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r9o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三十二章 又見女子風突變熱推-nkk2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伯益,你以后可就要发了,钟少保收了你,你以后可就真的要飞黄腾达了,以后可不能认我这个同僚啊。”待钟文他们一入通义坊后,与伯益一般的几个弓手纷纷围了过来。
“伯益,待事情结束后,可别忘了请我们喝酒啊。”
“对啊,伯益,你以后跟着钟少保,那这好日子可就要来了,以后见到我们的话,可真别不认识啊。”
“……”
“嘿嘿。”伯益见自己的同僚围着自己,说着一些恭祝的话,摸了摸脑袋,嘿嘿的笑着。
伯益着也没有弄明白。
高高在上的钟文,怎么会看中他。
不过细想之后,也就明白了钟文这是看中他的箭法。
着实。
伯益在军中,虽年纪小,但箭法,绝对是超群的。
从伯益替父从军到今,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还真没有谁的箭法,能与伯益相当的。
说是百步穿杨,那还是小看伯益了。
曾经。
伯益刚入军中之时,别的老兵总是欺负新来的。
好在有着他父亲的老战友护着,到也能免去一些。
可在军中当兵,不管如何,如背景不够强大,自然会受到外人的欺负的。
而有一次。
伯益在校场射箭之时。
一箭射中三百步开外的一枚铜钱后,军中欺负他的人,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了。
三百步。
这是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听闻过的。
就当下的弓,如不是重型弓的话,根本射不到这么远,最多也就是两百步开外罢了。
可是他伯益却是能做到。
伯益能做到如此,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他从小跟着他父亲在山林之中打猎之由。
而且。
伯益天生就有一种天赋,那就是眼尖。
犹如天空中的老鹰一般。
只要他盯住的目标,就能瞄准不脱离。
就如他过世的父亲,都曾一直夸过他有着上好的天赋,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神弓手。
回归自己位置的伯益,心里在畅想着以后跟着钟文的日子。
而当时的钟文。
想要收下伯益,说来也只是一本关于箭法的秘籍罢了。
而且。
从钟文入江湖开始,就没有见到过一个使用弓箭的江湖高手。
所以。
钟这才想着能不能把一个神射手给培养出来,说不定伯益也能成为天下绝无仅有的高手呢?
况且。
钟文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收人。
钟文在拍伯益的肩膀之时,就已是发觉伯益的根骨也并差。
但也不属于上佳的根骨。
如果经自己的调教,步入先天之境,钟文绝对可以保证的。
至于先天之上嘛,那可就要看伯益以后的习练武艺的情况而定了。
此刻。
通义坊中到处都有着将士们。
一一拍开各家各户的大门。
随之就是一通的排查。
百姓也好,还是官吏也罢。
没有人敢在此时拒绝入内排查。
长安城都禁城禁坊了,他们就算是再傻,也不敢在此时叫嚣。
一直到了亥时结束之时,所有人这才汇聚于一处宅院外。
“钟少保,就这家,听属下来报,就这一家到现在为止都未开门,想来这一家肯定有问题。”孙哲引着钟文来到一处宅院外。
“不开门?那就撞开。”钟文等了一个时辰,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钟文感受到,这宅院当中,有着六人。
而且。
这六人好像是在等着自己一行一般。
随着院门一撞开之后,印入眼帘的,乃是一位女子,端坐于厅堂正中,前面一张案桌,案桌之上,摆放着一把五弦琴。
而她的身旁。
各自站在三人。
“曼清?”当钟文瞧见那女子的面容之后,站在院外,心中有些诧异,嘴中轻声道。
钟文着实没想到。
在这里能见到曼清。
而且。
与曼清的见面,却是显得有些诡异,况且钟文让人破开了曼清所居住的小院大门。
这让钟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宅院中即有人,刚才敲门为何不开门,看来你们就是番邦的探子吧?给我围起来!”孙哲并没有听到钟文的一声曼清,同时也没注意到钟文那诧异的表情。
随着孙哲的话一出后,众将士纷纷涌进院中,拿着武器对着他们。
“诸位来我们这里,难道不该出示公文吗?擅闯他人宅院,想来我唐国的律法也是不容的吧?”女子身边的一个老者,出声言道。
