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hgp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征戰樂園 起點-第二十章 嬴梟的後手閲讀-bjub6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王维不知道自己被都得死坑了。
无论是都得死给出的情报,还是都得死他们在面对绝境时的表现,统统都称不上“优秀”,更算不上是什么合格的队友。
当然,王维从一开始,就没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
此时此刻。
无尽深渊。
魔的动作依旧未停!
浩荡的规则之力席卷在包裹圣子的土球上,随着土球加厚,圣子对天赐之石的吸引力便越来越高。
而霸王等人,虽然没遭到魔的第一轮打击,然而在深渊异动的前提条件下,强制脱离卷轴无效,他们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直到同样的大手,从天空抓下,将深渊中的所有轮回者挨个捕捉,同样的土球,同样的操作——身为轮回者,他们跟乐园也是有联系的,虽然效果没有圣子那么出类拔萃,但苍蝇腿再小,它也是肉不是?
而就在这种情况之下,魔的计划完成进度亦是越来越快!
天祭坛内,起源之地片片崩裂,这个神秘的空间止不住的坍缩,即将毁灭。
而外部,本应该无坚不摧的天祭坛,亦是剧烈颤抖起来,随着天祭坛的不断颤抖,点点石渣从天祭坛上脱落,这使得天祭坛更破烂了一些。
如果王维在此,便能知道为何无坚不摧的天祭坛,会跟个古董似的破破烂烂——因为显然,这事儿,恐怕不是魔第一次做了。
“所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时的王维,其实也有点儿懵了。
获得规则之力后,王维本应该大杀四方,无往而不利,却未想到,在他能力还未彻底补全的情况下,其面对的难度却呈直线疯狂飙升,直接来到了地狱难度。
虽然依旧向深渊最底层前行,然,王维的心,确实有点儿找不准方向了。
跟魔抢天赐之石?
别逗了。
没这个可能。
深渊是魔的神国,这个神国的规模比之王维的神国大了太多太多了,而对于神国来讲,大小,从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力量!
然后……
联系深渊与起源之地的深渊祭坛,还是魔的手笔——虽然王维也有天祭坛,但可惜,王维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用啊。
前人的确把路都给趟出来了,但还有句话,叫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那么,制止魔?
怎么制?
从深渊的暴动之中,王维已经深刻体会到了自己与魔之间的实力差距——也就是现在魔没把注意力放在王维身上,要不然,王维的下场,不会比圣子好多少。
还是那句话。
实力差距太大了。
王维越强,就越能察觉到魔那种无可抵抗的伟力。
而很快……
可能是魔已经把杂鱼收拾的差不多了。
他的目光,终于盯上了王维。
天空中,七彩的光,蓦地泛起,无数规则组合成的规则之力酝酿着、发酵着、只待酝酿完毕,便会给王维惊天一击!
脸上的苦意更甚。
因为,王维感觉得到,这一击,恐怕需要自己全力以赴方能挡下……然后呢?第二击第三击,他又该怎么办?
所谓福临心至。
于这几近绝望的关头,王维蓦地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随手一翻战纹,王维从战纹中取出了秦皇召唤宝玉,同时,他心底默默呼唤着明皇,很快,明皇便传来回应。
“又怎么了?”
这声音中满是不耐。
寄居在王维神国中的明皇,其实也将这一切看得通透,身为曾经的乐园五极之一,且以“智谋”著称,明皇的脑子其实还是够用的。
但现在他都落到这个地步了……他死后,还哪管洪水滔天?
王维却不在意这些。
他只是拿着秦皇召唤宝玉,快速说道。
“秦皇都跟你说过什么?”
“我都说了我忘了。”
“那就给我快点想起来啊,混蛋!”
王维的怒喝引得明皇嘿嘿一笑,他却不愿再开口。
而王维,短暂思考后,话锋却一转。
“我没动你儿子和妻子,我把他们安排到了我的主世界中,还赏给了他们一个封国……国号依旧是明。”
“最近一段时间,据说你的大儿子已经登基,且给你办了个大祭,以告慰先皇的在天之灵。”
“我做的,很够意思了吧?”
这只是王维的“善意”,他不是什么弄死对手还要在对手坟头上蹦迪的选手,对于给自己造成了不小麻烦的明皇,王维还是抱着一星半点的敬意的。
听到这番话,明皇沉默了。
这事儿,王维做的还算地道。
“其实,我真的忘了嬴枭都跟我说过些什么……”
“但是,这个宝玉……嗯,你用了不就知道了么?”
“怎么用?”
“捏碎啊,还能怎么用?反正这事儿对与不对,我觉得你现在也就只有这一个选择了,不捏碎这东西,你还想让这东西当你的陪葬品啊?”
