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em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864、邊詩詩來江陵找誰?(恢復更新,謝謝大家)分享-a5hg5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喂,莫二妈。”
尽管陈汉升心里很不情愿,不过莫珂的电话还是得接,她应该是看到了三星的爆料,打电话质问“脚踏两只船”这件事的真伪。
“汉升,你现在在哪里?”
接通电话后,莫珂直接问道。
“我······我被人诬陷了,心情有点堵,在外面走走。”
听着莫珂的语气不是很友好,陈汉升心想自己不能直接辩解,必须得换个方式。
于是,他没说自己就在办公室,反而伪装成“受害人”的模样。
“你被人诬陷?”
果然,莫珂注意力转移了。
“是的。”
直到这个时候,陈汉升才不慌不忙的解释:
“三星曝光的新闻,其实是好几年前的问题了,那个时候我刚读大学,单身solo18年,肯定想找个女朋友啊。”
“萧容鱼是我高中同学,沈幼楚是我大学同学,她们都很漂亮,所以我就对她们两人都很好。”
“法律也没规定,不可以同时暗恋两个人吧,当时的确有点小误会,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三星居然还找出来。”
······
“真的?”
面对陈汉升这一通解释,莫珂仍然半信半疑:“不是最近的事情?”
“肯定不是啊。”
陈汉升信誓旦旦的说道:“不信您去问沈幼楚,她保证也这样说。”
“那行,我今晚去天景山小区吃饭,顺便看看幼楚的态度。”
莫二妈认真的说道。
挂了电话后,陈汉升松一口气,幸好前阵子已经和沈幼楚打过招呼,三星可能耍阴招,抹黑果壳和自己的形象,当时还要求沈幼楚不要离开,沈憨憨也答应了。
所以莫二妈询问,沈幼楚应该会自己帮忙说话的,谁让她那么好糊弄呢。
应付完长辈和朋友的关心,下面还有同事下属们的看法,陈汉升把聂小雨喊进来,有些信息他自己不方便打听,只能通过忠心的小秘书了解。
“三星那个消息曝出来以后。”
陈汉升问道:“大家都有什么反应?”
这里的“大家”就是指果壳电子厂的管理层和员工,聂小雨想了想:“各个职务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普通员工觉得很有意思,你虽然是提供工作和薪水的大老板,不过也是有钱人,大家都喜欢看有钱人的糗事,所以他们讨论挺热烈的。”
“嗯。”
陈汉升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需要下文通知,严禁讨论这件事吗?”
聂小雨问道。
“算了,没有这个必要。”
陈汉升摇摇头:“以前读书时,我们也喜欢议论学校里老师的八卦,老师还是教书育人的园丁呢,好奇是天性,随他们说去吧。”
流水线工人工作之余,调侃一下大老板的桃色新闻,其实没必要放在心上。
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不克扣工资,不降低待遇,讨论完了依然会认真工作,不会因为老板的私事产生其他想法。
“中层管理呢?”
陈汉升又问道。
“中层管理的话。”
聂小雨嗅了嗅鼻子:“他们好像都觉得挺正常的,有些人还公开表示如果自己也这么有钱,脚踏两只船根本不算个事。”
“嗬嗬~”
陈汉升轻笑一声,这个反应也正常。
果壳电子的中层管理年薪在15万到25万之间,这个收入在2006年属于车房不愁,也能够为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甚至全家每年还能出去旅游几次,但是想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这个钱又不太够了。
所以,他们对“真正有钱人”的生活很向往,说不定也幻想过年薪百万以后,一定要到处花天酒地和肆意潇洒。
“高层和董事会成员呢?”
