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fvu精品都市言情 我要做超級警察笔趣-第七百八十章:知名遊戲直播相伴-oigcg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按照道理来说,一般的失踪案是划分不到他们的头上的,是李队长那边跟人应了下来,让他们两个去看看。
二十分钟后。
钟天正啊香出现在了报警人家里。
钟天正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年轻女子,环顾起屋内的设施设备,这是一个普通的商品房,进门到大厅,大厅里面摆着五六台电脑跟电竞椅,
“说说具体的情况…”
啊香出示了相关证件,在年轻女子的引导下,在边上坐了下来。
在年轻女子的一番描述下,他们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报警人名叫朱秀梅,是失踪男主播的女朋友。
失踪人名叫刘小帅,今年二十七岁,外地人,·是一名资深的知名游戏主播,从事游戏直播已经很久了,满打满算今年下来算是第十个年头了。
刘小帅还有个搭档,名叫张凯男,也是资深的游戏主播,也可以说是黄金搭档了。
他们直播的游戏名叫英雄联盟,外界喜欢称之为游戏主播,他们算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知名度很高的双人游戏主播了,直播风格以搞笑为基调,吸引了很多粉丝。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三天前那天晚上的直播。
这段时间,正好是游戏新赛季的开始,游戏内的段位重置了,他们携手冲分,然后开始了一波反向冲分,连续输了两天。
按照道理来说,打游戏肯定有输有赢的,但是因为他们是游戏主播,连续一波打输以后,直播间里开始有弹幕开始喷人,连续带节奏。
攻击对象就是失踪的刘小帅了。
刘小帅这两天的游戏表现确实不怎么样,所以在一番连跪以后,张凯南就给出了建议:让他换一路走。
可能因为这两天的连跪,承受了太多来自网络暴力的言语攻击,所以刘小帅没多久直接就心态爆炸了,于是在直播间里,开始跟张凯南争执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正在直播,张凯南并没有跟刘小帅进一步吵架,但是两人虽然没有大肆的吵开,气氛却又已经僵持到了极点,最终不欢而散,草草下播。
下播以后。
张凯南跟刘小帅两人又争吵了一番,没多久以后刘小帅负气摔门而出,这一走是三天,一直没有回来,也一直都联系不上了。
“好,我了解了。”
啊香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把刚才朱秀梅说的过程再仔细的梳理了一遍:“那个张凯南呢?人在哪里?我想问一下他。”
“他昨晚上播了一个通宵还在睡觉,我叫他。”
朱秀梅起身离开,没多久从次卧里叫出来一个男生,一头非常精神的短发,高高大大的,看起来睡眼惺忪,眼睛红红的。
啊香冲他点了点头,说明了来意:“你能跟我描述一下,你们当时争吵了什么么?”
“啊..”
张凯南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先是给自己点了根香烟,连续抽了好几口以后,这才开始回忆。
“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们争吵以后,直播间里的弹幕都已经炸了,所以我们就下播了…”
张凯南眼角上挑,看着天花板陷入了回忆。
那天晚上。
下播以后,两人坐在电竞椅上,各自点上香烟,各自抽了起来。
得有好一会以后。
张凯南皱着眉头看向刘小帅:“小帅,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跟我争执,我真的就是给你一点建议,咱们也是一起搭档十年了,这不是想着周年冲冲分纪念一下么?”
“你以为我不想?!”
刘小帅夹着香烟,扭头看向张凯南:“但是你自己看看你说的什么话?!这两天,弹幕喷我就算了,就连你跟我说话都开始阴阳怪气了起来,你自己就嫌弃我了,所以我不打了,你自己去玩呗。”
张凯南咬了咬牙,跟着解释了起来:“你要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我不是想着为了直播间的直播气氛么?再说了,我哪里有对你阴阳怪气了?我只是心平气和的跟你在提建议罢了。”
“哦?是么?”
刘小帅冷笑一声,声音也大了起来:“可拉倒吧,别跟老子装了,虽然我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我又不是傻子,你真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话语里的嘲讽?阴阳怪气的,可拉倒吧。”
“你他妈…”
张凯南一下也拉下来脸来了,皱眉看着他:“你他妈脑子有病吧?脑残是不是?现在跟我一起做直播,开始有人气了,调子也起来了?”
“呵呵…”
刘小帅冷笑一声,推开面前的键盘,起身就往外面走:“看吧,内心的真实想法暴露出来了吧?那就这样呗,这个直播间,老子不开了,你自己玩去吧。”
“你他妈这是什么态度?!”
张凯南一下子也彻底爆炸了:“这个直播间你没有拿钱还是怎么的?跟平台签约是我一个人拿钱?收益不都是咱们两个五五开?”
“那老子也不想拿着这份不开心的钱?!”
刘小帅回头转身,把手里的半截香烟直接砸到了地上,喘着粗气:“老子早就受够了,每天直播当个傻子一样在这里,被别人骂了还要被你骂,这个钱我不拿又怎么样?!”
“你…”
张凯南一下子气结。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呵呵..”
刘小帅冷笑一声,重重的摔了下门直接就出去了。
——————————
张凯南回过神来,皱眉裹着香烟:“我自己其实也没能想明白,像以往我们吵架也会是有的,而且时不时的就会吵,观众都以为这是我们的直播特色,其实我自己都习惯了。”
“所以这次我也就没有多想什么了,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一走,就是好几天都联系不上了。”
啊香拿出笔记本,把中间的几个点记了下来,继续发问:“当天晚上他没有回来,你们有去找他们不?”
