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4uz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司禮監 愛下-第三百零三章 黑圖阿拉易幟分享-a5eta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闻听大阿哥召集军议,武拜、阿山等十数名在城中的八旗大臣将领便来到了禇英府上。
岂料众人到了之后,却是不见禇英身影,只正白旗的理事诉讼军屯大臣鄂硕他们。
“大贝勒在哪?”
武拜落座之后便问鄂硕禇英在哪,然而鄂硕却是不答他,反向屋外退去。
武拜见了不由奇怪,可不等他问鄂硕干什么,外面却冲来无数披甲的刀斧手,这帮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刀斧手便红着眼睛朝他们砍了过来。
变故悴起,众人措手不及,纷纷被砍倒在地。
武拜等人至死也不明白为何大贝勒要杀他们,一个个死不瞑目。
因为负责当夜城头值守,十六大臣之一的杨善是最后一个到的。等他到的时候,就发现鄂硕领着数十人早就站在那等了。
细一打量那些人,发现都是大贝勒禇英正白旗的将领,而武拜和阿山他们却是不见踪影。
杨善心中奇怪,却未多想,只道武拜他们正在和大贝勒议事,不料空气中却突然传来一阵血腥味,顺着味道看去,竟见不远处的水井边倒着十几具尸体,不是武拜他们又是谁!
再一看鄂硕和那些正白旗的将领看着自己的古怪眼神,杨善什么都明白了,他怒火中烧,指着鄂硕他们痛骂道:“你们正白旗是要造反吗!”
鄂硕念杨善是和自己一姓,便劝道:“杨善,武拜他们已被诛杀,事到如今,你还是随大贝勒一起降了吧。”
“降?降谁?降明朝吗!”
杨善“呸”了一口,“我杨善追随汗王二十余年,若想投明又何必随汗王造明朝的反!”
鄂硕再劝:“杨善,你不要冥顽不灵,现在什么局面你应该比我清楚,只有降明才能换得这城中军民一条生路!”
“汗王尚在与明军苦战,尔等却想降明,你们这是要置汗王和八旗将士于死地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鄂硕朝边上的三泰公打了个眼色,三泰公立即执刀向杨善走去。杨善的几个随从见了忙挡到前面,身子却害怕得直抖。
杨善却是不惧,只痛骂鄂硕等人卑鄙小人,一个个得汗王恩典却做出狼心狗肺之事,简直是女真人的耻辱。
几个自知此事不对的正白旗将领听了都是羞愧的转过脸去,鄂硕的脸色也是难看。
三泰公见不妙,忙上前不屑的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就只有白白送了命才合了是忠臣,不辱没祖宗不成?”
杨善恨恨的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道:“我等既是汗王子民,便当为汗王粉身碎骨!”
“这满城的军民都要给汗王陪葬不成!”
“自汗王起兵那日,我大金所有人便当有此准备!若不成功便成仁!”
见三泰公气急败坏的样子,杨善轻蔑的笑了起来,一指鄂硕他们,“你们正白旗的怕死要降,自去降便是,休要拉上我杨善。这大金国,有人做奸贼败类,便要有人做忠臣义士。来吧,来吧,一刀杀了我杨善,你们也好去当卖祖求荣的败类!”
“杨善,你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就杀了你!”三泰公气的就要拔刀。
“你是什么东西!”
杨善根本不理会三泰公,反而转身对着远处叫道:“大阿哥,你是汗王长子,我大金的太子,你若降明,上不忠大金,下不忠汗王,不忠不孝之人死后有何面目见你爱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
躲在屋子里不愿露面的禇英听了杨善的叫喊,面色微变,下意识低下头来又有些犹豫起来。
龚正六见了,心中一凛,心道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你大阿哥就别扭扭捏捏了,便在边上提醒道:“莫犹豫,不杀杨善,明军那边不会信了咱们是真心归降。”
一边的石翰也咬牙道:“事已如此,大阿哥休要被他杨善一句话所蒙,咱们已杀了武拜他们,又何必怕他杨善,奴才这就去送他上路!”
禇英不吭声。
石翰二话不说便推门奔了出去,杨善见他持刀向自己走来,知必死无疑,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是大阿哥的意思吗?”
石翰将长刀捅入杨善胸中,狠狠说了个字:“是!”