陈汉升最后又问道。
果壳电子的高层管理,年入都在40万以上,董事会成员还有项目分红的权利,他们是构成果壳电子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他们没有讨论的。”
聂小雨耸耸肩膀:“总之我一句都没听到,静姐和楷哥倒是委托我问一问,看您怎么处理这件事,如果要澄清的话,建议不要拖太久,免得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咱们第二款手机也要推出了,网络部那边已经出动水军在全力掩盖。”
陈汉升微微颔首,每个圈层的反应都在意料之内,高层都是人精,就算心里有想法,也绝对不会公开表达出来的。
另外,如果是其他问题,孔静应该会过来和陈汉升商量,只是情感纠葛比较尴尬,孔御姐可能不知道如何插手,说不定心里也有点失望。
毕竟在她眼里,陈汉升虽然做生意不讲究规则,不过对待感情并非玩世不恭,而且他的女朋友萧容鱼那么漂亮,何必去招惹其他女孩呢?
“你帮我和董事会成员转达一下吧。”
陈汉升叹一口气:“就说这是个误会,明天我会通过果壳社区发表声明。”
“噢。”
聂小雨答应下来,说完这些公事,她又关心起私事:“三星这个爆料,会对幼楚和小鱼儿有影响吗?”
这个时候,聂小雨就不是小秘书身份了,转换成“好朋友、大学校友、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这些更亲近的角色。
“应该不会吧。”
陈汉升皱了皱眉头:“去年圣诞节才是修罗场,伤心难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那就好。”
聂小雨闷闷的说道:“其实想到小鱼儿,我也蛮心疼的,她在美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行了行了。”
说起萧容鱼,陈汉升也忍不住揉揉脑袋:“你去忙吧,顺便从食堂打点饭过来。”
“你不回天景山小区吗?”
聂小雨问。
“回啊。”
陈汉升有些无奈:“今晚有个长辈要来天景山小区,她是为沈幼楚撑腰的,我打算回去不吃饭了,扮可怜蒙混过关。”
“哦~,我明白了。”
聂小雨跟着陈汉升时间久了,反应速度也在加快:“所以你是准备在这里吃饱了,回家再假装绝食,引起别人的怜悯和同情,这样他们就不舍得骂你了。”
“区区苦肉计,聂总见笑了。”
陈汉升拱拱手。
“你这啥苦肉计啊。”
聂小雨忿忿的说道:“人家苦肉计是真的苦,你是装的苦,陈部长也太狡猾了,一点亏都不肯吃。”
······
虽然陈汉升有信心,声明发表后危机就能化解,不过在很多网友眼里,这个瓜仍然很有趣。
尤其对黄慧来说,她终于有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感了。
去年她冒充三星的员工,把沈幼楚的的地址告诉萧容鱼,就是希望挑拨离间成功后,果壳和三星捉对厮杀,自己在旁边悠哉的“坐山观虎斗”。
开始的时候双方并不激烈,只有陈汉升在一个劲的diss,三星反应比较克制,黄慧心里还很失望。
后来三星也不知道为什么,先把果壳告上法庭,后来又爆料陈汉升对感情不专一的新闻,黄慧看到后真想痛饮两杯马爹利洋酒。
陈汉升那么牛逼又怎么样,三星世界500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自己耍的团团转。
黄慧今天都没怎么工作,一直在刷着网友的评论,刚开始大家都对陈汉升这种行为很愤慨。
天涯网友:陈汉升这个人,从面相上看,虽然可能大富大贵,不过眼神轻佻,夫妻宫下陷,当时我就断定他感情不会专一的,有需要看面相的同学吗,请加QQ624899XX,收费合理,童叟无欺。
贴吧网友:我操,沈幼楚和萧容鱼也太漂亮了吧,陈汉升这狗日的居然一占二,羡慕的鸡儿发酸啊。
猫扑网友:感觉萧容鱼都可以进军娱乐圈了,走甜美系路线,陈董再出资拍几部电影,妥妥的“新四小花旦”。
新浪博客网友:《当一个男人有钱了,是否就必定和出轨挂钩?》
······等等。
总之每个门户平台都有相关评论,而且很符合门户网站自己的属性。
不过,几个小时候以后,黄慧发现网上突然出现一大批奇怪的网友,他们看似站在“理性、中立、客观”的角度上发言,可是或多或少都在帮陈汉升“洗白”。
理中客A:喂喂喂,你们难道都忘记三星手机爆炸的问题吗,陈董那个到底属于私事,可是手机爆炸是民族矛盾啊,别忘记很多咱们大学生都躺在病床上呢。
理中客B:我也认同,再说了,这只是三星的一家之词,很有可能是诬陷呢。
理中客C:陈董对中国快递行业和电子行业的贡献很大,要是没有他,大家都要背着重重的行李上大学,买个手机也要5000多元,哪有现在2000多的手机享受呢。
······
这些网友要不就是帮陈汉升解释,要不就是转移注意力,或者阐述陈汉升对社会的贡献,黄慧不是笨蛋,她也看出来这是有规模的在压低“出轨事件”的影响力。
“这一定是陈汉升雇佣的!”
