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dyq言情小說 蘇廚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太后與皇后展示-rprs8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太后与皇后
家梁急道:“可国栋年轻,拙荆计短,皆非进取之人,西路无臣主事,指望他们攻击应理关,那是断无可能。”
“一旦苏烈和包顺识破他们,掉头从黄河北岸直攻兴庆府,大相却如何应对?”
梁乙埋说道:“太后正在组织生丁和麻魁,兴庆府尚有乙逋、嵬名阿吴和仁多保忠三部十万守军,城池坚固,上下一心,无惧一支偏师。”
嵬名景思咳嗽了一声:“或者,命积石军从休屠泽入白马强镇军司?以为兴庆府后路?”
“这样也算是靠近京师,做到有备无患,进退有据。”
“那也是一千五百里,现在命信使赶紧出发,大军抵达白马强镇军司,也需要一个月。再不决断,可就真来不及了。”
家梁说道:“臣在西路还置办了大量的军器,光铁鹞子步骑具装,便尚存三千领,要是国栋轻败,这些东西落入苏烈之手,可是弥天大患啊!”
梁乙埋这下终于动摇了:“既然如此,便请家先生遣使相召,积石军携图干部和野利部众,从谷水入休屠泽,然后在白马强镇军司等候命令,守护兴庆府到漠北的通道。”
……
兴庆府,观庆寺。
观庆是观庆那沃的简称,翻译成汉语,应该叫大威德明王,畏怖金刚,死亡的征服者。
教义当中,大威德金刚乃是西方莲华部无量寿佛的忿怒相,威德极大,能解一切众生的烦恼繁缚。
红衣大和尚吉多坚赞,老态龙钟地坐在地毯上,陪奉着梁太后吟诵经文。
来到西夏二十多年,大和尚已经成了佛国行走在世间的代言人,在夏国有着广大的信众和崇高的威望。
他还记得当年在二林部里遇到的那个小孩子,告诉他这里的人们需要精神上的寄托和解救,希望他到这里来传播佛国的荣光。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大宋的密谍,他一直是在虔诚地履行佛祖交给自己的使命,给夏国百姓带去那么一点点心灵上的慰藉。
那个小孩,渐渐成长成了大宋最有权势的大臣,二十年来,两人也曾经通过商队的秘密渠道,有过一些往来,但是那个孩子除了恭敬地给他问好请安,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任何非分的要求。
就连大和尚都感到很惊奇,最后问他自己需要做什么吗?
而那孩子的回信是——大师是行走在人间世的活佛,宅心仁善。而夏人,不过是从华夏族群中出走,然后迷了路的孩子。
相信到了该选择的时候,活佛会做出对自己孩子最有利的选择。
这孩子总是充满智慧,总是有那么大气的格局,只有自己这种自他幼小时就与之相识的人,才知道世间真有生而知之者,世间真有益西威舍。
自打宋夏战起,太后来观庆寺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当——”诵经结束,吉多坚赞敲响了铜磬,轻声说道:“太后最近心绪似乎有些杂乱,带着这样的心情礼佛,却是不如等平心静气之后再来。”
梁太后合什行礼:“大师莫怪,前来求佛,正是为了求得平心静气。”
吉多坚赞低眉顺目:“诸妄不思,诸妄不作,自然平心静气。”
一边的梁皇后有些不服气:“那别人欺负上门来,也任由他们欺负吗?”
吉多坚赞还是那副平静的样子:“佛祖让太后和皇后尊享大权,是为了在世间行更大的善,后世也能享更大的福报。”
“何谓更大的善?那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够平安喜乐,心有福田。”
“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本就是错;如果能让别人以此为理由来‘欺负’,那就更是大错了。”
“曲野河南地,一直是后族的俸田,我曾经一再和太后说过,不要对那些孩子们太苛刻。”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那里的土地赐予他们,让他们快乐地为自己生活,然后将赋税收归国家,这样会给后族带来最多的支持者。”
“现在同样的事情,却被后族的反对者们做了去,所以那些孩子的心,便倒向了他们。”
“这本不是他们的错,这本来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梁皇后说道:“他们本来就是大夏征伐各地得到的战俘!不杀他们,让他们有口饭吃,便已经是恩德!”
吉多坚赞口宣了一声佛号:“若是如此认为,那皇后今后可以不用来了。”
“在佛祖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皇后是人,农奴们同样是人。”
“前世造就的福报不一,才有了今世的差异,但是今世里的每一个人,却都有权利好好活着,为自己的来世努力修行。”
梁皇后大怒:“我们在曲野河南为你们建庙!宋人却在曲野河南大拆!你不但不为我们说好话,却还要侮辱于我?”
吉多坚赞平静地看着梁皇后:“佛祖不在庙里,佛祖从来都只在人心之中。佛祖要的,也从来都不是大殿金身,而是众生心灵的自由祥和。”
“现在宋人将他们拆了,民众还为之欢呼雀跃,就足以说明那些寺庙,不是佛祖的殿堂,而是人心的枷锁。”
“修建曲野河南的那些庙宇,我一直就持反对的态度,也早就与太后和皇后说过,佛法,不该沦为统治民众的工具。”
“上位者应该做的,是利用前身的福报,行今世更大的善,保持心灵的纯洁,不被世俗诱惑沾染,让前身的福报继续积累到来世,如此下去,便可以走到佛祖座前。而不是修建那些无用的庙宇,洞窟。”
“稀罕!”梁皇后气愤地一甩衣袖,大步走了出去。
梁太后合什道:“侄女儿少不更事,大师莫要怪罪,她近日忙于整顿军务,尚不熟练,加上大军连败与兴庆府里各种流言蜚语,心中郁闷,才冲突了大师。”
“我怎么会怪?”吉多坚赞慈祥地摇头:“众生皆苦,哪怕贵为一国皇后,都莫能例外,我能理解这孩子。”
“不过有人曾经说过,让一个种族,一个国家陷入水深火热的,往往正是那些想让它更加美好的人的努力。”
梁太后倏然而惊:“这话是谁说的?此人有大眼界,为何从未听国师举荐过?”
吉多坚赞摇了摇头,合什道:“就是你在黄河那边的对手,益西威舍。这是当年他刚过完九岁生日,送别去大雪山修行的大巫之后,回来说的第一句话。”
梁太后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太后,和尚从祖地来到夏国,已经二十年,这里就是和尚的第二个故乡,我很爱这里,所以和尚觉得,有义务给你们提一个醒。”
“和尚不懂军政,所以这些话也不当事儿,听不听,都在太后和皇后。”
“但是让太后获得片刻的心神宁静,和尚自问还是有能耐做到的,还请太后安坐,听和尚与你吟诵一段经文吧……”
从观庆寺出来,梁皇后还扭头看着寺内高高的砖塔,恨恨地道:“这个死和尚,姑姑也忒给他好脸色了!”
梁太后斥道:“不得无礼!吉多大师佛法高妙,有他在,诸多部落就心向兴庆府。每年从千里之外赶来摩顶听经的大小头领有多少,你不知道?”
梁皇后这才恨恨地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