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aa6優秀都市小说 小閣老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三章 陳閣老,你坐呀熱推-dvwro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吏部衙门,还是那间尚书签押房,但已经换了主人。
今天因为是堂官上任,吏部所有官员都要亮亮相,所以排衙时间长了点儿。这会儿高天官才跟两位副手——左侍郎王本固和右侍郎殷士儋,坐在醋味浓重的签押房中吃茶议事。
“大家也算是老相识,咱们废话就不多说了。”说是议事,实际上就是高拱发号施令,两位侍郎乖乖听着罢了。
“本堂曾在真定府与虞坡公一晤,他有几桩遗忘的憾事,嘱咐本堂进京就先办了。”高拱板着脸道:“一个是从前他迫于当权者的压力,贬黜过几位无辜的官员,我要将其召回。”
“是是。”王本固连忙应声,这都是应有之意。当年好些人跟着高胡子倒霉,现在他当权了,当然要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中捞出来。
“一个是原先的监察御史齐康,一个是翰林编修陈懿德……”高拱便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掏出张长长的名单,递给王本固道:“都是平白遭难的好官员,召回来,补偿他们。”
“是。”王本固咽咽唾沫,心说好么,不打击报复,改培植亲信了。这不一个道理吗?用不了几年,朝堂上一样都是高阁老的人。
殷士儋跟那葛守礼一样,都是山东人,脾气比较直。加之他是詹翰体系,来吏部不过是过渡一下,也不怕得罪了堂官。便低声道:“阁老,一下提拔这么多人,怕是没那么多合适的位子吧?”
“没有位子就让别人挪挪。”高拱瞳孔微微一缩,似笑非笑道:“好好想想办法,总能办妥的,呵呵呵……”
笑声已经有些渗人了……
殷士儋刚要再说话,外面书吏禀报说,张相公来了。
“哦,他怎么来了?”高拱眉头瞬间舒展,小小不快烟消云散。起身对两人道:“你们回去吧。”
“是,部堂。”两位侍郎忙起身应声,别说殷士儋了,就连王本固也暗暗不快,他这种老成持重、不拘言笑的理学名臣,最在意的就是个‘礼’字。
很显然,高拱既没打算跟他讲‘理’,也没打算跟他讲‘礼’。
不过人家是老大,而且是宰辅兼天官,他不爽也得忍着,不然还能怎么办?
高拱才不在意手下人怎么想,落在他手里,那就一个字‘干’!好好干活,不然就等着被干吧……
他大笑着走出签押房,便看到俊朗依旧的张居正,正含笑朝自己走来。
“哈哈哈,你个张太岳,还他娘的这么俊!”看到自己的忘年交,高拱心情大好。竟大笑着上前,给了张居正个熊抱。“想死老子了!”
张居正登时大窘,还当着两位侍郎的面呢。
两人赶紧非礼勿视,悄没声息就消失了……
“肃卿兄,弟更想你啊。”张居正勉强理顺了自己的本体。
“我就说,我们还能再见面吧?”高拱又给他胸膛一拳。
张居正苦笑揉着胸口,似乎心里的疙瘩也被高大哥的铁拳捶得粉碎了。
毕竟,两人往昔的关系太铁了。
当年同在翰林院时,他们就日相讲析理义、商确治道、至忘形骸。两人亦尝与相期约,他日苟得大用,当为君父共创治世。
其相称许,谓不在皋夔下,此皆初心也。
后来高拱当国子监祭酒,张居正为司业;高拱总校《永乐大典》,张居正为分校;高拱入阁,张居正亦相继而入,可谓如影随形,情同手足。即使举朝倾拱时,张居正也对他多有维护。这几年来又费尽心思帮他起复。
是以虽然两年多不见,两人非但没有生分,情谊反而愈加深厚了。至少高拱是这样想的……
看到高拱还是那副老样子,张居正心里也倍感亲近。之前稍稍不快也就抛到了脑后,两人便相视大笑起来,一个虬髯乱颤,一个长须如丝般飘荡。
“来来,进屋吃茶。”高拱拉着他往里走道:“哎呀,虽然没断了书信,可是一见面,还是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啊。”
“还是日后再说,”张居正摇头笑道:“弟是代表内阁,来请兄长赴宴的。”
“赴宴?”高拱一愣。“鸿门宴?”
“那不至于,要说咱们这些阁臣里,谁像霸王,怕是只有肃卿兄莫属啊。”
“这话说的,项羽可没什么好结果。”高拱大笑着让人赶紧备轿道:“老夫要是霸王,那谁是汉高啊?”
