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p5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兩場官司(下)閲讀-6j9r7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资本老板的那张嘴,就算前一秒答应的事情,他们后一秒就可以反悔,只要那样做能更有利的话。
现在这些美国的地产商们就是这样,他们可是最根正苗白的红脖子,再加上他们完全不了解周铭,就听说这次背后布局的是个华人,他们就起了轻视之心,觉得随便给点钱就能打发了。同时他们也觉得皮耶罗和弗里曼也堕落了,居然让一个华人来指挥,简直笑死人了,不嫌丢人吗?
正是这样的想法,当皮耶罗随后请周铭过来做解释的时候,他们集体告诉周铭他们愿意支付补偿,甚至还趁皮耶罗和弗里曼不注意的时候,私底下和周铭商量,他们愿意单独给周铭一大笔钱,给周铭在比弗利山庄建造一栋别墅,只要周铭能帮他们这一次。
在他们看来,华人就代表着贫穷落后,更别说周铭还是华夏大陆出来的,连战略弹道导弹这种镇国神器才只卖35亿美元的一群土包子,哪能有什么眼界?
所以他们觉得周铭也是这样,只要随便给一笔看起来丰厚的补偿,就能轻易蒙混过关了。
周铭也很配合的和他们说:只要知道错了愿意补救就行,其实自己也并不是非要和他们过不去,好歹大家现在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房子塌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些地产商们都很高兴的附和说对,同时心里也更不把周铭当回事,认为自己猜对了,这周铭果然就那么点眼界,随便给点钱就能打发。
然而周铭随后却说:“比弗利山庄的别墅就算了,你们只要拿钱就行,你们每卖出一套房子,就压一笔钱在银行,用做购买CDS合约的准备金,你们给我的钱我也会帮你们购买CDS合约。”
这些地产商第一时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都有点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
周铭只好说的更直接一些:“这些就算你们入股CDS合约的钱,也确保我们能相互信任。”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周铭这是让他们交押金呢!而且不光是交押金,甚至还要分享他们卖房的红利,这他们哪忍得了?
于是这些地产商们勃然大怒,指责周铭这是异想天开,他们解释自己只是地产商,绝不会买什么CDS合约,他们还说本来现场房地产行情就很不好,还要拿出钱来买什么CDS合约,这就是要让他们过不下去,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周铭给他们解释为了避免之前闹的那些不愉快,采取一些措施是必要的。
但这些地产商哪里肯接受,他们就说这是对他们的一种逼迫,他们只是想要合作,但这种方式他们不可能接受。
无奈之下,周铭只好两手一摊:“那既然如此,如何促进房地产市场行情这个事情,你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周铭这话一出,地产商们顿时都说不出话来了,毕竟他们就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才过来的。
皮耶罗和弗里曼在一旁很乐于看到
这些地产商们吃瘪,开玩笑,真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吗?只是他更愿意见到这些家伙被周铭收拾。
原本地产商们还想着回去多考虑考虑,但周铭却提醒他们,考虑随便他们,只是时间有限:“毕竟现在拉法盛惨案的发生,已经让大多数人的固有观念出现了松动,只要打完下半场就可以了,如果考虑的时间过长,这场比赛结束了,那么就需要重开一场了。”
最后这些地产商们只能当场接受了周铭的建议,他们分别和唐人摩通曼哈顿这些银行签署CDS合约认购协议,只有在这些事情都做好以后,周铭才告诉他们:“其实要促进房地产市场,改变大家的固有观念,我们还需要下半场的一个官司,是一个关于堡垒法案的案例。”
周铭说着拿出一份报纸出来,上面是发生在马里兰州的一个案件,有人在自己家里打死了人,现在正被起诉。
“我们现在就要帮助这位先生打这场官司,输赢无所谓,重要的是告诉所有人,在自己家里是有无限防卫权的!”周铭说,“想想吧,一边是在帐篷营地里随时有生命危险,一边是在自己家里,可以杀死任何威胁自己的家伙,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该如何抉择。”
