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rns人氣都市言情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二章 槍與火(二)讀書-gkp0q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花腔歌手的听力远强于它们的视力,毫不客气地说,它们是靠听觉来感知这个世界的。电梯井里那几声枪响简直是给全楼的花腔歌手报信,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现在的一楼走廊里一定充满了敌人。所以Gunner丝毫没有潜行的想法,而是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电梯门。
——更何况,也没有潜行的必要。
花腔歌手们如同蝗虫一般涌了上来。在它们机体的思维里,对鲜血和杀戮的渴望是排在第一位的。Gunner的生命反应宛如黑夜里的明月一样显眼,它们恨不得人踩人冲上来,好用爪子抠下来一点血肉。
Gunner环视四周,面具下的眼睛扫过它们,连一秒都不愿意在它们身上停留。他的视线穿过走廊,投在它尽头的大厅里。那里是歌声的来源,想必是歌剧魅影和克里斯蒂娜的所在地。
“砰!”
“砰!”
“砰!”
“砰!”
“砰!”
Gunner看都不看,连续射出五枪。五名花腔歌手应声而碎。但新的花腔歌手立刻扑了上来。他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枪,轻轻地“啧”了一声。
“砰!”
他直接把枪甩在了第六名花腔歌手的脸上。这枪是定制款,不仅威力大得吓人,枪体本身也沉得要命,这一下直接砸碎了花腔歌手的半张脸。花腔歌手似乎并不完全是机械造物,它们的内部也有类似人体的结构组织,所以这一击的效果分外血腥:一个没了头伤口还在喷血的人偶用手臂在空中乱抓了几下,随后啪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芙!?(好恶心!)”
“看来枪这玩意也有其局限性。”Gunner摇了摇头,“居然还有这么多啊。既然也不会被立香看到,那我就少见地残忍一次吧?”
花腔歌手们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凶悍地挥出了它们锋利的爪子。而Gunner只是脱下了一只手套,伸出了他白皙干净的右手。对着花腔歌手们的掌心里,金色的光亮了起来。
“正好我也对你们的构造挺感兴趣的。那话怎么说的来着……知识,来源于分解。”
朦胧的金色雾气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席卷了整条走廊,瞬间就把花腔歌手们淹没。机械的活动声,金属的摩擦声,古怪的高音歌声,在几秒的时间里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细致绵密的“沙沙”声,就像是耳边有一个正在计时的沙漏。
金雾在滞留了片刻后便缓缓回缩,被Gunner收进了他的掌心里。能见度恢复正常,但走廊里已经空空如也。Gunner重新戴上手套,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分析,结构,然后同化。理论上来说这种方法对任何的文明造物都通用,但愿我不会在将来的某天把它用在人身上。”Gunner轻声说道,“不过这东西还真是恶心……果然在这新宿里,不糟心的东西就像旱地里的植物幼苗一样稀有,糟心的玩意反而像雨后的春笋一样遍地都是。”
“芙呜?(什么意思?)”
Gunner解释道:“我本来以为这些花腔歌手是和我那些同事造出来的人偶结构差不多,只不过在性能和智力方面要强一点。我分解了它们之后我才知道,这些东西是以人类的残骸为基础制作的,大脑和大半的神经系统取代了演算模块和魔术回路,这才让这些花腔歌手们迅猛异常。”
说完,他有些无奈地以手扶额:“我说啊,现在的恶人在恶心人方面的手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搞得我都想放弃沟通和理解,而是直接一刀砍死他们了啊……”
Gunner一边说着,一边穿过走廊来到大厅。在那里,歌剧魅影和他的克里斯蒂娜在等他。
“过分,悲惨……心爱的观众们消失了……消失了……”克里斯蒂娜嘴里说着很消沉的话,杀意已经从她那边传了过来。但Gunner却对此置若罔闻,而是看向了歌剧魅影:“花腔歌手是用人类改造的吗?”
“没错!只有鲜活的生命,才能衬托出克里斯蒂娜的美丽!只有热烈的灵魂,才有资格聆听克里斯蒂娜的歌声!”歌剧魅影仰面朝天尖叫了起来,“但你却……但你却!把它们全部杀死了!这是何等的……何等的……”
他正准备找些词狠狠地责备一下这个面具男,却愕然发现他已经没了踪影。
“何等的悲哀,歌剧魅影。”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真是的,太愚蠢了,果然在你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我就该杀了你。第二次被召唤出来的你,依旧是无可救药的恶人啊。”
“你……!”歌剧魅影慌忙想转过身。他从来没想过Gunner的速度可以这么快,就像是瞬移一样,在他恍惚之间人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嗤。”
穿过胸膛的刀刃让他的动作陡然停止。歌剧魅影看着那柄有些眼熟的红色的刀,努力想回忆起来关于这把刀主人的事情。那是发生在遥远异国的模糊记忆,在邪龙的咆哮声中,他似乎看见过类似的东西。
“啊啊……你是……”
灵核被贯穿的他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Gunner抽出刀,他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在地上,红色的血泊在他身下扩散开来。
“艾瑞克!”克里斯蒂娜的尖叫声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金属碰撞的打斗声。但他知道,在那个男人压倒性的实力面前,克里斯蒂娜的战斗毫无意义。果然,随着“咣当”一声,残破的人偶倒在了他的视线里。
“艾瑞克……为什么……我什么都听不到了……演出结束了吗?”克里斯蒂娜的脖子已经扭转到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爱意。但在对方眼中,自己充满爱意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