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te2優秀玄幻小說 天命主宰 愛下-七零三章 掠奪鑒賞-gmlry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在见过‘群星之母’拉德文之后,李墨尘却是凝眉不展,心事重重。
颛顼理解他:“你是在担心这位群星之母陛下,可能与奸奇有涉,又或是祂布局的一部分?”
“我是有这样的担心,总感觉过于巧合,自己也太好命了。才刚解决了色孽与恐虐的威胁,就有人向我伸出援手。拉德文旗下两个大军团,实力应该可以相当于二十个天使军团吧?这团星辰源质的份量也很不小。”
李墨尘的眉心凝成了一个‘川’字:“师兄,我这是不是太多疑了?”
他现在不只是怀疑拉德文赠予他的星辰源质可能有问题,就连拉德文拍卖会即将拍卖的星辰源质,也是放心不下。
如果不是之前借助许愿塔捡漏得来的那件东西,他现在就准备离去,想要另寻它法了。
“拉德文的一个大军团,可以相当于十二个天使军团。”
颛顼先是纠正,然后苦笑道:“我不觉得师弟你多疑,事实上,我也同样怀疑她可能是别有用心。这团星辰源质,怎么说呢?如果拉德文的星辰法则,确实已经触及创道边缘,那么祂是很有可能在源质当中做手脚的。”
“我明白了。”
李墨尘头皮发麻,之前获得星辰源质的惊喜已经消散无踪。倒不是为这团源质本身,而是‘群星之母’拉德文如果真对他抱有敌意,那么这位一定会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敌人。
神权接近于造化的存在,任何一位都非同小可。哪怕这位进入光明世界之后,失去了神上神的阶位,一样能够忽视法则网罗的压制,发挥出极其强大的力量。只因这位早就不只是上合天意了,祂已经能够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天意。
“这就是我不知将奸奇一事告知于你,究竟是对是错的缘由。”
颛顼轻声一叹,然后继续提醒:“师弟你也不能只警惕现在,还得小心过去。奸奇如果对黑暗世界感兴趣,不可能到现在才开始布局。还有——”
他回过头看向‘群星之母’拉德文的神域:“刚才我感觉到了危险,很不幸!有人对你动了杀机。”
那不是发自于‘群星之母’拉德文本身,却无疑是当时在场的众人之一。
“我感应到了,这人有恃无恐,不做一点掩饰。”
李墨尘回思着刚才的情况,眼中现出了一丝冷哂之意:“如果他们真准备做什么,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他虽然不知‘群星之母’为何会对那人展露出来的敌意视而不见,可哪怕是‘群星之母’本身对他动了杀机,李墨尘现在也是毫无畏意的。
在李墨尘看来,自己得到的那双金属手套,才是自身的气运所在,是自身深厚的气运导致的结果。
只需能将之修复,他现在面临的困局应该可以迎刃而解。这很容易,只需要几天时间用神力蕴养,就可以让它恢复如初。手套内部的符文阵列本身是没有任何损伤的。
至于此物的可靠性——两百年前李墨尘都还没有出生,李墨尘相信那位‘希望之主’,‘清宝天尊’再怎么智慧如海,算计深远,也没可能算计到这个时候。
且如果真如颛顼所言,‘神霄灵运紫金塔’在躲避着奸奇,那么这件器物就不可能在原穹世界停留,也不可能会选择他。
李墨尘也会就此事回溯时空,彻底排除所有可能的隐患。
而就在两人交谈之时,有一个体型壮硕的身影,从‘群星之母’拉德文的圣殿中御空飞出。
这人的面容方方正正,一头红发,他眼神冷冽的看了李墨尘一眼,又望向了颛顼:“这么说来,你们盘古神系是打定主意要插手进来,扶持这位命运之主了对吗?”
颛顼的神色很平静:“威尔顿斯坦陛下英明天纵,气运深远,又何需他人的扶持。且那混沌四神,乃是诸天万界所有生灵共同的威胁。本人对光明世界,有着不可推卸,不可逃避的责任。”
“话倒是说得很有水准,滴水不漏。可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人一声冷笑,然后又再次看着李墨尘,他眼中依旧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希望他真能够让你们达成心愿,对得起你们的投资吧。”
在语音落时,这位就直接御空扬长而去,脱离了拉德文的神域。
而就在这之后,拉穆尔神王也接踵而至,这位苦笑着:“还请两位见谅,这位并非是神主的部属,一切言行都不代表神主的本意。”
颛顼则是失笑:“我刚才就想起此人身份了,应该是泰拉帝国派驻到你们交易所的那位贸易代表吧?是那位名叫卡奇诺的泰拉古神?”