“怕是没有人臣敢以汉高自况吧?”张居正摇头笑笑,也走向自己的轿子。
~~
官府的食堂又叫公厨。自古以来,请人干活都要管饭的,皇帝老儿再抠,也不能让给自己打工的官员带盒饭上班吧?于是自秦汉起,各级衙门就都设有公厨,其中档次最高的官员食堂,自属宰相们吃的‘堂厨’,历来花费也破巨。
据说唐高宗时,宰相们为了响应朝廷‘开源节流、杜绝浪费’的号召,开会讨论削减下堂厨的伙食标准。
但有人却义正言辞道:‘我们大把年纪,原就应当吃的清淡点。可这堂厨是皇上重视中枢的表现。如果我们不称职,就该自请辞职以让贤能,不必以减削标准邀求虚名。’于是别说宰相了,就连皇帝也不好意思削减政事堂供馔珍羹了。
虽然本朝废除宰相,但内阁升为中枢后,‘堂厨’便又自动重现了,而且国家再难再穷,也没有削减宰相们的伙食开支——每位大学士每月足足十五两银子的标准!
内阁食堂设在文渊阁后院的两层小楼里,一楼是司直郎、中书舍人等办事官员吃饭的大食堂。二楼小间才是阁臣们用餐的小食堂。
说是小食堂,其实十分轩敞,墙上挂着唐宋的字画,墙角摆着官窑的瓷瓶,布置的格调十分高雅。
此时,那张金丝楠的八仙桌上,已经摆好了五套景泰蓝的餐具,摆法颇为讲究。
按说四面桌子一面可以坐俩人,但大明一届大学士从没超过七个人。故而首辅自然要独享一面了。
本届还有四位阁臣,于是次辅和三辅也可以独坐一面,新进的四副、末辅就只能敬陪末座了。
所以在八仙桌的上首和左右两面,只各摆了一套餐具,唯有下首席上摆了两套。
而且八仙桌的大小是有定制的,是以下首不能像其它三面一样用圈椅,只能摆两把方凳凑合了。
想到自己要跟高胡子挤在一面吃饭,还要看他的臭脸,赵贞吉就感觉内阁的饭菜都不香了。
人家李春芳和陈以勤胳膊靠在扶手上,凑着脑袋说着话。
而他想要搭搭胳膊,却只能搭在桌子上,好像在搔首弄姿一般!
‘食堂这群蠢货,为什么不能摆个圆桌呢!’赵贞吉郁闷的想骂娘。
这时,忽听楼下一阵骚动,李春芳便起身笑道:“来了,我们下楼迎一下吧。”
陈以勤和赵贞吉便收起各自的郁闷,各露出八颗牙齿,随着首辅大人下了楼。
果然看到高拱在张居正的陪伴下,满面春风的走到食堂门口,一众司直郎和中书省全都涌出去跪拜。
他们跪的不是高大学士,是天官高拱啊。这群七八品的小官,仕途全在他一念之间。
高拱满面春风的叫他们起来,还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被叫到名字的,无不热泪盈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李春芳下楼看到这一幕,不由一阵阵的眼晕,心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让吏部尚书入阁就是这鬼样子。
‘从今往后,下面人的眼里就只有高新郑了,谁还在意可怜的首辅是哪位?’李春芳心中酸涩不已,面上还得带着真诚的微笑。
“玄翁,你可算回来了。”
“下官见过元辅。”高拱向他拱手施礼,李春芳就知足的不得了,忙抱拳还礼。
然后高拱又向陈、赵二公也拱了拱手,就算是行过礼了。
陈以勤刚刚压下去的不快,腾地又窜了起来。像话吗像话吗?我怎么也是次辅啊!怎能如此目中无人?
“咱们就别拘礼了,快快上楼为你接风。”李春芳唯恐在下头人面前闹出笑话,赶紧拉着高拱当先上了二楼。
~~
“请。”
“请”
上楼之后,李春芳和高拱客气一番,首辅大人便打横坐在上首。
然后高拱一屁股坐在了他左手边。
跟在他后头上来的陈以勤,登时目瞪口呆。那可是他的位子啊。
“坐啊,陈阁老,你坐啊。”高拱双手扶着椅子扶手,稳稳靠坐在次席上,含笑看着陈以勤道:“暌违两年,陈阁老倒是愈发好气色,满面红光啊!”
“还,还好……”陈以勤脑瓜子嗡嗡的,心中一片空白。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他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
“你们也坐啊。”高拱又跟着跟着上来的张居正和赵贞吉。“别都站着呀。”
“坐,坐。”两人讪讪笑着,很自觉的并肩坐在了下首。
说来也怪,赵贞吉不觉得挤了了。
“哎,陈阁老,你怎么还不坐?”高拱一脸奇怪的看着面色涨红的陈以勤,问在上首如坐针毡的李春芳道:“怎么两年不见,陈阁老这么生分了?”
太他妈欺负人了。陈以勤恨不得掀桌子!
ps.今晚就两更了。研究了一天日本战国的细节问题,眼睛不行了,花的厉害,必须要休息休息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写完这一卷,再开新一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