听完周铭的话,所有地产商们拍案叫绝,称这是非常好的办法,接下来就快去做。
地产商们很感谢周铭,希望这个事情能尽快做下来,周铭也表示自己会尽快安排的,毕竟只有房地产市场更火热,自己的CDS合约就能搞的更多嘛。
后来周铭联合皮耶罗弗里曼再次找到传媒豪门甘特,让他发动媒体尽可能报道马里兰的这场室内谋杀案件。
周铭告诉他:“这一次我们的立场是完全站在堡垒法案这边,宣扬当我们在自己家里受到不法侵害的时候,可以无限制的拿起武器保护自己。”
有了拉法盛事件,周铭再这么一说,甘特立即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很快的,各路媒体都收到了通稿,让他们报道堡垒法案,宣传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自己家里杀死入侵者的人无罪。
媒体这边闹得沸沸扬扬,有着美国第一律师事务所的萨皮罗事务所也介入了这场官司,他们宣称会为被告做免费辩护,以争取脱罪。
萨皮罗事务所原本名气就很大,这一次突然介入,更是把案子给推上了风口浪尖。
人们这才想起美国是有堡垒法案的,如果他们在家里遇到什么不法侵害,他们是有权保护自己,而不会像在拉法盛营地那样,被人无缘无故的打死。
在这背后自然也有媒体的推波助澜,各种节目里都在谈论巴尔的摩的案子,各种论调都在明里暗里的声援被告。
而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美国人原本就已经被拉法盛惨案冲击松动的固有观念也在悄然转变,根据某商业统计机构的调查,在巴尔的摩的案件发生后,全美的房屋销量对比此前同期时间增长了近50的百分点,各地的房屋销量都在不断的创下新
高。
媒体的随即街头采访,一位黑人很清楚说明了原因:“过去我们不是不想买房子,而是我们买不起,我是酒吧送货员,我还干过保安演过电影,像我这样没有固定工作的人是很难在银行拿到房贷的,所以我只能住在类似拉法盛的营地里,担惊受怕的不知道哪天被打死了。我要感谢现在的次级房贷,不管是谁,都愿上帝保佑!”
当这则采访出来,让美国各地地产商的房屋销量更高了,当然同样的,周铭和皮耶罗他们拿到的CDS合约也变得更多,更重要的,是这些房屋再也不担心白宫之前颁布的空置税了,因为这些都是有人住的。
随着各地房子的销量在节节攀升,所有人都很高兴,但这时伯亚突然找上周铭,他询问周铭当初是不是欺骗了那些地产商。
周铭看着伯亚,似乎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伯亚接着说道:“周铭先生你说这两场官司是上下半场,可我越来越觉得他们似乎并不重要,整个房地产市场被另外的无形的手在推动着。”
周铭笑着告诉他:“伯亚你猜的没错,的确有另外的事情在背后推动,不过你也不能因此觉得这两场官司就没用了。”
周铭告诉他目前推动房地产最大的动力是从欧洲那边过来的国际中立资本。
“之前我就说过,这些资本进入美国最适合的投资渠道就是美债、股市和房地产这三大类,美债和股市我们才刚刚触动过,这对于欧洲那些国际中立资本而言风险太大,因此就只剩下房地产市场了。”周铭说。
伯亚这才恍然大悟:“所以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房地产市场到了现在也会受到外来资本影响呈现上涨态势?”
周铭点头表示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伯亚突然又想到另一点:“周铭先生你难道不担心吗?如果这些国际中立资本提前动手的话。”
周铭笑着表示没那么快,国际中立资本进入美国不是单纯的汇款收款那么简单,总需要经过很复杂的程序,甚至他们还需要吸纳卖掉自己在百慕大在英国甚至是在欧洲的产业以后,才能进入美国,这样一来所需要的时间就更多了,这个时间至少也需要几个月。
“我就是和他们打了一个信息差,让他们认为这个事情是我办成的。”
周铭说着笑了笑,他告诉伯亚:“这个事情你得替我保密,要不然传出去,地产商那边可就尴尬啦!”
伯亚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浑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他这才明白周铭为什么敢那么放任地产商,感情第一次他就知道房地产还没那么快好起来,也知道那些地产商不会老实,才布的这个局,结果那些地产商果然上当了。后来等地产商再找过来,他顺势抛出第二场官司,恰好这时房地产涨起来,功劳理所应当就是他了。
这简直把局势和对手算到了极致,伯亚已经不是第一天认识周铭了,可现在他仍然还是想说:真是太可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