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q0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鋼鐵燃魂-第12章 救援策略相伴-yv4vi

鋼鐵燃魂
小說推薦鋼鐵燃魂
从黎明升起,到夜幕降临,前后也不过13个小时,这13个小时的喧闹,给人的感觉比漫长的冬季还要漫长。这一天的激烈交锋,双方都倾尽全力,而从战斗的场面来看,这一天的战斗尚不足以分出胜负。
这就如同一场专业的拳击比赛,第一个回合下来,双方各有得失,也许其中一方在场面上占些优势,也许有经验的人已经能够看出比赛的走势,但回合间的休息,无论是占优还是不占优的,都会及时分析形势,思考对策,以待下一回合拿下更多的点数,最大限度地削弱对手。
接下来的这一晚,当魏斯和他的伙伴们冒险在夜空翱翔,沿途发现许多来来往往的飞行舰艇和作战飞机,很多属于诺曼阵营,也有很多是联邦军队。夜间作战,在没有敌我识别设备的情况下,双方几乎很难分清彼此,很多时候,分属不同阵营的战机甚至从很近的距离交错而过。
纷乱的夜空中,魏斯他们所使用的侦察机显得自由自在,游刃有余。在魏斯的特殊视野加持下,他们能够以几十年后才可能达到的技术水平,对战场状况进行直观的观察和判断:联邦军队本土作战,入夜后继续保持攻势,诺曼人的多处航空设施,包括白天被发现的那两处飞行舰艇秘密集结点,都遭到了空袭。夜幕下,那一个个火光窜腾的场景,意味着无数诺曼人劳动成果化为乌有。
魏斯不由得想起泽所说的诺曼帝国的军事动员程度,在这场战争中还始终处在50%左右的低水平。这意味着,掌握权力和财富的诺曼贵族依然过着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而民众的生活条件,表面上看,或许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实际上却被剥削的更加体无完肤——这是经济规律,再高明的手段也只能遮掩,无法改变。
这一次夜间侦察,魏斯发现了敌人新的隐蔽集结点,也发现了许多散落在山林中的己方飞行员。此时已是秋季,到了下半夜,山林中的气温会降到比白天低许多,飞行员们依靠随身携带的应急装备物质,扛上几晚问题不大,长时间肯定是不行的。他将大致位置记录下来,等返回游击队营地后,让游击队员们分头前去救援。不过,依靠骑马和徒步或是少量的机动车辆,救援的效率很有限。夜间,若是动用老式双翼机,能够避开敌人的空中和地面火力,问题是无法保证临时降落、起飞的安全性。因此,在侦察飞行的过程中,魏斯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来考虑如何提高己方的战地救援效率。
这一大圈兜下来,他粗略估算了一下,散落各处的联邦军飞行员至少有五六十人,甚至更多。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白天的战斗是多么的激烈。另一方面,诺曼人散落各处的飞行员数量只多不少。如今,洛林仍是诺曼人的占领区,他们的轻型舰艇来来往往,朝着升起信号弹的位置飞驰而去,在山林中降落,救起飞行员。如果没有受伤,或者只是轻微伤,这些飞行员隔天又可以重新投入战场。
想来联邦军队研发的超轻型飞行器,也是考虑到战场的多种用途。可惜它们迄今还没有达到大规模生产的条件,而且在敌方占领区对飞行员的接应,也还需要通讯设备的升级完善。总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成熟的战场救援直到下一场战争才会出现,又或者下一场战争,双方已经不需要将大量的人员派遣到第一线,而是使用自动化的机械设备……