杨善一死,其随从也被正白旗的人杀戮一尽。
至此,黑图阿拉城中的“反对派”高层被禇英一扫而光,但让禇英没想到的是,他原意就杀这些人结束此事,武拜、杨善等人的部下以安抚为主,却不想事态扩大了起来。
三泰公等人竟然背着他带兵将那些被杀的大臣、将领的嫡系部下都给杀了。
此事还不算,三泰公竟然又同正白旗中的瓜尔佳氏军官们一起向禇英劝谏,让他马上派兵将战犯名单上所列之人的府邸全部包围,然后将他们的家眷都交给明军。
说是这样就能更加让明军相信他们的归附之心,并且还能斩草除根,免得这些人私下串连不满大贝勒降明再闹出事来,牵连他们。
禇英不想这么做,因为战犯名单上有他的阿玛,还有他的叔叔兄弟们。
他可以降明,可以把大福晋阿巴亥交出去,但他不代表他能将自己兄弟家人全交出去。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禇英做主了,倒不是三泰公他们有背叛之意,而是见了血之后的正白旗将领们也担心将来有人会算他们的账。
掌旗的阿哥家,大臣家,觉罗家,哪家没有一些戈什哈和阿哈呢。
这些家单看掀不了浪,可真要联合起来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并且,最要命的是大贝勒降明之后,明朝仍会将黑图阿拉交给大贝勒,那样大贝勒还会用一些兄弟子侄,这要是将来有人大贝勒那里进了什么谗言,谁敢保证大贝勒不会翻脸呢。
又或是大贝勒万一短命,继任的新主子是和他们有仇的,那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鄂硕等正白旗参与密谋造反的军官们也得确保一下自己的将来。再加上三泰公和一些瓜尔佳氏的军官们煽风点火,此事竟成了必须要做的了。
龚正六如何猜不出这些人的心思,担心要是禇英不肯听从会引起另一场内讧,便劝禇英答应这些人的请求。
并拿卧薪尝胆的故事激励禇英,说今日大金虽亡,但建州未亡,只要禇英还在,爱新觉罗一系也未亡。
大概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
禇英亦知现实,便无奈同意了部下们扩大行动的请求,随后又让龚正六代表自己去向明军正式乞降。
但禇英却有自己的条件,他要求明军将七弟阿巴泰、十弟德格类从战犯名单上拿下,因为这两个弟弟与他的关系最好。
另外,就是明军必须在黑图阿拉城外举行受降典礼,以天地盟誓保证不屠城。
此外,需由明朝皇帝下一道册封自己为建州龙虎将军的敕书,并且仍将建州二卫交于他禇英。
受降典礼,禇英希望最好是魏公公亲自过来。在此之前,黑图阿拉可以易帜归明,但一应事项都由禇英负责,明军不得入城,而大福晋阿巴亥也暂居城中。
周铁心在听了禇英的这些要求后,爽快的全部应承下来,只要禇英将名单上战犯家眷先送出城便可。
“大阿哥能做到这一步已是不错的了,咱们就不要再给他压力了。”
几乎没费什么劲就迫降了黑图阿拉,周铁心自居功劳甚大,心情甚是愉快。
可是叶赫部的金台吉和布扬古却是不大高兴,因为禇英要是继续当龙虎将军,统治建州,那他们叶赫部干什么?
出了这么大力,死了这么多人,难道到头来一点好处也没有吗?
“二位贝勒也莫要心急,魏公公常说心急吃了不热豆腐,放心好了,在公公心里,你们叶赫部比黑图阿拉可重要的很。”
说完,周铁心也习惯性的抽出烟给两个贝勒一人递了一根,点上抽起后,很认真的对二位贝勒又道:“魏公公是重情重义之人,不瞒二位,知道东哥姑娘死讯时,公公可是整整哭了一夜。”
周大人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金台吉和布扬古哪还敢有不满,当下都表示一切听从周大人安排,无论如何也要死守落兔岭,让那奴尔哈赤望岭兴叹。
周铁心自又是一番鼓励,其实如何安置叶赫部他根本不知道,刚才说的那些也是他自己胡编出来的,目的仅仅是稳住叶赫部把这场仗打完。
战后魏公公究竟如何安排,那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关他周铁心何事。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许显纯部署的落兔岭防线能不能挡住西归八旗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