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zb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美漫喪鐘 愛下-第2159章 救人與喪命閲讀-42ble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就在丧钟和表弟在十来个街区外的停尸房中扯淡打闹的时候,美国队长一行那边却压力山大。
随着巨型虫子的登场,海量的虫族杂兵像是黑云一样压向了众人头顶。
即便一个神秘人打退了那艘活着的巨舰,但随之而来的虫族大军却并没有退却,相反,它们对地面发动的攻击更加猛烈了。
就算得到了猎鹰的支援,面对几乎能把街道上空都塞满的虫子,史蒂夫它们再次被围困进了一栋大楼里。
而且这次还运气不好,有几艘小型战舰也盯上了这栋建筑物,它们正在像是啃甘蔗一样,用能量炮一点一点地拆毁大楼。
一行人加上一些救出的幸存者,缩在大厅那些家具的后面,要么在处理伤口,要么在商讨计划。
史蒂夫还在纠结之前银行金库里那些人暴毙的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合作的人突然就无声无息地死亡了,是队伍中谁下的手?
虽然剩下的幸存者都很顺从地跟着死侍和蜘蛛侠们钻了下水道,安全离开了,但这绝不是史蒂夫的本意,他想要救的是所有人,而不是顺昌逆亡的霸道游戏。
会是谁做的呢?死侍一直叫嚣要弄死那些不听话的人,可是他根本没有什么动作,别说沙林毒气了,他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拿出来最有威胁的东西也就是一捆红色雷管。
神盾局特工们么?看着也不像,科尔森、娜塔莎、铁骑以及希特维尔、交叉骨这些,都是老熟人了,想要在自己身边无声无息地瞬间杀死十几人,他们根本没有那种能力。
那么会是X战警么?更不可能,查尔斯教授是绝对的温和派,他和他的学生都不可能采取那种手段。
这么一圈想下来,所有的嫌疑人都被排除了。
可是那么多不听话的人同时暴毙,怎么看也不是巧合。
他感觉自己被看不见的黑手摆弄着,监视着,这让他毛骨悚然。
尽管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方是帮了自己解决了一个难题,让幸存者们顺从了。可他不想要这种帮助,手段太残酷了。
“我们撤离这里吧,换一个街区。”秘客很轻松地划出一个满是粘液触手的传送门来,伸手摸摸那触手后对大家说:“借道我的地狱边境,然后再出来就行,其实没有你们想得那么恐怖。”
当然,如果那条触手在她说话的时候没有蠕动着喷吐黏浆,更没有吐出一块带血碎肉来的话,这种说法可能更有说服力。
X战警还算好,毕竟作为同学和老师都算是能够接受一些能力的特殊外在表现,加上现在不是没得选么?
复仇者和神盾局的十几人也没问题,美国队长信得过X战警,他们就相信,至少表现的是这样。
但是大家最近营救出了另一批幸存者中再次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有人宁死也不想钻那种看起来就恶心的腔体,甚至怀疑变种人和外星虫族是一伙的,是想要把他们直接骗进虫子的胃袋里。
这又引发了对变种人的歧视问题,心智崩溃的人们指责变种人都是怪物,和外星人一样都是威胁,要求在场的‘FBI’们消灭变种人。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史蒂夫清楚地看到金刚狼已经握紧了拳头,那是想要杀人了。
“罗根?别往心里去,老伙计。”队长赶紧拉着他拖到一边进行安抚,给他顺顺毛。
罗根其实在二战时期就和史蒂夫认识,还参加过一段时间的咆哮突击队行动来着,只不过后来史蒂夫留在了欧洲战场,罗根作为加拿大的同盟国军队,被调到了太平洋战场,后来就失去了音讯。
他认识史蒂夫,但是忘记了以前共处时的一些事情,但这不妨碍史蒂夫对他的了解,金刚狼和剑齿虎兄弟俩,那都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狠人。
“呼……我没事。”
罗根深深吐出一口气,走到门口旁边蹲了下来,摸出一根雪茄抽着,他想要冷静冷静。
他现在是X战警,不是当年的自己了,要控制自己的脾气。
当然,目前这种指控和误解的程度,还不到能让他发飙到杀人的程度,只是很气。
这些人的脑子都到哪里去了?如果想要弄死他们,从一开始不救他们不是更轻松?救出来再害死,岂不是多此一举?
简直蠢到爆炸,气死个人。
算了,给队长一个面子,不跟他们计较……
史蒂夫这才松了口气,拍着罗根的肩膀跟他又说了几句话,毕竟是队长嘛,给临时队员做一些心理工作也是他的特长。
结果他一转头,就看到所有人都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怎么了?”
