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xcs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都市超級天帝 起點-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讓給你了閲讀-br5wu

都市超級天帝
小說推薦都市超級天帝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先前那个小仙子就是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才和乾朗公子发生交集的,现在显然对帝君手札没有兴趣的小仙子,居然报价了,而且直接翻了一倍,这明显是瞧不起乾朗公子,也完全不将乾朗公子当回事啊!”
“真是不可思议,匪夷所思,这事情要是说出去,怕是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吧?”
在看见报价的是灵儿后,一众修士都不由得低声讨论了起来,对于林南一家的来历所有人都不清楚,所有人也都非常的想要知道。
此间天地能够与乾朗公子平起平坐的天之骄子还是有的,总体来说不再少数,同时代的就有十几人,加上其余时代的,也有数百人,但这是在单纯能与乾朗公子平起平坐的人里说,如果是分布到整座天下的话,那么就显得极其稀少了,世间过十余万像南玥城这样的巨城,也就只有准帝坐镇的城池内,才有能与乾朗公子平起平坐的天之骄子,比例着实不是一般小。
而有实力且有胆子不将乾朗公子当回事的存在,也有不少,但那些都是至强者,都是认识乾朗公子这个晚辈的,没有谁会闲着无聊跑过来折腾,落一个晚辈的面子,自己只会更加丢人,没有好处的事情显然是不会有哪个至强者愿意做的。
但如今林南这一行人却做了,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也没有觉得对乾朗公子这样的存在出手,会有什么麻烦,或是觉得有什么失面子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件事如果是听别人说的,他们显然是不会相信的,也正是因此,他们确信当自己出去后说给别人听,绝对不会有多少人相信。
“三百亿!”
乾朗公子再次报价。
他现在已经不是很担心了,在灵儿报价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听出了点门路来,林南似乎是懒得搭理他的,甚至可以说除却灵儿这个不太安分的小丫头外,林南一行人都没有将他当回事,就如一名低境界且天赋不行,没有丝毫背景的修士子在他眼中一样。
这让他觉得受到了侮辱,但转念一想,与其被死死压着,不敢轻举妄动,时时刻刻得看着林南等人的脸色行事的情况对比,被林南等人无视似乎是很好的事情。
再次报价的时候,乾朗公子已经不再如第一次那般颤颤巍巍,反而恢复了几分以往的气势。
三百亿仙晶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大数目,但他此次前来准备得极其妥当,一千亿仙晶就在他的储物法宝内躺着,如果实在不够的话,也可以让身边的女修先替他垫上,甚至可以用法宝抵押,反正今天他是一定要拿到那份手札的。
“四百亿。”
灵儿再次报价。
“五百亿!”
乾朗公子并没有迟疑,在灵儿开口之后,便跟着喊了出来。
现今,乾朗公子的心绪又平稳了许多,因为他忽然意识到,林南这一行人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么也就说明和诸位帝君没有任何关系,至多也就是几个不怎么行走世间的道祖境修士而已。
如果是准帝层次的存在,他乾朗自认惹不起,也完全不敢招惹,但如果只是几个道祖境修士的话,他乾朗还真就不怕。
“八百亿。”
灵儿轻飘飘的报这个数,原本哭丧着的小脸已经转变成正常时候的神态,平淡地瞥了一眼乾朗公子。
“九百亿!”
乾朗公子依旧没有犹豫,直接便跟着喊了出来。
只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些焦急了,灵儿一次性就直接跳了三百亿,是真的不将仙晶当回事,比他都要败家不知多少倍,而他身上现成的仙晶也只有一千亿,灵儿如果继续这样加价的话,怕是自己直接就要出不起价了!
“一千亿。”
灵儿再次开口。
当灵儿报出这个价格的时候,蓝沁便松开了灵儿,灵儿当即喜笑颜开,快速跑回了柳如卿身边。
“又争强斗勇,这要是真拍下来了,一千亿仙晶就买了一份没有任何用处的手札,你说你能用来做什么?”
柳如卿不由分地便揪住灵儿一只小耳朵,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所说有林南在,仙晶那是要多少有多少,但不管怎么说,要是让小丫头养成了不在乎一切天材地宝的性格,今后可就麻烦了。
林沫沫在修行路上走得很稳,灵儿却时不时会出一些问题,在境界上也总是比林沫沫慢半拍,这就是非常明显的差距,柳如卿都已经快担忧的无法好好修炼了,灵儿这小丫头却依旧我行我素。
如果不是看林南没有担忧,柳如卿都已经恨不得关灵儿的禁闭,严格控制灵儿的零用钱了。
“一……一千一百亿!”
那边,乾朗公子已经有些掩盖不住紧张的内心了。
灵儿这小东西每次报价都无所谓的样子,似乎真的有着取之不竭的仙晶,如今更是在报价一千亿后便跑回了柳如卿身边,吓得乾朗公子以为小丫头已经玩腻了,却又不想让他得到手札,想要撒娇卖萌一下,让长辈直接出手。
但好在,虚惊一场。
但同样的,如今小丫头再报价一次的话,乾朗就真的没法再跟进了,他的财力已经到了极致,如果小丫头再加个几百亿,他就算抵押全部家当,也已经无法再跟进。
“唔……还真是锲而不舍呢,算了,就让给你了,毕竟我母亲有些不太高兴了,再和你争下去,就不是被揪耳朵这么简单了。”
灵儿摇头叹息一声,而后有些无奈地说道。
“你……”
听及灵儿的话语,乾朗先是长松一口气,但这口气才松到一半,他就愤怒了。
如今细细回想,他就觉得自己好像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小丫头牵着了鼻子,小丫头一直在待着他的节奏,他则始终没有跳出来,始终向着小丫头给他指引的方向前行,这种感觉很不好,尤其是对他这样他天纵之才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