“就是他。”
拉穆尔一副很无奈的神色:“两千七百年前的那场战争,我们曾经与泰拉帝国的大军交战,最终将他们击退。可众所周知,这其实是一场惨胜,我们战前的三十个大军团,只剩下了十七个。所以被迫接受了泰拉帝国提出的和约,在我们交易所的所有贸易都需受到他们的监管,并且给他们上交百分之五的分成。”
说到这里,拉穆尔又面容一肃:“两位最近务必要小心,哪怕是在交易所内也不可大意轻心。我看这位很可能已经动了杀念,他的背后是泰拉帝国的大领主,帝国的元老‘无地王’,泰拉帝国最强大的十位泰拉领主之一。卡奇诺曾经随他征战,直到一次重伤之后,才从‘无地王’的军团中退役。此人深受无地王的信宠,能够调动的实力非同小可。”
李墨尘不由与颛顼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稍显凝重。
泰拉帝国的强大不止在于他们的帝皇与二十位皇子,也在于泰拉帝国为数众多的领主。尤其是那些排名靠前的存在,他们在自身的领地中,几乎都有着神上神的位格,旗下也都有着实力强大的神系。
而这位‘无地王’的个人实力,在泰拉帝国中不算最顶尖,他甚至没有直辖的领地,所谓的‘无地王’就是他的封号。
可这位掌握着泰拉帝国将近六成的贸易,用灵魂金币招揽了众多神王为他效力,所以只就人手与势力而言,此人完全可以在所有帝国领主中排名首位。
如果真如拉穆尔所言,那么这事态的确得上升一个层级。
“还有!”拉穆尔稍稍迟疑:“最近这一片界域有传言,说您的手里有一件名叫‘许愿塔’的神物。不但可以镇压人的运势,还能够让主人的愿望心想事成。而他的主人,是个古神位格才刚到十八的法则神王。”
李墨尘这次没多少反应,关于此事,他早就从颛顼那里听说过了。
※※※※
三日之后,位于拉德文交易所顶层的一座庄园内,李墨尘将一双簇新的金属手套带在了自己双手上,然后仔细体会观测着手套内部那精美的符阵。
这是与光明世界的魔纹阵列,与李墨尘掌握的那些仙道符阵完全不同的符阵形式,那是由一个个符环组成,一环套一环,形成一个无比精美的,让人叹为观止的立体法阵。
它的能力也非常的强大,真理‘守护’,真理‘强化’与真理‘根源’,一种防护类的神权,还有两种及其强大的辅助神权。
除此之外,这双金属手套还有其它几种能力,不过大多都与他本身的几件神话武装重叠。
神器这东西并非是越多越好,如果能力重合或者冲突的话,效用很可能不增反减。好在李墨尘一直都很注意能力的搭配,即便加上这双手套,也不会有神话武装互相损耗的情况出现,即便是有所损耗,也不会严重。
只因这件神器的存在,李墨尘没有对那位贸易代表的敌意采取任何防范措施。
在这双手套的三种真理神权当中,守护神权对他来说是用处最小的。可那真理‘强化’与真理‘根源’,对于李墨尘而言简直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要知道,拥有‘真理’与‘根源’两种力量的光辉之主与盖娅,都能够将自身的所有神权能力,强化半级使用。这让他们在所有神王当中,显得与众不同,两人身具的力量也都强过当日的宙斯与奥丁半个阶位。
而如今,他却能拥有一个效果同样的真理‘根源’,还有增强效果稍微逊色一些的‘强化’。前者只作用于神权,后者则还可强化神话武装,甚至在战场上大规模的使用。
李墨尘的‘时序’与‘命运’,本就是最顶尖,最上位的神权力量,将它们强化增幅的效果,委实值得期待。
之后李墨尘就将拉德文赠予的那团星辰源质取出,然后运用起他的‘真龙视野’与‘泰坦之眼’,仔细观察。
为抵抗混沌的污染,此时的李墨尘不但把‘洞察’提升到伪真理阶,也将同类的神权力量‘鉴别’,也提升到了究极层次。
可惜的是这五年间他因四面环敌的形势所迫,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与功德用于自身的实战能力。所以一直都未能如他计划中的那样,将‘洞察’,‘鉴别’,‘神圣’,‘净化’与‘灵魂’这些能够抵抗混沌的力量,提升到他理想中的真理阶位,为现在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别看这五种神权都不是什么很强大的神权力量,却都让人意外的难以提升。难度甚至不在星辰,雷霆,火焰之类的上位神权之下,需要对世界本质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
而事实上,‘洞察’,‘净化’与‘灵魂’都是上位神权,只是它们的力量,无法直接运用于战斗而已。
所以哪怕如今的李墨尘,即便已经执掌了‘法则石板’,他在这方面的进度依旧感人。
第一次观测,李墨尘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他的‘星辰’神权,也到了伪真理的阶位,对星辰的理解极其深刻。
可拉德文的权柄上究造化,远远凌驾于他之上。要在这源质中,留下让他无法察觉的伏笔,简直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李墨尘还有办法,他再次将‘神霄灵运紫金塔’招唤到了身前。
“许愿!二十分钟时间内,使我洞察之能上究真理!”
