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7btf火熱言情小說 超凡藥尊 ptt-第2607章 天陽道祖看書-ec0n4

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
“五长老,宗主的丹药炼成了!”
房间外面,一道声音传来,“几位宗师让您过去检查一下!”
听到这汇报的声音,袁东生愣了一下。
这几天,一直被刘浩的事情给折腾着,他也没有去过多的管过‘丹药’的事情。
事实上,丹炉那边的事情,也确实是不怎么需要他去管了。
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只需要那三位顶级的炼丹宗师控好火,就可以出丹了。
而算算时间的话,也确实应该就在这几天出丹。
只是,袁东生这几天忙晕了,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这可是宗主的大事,是绝对不能出意外的。
就哪怕刘浩那边出了情况,这边的丹药也是一定不能出问题的。
要知道,宗主的丹药,是每天隔一百年就在炼提一炉的。
而且,这一炉的资源,还是非常极品非常珍贵的。
简单一点来说,是人族这边的资源精华的总合。
这也是天阳宗宗主天阳道祖这位人族至尊,一直保持的习惯。
据说,也是其能够一直保持着现在这种实力的关键因素。
当然,这些情况对于袁东生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丹成了,就要马上送去给宗主了。
“等等!”
袁东生从房间里面出来,就停了下来,脑海之中,灵光一闪,“这丹药是重中之重,我拿了丹药马上要去送给宗主,那么……”
突然,他兴奋了。
速度加快,猛的朝上炼丹房而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丹房外。
丹房里面,此时,仅剩下三位丹道宗师还守在那儿。
这三位丹道宗师才是整个人族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也是天阳道祖花费了巨大代价培养出来的人物。
至于其他的人,都是野路子。
能够被称之为宗师,但,也只能配合着帮帮忙,真正的控火掌丹,还是差了点。
所以,一旦到了关键时刻的收尾阶段,一般都是离开了。
只会留下这三人守着。
“五长老,这一次的丹药,效果还不错,比上一次的应该要好一点。”
袁东生进去之后,一位丹道宗师就说道,“宗主这一次应该会满意了。”
袁东生拿起丹药看了看,闻了闻,点点头,道,“恩,确实不错!”
说完,看了三人一眼,道,“辛苦三位了,你们先去休息吧,至于奖励的事情,还是老规矩,等你们休息出来之后,我再给你们分配。”
三位丹道宗师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的纠缠,便是离开了。
待得三人离开之后,袁东生立马拿着丹药朝着宗主闭关之地而去。
宗主闭关的地方也在后山。
不过,却是在后山深处,一处山洞之中。
这处山洞很深很深。
深到了地下数千米的位置。
位置太深,袁东生是进不去的。
所以,他只是走到了山洞一半的位置,就停了下来。
此时,这儿出现了一扇石门。
袁东生咬破手指,将血液滴在了石门之上。
翁!
下一刻,石门之上,一道影象缓缓的浮现而出。
“袁东生见过宗主!”
袁东生立马弯腰行礼。
天阳道祖的影像点点头,说道,“丹药炼成了?”
袁东生将丹药摆了出来,“回宗主,这一次的丹药,比上一次的要好上一些,作用应该也会更大一些。”
天阳道祖看了一眼丹药,点点头,道,“不错,这一次的丹药成色确实好一些,你要好好奖励炼丹的人,尤其是那些帮忙的人,不可亏待了。”
正常情况下,袁东生听得此话之后话,便是立马点头应答。
但,这一次,袁东生却是脸色微微一凝,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的点头,“是!”
“怎么?”
天阳道祖将一切看在眼里,皱眉道,“你似乎有话要说?”
刷!
袁东生立马跪了下去,“回宗主,这些炼丹的人之中,有一人已经陨落了!”
天阳道祖看到袁东生居然跪了下,便是问道,“被人杀了?”
“是的!”
袁东生回答道,“此人嚣张至极,不仅杀了这炼丹之人,还杀了我们天阳宗的两位执事!”
天阳道祖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天阳宗的招牌不好用了?居然还有人敢如此放肆了?”
“宗主,说起来,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袁东生立马说道,“此事的起因是……”
当即,袁东生便是老老实实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他没有做隐瞒。
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所有的情况,甚至,所有的细节都说清楚了。
包括,古星原因为输了赌约,被对方杀了两人,心里不服气,带两个执事过去讨个公道。
到最后,二长老插手,要杀此人。
甚至,还说了,二长老因为忌惮此人的胆子,还不允许对灵玄和张奇风动手的事都说了。
“就这点小事,也搞得这么复杂?”
天阳道祖听完之后,眉头一皱,冷冷的道,“你去告诉阳千风,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个叫什么刘浩的给杀了!”
“不仅刘浩要杀,但凡和刘浩有关系的,想帮他的,都要死!”
“我天阳宗是人族至尊势力,霸道一点怎么了?”
“我门下的弟子,就是霸道!”
“猖狂?”
“那就让他看看,到底谁比谁狂!”
听得此话,袁东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
这等于就是拿到了宗主的尚方宝剑了。
有了宗主的命令在这儿,他就不怕二长老了。
而且,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让二长老出手了。
哈哈……
这一刻,袁东生真想放声大笑。
不过,他可不敢在宗主面前太过得意忘形。
所以,立马拱手道,“是!”
“另外,告诉阳千风,两天之内,要把事情办好!”
天阳道祖再次说道,“我炼化此丹,应该只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我出来之前,希望此事已经解决好了。”
“是!”
袁东生再次应了一声。
“放下丹药,退下吧!”
