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db2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AR女神-第968章看書-fc02k

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68
而这种微不足道的好印象,只经不起任何的考验和磋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要万分小心不才能插,插错任何一步,不断说任何一句话,不乱同意任何一个字,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抓住他的把柄。
所以在这些人意识到有人在这儿撞了夫人的木仓口,有人是在夫人最恼怒的时候,犯了错的时候,其实他们心里第一反应是害怕,毕竟他们知道迎来的将是暴风骤雨,夫人发起脾气来那是连姥爷都要退避三舍的,更何况他们这些小小的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仆人,所以他们很知道接下来将是一场暴风骤雨般的事情,但是同时他们心中也在庆幸着,毕竟引起这件事情的并不是自己,自己并不处于暴风的正中间,并不需要面临狂风暴雨,他们只要在旁边旁观就好了,庆幸的同时心中又有一些看好戏的想法,毕竟他们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家伙犯了这样的错误,毕竟在这个节骨眼。撞到夫人的牧场口上,那绝对是脑袋进水的一种行为,不过他们同时心里还有淡淡的惋惜,毕竟为什么不是周围自己擦不射眼的,那个家伙犯了错呢,这要是利用这样好的机会把那个家伙赶下去的话,自己最起码换不上自己的人,怎么着也能让心里痛快一些,反正他们俩之间是互不对盘的关系。
但是心里的想法这么多,并不妨碍他们紧跟着夫人就往外走,来到院子里要知道一般来说夫人呢,可是保持自己的风度和气质,坚决的会坐在屋不动弹的。但是可杰这次是气急了正好赶的,他最生气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自然而然地要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心中那种憋闷那种刚刚酝酿出来的怒气直接发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特意找这个一个节骨眼来惹自己生气的家伙身上。
夫人带着他剃了一身伺候的那些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院子里,实际上那些粗等的初始丫鬟和婆子们其实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他们只是知道听到了一声戚薇的辞去岁月的声音,紧接着主屋的门就打开,夫人带着一众丫鬟去怒气冲冲地站在院子里,他们真的是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感到肯定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这才导致夫人如此生气。
一时间院子里的人都战战兢兢的,有些人正在劳作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不敢有着任何的动静,就怕自己,但凡有着一丝一毫的动静就会引起夫人,这是石夫人怒火攻心怒气冲冲的,这时候要引起夫人的注意,那绝对是自己吃不了好的下场。
直到夫人开口问出刚才到底怎么了,管是妈妈这才轻轻的说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夫人这事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因为刚才那个小丫鬟刺猬的瓷器,所以才会在追责这件事情,但很显然夫人本身原本就在气愤之中,所以这次这个丫鬟估计要悬了,心中是这样想着却不妨碍着婆子快步的来到夫人面前,禀报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其实也不复杂,只不过是两个小丫鬟打扫的时候,一没注意把一个花瓶给打碎了。
但平时没事的时候普管事的婆子,如果这样回禀夫人发生的事情是只有这样轻推的,可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口吻来汇报这件事情,同时也要汇报一下最终的处理方式,等等这些事情都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今天如果他还用往常的这种态度来回答问题的话,这个婆子知道,估计那小丫头没出事儿,首先出事儿的就是他自己了。
他一边想着措施在过程中就已经快速的扫了夫人以及他身边测的那些想着措辞,一边在跨步前进的过程中,就已经快速的扫了一眼夫人一起在身边伺候的那些算是夫人最了解夫人的那些丫鬟们,注意到了对方的脸色,然后在心里过一圈之后,啊,这个果然是婆子,大概也就知道自己该怎样回话了,所以她非常严肃的摆出一张脸,紧张的说道刚才小红和小翠打扫卫生的时候不注意。在那里嬉笑打闹,以至于一个粉底兰花儿翠花瓶直接被打碎了,我正要去处理这件事情,不知道夫人对这事儿有什么指示没有?
说完的主要的这些内容,管事的立刻给自己的心腹使眼色,那心腹也是与管事的配合默契,所以看到对方的脸色立刻明白了事情。几个人立刻转过身,在人群中把小翠小红两个人直接退了出来,让他们跪在了夫人的面前,现在夫人既然急需着一个发泄怒火的对象,那么这两个丫头也算是倒霉,谁让他们办事不小心的,既然如此就承担夫人所有的怒火吧。
师姐的确像管事的,还有其他所有人心中所想的那样发展,夫人看到眼前跪的这两人立刻知道了,自己这一枪的怒火该找谁发泄了,既然这俩家伙犯了错,那么也那不能够怪他,下手狠了,反正自己正在气头上,重重的罚了这两个人之后,夫人这才算是取消了,一些情绪也好转了不少,之后他自然就把这件事情忘到脑后了,所有人在慨叹着这两个丫鬟命不好的同时,却并没有任何人出面为这俩丫鬟求情,这不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时候要碰夫人的眉头,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所以那件本来可以轻轻放过的,是钱到货人。夫人处理的时候本身就已经重重的责罚,直接罚了那脸丫鬟去领家法二十板子,然后又扣了他们半年的月薪,甚至于直接把他们身上的二等丫鬟的职位一抹到底,赶出了自己的院子,让他们去外援做促使道义上的丫鬟。这样的惩罚可真的是可以说是非常严重了,是要比平时按条例惩罚这两个丫鬟,严重到十倍不止。可任凭这俩丫鬟再怎样喊这求情,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为他们说上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