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1j2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 txt-第950章 喪心病狂的族長們分享-qrw7k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如果两个部落合并的话,最受益的当然是汤部落的百姓,还有汉部落,因为他们能白捡八万多的人口,唯一牺牲了利益的就是那群汤部落的各氏族族长。
不过这并不重要,两个部落合并是早晚的事,不是拖一拖就能解决问题的,看看隔壁的鑫部落,不管是人口,还是粮食,甚至是军力,都要比他们汤部落强大,不还是败在了汉部落的手下。
如今汤姬和汤瑶两个都已经看出了罗冲的野心,但凡是被他发现的部落和人口,只有加入和被灭两种选择,如果他们汤部落不加入,就只有被灭掉高层,然后被汉部落强行吸纳进去而已,与其最后落得这种下场,还不如一开始自己主动一点的好,这样最起码还能凭借汤部落自身的价值获得一些好处。
念及至此,汤姬突然站住脚步对汤瑶说道。
“咱们加入汉部落不是问题,你和汉首领的婚事也不是问题,百姓们对于这件事只会高兴而不会反对,唯一可能有麻烦的就是那些氏族的族长。
“想要获取他们的支持,恐怕有点难,这个就要看汉首领是什么态度了,罗冲是想要武力征服这些人,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些好处和特权,换取这些人的接受。
“瑶瑶,你觉得罗冲会怎么选?”汤姬分析了一下,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然后又问了汤瑶一个关键的问题。
听到姑姑同意自己的婚事后,汤瑶也松了口气,不过当她听到汤姬的问题时,也立刻分析道。
“据我对罗冲的了解,他是绝对不愿意向那群族长们低头的,如果这次的合并,还需要汉部落用特权和好处换取他们接受加入,那他们将来不满意现在的特权和利益的时候,一定会再次跳出来搞事情。
“因为一开始的忍让就会给他们一种理所当然的错觉,觉得他们加入了汉部落,是汉部落欠他们的,就该给他们那些东西,他们就会以此为要挟,变本加厉的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
“或许现在这群人还不会那么快做出这种事情,但是以后呢,谁能说的准?
“姑姑,罗冲很忙的,他怎么会有时间和这群族长勾心斗角,如果这群人在两个部落合并的时候敢于反抗,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罗冲下一句命令,让人把他们全杀掉。
“姑姑,你千万不要怀疑,罗冲肯定能干的出这种事情,他一心用在汉部落的发展上,现在又正是汉部落稳步发展的好时候,他绝对不会允许部落内部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问题,但凡有敢搞事情的,罗冲一定会用最快的手段弄死他们。
“虽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总觉得罗冲已经在那些族长身边安排了人手,如果他们有生乱的心思,我感觉罗冲可能比我们知道的更快。”汤瑶也以自己对罗冲的了解分析着说道。
“啊?你是说罗冲在他们身边布置的有他的人?!这,不太可能吧?”
听到汤瑶的分析之后,汤姬表示非常震惊,现在两个部落可是还没合并呢,罗冲就已经在他们身边布置眼线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只是我的猜测和感觉,但我宁愿相信他是真的,因为罗冲有这样的本事,汉部落也有这样的机构,罗冲有一支很神秘的禁卫军,好像就是干这个的。”
“这,好吧,那我们就把那些族长们先召集过来,给他们说一下咱们的想法和准备,如果他们不答应,咱们再试着劝说一下,实在不行的话,你再通知罗冲来处理。”汤姬思考了片刻之后,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汤部落加入汉部落势在必行,而且汤部落加入汉部落,确实是民心所向,是对汤部落百姓有大好处的,她不能为了几十个人的利益,而放弃全部落八万多的百姓。
如果一定要有一方做出牺牲的话,那就让那几十个人去死好了,只希望到时候汉部落不要做的太绝。
“嗯嗯,我都听姬娘娘的。”汤瑶见她答应,也乖巧的点了点头,高兴的笑了起来。
汤姬无奈的伸着手指指了指汤瑶,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姑侄俩做出决定的当天,汤姬就派人去汤部落各个郡县召集那些氏族的族长,给他们限定了时间到时候来汤城郡这里开会,还告诉他们是一项很大的事。
信使们奔走在汤部落的八个郡县之间,采用层层传递的方式向各个族长传递了这条信息。
这些族长们收到消息后,还以为汉部落又送来了什么好处,或者是他们汤部落又从汉部落那里引进了什么技术,为了将这些先进的生产技术快速引入到自己的族内,这些族长们可谓是跑的飞快,原本计划需要最少半个月的路程,这些族长们只用了十天的时间便全部抵达了汤城郡,可见他们对利益的痴狂有多么严重。
汤城郡,汤姬作为汤部落首领专属的一个院子里,草庐做成的凉亭下,几十个族长全都围坐在一个木桌旁,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着,这才首领召集他们过来会是什么事。
“哎,各位,你们说首领把我们都叫过来会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啊,也许是又引进了汉部落什么技术吧,要不就是汉部落又要来帮我们建什么东西?!”
“这个还真不知道,不过前几个月汉部落的人到我们磐石郡去找我了。”
“哦?汉部落的人找你干什么?你们那里都是山,又种不了高粱,他们找你能有什么事?”