此话,在理……
虽然现在王维手上,只剩下了一枚秦皇召唤宝玉。
但,情况如此,也由不得王维再权衡利弊了。
“咔嘣。”
简单用力,王维手上的宝玉登时碎裂,星星点点的光,从宝玉中泛起。
然而,这光,却并未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王维看着这光,便看到随着光芒缓缓消散……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完了。”
这是王维心中的第一个想法。
然而下一秒,王维神色一动。
规则视角下,王维隐约间看到了仅剩下的光,连成一条笔直的线,径直指向了远方。
“轰隆!”
规则之力涌动之中,王维蓦地加速,速度拉满。
他在天空中化作一条白线,头顶上方,七彩的规则之力已经酝酿完毕,宛如雷霆,又如暴雨般向着王维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神国之力瞬开,王维以神国的力量生生顶住这一击,却亦是口喷鲜血,摇摇欲坠。
一击之后,第二击开始酝酿——随着魔盯上了王维,他不杀王维誓不罢休。
然而,哪怕被重创,王维也依旧没降低速度,他反而提速,直勾勾地向白线指引的地方奔去。
隐约的预感告诉王维。
远方,极可能是他唯一的生路了。
……
“妈妈你看,有人渡劫!”
深渊中,某头小魔崽子指着远方的雷霆和七彩祥云,如此说道。
这不是个例。
王维一路跑,七彩祥云一路追,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又怎是一个壮观了得。
然而别人眼中的奇景,对王维来讲,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死劫!
成就规则之力后,王维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神国与规则之力的搭配组合,究竟能产生何等惊人的化学反应。
然而,还未等他将这招彻底完成,魔,已经先给王维上了一课!
眼下,王维身处于深渊,而深渊,便是魔的神国。
这就相当于是王维将敌人强行拽进神国之内,神国的主人,便是此方天地的创世之神。
这个主场优势大的惊人。
本就是“小魔”的王维,在魔这个老魔头下,不会有任何翻盘的希望!
用被锤得欲仙欲死,都不足以形容王维现在的状态——神国已经出现裂痕,强猛的对抗之下,王维全力运转规则之力,这给神国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再加上外来的攻击统统砸在神国中,一时间,王维的神国满目疮痍,反馈到王维自身上,王维亦觉得头晕眼花,甚至都有点儿丢失方向感了……
但,秦皇召唤宝玉中的白光,却顽强的,持续的为王维指引着方向!
直到王维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的时候。
远方,一座雄城,出现在了王维眼前。
城门口上方,那承字,隐隐约约的落入了王维眼中。
“承城?什么怪名字。”
疲累的王维,甚至还有心情吐槽了一下这城的名字。
随后。
他如同失了事的飞机似的,一头扎进了承城之中,砸塌了三座房屋,掀起漫天尘埃。
头顶上方,七彩祥云发出了最后一击!
“轰隆!”
七彩的雷霆从天而降,对着王维悍然砸去!然而,这雷霆刚刚落入承城上空,一座巨大的防御结界陡然升起,一击之下,虽然结界颤抖,却真的顶住了这次攻击。
这让魔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承城。
正是魔所在的深渊最底层,由秦皇以魂匣为核心,建造而出的城池。
换言之。
这一刻,王维与魔的直线距离,仅剩下了不足一百公里……一个转瞬即至的数字。
此刻,王维已经被天雷打得意识模糊,也因此,王维主动找上门来的举动,更像是自投罗网。
魔理所当然的会笑纳这颗人头。
却没想到。
嬴枭建立的承城,给王维挡了死劫。
“来人!来人!”
口中发出激怒的咆哮声,门口处,未随军出征的魏缭忙不迭地走了进来。
“大人。”
“这城中的结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禀大人,这城,自然是要有结界的啊……”
魏缭也挺无奈的。
这城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魔,别管这城有多大,有多繁荣,本质上还是一座战争要塞。
战争要塞没有防御屏障,这像话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还不赶紧把这结界给我撤喽!”
魔的声音更愤怒了一分,因为又一道雷霆劈下,却依旧被承城的结界所抵消。
听罢,魏缭先是一愣,随后苦笑着说道。
“这结界,乃是秦皇陛下亲自设下的。我没有操作权限……”
魔登时愣住。
转过头来看向魂匣,魔微微眯眼。
“那谁有这城的操作权限?”
“秦皇陛下……”
心中念头急转。
魔的意识瞬间沉入了识海最深处。
伴随着光影闪过,魔,再次出现在了识海中的宫殿内,前方,嬴枭依旧倒挂,血液似乎已经流干,魔上前两步,蹲下身来,用力拍了拍嬴枭的脸颊。
片刻,他站起身来,叉着腰不解道。
“明明就是死了啊……”
……
“轰隆!”
