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bs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 起點-21我不是趁火打劫-pxe3g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于是韩怀义下令瓦坎达和自贸区的海军,海航,海军陆战队在五日内集结。
这里去马岛合计7000公里。
走海路会更长,且现在是南美夏季,海面风浪并不平静。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只要贴着巴西海岸线走就好。
这里的动向很快被各国知道,但他们不知道查理要干什么,除了极少数人。
整个南美都人心惶惶。
好吧,主要是当权者有些不安,因为有人能随时打破他们的饭碗,底层却无所谓的很。
新年过去一周后,部队开始出发,并通告英国方面详细证据以及要求。
韩怀义用词严厉。
随着工业的发展,地球环境日益恶化,如果将地球比作人的话,亚马逊雨林就是他的肺。
狂妄无耻如德维门竟然雇佣歹徒试图烧毁雨林,这是人类的敌人,而不仅仅是瓦坎达的敌人。
如今瓦坎达将对其进行抓捕和审判。
如果英国人认为,这样的人值得维护的话,瓦坎达将表示失望。
没有宣战,只是抓捕,在别国领土抓捕歹徒,就这么的讲理也不讲理。
纽约时报也刊登植物学家对于雨林并毁的担心。
专业人士用详细的数据证明韩怀义的话是对的。
这里拥有全球一半的雨林,全球森林的五分之一。
这里有丰富的自然生物,和植物资源。
横跨好几个国家,单巴西境内百分之四十的国土就是亚马逊雨林,现在德维门要烧了他?
所有人看到这样的数据都开始痛骂。
同时他们看到了附加在后的,自贸区对于森林砍伐的严格保护法,以及韩怀义平时主导绿色环保能源等行为。
两者比较,这简直是魔鬼。
这个时候比较搞笑的是,意大利墨索里尼,和德国的某些人也发来声援。
韩怀义不搭理不回复而已。
当然了,南美之王军火之王有这样的傲气也是应该的。
墨索里尼只是在饭桌上表示的不满,也仅此而已。
而和他相比,英国人可惨了太多。
法国人第一时间咬上了他们,美国也不甘落后,然后整个欧洲对借机针对英国,认为英国人德维门的行为反人类。
美国人这么做很简单,查理,打下马岛吧!搞起来!反正你搞的定。
法国人则更简单,英国人倒霉了,哈哈哈。
英国人也真的头大。
外边那些所谓压力都是假的,作为日不落在世上遇到的这种群起而攻还少了吗?但是瓦坎达的航母编队是真的。
韩怀义的威胁是真的。
英国本土如果要跨越大西洋去和他作战的话。。。
1925年2月11日。
瓦坎达+自贸区海军部队过乌拉圭,抵达马岛附近海域。
阿根廷主动提供圣豪尔赫港湾为瓦坎达海军驻地,并愿意提供补给。
但乌拉圭挽留住了军队,他们还提供了首都蒙得维的亚的港口为军队驻地。
韩怀义停下的一刻,阿根廷人心凉如水,但他们不敢骂他,只能大骂乌拉圭一定是收了英国人的好处,才这么做的。
没错,南美一向你搞我,我搞你。
乌拉圭和阿根廷尤其如此。
在足球方面,阿根廷和巴西死去活来,后来的梅西和苏牙是“结拜”弟兄。
但在这里,阿根廷和乌拉圭才是死对头。
他们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和蒙得维的亚之间就隔了片海湾。
直线距离二百公里。
双方为拉普拉塔河的入海口,脑浆子都打出来过好几次。
乌拉圭能让阿根廷遂愿才怪。
乌拉圭人向韩怀义的部队表示,英国人已经在抓捕德维门。。。
“查理给予我们的命令是等到15日,不然攻占马岛。要是英国人要碰一碰的话,瓦坎达也很乐意。”
但他们实际上停下来了啊。
英国人正紧急前往瓦坎达拜见韩怀义。
三日后,韩怀义见到了一位英国人,来人是时任应该首相斯坦利.鲍德温的内阁成员,外交部的霍华德休斯。
这个时候51岁的丘吉尔正在财政大臣的位置上搞他一窍不通的金融。
他正在忙着复古注定被淘汰的金本位制。
那是个干什么都有些偏执,但危机之前既兼任且狡猾的人,韩怀义其实不希望是他来。
和丘吉尔相比,霍华德作为没落工党的一份子,姿态明显很扎实。
他开门见山大谈彼此在欧战里的并肩作战,并述说大家因为误会后冰释前嫌的友谊,和英国给予新罗马的大量订单等等。
然后才痛骂德维门,表示会将他审判。
“我自己审判,或者交给我。”
他哔哔半天,韩怀义继续一条要求,韩怀义强调:“全世界都知道我的要求,你见过轻易改变主意的领袖吗?霍华德先生,他差点毁灭南美!”
“我不希望和英国翻脸,但是这是我的底线。”他说。
但是一个国家怎么能将自己国家的人交给其他人审判呢。
霍华德还挺有想法的,他做足功课的说:“查理阁下,要不我们各国组建联合法庭怎么样?”
这是为了英国人的面子?
韩怀义冷笑:“他烧的是我们的雨林!顺带可能会伤害他国。所以无需其他国家插手,谁的朋友都很多嘛,不如我们单对单。”
事情似乎僵持。
霍华德毕竟被动。
他只能低声下气的问:“那么查理阁下,就没有其他的解决渠道了吗?”
“马岛,或者圭那亚。”韩怀义说:“想必你们的有识之士一定有所预感,没错,这是迟早的事情,但我不是称火打劫,我可以购买!不然的话,我们只能事上见。”
“请便,记住,休斯先生,你们再度冒犯我又不想付出代价还要保留尊严,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毕竟我也是强者不是吗?所以强者的对话就要公平,出于尊重,我可以不趁火打劫,我以礼相待,我开出条件,但这个目的无论多难我也会做到。这是地理位置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