“嘿,你可别看不起我们那的山,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汉部落就是专门过去找我们买石头的,汉部落派了人在我们那里指挥开采各种石料,听说是要盖房子用的,还雇佣我们当地的百姓,只要去矿山上给汉部落采石就有工钱,工钱还不少嘞!”一个磐石郡的族长骄傲的说道。
“呦呵,还有这样的好事,汉部落不都是用砖建房子的吗?什么时候改用石头了,而且还非要你们那里的石头,你别是为了面皮上好看胡说八道的吧,他们就算真的需要石料,汉部落那么大,难道他们自己没有?”另一个其他郡县的族长立刻阴阳怪气的说道,语气里充满了酸酸的味道。
“嗐,汉部落要不要石头我是不知道,但是我们陇西郡白胶县的树胶可是没少卖,也不知道汉部落到底要那东西干什么用的,但是他们有多少要多少,一副根本不嫌多的样子,我也只能无奈的卖给他们了。”又一个陇西郡的族长炫耀着说道。
其他的族长们听到后也只能羡慕的眼睛发红,因为整个汤部落之中,只有陇西郡的白胶县的天然橡胶树最多,这都是老天爷给的,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就算他们也想卖橡胶,也只能现在种植,等长到可以割胶的程度,少说也得需要二十年的时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汤姬和汤瑶也带着一些护卫走了进来。
就听汤姬突然问道,“看来各位族长们都从汉部落赚了不少的钱嘛,就是不知道你们用这些钱给自己氏族的百姓花了多少?”
“我们当然有给百姓花钱,我们白胶县就用卖树胶的钱给百姓购置了不少的织布机,有了这些织布机,他们以后也能自己织布赚到更多的钱了。”那白胶县的族长大义凛然的说道。
“哦?那我怎么听说你把那些卖树胶的钱全都自己收下了,买了许多的织布机也不是无偿给百姓使用的,他们必须要给你织够三年的布来偿还织布机的价钱,然后织出来的布才是他们自己的,这样下来,你确定百姓们能赚到钱?”汤姬语气有些生气的说道。
然后还不等那个族长反驳,她就再次说了起来。
“院子外面停的那些马车也都挺不错的嘛?看来你们是真的没少赚钱。
“还有津浦郡的几位族长,听说你们去年和今年都没少赚钱嘛,你们津浦郡的土地肥沃,在咱们汤部落本该是产粮最高的一个郡了,但是我却听说你们那里的百姓连饭都吃不饱。
“你们为了多产红糖,多卖些钱,不让自己管辖的百姓种植粮食,让他们全部只能种植甜高粱,就连以前最好的良田,也全都改种了高粱,但是最后卖糖换来的钱,却又被你们拿走了大部分,你们这是当族长的样子吗?”汤姬的语气越说越冷,已经忍不住开始发火了。
原本她就认为这些族长们肯定不会答应加入汉部落,因为那样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可没想到这些族长为了给自己捞利益,竟然连同族的百姓都要迫害。
就比如这津浦郡的几个氏族族长,他们占着最肥沃的土地,却不让自己的百姓种植小麦、水稻、玉米这些主粮,而是全让他们种植甜秆高粱,高粱秸秆拿去榨糖,高粱米也卖给了汉部落用来酿酒。
如果种高粱的收益能够平分给百姓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些种高粱所得的钱财,还被他们几个族长自己拿走了大部分,留给百姓的钱也只够他们自己买口粮的钱,甚至连吃的口粮,也要被几个族长再压迫一次,简直是丧尽天良。
“诶?汤姬,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这些事情你都是听谁胡说的,谁说我们那的百姓饿肚子了,又没有人饿死。”
“就是,种小麦产量低,种玉米卖不上价,种水稻还要改造水田,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种出来的东西,我们让百姓种高粱,能够多卖点钱怎么了,他们再用卖高粱的钱去买粮食吃不是一样过日子吗?”
汤姬的话刚说完,津浦郡的几个族长也立刻反驳道,他们都不高兴的盯着汤姬。
这是我们氏族内部自己的事情,我们敬你是汤部落的首领,你就好好当首领不就好了,管那么宽干什么?现在连我们氏族内部的事情也想要管一管了?!
汤姬见这几个族长还在狡辩,更是气愤不已,她直接反问道。
“对,就算你们说的有理,可是自从汉部落给了粮食种子后,这也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吧?你们要是真心带着百姓改造水田,至于到现在都改不好吗?
“好,咱们就算你们真的不好改水田,所以才让他们种高粱,那种高粱的收益你们为什么不平分给百姓,那本来就是他们辛苦所得,连这你们都要扣下?!”
“我说首领大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那百姓们种出了高粱,他们自己又没办法挑着高粱去卖给汉部落,我们这些族长帮他们联系了汉部落那边收购和运输,总不能让我们白出力吧,我们扣下自己的那一部分怎么就不行了?!”
看着几个族长还在继续狡辩,汤瑶也忍不住要炸毛了,她一直待在汉部落没有回来,没想到自己部落的族长们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做出的事简直骇人听闻。
迫害自己族内的百姓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们自己还找了一堆的理由,简直不可理喻。
汤瑶也忍不住反问道,“那你们卖给百姓的玉米比别的地方的小麦面粉还要高出两倍的价钱又怎么说?!”
“还是那句话,百姓们又没办法自己去挑着麻袋买粮食,我们给了他们钱,再帮他们去买口粮,难道运输不要钱,难道买粮食不要钱?我们加一点价钱用来当作运输成本怎么了?
“好好好,本来汉首领要对你们出手,念及同部落的情谊,我还有些不忍,心想大家好歹还是同族出来的,没想到如今你们已经成了这副嘴脸,就你们这样不顾自己百姓死活,只知道给自己捞钱享受的败类,留着你们又有什么用,还是都杀了来的干净!”
在场的众多族长一听汤姬这话,全都惊恐的站了起来,一些族长更是色厉内荏的问道。
“你说什么?汉部落的首领要杀我们?他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