“像我们这种电竞少年,一晚上不回来也挺正常的,随便找个网吧就可以了。”张凯南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啊香又看向朱秀梅。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然后我就打电话给他了,但是被他给拒接了。”
朱秀梅点了点头,表示有:“我连着打了两个三个,他都是拒接了,我就发消息给他安慰了他,但是他也没有回复我,那天晚上正好不舒服,所以我也就没有多想,脑袋昏昏沉沉的,没一会就睡着了。”
啊香愣了一下:“你睡着了?”
朱秀梅应到:“是,怎么了?”
“啊,没事。”
啊香摆了摆手,执笔在本子上快速的写了起来:“对了,你能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一下记录么?”
“……”
朱秀梅一下子就沉默了,跟着回复:“我这个人,有随手删除手机上的东西的习惯,所以没多久我就删除了。”
“删除了?全部都删除了?”
啊香挑了挑眉,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在得到朱秀梅的肯定以后点了点头:“嗯…我表示理解,之前我们也遇到过那种随手删除消息的人,习惯性的动作。”
手里的笔却没有停下,做出快速的关键词记录。
朱秀梅的表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你这是…”
“哦,你放心,我这只是做一个询问记录,我自己的小本本。”啊香抬头解释了一句:“不用紧张,我们这是情况询问,不是审讯什么的。”
钟天正一直在边上默默的听着,这会正好口渴,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看向张凯南随口问到:“做网络游戏直播,压力大不大?”
“唉..”
张凯南叹了口气,不由有些痛苦的搓揉着脸蛋子,醒了醒神:“你知道的,网络时代嘛,各种网络暴力都是随之而来的,像这种游戏直播更加了,压力大的很。”
“一开始看到那种喷子的弹幕,我心态很不好的,但是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无所谓了,自己甚至都自动开启了屏蔽模式,无视那些喷子。”
说到这里,他又有些感叹了:“不过现在的网络环境就不很不怎么样,像以前,我们刚刚开直播的时候,观众们进来,都是发“主播你好,请问这个英雄怎么玩?”“主播你好,英雄天赋符文是什么?”,但是现在完全就变了。”
“嗯…”
钟天正眯眼看着边上一排的电脑机器,再次漫不经心的问到:“你们做了游戏主播十年了对吧?跟我说说你们的发展过程呗?一开始就是你们两个一起开播的么?”
“对,算下来,今年刚好是十周年了。”
张凯南点了点头,捏了捏眉心:“做直播,你知道,一开始肯定就是发展不好啊,不过那时候就是技术主播呗,技术好操作牛逼,慢慢的就积攒出了人气,就这样一点点的下来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嗯…”
钟天正应声点头,这两个主播他也知道,以前自己读书的之后喜欢看直播,对这两个人有印象,不过他看直播,从来不发弹幕。
他再次重复:“一开始就是你们两个人一起直播的么?”
“啊,这个不是的。”
张凯南摇了摇头,露出回忆的神色:“一开始我们是在双排,但是他不露脸的,有一次有人说好奇另外一个人,所以我们就把摄像头打开了,没想到效果极佳,就这样,慢慢的风格就形成了。”
“了解。”
钟天正点了点头,在张凯南说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捣鼓着手机浏览器,去了他们的贴吧话题,粗略的浏览下来,发现里面搞怪的水友比较多,喜欢给他们做表情包、鬼畜动画之类的,并戏称娱乐型主播。
他随意点看了几个,水友说的确实不错,确实是属于娱乐型的,两个人在直播间里各种搞怪,各种一惊一乍。
钟天正随口问到:“你们不是技术主播么?风格倒是挺轻松地?”
“嗐..”
张凯南重重的叹了口气:“技术型只能说是以前吧,那时候年轻,操作啊、思维啊、反应力啊之类的都能跟得上,但是后面年纪大了,很多方面就落下来了,所以实力段位之类的都下降了,风格就慢慢变了。”
“怎么说呢,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是观众们喜欢就好了,做直播嘛,只要观众看的开心就好了。”
他的烟瘾很大。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的交流中,张凯南已经连续抽了两根烟了,再抽第三根的时候,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一旁的朱秀梅皱了皱眉,关心到:“少抽点不知道么,我给你倒水。”
啊香扫了眼两人:“对了,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朋友。”
朱秀梅解释了一句:“我跟小帅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那时候他们是朋友,我们认识也很早,就跟兄弟姐妹一样。”
“好的。”
啊香应了一声,扭头看向钟天正。
钟天正等张凯南喝好水了,继续发问:“我还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你们一开始直播的收益就是两个人平分么?”
“不是,一开始咱们直播还没有什么人气,小帅一般都是帮别人打代练的单子,后来露脸以后人气不错,我会分他钱,但不是现在这样跟网站签两个人,对半开。”
“了解。”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说出下一个问题:“你们平时有跟什么人有冲突嘛?比如说同行啊之类的。”
他经常看直播,对这个东西也有所了解。
类似与同行带同行直播间的节奏什么的,也有,还有黑粉互喷去直播间捣乱带节奏这种也有。
这就衍生了那些运营很多账号专门帮忙刷活跃之类的行业。
“没有,我们平时很低调的。”
张凯南摇了摇头:“我们从来不跟别人吵吵啊之类的,就算有人带节奏,我们也会直接禁言或者直播间全禁言,从来也不去攻击别人。”
“好,那就先到这里了。”
钟天正拍了拍裤脚,站了起来:“后续如果他跟你们联系上了,记得及时通知我们。”
“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找找啊,小帅我知道的,他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三天还不回来的。”
张凯南跟着站起,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他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行,你放心。”
钟天正点头,宽慰了他们一句:“我们只是先询问你们,接下来我们还会去看监控之类的,找人肯定会找的,你放心吧。”
“那就谢谢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