黄慧咬牙切齿的想着,她也在很多帖子留言“陈汉升你不要脸,敢做不敢当,还花钱请人帮你洗白”,可是根本没什么用,很快就被大量水军覆盖了。
“有钱真是能为所欲为啊。”
黄慧突然有些兴致缺缺,陈汉升就算再狼狈,他的钱也足够几辈子衣食无忧了吧。
“叮铃铃~”
这时,英国男朋友威廉打来电话,表示晚上约了朋友一起喝酒,询问黄慧要不要过来。
“不了,我今天有点tired。”
黄慧略有些冷淡的拒绝,不过还没忘记夹杂着一点“时髦”的英文。
自从果壳社区那个分辨“没钱鬼佬”的帖子出现后,黄慧对威廉的态度就有些改变,因为这个英国男朋友,除了一张鬼佬的面孔,真的从来不会为自己花钱。
黄慧虽然觉得外国人的五官很高级,但是没money是万万不行的,她准备带着威廉回老家炫耀一次后,回杭州就和他分手。
“主动把一个外国人踹了,想想还蛮有意思的。”
黄慧决定把这件事当成一件丰功伟绩,以后和朋友聚会时,假装不在意的吹嘘出来。
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黄慧自然不想参加男朋友的活动,再说威廉最近和一个中国男人走的比较近。
黄慧见过两次,那个人好像姓“张”,从事保险销售工作,说话举止挺沉稳的,就是眼神经常打量和审视自己。
黄慧也没怎么在意,以为这是男人欣赏女人的目光,不过这个人实在普通,五官不够帅,职业也一般,黄慧都懒得搭理。
她现在比较关心的,就是明天陈汉升打算怎么反击。
“狗咬狗,最好打起来才好!”
黄慧期待的想着。
······
第二天上午,不仅壳粉和很多网友都在期待陈董的回应,其实果壳内部也同样在等待。
黄立谦都做好准备,只要一拿到大老板的声明,马上就发到果壳社区,然后继续让水军洗白或者转移注意力。
陈汉升正在办公室电脑上做最后的修改,他昨晚假装绝食的做法很有效,莫二妈真的骂不出口了。
等到莫珂离开后,沈幼楚心疼的要去厨房做宵夜,不过陈汉升实在吃不下,“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要求,表示自己犯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一套连贯娴熟的表演,把沈幼楚这个小憨包哄的一愣一愣。
“呼,终于写好了!”
陈汉升把鼠标一扔,电脑屏幕上是一则简单的声明:
大家好,我是果壳陈汉升。
昨天,三星公共关系部门朴正洙科长发表了“关于我脚踏两条船”的言论,这是严重违背事实的诽谤。
诚然,大一的时候,我喜欢萧容鱼和沈幼楚,不过那时本人处于单身状态,同时喜欢两个优秀漂亮的女生,有错吗?
我建议三星好好处理手机爆炸的问题,不要听风就是雨的转移矛盾,再者,我敢大大方方承认同时喜欢过两个女生,你们敢大大方方承认手机爆炸就是电池问题吗?