就在一瞬之间,无数的信息猛地灌入到李墨尘的神念内部,其中一部分是源于这团星辰源质,另一部分却是源自于他周围的各种事物的。
他这次是通过外力将神权强行提升到真理级,所以控制起来格外艰难。李墨尘花了许多时间才调整过来,把注意力集中到星辰源质的内部。
而这一次,不但李墨尘手上那已被他命名为‘安德烈的根源之手’的金属手套在散发着一层魔幻微光,‘神霄灵运紫金塔’内的八道功德紫气,也被他用在了‘洞察’上。
整整二十分钟时间之后,随着许愿术的效果消散,李墨尘眉头紧皱着定坐在原地,眼中微含无奈之色。
理论来说,被他以各种方法加强过的‘洞察’神权,已经无限接近于造化级。
可他还是没能够从这团星辰源质中,找到任何异常。
可李墨尘还是不敢贸然使用,万一‘群星之母’拉德文的手段高深到让他无法察觉,又或者动手脚的是另有其人呢?
根据颛顼提供的情报,奸奇的座下,可是有一位混沌属神也将‘星辰’神权提升到造化级别。
李墨尘心想自己真是疯魔了,这完全就是有罪推定,先认定了拉德文对他不怀好意,然后想尽办法的去寻找证据。
李墨尘陷入了长考,良久之后他却忽然一声哂笑,不假思索的将这‘星辰源质’,融入到‘都天雷火星核剑阵’当中。这团源质颇具份量,虽然在量方面,不如一个月后拉德文年度拍卖会即将发售的那团,没法将这套剑器强化到后天至宝——也就是伪真理神器的级别,却也能大幅强化它们的威力。
至于那位群星之母是否心怀叵测,李墨尘依然无法判断,可他猜这团源质大概率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那就是他命该如此。
就在此刻,位于拉德文交易所不远的群星圣界,本是端坐于一个群星闪耀的空间内,半醒状态的‘群星之母’拉德文忽然睁开了眼睛,目中也含着几分讶色。
“这位命运之主,好大的胆量!”
在她的身侧不远,拉德文的爱女,十七个世界的‘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也从短暂的沉眠中清醒过来:“什么好大的胆量,是那个小家伙?”
“他的年纪虽小,神力却远远凌驾于你之上。”
拉德文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然后若有所思道:“他居然使用了那团源质,真让我意外了。就不知是单纯的莽撞,还是已确证了源质的可靠。”
伊莎贝尔却听出了言外之意:“母亲没在源质中留有后手?”
“我不确定这位命运之主与盘古神系之间的关系到了何等地步,我的星辰还没有真正达到创造层次,瞒不过那些盘古神系的造化之神。这源质毕竟是我直接赠予,牵涉太大。何况这源质,也只能作用于他的法器,作用不是很大。不过——”
拉德文摇着头:“早知如此,可惜了!”
伊莎贝尔却皱起了眉头:“母亲大人,我倒是认为,您之前会见那位命运之主时说的那些话才是正确的。我们需要盟友,而这一次的纷争,帝皇与混沌邪神之间任何一方胜出,对我们而言都是灾难。”
“我也这么觉得,可混沌四神与泰拉帝国的可怕,伊莎贝尔你都体会过不是吗?你认为当他们真正发力的时候,这位命运之主真有胜算?”