史蒂芬-周是联邦空军第335攻击机大队的一名资深飞行员。洛林战役打响的前三天,他出动七次对诺曼人的战舰地面目标进行了轰炸,并且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战绩。第四天,他迎着朝阳出发,战机的机腹下挂着一枚1000磅的重型航空炸弹,两侧机翼还各挂了三枚50磅的轻型碎甲弹。这是在这场战争中联邦空军常用的、被证明非常有效的“1+6套餐”。那枚重磅炸弹专门对付敌人的飞行舰艇,也可以用来摧毁敌人的坚固工事。只要命中一枚,大概率重创敌人的一艘轻型舰艇,甚至直接将其摧毁,或是将地面的一栋大型建筑、坚固堡垒夷为平地。
那些轻型的碎甲弹,威力比普通的炮弹大不了多少。它们通常用来对付地面的人员目标或是运输车辆,当然也能用来对付敌人的飞行舰艇——能够破坏舰上的技术装备,杀伤非装甲保护区的人员。
在前面三天的攻击中,斯蒂芬-周有四次携带这一套餐。
在这场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中,联邦空军投入了近两百个飞行大队,占到了空军总规模的40%以上。在联邦军队大举前压,即将突破诺曼人的边境防线、攻入敌人本土的情况下,抽调如此多的飞行部队投入洛林战场,足见联邦军对这一战略方向的重视。
在这波澜壮阔的战场上,斯蒂芬-周和他的攻击机显然不是孤独的存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作战飞机一群接着一群,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壮观场面。粗略估计,同一批次出动的战机超过了1000架。
从各处前线机场起飞的作战飞机,在洛林东北角汇集在了一起,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洛林的腹地。前面三天的战斗,诺曼人打的极其坚强,联邦军队也是不遗余力。很多年轻飞行员从未见过如此激烈和惨烈的战斗,而对于史蒂芬-周这样的老鸟来说,这般程度恐怕也仅次于上一场战争初期的北方边境战役。所不同的是,那时候双方的飞行主力舰还是战场上耀眼的主角,作战飞机虽然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无论是在战略还是战术上,它们还够不上核心的角色。
现如今,飞行舰艇和作战飞机的地位已经调换位置。
经过前三天的激烈拉锯战,联邦军本土作战的优势尽显无疑。诺曼人战术方面虽有很高的素养,并且做了精心的布置,竭力抢占先手,但他们整体形势衰微,在洛林战场的投入已有些强弩之末的感觉。三天的高强度作战,似乎已经是他们所能坚持的极限了,尤其是在第三天的午后,他们已经明显跟不上战斗的节拍了。
清晨,当联邦军的千机大编队杀进洛林空域,诺曼人的作战飞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迎了上来,但每个方向投入的兵力不过是百多架。战斗开始后,又有一些飞行舰艇带著作战飞机从高空杀入战场。这样一场实力对比悬殊的空战,结果没有任何的悬念,但即便如此,诺曼人还是在战场上展现出了他们引以为豪的韧劲。几乎每一架战机都在拼力死战,它们尽可能运用小组配合,以出色的战术素养制造局部优势。然而,这种拼搏无法跳出实力的束缚。视线范围内可见的诺曼战机越来越少,联邦军机群虽然零零落落,总体上依然保持着锐不可当的气势。
在战斗机打开空中通道后,联邦军的攻击机和轰炸机蜂拥而过,朝着诺曼人的航空设施和集结区扑去。他们的攻势水银泻地,顺畅程度明显超过了前面三天,但如果就此以为诺曼人把所有能调动的作战兵力都投入到了第一波次的拦截中,此时已经没有了后手,那就大错特错了。哪怕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诺曼人也会想方设法组织合理的战术将作战部队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在联邦军大机群散开,攻击机、轰炸机分头攻击各处目标之时,诺曼人的战斗机一群一群从高空杀了下来。
