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iu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笔趣-第三十四章 前往黑色死域 (求訂閱,推薦)熱推-flkze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
星空之下,等到星空巨蚊呼啸而过后,幸存下来的修士,纷纷在守护真灵的提醒下,急忙赶往黑色星海。
相对于外界的混乱,此刻位于星空之石内部的周渔,却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目。
这星核之中蕴含的星辰之力之浓郁,使得他一鼓作气,共凝练出了二道星元九禁。
而随着二次星力灌体,其原本抑制在元婴初期的修为,不仅直接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更在这股庞大星辰之力的滋养下,直接达到了元婴中期顶峰的程度。
若非他无论是根基还是神魂都足够强大,光是这星光灌体,就足够他受的了。
等到修为无法抑制的突破之后,周渔赫然发现,其胸口之间,竟然浮现了一片星云模样的印记。
随着这禁制的出现,周渔感觉到自己对于星辰之力的掌控,也变得越发的强大。
“呼…..这星元九禁,果然绝非单纯的禁制之术,其本身还恐怕还是一门无法道法的修行之法。”周渔摊开双手。
随着心念一动,他看见自己的掌心之间,顿时就有一道道湛蓝色的星辰之光不断地起伏,宛如星云一般,显得无比的梦幻。
而这只是其中之一,连续六次的星力灌体,他感觉自己的肉身,都发生了一种不为人知的变化。
首先修炼五行真始诀所锻就而成的五行灵体,在多出了这股星辰之力后,不仅没有因此而变得驳杂,反而变得越发的强大。
周渔感觉,只要自己体内星力不绝,或者是沐浴在星光之下,即便肉身遭遇重创,也能够自我修复。
怕是距离断肢重生,也不远了。
甚至,这星光还可以用来加持他的修为,使得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得到一次爆发。
其中种种玄妙,非一时半刻能够体会。
“以我此刻所受到的星辰之力加持,修习摘星手这门大神通之术,最多五年的时间,便会有所成,甚至耗费的时间可能更短。”
“但,无论是星辰之心也好,还是星辰之印也罢,相对于剑道,这些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切不可本末倒置。”待到体内法力平复之后,周渔在心中提醒自己。
摘星手这门大神通之术,的确很吸引人,一旦修炼成功,捉星拿月不在话下。
但是他此刻才刚刚达到剑光分化的地步,还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修持剑道。
虽然以他目前的年龄,的确有足够的时间,去转而修持摘星手这门大神通。
但如非必要,周渔更希望是在自己剑道遇到瓶颈之时,在去做。
因为有些时候,修行并非是因为时间充足的原因,就能有所成,更多的是靠修炼种积累的那一点点感动。
只有这些感动积累的足够充足之后,才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修行之人渴望而不可求的顿悟。
在一条路还未走熟之时,便踏入另外一个道路,是一件很费心神之事。
对于自己的道路,周渔很清楚。
星辰之力的出现,只是使得他于修行一道有着更强大的法术护持己身而已。
“诞生星辰之心后,我祭炼星元九禁的速度都加快了将近数倍,虽然一次性凝聚了两道,但外界最多只是过去了四十余日。”一念及此,周渔便准备离开这处星核之地。
“此时出去,也不知能否遇见元清、林墨等人。”
毕竟,以他在这星墟之地的数月时间,以那几个妖孽的能力,即便修为低于其他人,此刻定然也已经踏入了此地。
“有星光耀斗禁在,他们的演武台也能尽快凝聚出自己的守护之灵。”
“走。”想到这里,周渔拍了拍赤蝎背部的甲壳,出声说道。
虽然还不到两个月,但因为周渔引来的庞大星辰之力,赤蝎的气息此刻也已然达到了元婴中期,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迈入元婴后期之境。
按照赤蝎的话讲,它们这种真灵只是傀儡的一种,在没有达到上限之前,只需要吸收星辰之力便能不断提升修为。
咻!