在此,本人也呼吁广大网友,不制造谣言,不相信谣言,不传播谣言,抵制网络暴力。
这则声明有浓郁的个人风格,一看就是陈汉升亲自操刀,虽然文笔不怎么样,但是没有太多的敷衍之词,甚至直接承认了“同时喜欢两个女生”的事实。
不过那时是单身,彼此只是同学关系,喜欢有问题吗?
就连黄立谦看到声明后,都是摇摇头感叹,到底是陈董啊,就连声明都有一种飞扬跋扈的味道。
当然这样也蛮不错的,这种有个性的企业家,能够吸引媒体的关注和年轻人的喜爱。
以前鲜少有企业家走到幕前,陈董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因为在“追星”这个行为中,其实也存在一个鄙视链。
目前来看,欧美明星>韩日明星>港台明星>大陆明星,简单举例:
喜欢艾薇儿的粉丝,觉得自己逼格要高于喜欢东方神起的粉丝。
喜欢东方神起的粉丝,觉得自己逼格要高于喜欢金城武的粉丝。
喜欢金城武的粉丝,觉得自己逼格要高于喜欢范伟的粉丝。
那喜欢范伟的粉丝咋办,好吧,我们挑一个企业家当偶像。
你们这些明星唱唱跳跳的,最终还不是表演给有钱人看的,那我率先找个年轻有个性的企业家当偶像吧。
艾薇儿?抱歉不熟;
东方神起?抱歉不熟;
金城武?好像听过。
我老大是陈汉升,企业家。
“企业家”这三个字,逼格瞬间秒杀一众明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明星和企业家不是一个档次的。
黄立谦很熟悉这种微妙的心态,马上就准备把这则声明发出去。
······
十分钟后,黄立谦“咚咚咚”的敲着陈汉升的办公室。
“老黄,网络部怎么还没动静啊。”
陈汉升正在按着F5刷新果壳社区,他准备等到声明公布以后,自己抢个“沙发”或者“板凳”坐坐。
黄立谦有些犹豫,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半晌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刚才正要发出去,突,突然发现容升律所的萧主任,她提前发布了。”
“小鱼儿?”
陈汉升愣了一下,马上打开容升律所的官网,果然在显眼地方看到一则声明:
大家好,我是容升律所的主任萧容鱼,很抱歉占用大家的时间和社会资源。
针对三星昨日的发言,我郑重澄清,果壳电子董事长陈汉升先生与我只是高中同学,我们从未构建过情侣关系。
请三星立即终止不实言论的传播扩散,如果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我将追究法律责任。
谢谢大家关注。
萧容鱼这则声明,言辞简洁,态度严肃,和陈汉升那种半吊子腔调完全不同。
不过,陈汉升看完突然沉默了,盯着“我们从未构建过情侣关系”这句话怔怔不语。
当事人女主跳出来澄清,那就说明三星说着子虚乌有的谎言,从企业发展角度出发,这是保护了果壳的形象。
可是从私人角度来看,估计会有些难过。
“哎!”
过了一会,陈汉升艰难的抬起头:“既然容升律所那边都澄清了,我们也就没必要发表了,你出去吧。”
“好。”
黄立谦如释负重的离开,他也感觉到大老板情绪有些低落。
办公室里,陈汉升又读了两遍以后,拿起手机打给了王梓博:“边诗诗呢,我有事。”
“她过去找你了。”
王梓博解释道:“小鱼儿的声明是她自己上传的,我们都是刚刚发现,边诗诗看完就说去江陵了。”
“行,那我等她。”
陈汉升点点头。
一个小时以后,陈汉升又打给王梓博:“边诗诗人呢,从新街口到果壳电子,需要这么久时间吗,我打电话过去怎么没人接啊。”
“没人接吗?”
王梓博很纳闷:“她明明说去江陵的啊,除了找你,还能找谁啊?”
······
(今天更新了,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