这些诺曼战斗机,十几二十架为一个编队,目的明确地对那些攻击或结束攻击的联邦军机群展开猎杀。战场上,到处是警戒掩护的联邦军战斗机,诺曼人狡黠地寻找着对手的漏洞,他们并不纠缠,而是采取灵活的、一击既走的策略。十几架战斗机扑上去一通扫射,击落三五架联邦军战机便迅速转移阵地,将闻讯赶来的联邦军战斗机甩在了身后。这种如同蜜蜂蜇人的战术当然不能阻挡联邦空军的攻势,却也是符合他们当前形势的一种策略。
经验老道的史蒂芬-周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敌人的战斗机给击落了。如果是堂堂正正的交手,他会迅速抛下炸弹减轻负重,然后利用这架攻击机的机动性与敌人周旋,就算不能坚持到己方战斗机赶来,也让敌人难以迅速得手儿。如今,敌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令人猝不及防,偏偏他的运气不好,座机被敌人击中发动机。看到热油在空中喷洒飞溅,他知道情况不妙,连忙招呼后座射手跳伞。与此同时,他竭力操控操纵杆,让飞机保持平衡,避免陷入那种死亡螺旋。在后座射手跳伞之后,他迅速打开舱盖,不顾滚烫的热油还在往外飞溅迅速爬出座舱跳了出去,并在空中顺利打开了降落伞。
降落的过程持续不过一分多钟,在此期间,老鸟没有心思去从特殊的视角观察战场盛况,而是谨慎的打量着下方的山林,推算自己所在的位置。就在昨晚,所有飞行员被招到大队指挥部,临时加了一堂战地求生课。除了一些老生常谈的技巧之外,飞行员们还被告知在洛林游击队和抵抗力量非常活跃,如果将落在了无人区域,他们要做的就是迅速收拢降落伞,将其藏匿起来,然后是朝附近的山谷移动,寻找在洛林地区颇为常见的一种枞树,在那附近等待。洛林的游击队员会以这种枞树为参照进行搜索,如果看到有人,无论他们穿的是什么样的服装,模仿嘀咕鸟的叫声,以此作为联络信号。
作为一名参加过55次战斗飞行任务的老鸟,斯蒂芬-周很清楚在战场上落入敌人之手,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在上一场战争中,即便是挨到了战争结束,有很多被敌人俘获的飞行员也没能再见到自己的家人,这一点是战争结束后联邦和诺曼帝国的矛盾焦点之一。相对而言,联邦军所俘获的诺曼飞行员则是交换战俘的有力砝码,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战争结束前,联邦方面也只释放了很少一部分诺曼飞行员。
落地签,史蒂芬-周努力搜寻附近森林中的枞树。在这个季节,枞树的树叶呈现出一种好看的金黄色,当周围的常青树还保持绿色、落叶桥已经接近全秃的时候,金色的枞树其实是比较好辨认的。他看到山谷北侧有一小片枞树林,南侧也有几颗零散的枞树。
在落地之前,心里面便已经有了主意。
这一天并不是洛林战役中最具决定性的一天,但这一天的战斗比起前面三天来似乎还要激烈。魏斯带着一支小小的游击分队,行进在洛林北部的茫茫山林之中。因为接到了联邦军的指令,他们没有继续在秘密营地相机行事,而是在全面部署摆开之后投入了果断的行动。
尽管这支队伍的行进线路,跟联邦军的空战部署没有直接的关联,但仅仅一个上午,凭着魏斯的洞察能力,他们救下了三名联邦军飞行员,并让他们加入队伍,朝着华伦斯以北的莫伦河行进。
那有一座水力发电的河坝,规模算不算很大,其供应的电力也仅仅是作为一种辅助——洛林主要的能源来自于火力发电,随处可见的煤矿是发电的燃料来源,但河坝相较于火力发电有着成本低廉持续性好的特点,特别是在丰水季,这里提供的电力支撑两座工厂运转不成问题。为了保护这座水坝,诺曼人在这里派出了一支分队,部署了几门高射炮和一些机关炮。以联邦空军的实力,想要摧毁这座河坝其实易如反掌,但考虑到河坝还具有灌溉和防洪的功能,直接关系到华伦斯周边居民的生活,战争期间,联邦空军始终没有对这座河坝下手。魏斯此行也并非为了炸毁河坝,而是要将这些孤立的诺曼分队给消灭掉,控制那片适合进行空降作战的河谷地带,为联邦军的进一步行动增加可选择的战术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