拉德文目光微闪:“放心,我说可惜,却是因遗憾没能把握住这个能够影响我们命运的机会,并不是一定要倒向帝皇与邪神。总之先看看形势吧,在这之前,我们得尽量拿到更多的筹码,只有这样才有选择的权利。”
伊莎贝尔神色半信半疑,可还是朝着拉德文微礼:“我会努力的,母亲。”
按照她们与李墨尘定下的协约,群星之母支援光明世界的两个大军团,将由‘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统帅。
他们会在外域与混沌邪神的军队作战,而如果天命神系需要他们进入光明世界的内部援助,安德烈·李·威尔顿斯坦也必须以世界之主的权柄,授予他们不受世界意志排斥的资格。
“先等他过了卡奇诺这道难关再说吧。”
拉德文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拉穆尔神王说他很可能已经联系了‘无地王’,就在这几天,已经有两位不在预计中的神王,前来参与我们的拍卖会。我猜那位是对‘许愿塔’感兴趣了,如果不是知道这东西已经被许多人盯上,我也不会坐视——”
※※※※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李墨尘都待在拉德文交易所这座庄园内精心修行,安心等待拍卖会的召开。
不过李墨尘却并非是闭门不出,而是时不时的会到下面几层闲逛,全凭着自身的感觉在那些店面里面游览寻觅。
可惜的是,他这些天别说是捡漏淘宝,就连对自己稍微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
当然,李墨尘也并非没有收获,他为自己的妻子安琪拉,还有伊什塔尔等人买了不少东西。都是光明世界没有,他们也都能用得上的。
而随着大拍卖会的临近,李墨尘也感觉到了拉德文交易所的气氛变化。首先是在交易所顶层出入行走的神王与副神王明显增多了——他甚至在一次巧遇中,看见了已经离开光明世界几千年的蓬托斯。
两人还闲谈了几句,李墨尘发觉这位对他的情绪非常复杂之后,也就主动结束了交流。
除此之外,李墨尘每次出门,都能感知到十几道正在窥伺他的隐秘视线。
这些人自以为做的隐秘,可李墨尘现在不但‘感应’能力达到了真理级,还有了真理‘强化’与真理‘根源’。一般的神王级,已经无法瞒过他的灵觉。
幸在庄园的内部私密性还算不错,拉穆尔神王主导下的‘拉德文交易所’一直都在力图扩张拉德文年度拍卖会的影响力,这位自然也知道这些大主顾们最厌恶的就是被他人窥伺。
所以这些提供给神格十九以上的顾客居住的庄园,不但环境优美,灵气丰盛,还在安全方面格外下了本钱。
即便李墨尘将自身的‘洞察’神权提升到超越真理之上,也无法将这些庄园的防护法阵完全洞彻。
而就在拍卖会开始前的第七天,一直‘沉睡’着的颛顼醒了过来。
李墨尘当即套上了他的‘猩红龙铠’,戴上了他的‘安德烈的根源之手’,袖藏‘‘都天雷火星核剑阵’’,手提‘冈格尼尔圣枪’与‘底比斯圣盾’,全副武装的来到了这位真武大帝的面前。
“情况怎样了?”
“伏羲师叔给你找到了三十七个可以下手的目标。实力都介于神格十八到二十之间,距离都比较远,不过对你来说都不是问题。也正因位于偏远地带,所以他们的影响有限。便是那位号称无所不知的混沌邪神,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注意到他们的死亡。他们基本都有混沌有涉,虽然涉入不深,却都有取死之道。”
颛顼一个挥手,就在李墨尘的面前显化出了一面光幕,内有三十七个人名,还有相应的地点与情报等等。
“如果你打算在过去将他们杀死,那就只有九个。”
就在他音落的时候,三十七个人名中的绝大部分都消散开来,只余九个人名继续展现在李墨尘的眼前。
这是因颛顼确定了,李墨尘会在过去出手。
这非常冒险,可在某种意义上又相对安全,且一定可以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可以让李墨尘在接下来的争斗中取得一定优势。
“就这两处吧!”
李墨尘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师兄你说的那块玉璧呢?”
颛顼失笑:“那还得再等一段时间,我们会直接将它送到光明世界。此地距离洪荒很远的,师弟,也不是谁能像你与斗战胜佛那样,拥有‘跳跃’这种神权。”
那位斗战胜佛的‘筋斗云’,是融合了‘跳跃’与‘空间’的神权,所以移动能力也额外的夸张。
“那么这边就拜托师兄了!”
