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hqv小說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章 談論分享-ehcmk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禁忌教廷在爱卡迪特的行动之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损失,一位裁决者的非自然死亡毫无疑问是禁忌教廷成立以来第一次发生的事情,基拉伽托的死不仅为傲慢的裁决者们敲响了一击警钟,同时也是在宣告着“烛火”的威胁性抵达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更不用说受到了灾兽攻击的博罗斯还遭受了非常沉重的创伤,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战斗能力…………虽然说这样的结果严格来说大半都是灾兽奥伊赛因的手笔,但是在如今的禁忌教廷看来,灾兽的降临不就是烛火的阴谋吗?
好吧,只能说雪莱尔搞出来的这个锅已经彻底落到烛火身上了。
不过实际上不管禁忌教廷的内部发生了怎样的震撼,这件事情却依然是禁忌教廷内部的事情,事实上对于科尼恩态度的改变以及裁决者们心态上的变化,远在沃罗姆南部的烛火暂时还一无所知,此时此刻的卡洛斯还在筹划两件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也就是直接与远古残页挂钩的“搜寻遗迹”以及“沃罗姆王宫追债”行动。
是的,烛火的行动一向雷厉风行,哪怕刚刚才从爱卡迪特回归没有几天,哪怕还没有什么正经的休息或者娱乐,但是只要有必要,卡洛斯就绝不会对自己的“职责”有所懈怠,既然现在安古林骑士已经成功与自己汇合,那么针对远古遗迹的探索当然越早出发越好,而对沃罗姆女王克罗缇娜的“追债”……当然也必须有所安排才对。
毕竟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有些事情一旦受到拖延,说不准就要“夜长梦多”了,现在克罗缇娜在沃罗姆民间的风评几乎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滑,她的女王地位简直摇摇欲坠。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安古林来到小镇的第一个夜晚,卡洛斯就做出了烛火下一步行动的决定——他作为烛火的领导者同时也是最强的异灵者将亲自与安古林一起寻找远古遗迹的秘密、探索失落的古代真相,而贝斯和米琳作为最适合暗杀、潜入的异灵者则会去往沃罗姆王城根据法琳塔的提示找到克罗缇娜,问问那位小女王到底打算怎么付清这场战争的“尾款”。
当然,不管怎么说沃罗姆的王城还是比较危险的,一方面危险来自于驻守王城的老牌红衣主教,一方面危险则来自于沃罗姆仅剩的精锐军队,所以为了确保行动顺利,赛特利与维尔格尔以及芙拉娅和兰特都会一同跟随贝斯抵达王城进行接应,维尔格尔与赛特利丰富的战斗经验将大大减少王都常驻红衣主教可能带来的风险,芙拉娅和兰特的异灵能力则非常适合“清理”由普通人组成的军队。
一旦克罗缇娜打算依靠暴力赖账,那么烛火的“追债组”也绝对会使用更纯粹的“暴力”进行还击。
至于来自禁忌教廷的这危险…………其实这反而倒不算什么,要知道贝斯的隐藏能力可是非常强的,阴影之中的他几乎没办法被别人发现,就连卡洛斯都不可能在对方触碰到自己的引力防御之前发现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所以就算禁忌骑士的巡逻再如何密集也决不可能找到他的踪影,更何况沃罗姆的王城面积也是很大的,所以只要克罗缇娜不能请一个裁决者二十四小贴身保护,那么就算有裁决者驻守王城,他也别想找到隐藏能力如此惊人的贝斯。
还是那句话,皇家巨兽也许可以不要,本来这玩意也是一个奢望,但是远古残页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到手,正是因为对远古的秘密有了更多了解、对更多的远古残页有了更多的解读,卡洛斯才明白这些看似只是一位古代异灵者日记的东西到底重要到了什么程度。
他现在非常确定,禁忌教廷的秘密一定与那场古代的“未知大灾难”息息相关!
不过…………
“就算再怎么说,安古林先生你所描绘的遗迹内部景象还是太奇怪了,你是说不止书本上的文字全部消失不见,整个遗迹内部就连图片绘画都没有留下来一副吗”?
凝重的把盘子里的烤肉切成小块,卡洛斯的注意完全没有放在酒馆提供的蜂蜜肉排上。
现在他正坐在安古林暂住的酒馆里与骑士先生讨论对方在上一个远古遗迹之中的所见所闻,而他们讨论的最重要内容,自然就是那些不翼而飞的信息了。
是的,根据安古林的描述。空荡荡的远古遗迹里不止失去了一切文字,就连绘画、雕刻、乃至形似“留声机”的光盘上的刻印都消失不见了。
他的描述是这样的:
“我对贵族们的艺术也算有一些了解,很清楚那些能够在避难所里留下数吨黄金的贵族几乎不可能连一件艺术品都不去保有,但是经过非常仔细的寻找我却发现,那一处远古遗迹之中失去的东西不止是上千本书籍之中的文字,遗迹里的金属器皿、卷轴墙壁也统统一片空白,按理来说应该陈列着雕像的“收藏馆”只有长短不一的上百个规整石柱陈列在雕刻了花纹的玻璃罩子里面…………实话实说,那样的场面如果你亲眼所见就知道是多么诡异了。”
“…………”
好吧,这确实非常诡异,做工精美的金属器皿光秃秃一片,像是雕像陈列馆的地方居然陈列着大大小小的一堆石头柱,一面面专门进行了防腐处理的卷轴却空无一物。再加上大堆的书籍内容一片空白…………
真难想象当时探索遗迹的安古林骑士是多么失望和压抑,除了一张他个根本看不懂的远古残页以外,他仅剩的、称得上收获的东西可能就是那些几吨重的黄金了。
而且从安古林这身已经有了生锈痕迹的旧铠甲来看……恐怕他最后也没有把那些黄金据为己有…………
当然,即使安古林骑士这么可怜,卡洛斯依然不可能把烛火能够解读远古残页的事情告诉对方,所以他也只能一边吃烤肉一边故作平静的安慰道:
“没关系,也许那个遗迹只是特例也说不一定,多探索几个遗迹说不定就能找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