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4b9妙趣橫生小說 我這穿越有點怪笔趣-第1014章 怒海(一百三十九)讀書-sll0l

我這穿越有點怪
小說推薦我這穿越有點怪
淡淡的白烟。飘荡在这大海上。
而随着一声特殊的火炮响起,一枚特制的炮弹也是瞬间从高处飞出,骤然之间穿过面前的白烟后,瞬间精准的一炮打在了这头怪物之前被打出的伤口之上。让这飞溅的鲜血瞬间飞出,染红了大海。
也是让这巨大的怪物愤怒的张开了嘴巴,准备对着这白烟之中隐藏着的家伙喷出一道毁灭的烈焰。
然而,就在他的大嘴刚刚张开的时候。只见这庞大的脑袋就像是忽然之间短路了一样,保持着嘴巴大张的姿势忽然停止了动作。
嘴里的烈焰,依旧在聚集着。但转动的脑袋,则是再也没法移动一下。
就此停滞。
对此,这怪物也是发现自己的脑袋似乎没法控制了。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却是先一步的看见这白烟之中瞬间飞出了另外一枚炮弹疾驰而来。然后下一秒,就笔直的命中自己的眼睛。
鲜血,再次洒在了大海之上。
只不过这次连同鲜血一起出现的,则是又一次剧烈喷发的火山。
灼热的烈焰,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的一次次涌出。比上次更加的强烈,更加的恐怖。散落在大海上,让整片大海都弥漫着升腾而起的热气。散落在岛屿上,则是直接让那些森林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刘运之前覆盖过去的冰霜抵消了一部分的影响,可能现在,这岛屿已经变成一个火山了。
面对这个情况,驾驶这战舰的刘运,却是兴奋的在这汹涌的波涛中肆意的放声欢笑着。因为当他成功的将那枚炮弹射入这怪物的眼睛之中时,就明白他们这次,已经赢了一半了。
看着那巨大的岛龟在这剧痛之下,不停掀起一道道海浪的画面。
当即对着众人喊道:“弹药更换!毒弹准备。瞄准线平行。”
说完,看向了一旁的鳐,直接将船舵扔给他之后,就跑到了甲板上开始装填着另外两门主要火炮所需要的毒药。由于量很少,他可不放心将这玩意交给其他人来放置。因为这东西要是不小心泄露了,那就是一条命。
甚至于,没有解药可以救的那种。
因此,依靠着自己的毒抗。
刘运只能选择自己来动手。
在这不停摇晃着的甲板上,紧张的慢慢将自己配置的毒药装填好。随后再将炮弹装填好,这紧张的心情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放松了。
那掌舵的鳐,则是感觉一点都不好。
一边不停的控制着船只在这凶猛的大海之上不翻覆,一边还要时刻注意不要颠簸的太过厉害。不然这一直抖的话,那些正在装填毒药的同伴则是变得十分的危险。
所以这短短一小会的时间里,鳐可以说是度日如年。
每一次看见大浪涌来,都恨不得给这船加装一个翅膀,让其可以跑得更快一些。瞪大了眼睛紧张了一段时间后,看着回来的刘运就仿佛是看见了亲人一样。
将手中的船舵交给了刘运,便急急忙忙的退到一旁休息了一下。
发现哪怕坐在甲板上,自己的双手,也是依旧在止不住的颤抖着。
而当刘运回到了甲板后,看了一眼那些装填的进度,确定差不多都完成了弹药装填后,这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快速一转方向迎着最大的浪潮就冲了过去。宛如无畏的骑兵一样。
在将启明星驶向浪潮的顶端,得以看见那头怪物此时的模样后。这便大声喊道:“射击准备!”
紧接着,等到船只开始落下。
“开炮!”
话闭。齐鸣的火炮这便当即将装填好的毒弹给射了出去。重重的名字那头疯狂挣扎着的巨龟后,直接炸开一大片蓝色的烟幕。
而由于这怪物之前受过伤,其中一只眼睛也是由于刘运的那一炮而直接被打费了。所以当这烟幕散开的时候,可以说是仿佛在烈火之上倾倒了一桶汽油。
直接让这原本普普通通的伤势一下子变得如同千万把刀子在切割一样,疼得这头巨大的怪物竟是就此从大海之中站立了起来。虽然依旧有一半的身子淹没在大海里面。
可这前半部分,则是很好的离开了水面。
使得看见这一幕的刘运愣了一下。紧接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急急忙忙的就驾驶着船只朝着侧面驶去。而且一边开船,一边好奇的看着对方那长长的脖子。
望着那下方,不像是有覆盖着什么厚重石甲的画面。
快速的思索了一下,这便当即咬紧了牙关调转了船头。朝着那头怪物快速的驶去。
待拉近了一些距离。
便控制着那两门火炮对其同时射出了准备好的那两枚炮弹。随后,待看见这两枚炮弹就此瞬间命中了这怪物的脖子,溅出一大片的鲜血。
这才继续控制着船只远离这里。
然而。可惜的是,由于他为了能够成功的命中目标,距离这个怪物实在是太近了。所以就在他刚刚转向的时候,这站起来的岛龟就朝着前方重重的砸了下来。
而这一下,因为对方那庞大的体积,和那夸张的重量,也是瞬间在这大海之上掀起了一道巨大的海浪。当即将面前的一切都给席卷进去。
带着那没有能够逃离的启明星号朝着那远处的海岛飞快的逼近。仿佛飞到了天空中一样。就此随着这道浪潮快速的越过那座城市后,十分刺激的完成了一次空中飞跃动作。
待等到这浪潮渐渐的停息下来时,回望着四周,这便发现他们已经被这浪潮给带到了那海岛的另外一边。
而那海岛上原本肆虐的山火。则是没有什么悬念的,直接被这扑过来的海浪给完完全全的浇灭了。
看过去,只能看见寥寥的几缕烟雾而且。
让刘运不由感叹着,这王城可真是够多灾多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