他有些不明所以地皱起了眉头,盾牌被紧紧握住。
科尔森摇了摇头,他指了指幸存者扎堆的地方:“你自己看吧,队长,那诡异现象又发生了。”
原来就在史蒂夫和罗根说几句话的功夫,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些幸存者中口吐芬芳不愿离开,骂变种人骂得最欢的几个人,都七窍流血地死在了地上,无声无息中就没了性命。
“这怎么可能?”队长大踏步地冲过去检查尸体,当然,无迹可寻,除了这些人确实是死翘翘了之外,再没有别的发现:“你们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比如说不寻常的影子?或者什么光束?”
“没有,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也不是魔法。”
秘客睁着眼说瞎话,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人全部死于毁灭博士的血魔法,导致脑血管爆炸后死亡。
但她也知道毁灭博士这么做是老师的意思,丧钟已经提前让人通知她了,反正暴风女在天上飞着呢,这边就她自己一个巫士,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撒谎,作为第二维度的至尊法师,这只是基本技能而已。
秘客身边的钢力士点点头,他很肯定地用毛熊味英语说:“我妹妹说没有,那就真的没有,她是天才。”
鹰眼也凑了过来,像模像样地摆弄了一下尸体:“我没有看到任何人靠近过他们,他们就像是死于疾病。”
“是病毒武器吗?”
史蒂夫不太懂这个,他对于生化武器的了解还停留在二战时期钠粹们搞出来的‘死亡孢子’。
“不是,如果是生化武器,可没办法这么精准地选择目标。”猎鹰这个现代军人就懂得多了,他拍拍队长的盾牌,示意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我们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说明我们不是目标,甚至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原本就有高血压的问题。”
史蒂夫还想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街道上的虫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声,它们一股脑地涌入了大厅,和所有人几乎是同时接战。
蹲在门口像是门卫大爷一样的金刚狼首当其冲,他甚至连叫喊都没有发出来,就被铺天盖地的虫潮淹没了。
X战警和复仇者的众人,神盾局特工和他们保护着的幸存者,也立刻陷入了极度不利的境地。
虫子太多了,几乎充斥在楼层中的每一处,好在冰人反应速度不满,他使用能力冻住了靠近的虫子,随后配合钢力士开始用家具和冰构筑掩体。
秘客也立刻撑起了透明果冻状的触手屏障,划出相对安全的一个圆形区域,但依旧有很多没有反应过来的人被落在了外面。
被丢在护罩外面的当然是幸存者,他们没有经历过战斗,见到原本老实滞留在街道上的虫子涌进了建筑物,顿时就慌了。
虫子们不是不进房子吗?他们以为在建筑里就是安全的啊?!为什么变化了?!
神盾局特工们却没有愣着,他们立刻开始有条不紊地把幸存者们往护罩里面拖。
“哇!妈妈!”
而这时梅却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她母亲也许就是刚才暴毙的歧视者之一,这也导致了她被压在尸体下面,之前没有看到她。
但现在她发出了声音,不光是被英雄们注意到了,也被虫子们听到了。
附近许多的虫族士兵从口器中发出滋滋的怪叫,随后举起了武器。
“掩护我!”梅琳达转身就往护罩外面跑,距离并不远,她只需要几秒钟时间就能抓住女孩带回来。
可是她明显犯了个错误,那就是低估了虫族士兵们的智力。
之前它们不进入建筑物,那是因为军令。而刚才军令改变了,虫王要求它们清理每一栋建筑,那它们就会照做。
一个人类幼体?有威胁吗?并没有。
但它们知道,大多数的生物都对幼体有着保护欲望,就跟它们一样。
所以那些枪口并没有对准小女孩,而是对准了女孩和防护罩之间的空白区域,铁骑刚刚冲出护罩,几只虫子们就朝她开枪。
梅琳达这才察觉到不好,但为时已晚,她的脑子可以反应过来,身体的重心却无法扭转了。
“要死了么?”她身体紧绷。
眼看着她就要被光束命中,可这时身后传来了一股力量,就在那最危险的一瞬间将她推离了原地。
被推到掩体后的梅琳达逃过一劫,剧烈喘息着的她顺手抱住小女孩扭头一看,原来是科尔森救了她。
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他撞开了梅,却停在了她原本的位置上,这导致他的胸口被打出了一个大洞。
科尔森勉强笑了一下,看着梅琳达张张嘴,无力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