钟文缓步入了院中,走近女子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突然见钟文所言,好像钟文认识自己一般。
女子心中也是诧异了一会儿,眼神中闪动着一丝的不解。
眼前之人。
女子当然知道是谁。
而且。
她很多的情报当中,都有提到钟文之名。
如此年轻,且又身着道袍的,身边又跟着这么多的将士,除了钟文,估计全唐国也没有谁是如此吧。
女子心中虽不解。
但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却是即紧张,又害怕。
女子来长安之前,就曾了解过钟文的一些传闻。
不过,女子虽紧张且害怕。
但同样,心中却是开始充斥着杀意。
而她的这股杀意,渐渐成了杀气。
这让离着她如此之近的钟文,更是显得好奇不已。
眼前的这个女子,与着曼清长得可谓是一模一样,就连这神情,挑眉的动作,都一模一样。
可是。
钟文却是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
能对自己产生杀气的人,绝对是自己的仇敌。
可曼清与自己并无仇怨。
“难道是因为东极岛的事情?”钟文心中不解,心中依然在想着自己与曼清到底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仇怨来。
“曼清,我们有仇吗?”钟文想了好半天,也没有想出自己与曼清有什么仇怨,随即开口问道。
女子依然不说话,眼神开始闪烁着仇恨,直盯着钟文。
而其他人,更是不说话。
孙哲他们一系的众将士,听着钟文的话,就知道钟文与眼前的这个极美的女子应该是相识的。
要不然,钟文也不可能与着那位女子说话的。
又是过去了好半天,女子依然不说话。
这让钟文越发的不解了。
“龙玉呢?她不跟你在一块吗?”钟文随即向着女子问起龙玉来。
据钟文所知,曼清到了长安,那龙玉必然也会在长安。
曼清的性子淡雅,但龙玉却是喜欢说话,所以,钟文想着从龙玉那儿探知出一些事来。
当钟文一问龙玉之事后,女子眼中除了仇恨,却是多了越发多的不解来。
从钟文见到自己之时,什么曼清,什么龙玉,让她实在不明白钟文说的什么意思。
而此时。
钟文终于是捕捉到了女子眼中的不解了。
“你不是曼清,你是那位叫青青或者果果的姐妹吧?怎么?你是来长安找我报仇的?”眼前的女子虽与曼清长得一模一样,而且神态也如此的相像,但钟文心中已是肯定,此女子绝不是曼清。
这使得钟文想起几年前的事情来。
当时。
想哄骗自己的那位女子,就是与着眼前的这个女子长得一模一样,但这神态却是完全不一样。
同样。
这又让钟文想起双胞胎之事来。
双胞胎,钟文在长安也见过,而且还见过好几对。
有双胞胎的出现,这三胞胎,四胞胎什么的,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女子终于忍不住了。
当她听到青青和果果之名之后,顿时就怒拍案桌,腾身站起。
眼中闪动着愤怒,身上散布着杀气。
“哼!当年我姐姐想来就是死在你的手上吧!”女子愤怒而道。
“原来你真是那青青的姐妹,呵呵,看来你们真是不死心啊,想着借此机会隐于长安,这是准备要杀了我,为你那姐姐报仇吗?”钟文闻话后,心中已是更明了了。
当年。
青青或者果果之人。
哄骗自己要把他们带入宫城。
当时的钟文以局中局这样的方式把这些人陷于宫城之内。
到头来,青青被自己所杀。
而到后,连西域的石姓兄弟都出现了,还差点要了钟文的命去。
“拿命来!”那女子闻声后,愤怒而起,突然从五弦琴底下抽出一把剑来,直刺钟文而去。
当长剑临近钟文之后,钟文却是随手一挥,直接把女子轰了出去。
“砰”的一声。
女子砸向厅堂门框之上,跌落在地。
“想杀我?想杀我的人很多,就你一个圆满境的人也想杀我,太自不量力了。这么些年来,看来你们着实长进不小,就你们当中,都还有一个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看来,你们是花了大价钱吧?”钟文挥出一掌之后,冷笑道。
当下除了那女子之外,其他六人当中,除了钟文所言的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之外,还有着一个圆满境的高手。
再加上那女子,一个先天之境二层,两个圆满境。
可想而知。
这一次他们准备的可真是足啊。
虽说他们几人对宫城造成不了什么杀伤力,但如在影子受伤的情况之下,突然对宫城发起突袭。
那也说不定会造成一些麻烦的,甚至,还会导致不少的将士身死不可。
当孙哲他们这此将士瞧见刚才的这一幕之后,又感觉这画风怎么突变得这么厉害。
刚才还像是相识一般,怎么突然之间就又成了要打要杀的呢。
听到后来,孙哲他们这才知道。
可在钟文的眼中,一个先天之境二层,再加两个圆满境,以及四个后天境的身手,怎么可能会入钟文的法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