就见一道赤色的光华,当即冲向坚硬的星石。
失去了星辰之力,并不影响到这岩石的坚硬,若非赤蝎有着遁地之能,即便周渔施展五行剑遁中的土遁。
要想来到此地,也需要耗费极大的法力。
“根据赤蝎所言,不同的真灵,彼此之间的能力不同,若论攻击之力,它在三十六名真灵之中,最多只能算作中游。”
“真想看看,另外三十四名守护真灵都具备哪些能力。”
下一刻,随着眼前视野的开阔,一人一蝎便离开了厚重的岩石层,来到了外界。
看着熟悉的星空,周渔没有丝毫的停留,继续向着南方大梵星宫所在的方位赶去。
“此番引动星辰之力,怕是又会引来一些人的关注。”想到这里,周渔的目光微微一动。
星辰之力可以使得守护真灵变得强大,更有助于踏入神魔之路。
换做是他,若是知道有人可以不断引动星辰,也断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嗯?”便在这时,周渔的眉头一皱,对着坐下的赤蝎道
“停一下。”
“怎么,发生何事?”赤蝎不解,但还是停了下来。
“有点不对劲。”
周渔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现在神魂足够强大的原因,看着前方的星空,他不由得产生一股心悸之意。
“希望是我多心了,不过我们还是换一个方位要紧。”周渔说道。
他能活到现在,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相信自己对于危机的直觉。
即便他自信,在这星墟之地内,没有修士能够挡住他,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避一避为好。
“好……”赤蝎点了点头,但就在这时,它与周渔的脸色猛地一变。
“快跑!”
两人话一出口,当即向着来时的方向快速飞行而去。
于周渔的灵识感知之中,他看见前方的星空之下,有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星空巨蚊,正向着他们所在的方位呼啸而来。
这些星空巨蚊虽然与他之前斩杀青色巨蚊不同,但是两者之间的区别,只是青色巨蚊的气息更小而已。
相对于周渔此刻的惊骇,作为守护真灵的赤蝎,则是心神俱颤,即便它现在是傀儡之身,但仍然有神魂欲裂的惊悚之意。
不过一人一灵还未飞出万米,就看见那群黑色的巨蚊,已然在这片刻的时间,出现在了后方的天际之边,
其速之快,即便是周渔,此刻也不由得心生不妙之意。
“不行,我的遁速太慢,若是换做其他擅长飞遁之术的守护之灵还有逃跑的可能,但是以目前的距离,我完全无法逃出。”
又飞了数千米,看着距离再一次拉近的星空巨蚊,赤蝎一脸绝望的道。
“如今之计,只有一个方法,我把我的星核给你,你先逃跑,我去为你争取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星辰之力,我还能再次复苏。”
“不必。”周渔说着,一叶轻舟当即从其掌心之中飞出,赫然是九天十地遁龙梭。
“进来。”
已经凝炼真灵之躯的守护之灵,虽然依旧无法被收入储物法宝之中,但是坐船却还是可以。
下一刻,周渔一步迈入踏入到灵舟之内,赤蝎随之化作一道赤色光芒,紧随其后,跟随周渔进入。
咻!
只见星空之下,灵舟一闪而逝,便消失无踪。
嗡嗡嗡!
