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wcc精彩都市言情 鹹魚怪獸很努力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六章 真言藥劑推薦-6ul20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
见到神绮抱着礼盒直蹭,梦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她走到向闲鱼面前,微微躬身。
“请随我来,我带您去采摘惑心花。”
“麻烦,这位……额,女仆小姐了。”
“先生可以叫我梦子。”
梦子走在前面带路,两者来到宫殿的花园,可以看到这里种着很多稀奇古怪,却又漂亮的花草植物。
梦子指着花园某个方向,说道:“那些就是惑心花了,先生采摘的时候注意不要被花魔给蛊惑了。”
向闲鱼凑近看了看,发现惑心花花盘略大,每个花盘里都有个好像童话里花精灵的可爱生物。
“这些都是用来吸引生物的伪装,采摘的时候直接从花杆中间切断就好。”
梦子拿出一把短剑做示范,一剑将花杆切开,花盘中的“花精灵”融化成液体被花盘吸收。
“谢谢梦子小姐,我可以多摘一些吗?”
梦子收起短剑,点点头:“先生尽管采摘,这些花隔两天就会重新生长出来,不要紧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向闲鱼右手手指并拢呈刀状,横向挥动,在气刃之下,花杆纷纷断裂。
三百多朵惑心花全部被斩断,被精神力控制着收入手镯,留下一片整齐难看的花杆。
梦子略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对方居然一招清空了惑心花,等向闲鱼将花全都收起来后,带着他回到正殿。
神绮正在小口吃着糕点,满脸幸福之色。
“神绮大人,我们回来了。”梦子禀报一声,随后站在神绮身侧。
“梦子,你去准备点小爱喜欢吃的点心,我要带过去。”
“是。”
梦子应声后去准备点心,神绮拿起手帕擦擦嘴,打算留着点心慢慢吃。
“东西我已经拿到了,那么在下告辞。顺便问一句,怎么离开魔界?”
“这就走吗?”神绮拍拍手,一个空间通道在向闲鱼身边形成,“穿过这个就可以回到幻想乡了。”
“劳烦了。”
向闲鱼道了声谢,走进空间通道。
在向闲鱼进去后,神绮脸色逐渐冷漠,幻想乡里什么时候出现这种人物了?
得找个理由把爱丽丝接回来一段时间。
……
向闲鱼在通道里走了十多秒,前方就看到出口了。
他走出通道,发现出口四周草木茂盛,也不知道落在哪个地方,于是飞上天空查看。
“博丽神社后山吗,离得还挺远。”
有了参照物,向闲鱼就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经过博丽神社,然后沿着兽道往西边飞行,大约十分钟后,已经可以看到翠绿的竹林了。
迷途竹林被八意永琳动了手脚,从上空是进不去的,只能走竹林小道。
向闲鱼从空中落下,找到之前才走过的小道,而且还看见了因幡帝,对方也正好看到了他。
因幡帝啥也不想,转身就往竹林里冲,内心深处是崩溃的:‘我今天是不是被霉运缠身了?!键山雏救我啊!’
向闲鱼这次倒是没动手,这腹黑兔不知道坑过多少家伙,自己坑她一次也不算过分吧?
没有理会那只疯狂逃窜的兔子,他沿着小道走进迷途竹林,来到永远亭。
这些事做完,天色已经昏黄,之后八意永琳制药也需要些时间,把材料交给她自己就能回去了。
“永琳!材料我拿回来了!”
向闲鱼轻轻敲击实验室的木门,里面马上传来轻微脚步声,随后房门被拉开。
“这么快?”八意永琳还以为至少也得一两天呢,毕竟魔界可比幻想乡大多了。
向闲鱼:“直接被送到了神绮的宫殿外,可不快嘛,回来也是走的空间通道。”
“看来你是找到帮手了,能直接去到万魔殿。”
八意永琳很确定八云紫现在腾不出手,难道是八云蓝?而且神绮居然这么好说话,有意思。
她印象中的神绮比月夜间还要有压迫力,更难说话,想从她那拿到惑心花,难度可不小。
“还行吧,感觉这位神绮太太挺好说话的。”
神绮太太?
八意永琳心思活跃起来,太太一般都用在人类结婚的女子身上。
就她?就她那样子能找到伴侣?反正我是绝不会信的。
不不不!
也许是因为她有孩子?而且神绮想要孩子也不需要异性,她的孩子在幻想乡?
“喂,永琳,你在想什么呢?”向闲鱼伸手在她面前晃晃,接着问:“材料放哪?”
八意永琳回过神,指着早就准备好的箱子,“放这吧,真言药剂我很快就能做出来。”
“箱子有点小,先放一部分吧。”向闲鱼嘀咕一句,将手镯里的惑心花放出百来株。
箱子瞬间就被花给淹没了,惑心花花盘面积不是很小,比太阳花也只是小上一圈而已。
八意永琳本来以为有个十来株就不错了,哪里料到会这么多,忍不住问:“你这是把他们那的花都给摘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梦子说尽管摘,所以我给打包了。多做点,我也储备一些以后用。”
多做点?
你这是想累死我?
“这么多,全部做完怎么也要十来天时间。”虽然能拿到原材料她是预料到了,可这也太多了。
“先做个两三瓶吧,你先拿去用着,很快的。”
向闲鱼:“有多快?”
“很快的,你在门口等下。”
“好吧。”
向闲鱼走出实验室,八意永琳把门拉上。
“很快是多快?”他刚自言自语完,身后的木门“哗啦”又打开了。
“就是这么快。”
八意永琳把手中的三瓶药剂递过去。
向闲鱼突然感觉,自己可能是被骗了,什么用完了没材料,你就是想让我给你跑腿!
不过,他瞅瞅手里这黑色还带冒泡的玩意,确定不是毒药?
“你没拿错吧?我咋感觉这玩意是剧毒。”
“不信的话,我找个人来给你试试。使用方法很简单,喂下去,有效时间大约五分钟。一天只能给同一个生物喂一次,喂第二次是不会起效的。”
“药剂的颜色和味道会随接触物而变化,这个你不用担心。”
……
正端着茶水走来的铃仙打了个寒颤,怎么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是不是天气凉了?”
当她走到实验室门口,两道视线落在她身上,铃仙有种撒腿就跑的冲动,因为本能告诉她,现在最好赶紧走。
八意永琳温和地呼唤道:“铃仙,过来。”
危险!
每当师匠这么说话的时候,就是苦难的开始!从不例外!
铃仙面色淡然走进实验室把茶水放下,接着走回来,以熟练的动作接过向闲鱼手里的一瓶真言药剂喝下。
冰冰凉没啥味道,比之前的那瓶药剂好喝。
脑海里刚闪过这念头,几分钟过去,铃仙的意识突然短路了。
向闲鱼伸手在铃仙面前晃了晃,对方还是一副茫然表情:“这就好了?”
“好了,你可以问了。”
“咳咳!那我问了。”向闲鱼其实心里一直憋着个几个问题,这次正好刚好有机会。
“铃仙,八意永琳岁数多大了?”
铃仙没有犹豫,直接回答:“师匠的年龄在一亿……呜呜呜!”
八意永琳面无表情,用力捂住铃仙嘴巴,接着瞪了眼作俑者,这问题是能随便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