天阳道祖吩咐了一声,影响便是缓缓的消散了。
待得天阳道祖的影像消失之后,袁东生便是将丹药放在了那石门中的一个小槽内。
然后,转身离开了。
……
出来之后的袁东生,直接就去找二长老阳千风了。
此时的阳千风没有闭关。
而是在自己的住处等消息。
看到袁东生找过来,阳千风便是问道,“有消息了?”
“还没有!”
袁东生回答道,“那个刘浩似乎是铁了心要躲着,不打算出来了。”
阳千风眉头一皱,冷冷的道,“你跑过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不是!”
袁东生回答道,“我这一次过找二长老,是想传达宗主的话!”
“宗主?”
阳千风脸色微沉,“你去找宗主了?”
“二长老误会了!”
袁东生立马解释道,“我是去给宗主送丹药的,宗主提了一句,说要好好奖励帮忙炼丹的人,我就顺便提了一句,炼丹的人死了一个。”
“然后,宗主就问了起来,我就将事情说了。”
“二长老放心,在宗主面前,我是绝对不敢说谎,也绝对不敢耍小计两的。”
“所以,我把事情说得非常的详细。”
“宗主直接就说,这种小事情,也搞得如此复杂,说我太无能了。”
“我不敢反驳,只得老实的应下了。”
“然后,宗主就说了,让二长老您直接动手,将刘浩杀了。”
“而且,和刘浩有关系的人,想帮刘浩的人,也全部杀了。”
“说既然要比狂,那就看看,谁比谁狂!”
“天阳宗的人,还能被一个小毛孩子吓住?”
一顿,又道,“还有,宗主说,过两天要出关,他希望在出关之前,我们能够把事情处理好!”
听得此话,阳千风的脸色就微微有些难看了起来。
目光之中,也是露出了一抹微冷之色。
说道,“你的胆子到是越来越大了,这种事情,居然都敢向宗主面前去捅了!还敢把我拉下水!你不错啊!”
阳千风不是傻子。
袁东生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到宗主面前去说此事,这摆明就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打算搬出宗主这尊大佛来啊!
刷!
五长老一听此话,脸色大变,立马跪了下去,“请二长老恕罪,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你要我在三天之内,找出刘浩来,我怎么可能找得出来?”
“这小子躲起来了,我们去哪里找?”
“你还不让我动灵玄和张奇风,我是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又不能跟您说没办法。”
“所以,我就想着跟宗主汇报一下,看看宗主会怎么解决。”
“我真没有其他的意思啊!”
听得此话,阳千风冷哼了一声。
寒声道,“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这样,就算是解决问题了?”
“我也不知道。”
袁东生回答道,“我只知道,宗主开口了,我们动手就明正言顺了,出了问题,宗主也就不会怪罪了。”
又道,“就算有点损失,我们也有理由压下了。”
听得此话,阳千风便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唉……”
阳千风摇摇头,无奈道,“现在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
又道,“只是,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二长老别想太多了,这是那个刘浩自己太猖狂惹来的麻烦,怪不得别人!”
袁东生就说道,“没什么对不对的。”
“好了,你下去办事吧!”
阳千风摆了摆手,说道,“现在,有了宗主的命令,你想怎么做都行了。”
“总之,只要把人引出来就行了。”
“我会在附近看着的。”
“人一出来,我就会动手。”
听得此话,袁东生立马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阳千风看着袁东生的背影,目光之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说这话,他其实是挺痛恨这种人的。
但,在当今这个世界里面,这样的人,比比皆是。
都是为了活命,为了更好的活命。
终究是踩着累累白骨,才能往上爬的。
终究也是要耍一些小心机,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更好的。
所以,他也实在是怪不得袁东生。
……
袁东生从阳千风这边出来之后,再次直奔寒狱而去。
来到寒狱,再次将灵玄和张奇风从寒狱之中提了出来。
“见过五长老!”
两人拱手行礼。
袁东生看了两人一眼,道,“还记得我上次跟你们说过的话吗?”
两人点点头,同时回答道,“记得!”
“那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袁东生故意叹息了一声,道,“告诉我,刘浩躲在哪儿?以及,刘浩有些什么样的能力和底牌?”
“……”
灵玄和张奇风同时一愣。
然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五长老,该说的,上次都已经说了。”
灵玄说道,“其他的,我们就真不知道了。”
“真不知道?”
袁东生看着两人,很淡然的问道。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袁东生点点头,然后,走到两人的身前。
伸出手,直接便是扣住了两人的后脖颈。
接着,体内的力量便是涌入了两人的身体之内。
“啊……”
灵玄和张奇风同时惨叫了起来。
不多时,两人的眼眸之中便是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五长老,你这是干什么?”
“五长老,我们真的都已经说了!”
灵玄和张奇风感觉袁东生输入他们体内的力量,正在摧毁着他们的身体。
这说明袁东生这是想毁了他们的身体,废了他们的实力。
如果,真的被废了,那么,这和死亡就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两人同时开口,看看能不能抢救一下。
“既然都说了,那就不要废话了。”
袁东生淡然道,“乖乖的闭嘴,享受就行了。”
两人听得此话,心里就是一凉。
他们知道,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
这袁东生已经是铁了心要搞他们了。
“唉,大长老,是我害了你!”
当即,灵玄认命般的叹息道。
“宗主何必这般见外。”
张奇风苦笑道,“我既然愿意跟着你,就早已经做了走不出去的准备。”
“看来,给你们的痛苦还不够?”
袁东生脸色一沉,寒声道,“那就给你们加点力道!”
嗤嗤……
袁东生猛的用力,顿时,一连串的光芒在两人的身上闪烁,直轰得两人一阵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