三息之后,黑色的星空巨蚊群,从远处呼啸而过。
好在此时此刻,周渔及时偏离了星空巨蚊路线,并借助遁龙梭的隐匿之效,躲藏在在千米之外的星空,看着这群狰狞的星空巨蚊,从他们眼前飞驰而过。
“这些星空巨蚊,究竟是什么来历,你可知道?”周渔的目光看向赤蝎道。
“根据我的记忆,这些星空巨蚊是当日破灭大梵星宫之时,来犯之人所带来的界外之物,此兽极为凶残,几乎无物不噬……”赤蝎打量着灵舟内,心有余悸的道。
“不过它们现在应该是在大梵星宫所在的黑色死域沉眠才是,就不知为何突然离开,啸众而出。
但眼下既然成功的避开了这群星空巨蚊,这对于我们而言,却反而是一个良好的机会。
趁着这个机会,我带你前往大梵星宫,尽快踏入神魔之路。”赤蝎连忙说道。
“好。”周渔点了点头,当即驾驭遁龙梭,向着黑色死域的地方飞去。
“难怪我连续两次星力灌体都没有引来窥视之人,想来他们也遇见了这星空巨蚊,有守护真灵的指引,想必这些人此刻已经到了那大梵星宫。”
因为黑色巨蚊的关系,接下来的路程,周渔便没有在去寻找星空之石祭炼星元九禁。
毕竟星力灌体所产生的动静太大。
而且他也怕自己在祭炼的过程之中,便被星空巨蚊包围,到时即便是有遁龙梭在,也未必能够顺利逃出。
一个月后,黑色死域。
于湛蓝色的星空下,一道青色的灵舟,陡然浮现而出。
“这里便是大梵星宫所在的黑色死域?”看着面前残破的宫殿,周渔愕然的道。
于他面前的星空,便如赤蝎所言,所望之处一片破败,到处都是倒塌的琼楼玉宇和破烂不堪的宫殿。
以他脚下为界,后退一步则是湛蓝色的星空,前进一步便是黑暗灰败的世界。
简直成为了两个极端。
在这些破败的宫殿之内,周渔更看见不少残破的雕像,其模样倒是有些像是赤蝎这种特殊的傀儡。
“不错,这里就是大梵星宫所在的黑色死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还只是最外围。
在往前约三里路,才算是踏入了大梵星宫。
我若没有记错,那里有着一处校场,平日里都是供仙宫卫士门修行。”赤蝎看着面前的一幕,颇为感叹道。
“好在星空巨蚊不知为何开始肆虐这片星墟之地,不然即便是外围,你所看见的这片宫殿都会是此兽的歇息之地。”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快些行动吧,迟来了这么久,想必已有很多修士在我们之前踏入了此地。”周渔闻言点了点头道。
“对了,你可知这处宫殿之内,可有什么宝贵之地……最好是有能够克制星空巨蚊的法宝。”
路过一处门前有诸多废弃的法宝的宫殿,周渔突然问道。
“据我所知,除了星光能够勉强克制以外,记忆之中还从未见过有什么法宝能够克制星空巨蚊。”赤蝎思索一番后,有些无奈的道。
“既然如此,可有一些炼器阁、丹药室、亦或者记录了大梵星君生平的地方?”周渔目光一转当即说道。
其实法宝和丹药都是其次,周渔主要是想知道,这大梵星君若留下了记录,是否会如乾元星君一般,在他阅览之时,会被生生的抹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知道一间典藏室,里面可能会记载着一些当年的事情。”赤蝎缓缓的道。
“那个典籍室靠近神魔之路,我们倒是可以去看看。”
“既然如此,那便辛苦赤蝎道友来指路了。”
话音一落,周渔驱使着遁龙梭,于一个闪烁之间,便向着赤蝎所指引的方向快速飞去。
眨眼间,已是再次消失无踪。
……
“此地真的有可以驱使星空巨蚊的血令?”一处幽暗的地下走廊之内,王力看着身边的灰色白鹤,眼中有着凝重。
数月前,星空巨蚊从黑色死域而出,一路肆虐,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或者星空之兽惨死其中。
对于这种界外之物,即便已经从守护仙鹤口中得知,但是初次遇见,也让他内心惊惧不已。
他还从未看见过如这般狰狞的生物。
“你放心,当年那界外之人与大梵星君一战之后,彼此之间都是受了重创,其驱使星空巨蚊的法宝,也便因此遗留了下来。”仙鹤一脸唏嘘的道。
“可即便如此,那遗留的法宝,为何会在大梵星君的典藏室内呢,而且还需要从这丹底器库之下通过?”
“具体什么原因,我也是不知……这一点,我相信其他的守护真灵也未必知晓。
若非你找到了我遗留的一滴精血,便是这典籍室的秘密,我也未必能够知道。”仙鹤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王力的目光微微一动,眼中有着一丝莫名的神色在即将浮现之时,又快速的收敛了起来。
即便眼前这仙鹤是他所复苏的守护真灵,但其言语之间,却仍然是让他感觉到不对劲。
不过接下来的路,除了获得那能在这星墟之地掌控横行一方的星空巨蚊,还有大梵星君的典籍,甚至是其所修行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