想要变回去,唯有让自己的欲望根本发生改变,然后再参与一次仪式……
“……不过,好像也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预判。”
安南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说起来,萨尔瓦托雷好像有一面魔镜。
能够从中映出一个人的灵魂本质……
如果结合这个仪式,说不定能搓出来什么奇怪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