李墨尘略有些担忧地,看了‘群星圣域’的方向一眼。
这里的其他人也就罢了,唯独那位群星圣母让他有些忌惮。
“放心!”颛顼的神色自信:“我可保证,她定不会有半点知觉。这点能耐,你师兄还是有的。”
李墨尘自然是毫无疑意,他果断的一个‘跳跃’,来到了七天之前的某个时间段。被八道功德紫气与‘安德烈的根源之手’强化到极点的‘隐匿’神权,让他在所有人的感知之外,悄然离开了拉德文交易所。
按照颛顼提供的资料,其中的一个目标就在这个时间段,是最易于刺杀的时候,且引发未来变化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
几乎同一个时间段,在七百三十万个星距之外,‘圣光主宰’肯瑟尔正统帅着他的大军遨游于太虚。
在庞大的战舰‘圣战之门’的舰桥中,肯瑟尔独自坐于高位。他的面色看似平淡,可心绪中却是踌躇满志,难抑悸动。
这是他的神系第一次开拓外域,也是他的圣光照耀千万世界的开始。
“太慢了!必须加快速度。”
肯瑟尔终究还是没能够镇压住心中的迫切:“我们已经在外域中漂流了三十九天了,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要至少二十二天才可以到达艾泽文世界。”
“可这已经是全力了,陛下!”
肯瑟尔麾下的战神神色很无奈:“陛下您购买的星舰技术确实很强大,可我们没有足够好的匠师,也没有足够的材料将之铸造出来。现在的这些星舰连图纸指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我难道不知道这些星舰的性能?我想要借助的是你的神权!”
肯瑟尔的眉头大皱,扫望着在场的众多神明,可所有被他注视着的人,都在偏开视线,对他的期待故作不知。
这让肯瑟尔更加恼火,就在他准备发作的时候,这位的神性力量生出了警惕之意。
“是谁?”
他含着惊骇与疑惑的情绪看着舰桥的周围,与此同时一套光辉灿烂的战甲,覆盖住了他的神躯。
肯瑟尔没能够察觉到任何的异常,只是他的神性与他手里的一件特殊的神器让他警觉。
可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进入这艘战舰,那肯定是一位强大无比,甚至能够威胁到他性命的存在。
而就在这一刻,一句清冷的声音,传入到了他与在场众多神明的耳中。
“以命运主宰之名,赐你以死亡!”
一杆长枪无比突兀的从虚空中刺出,直插肯瑟尔的心脏与灵魂核心。
肯瑟尔的心神惊颤,同时怒火蒸腾:“狂妄!”
他的怒火源自于自信,虽然肯瑟尔本身只是一位神格十九的存在,可世界的馈赠,却让他掌握了一件极其强大的神器。
那是一件可以让人获得无比强大的生命力,且拥有众多不可思议的能力的神话武装。这让肯瑟尔在不久前的一次战斗中,正面击溃了一位神格二十的外域古神。
所以肯瑟尔坚信自己必将永恒!造化之下,无人有能力将祂杀死。
而就在肯瑟尔杀意澎拜的招出自己的战戟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经护在身前的紫金盾牌,就像薄纸一样被那长枪捅破。
随后对方又势如破竹的破开肯瑟尔的所有防御神权,最后又刺穿他的心脏,钉死了他的灵魂。
直到这一刻,对死亡的恐惧终于冲垮了他的自信,这位‘圣光主宰’的眼中,现出了强烈的惊恐之意。
“不!不!你杀不死我,你不可能将我杀死,肯瑟尔必将永恒!”
可仅仅一个呼吸不到,肯瑟尔就已经停止了思维。真理死亡的力量,让他所有的灵魂残余都归于永寂!
李墨尘依然没有显出身形,在以‘冈格尼尔圣枪’洞穿肯瑟尔的那一瞬,他已招出了无数星辰巨剑,斩向了在场的众多神明。
而在这高达十数种真理力量的轰击下,这些神格普遍在十三到十六级之间的强大神,都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被他的‘都天雷火星核剑气’洞穿了躯体。
与此同时,整整二十团由湮灭之力制造的‘太阳’,出现在肯瑟尔麾下的众多星舰当中。
离开光明世界之后,李墨尘无法从魔法塔借力,已经没法长时间的使用这种湮灭之能。可他新近掌握的真理‘永恒’,维持这些‘太阳’三分钟时间的存在,还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而就在清理完所有的目击者,又毁尸灭迹,清除所有未来可能会导致时间线震荡的变数之后。李墨尘就探手一招,从肯瑟尔碎散的躯壳中,取出了一枚戒玺形状的器物。
之后他才再一次回溯时空,而这一次,李墨尘却是来到了十天之前。并以时序与跳跃之能,快速挪移到距离一千二百万星距的一处所在。
看着远方的那一片星辉,这是一个星辰的坟场,也是未来一个巨大世界的诞生地。数百个破碎的世界碎片,被一头已经死亡的星兽尸体吸聚至此,形成一片巨大的,无比复杂的‘死亡星海’。
李墨尘正在以两种瞳术寻觅,寻找他的第二个目标。
目标是一位神格二十的强大古神,却已被他的敌人驱逐出原本的世界。此人心切于复仇,已经开始接触混沌的力量。
除此之外,这位还在想尽办法收集‘星辰源质’,准备用于重铸伪真理神器。
根据伏羲提供的情报显示,此人的手里,不但已聚集有大量的星辰源质,还有着一些其它的源质。
再过不久这位就可以付诸行动,将这些材料炼造成一件强大的器物。
不过现在,他没有机会了。
大概七分钟之后,李墨尘就在‘死亡星海’的外层,找到了他的目标。与此同时,那位也隐约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李墨尘没有任何的迟疑,毫不犹豫的就再次驾驭起了‘冈格尼尔圣枪’,悍然出手!
这件强大的永恒圣矛,对于‘暴食之王’贝列克这样修复能力强大,不惧穿刺的神王作用有限,在面对其他神格二十的时候,却是无与伦比的杀器!
轰!
随着一声轰鸣,这位神格二十,执掌着‘战争’的神明,仅仅一枪就被李墨尘洞穿了眉心。
他的实力远比那位‘圣光主宰’肯瑟尔更强的多,可这位的反抗与挣扎,却更加的微弱。
这是因此人的感应能力远远及不上肯瑟尔,也是由于这位的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强力的神话武装。
而这次的收获,也让李墨尘心生惊喜之意。
※※※※
当李墨尘返回的时候,庄园内部那座时钟的秒针都没出现变化。
“收获如何?”
颛顼看着李墨尘:“喜不自胜,看来是很顺利?”
“的确是有点小惊喜。”
李墨尘抬起手,将自己的战利品都显化于身前。
其中最大的收获是那戒玺,这东西叫‘生命权印’。它有着真理‘生命’,真理‘治愈’——这都是肯瑟尔能够统合一切的力量源泉。
除此之外,它还有真理‘感应’,真理‘观察’。
‘感应’并非神权,而是所有生命都拥有的基本能力,可‘生命权印’却是拥有着真理感应。至于真理‘观察’,较之洞察略逊一等,可它对李墨尘的意义却无比巨大。
肯瑟尔之所以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全凭此物。
然后是从另一位那里夺取来的源质,包括一大团星辰源质,还有一团总量逊色不少,可也份量十足的金属源质,然后是雷霆源质,此人也收集了一部分。
所以李墨尘不由自主的,扫了那还未散去的光幕一眼。
颛顼哑然失笑:“怎么?抢上瘾了?”
“差不多吧,我发现我很适合这一行。”
李墨尘摸着下巴:“可惜了,现在这个时间段不太合适。”
李墨尘是真认为自己适合打劫,他有着无与伦比的战斗爆发力,可以确保绝大部分人在他面前都没有逃离的可能,然后潜踪匿迹之能,也是最顶尖的级别。只要情报充足,很少有神王能够逃得了他的毒手。
不过李墨尘更知,自己杀的人越多,越容易惊动那几位混沌邪神与帝王,还有那些造化之神。
那些有可能会成为他刺杀目标的,也会生出警惕之意。
而时序与跳跃虽然好用,可它们的风险也很大,很容易会被人算计,直接湮灭在过去的时序长河当中。
所以李墨尘这次,就连肯瑟尔那些属神的法器与财物都摧毁了,力求不引发因果,推迟惊动混沌邪神的时间。
“看来师弟还保持着理智。”
颛顼微一颔首,将那光幕挥散:“要瞒过那几位混沌邪神,就不能只靠运气。伏羲师叔既然给你提供了这份名单,那是肯定要帮助你镇压天数的。可你现在杀的人每多一位,都会让师叔镇压住的可能性大幅减低。现在还没有到师弟你肆意妄为的时候。”
可他深深期待着,论到斗战与杀戮之能,未来这位西方文明的‘命运主宰’,甚至可以超越于那位斗战胜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