沉重的坠地,摔得王维头晕眼花,身体像散架了似的,同时,魔的规则之力依旧环绕在王维的体内,不断摧残王维的神国,反馈到身体上,给王维的身体带来了更沉重的负担。
要不是身怀不死规则……
恐怕王维在第一道雷击之下,便会神消身陨,死无全尸。
疲累的王维,甚至连动都不想动,直到身边蓦地传来脚步声。
王维猛地转头,刚想动用军团降临招来卡俄斯护体,却未曾想,映入眼中的人影的长相,完全出乎了王维的预料。
“别说话,跟我来,快一点儿。”
第一时间到场的人影快速开口,对王维说出如下话来,王维哪怕满脑袋蒙圈,却还是如同曾经那般,第一时间听从命令,在那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两人快速离开原地。
在小巷中七扭八拐,不多时,两人便停在了一处住宅前,那人单手掐诀,随着细微的能量波闪过,房门打开,两人入内。
直到走入了住宅,王维方才从那人手上挣脱,看向那人那张熟悉的脸,王维只感觉难以置信,却又理所当然。
片刻,他终于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秦皇大人。”
面前之人,一身城中护卫军的甲胄,但那长相,王维却熟的不能再熟了。
不是嬴枭又是何人!
本来,王维觉得,嬴枭落入魔手里,肯定没个好下场,但秦皇召唤宝玉一事,却又让王维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念想。
此时此刻,这念想终于成真。
嬴枭,真的没死。
“我哪是那么好死的……”
嬴枭笑着说道,动作却不停。
手中如穿花般结着印,随着印决落下,王维只感觉这处房间中的规则,产生剧烈的动荡。
很快,这里便像是超脱于尘世间的仙居,彻底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这样就好了,那家伙应该也找不到此地了吧?”
嬴枭这般说着,似乎松了口气,再转头看向王维,嬴枭脸上带着稀奇与些许震惊。
“我给明皇托梦带话……本以为来的会是朱厉,却没想到来得人竟然是你……你这成长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神国中,王维隐隐听到明皇发出冷哼声,而思考前因后果,王维也算是明白了嬴枭的意思。
曾经给朱厉托梦……
那是因为秦皇想要找外援。
细致想想,恐怕也就只有朱厉,才有资格成为秦皇的“外援”了……嗯,虽然朱厉也拉胯的一逼,但矮子里面拔高个,也算是无奈之举了。
但秦皇确实没料到,王维出手直接弄死了朱厉,亦成为这一战中,大秦方面的抗鼎人物——这无疑乃是意外之喜。
原因很简单。
王维比明皇更强、更合适。
“所以……”
王维如此问道,眼巴巴地看着嬴枭,似乎想要让嬴枭给自己一个解释,见罢,嬴枭叹息一声,开口道。
“无限转魂。”
“这东西我也有,如果说无限转魂能够保你一命的话,也有可能。”
听到这话,嬴枭先是一愣,随后稀奇看了眼王维。
“规则之力?”
“没错。”
嬴枭登时沉默了下来。
因为王维的实力进步速度,甚至比嬴枭更快……
也不知道是被王维打击了还是怎么着,总而言之,嬴枭念头一转,不想再提王维身上的事情,转而说起了他自己的事。
“如果你说的是,靠规则之力脱变之后的无限转魂的话,那么我的无限转魂,与那个还有不同,总之,就是技能的再次变异,导致我的无限转魂,比你想象中的那个,还要更强了一点儿。”
“当时,我正在魂境战场与魔对抗,却没想到,我手下最信任的几员大将,对我来了反戈一击……你现在应该也明白魔的棘手之处了,他想要控制别人,根本防备不住——无声无息间他就能策反掉任何人。我就在这上面吃了大亏。”
随着嬴枭的描述,王维也渐渐明白了此番事件的前后因果。
魂境战场。
其实就是魂匣对魔的封印。
但这个封印并不完美。
魔在魂境战场中举步维艰,但慢慢挪动,总能破封而出,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强者镇守魂境战场,延缓魔脱困而出的进度。
本来这个人选是李全知,但李全知又选中了嬴枭——因为李全知明白他自己不配做这个活儿。
而嬴枭,不愧是嬴枭!
他很适合这份工作。
自打嬴枭的能力体系成型以来,的确对压制魔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按照正常情况论,即便是嬴枭与圣子共废规则之力,他也能保证魔封印的完整性与安全性。
但再坚固的堡垒,都会从内部崩塌。
白起等人的反戈,让嬴枭一败涂地。
“我被魔擒住,我的身体,成了魔重塑躯体的祭品,我的魂魄,也成了魔重塑灵魂的补给……他把我吃干抹净,一点儿骨头渣子都没留。”
说起这个,嬴枭脸上倒没什么怨愤,只是苦笑。
“但我也不是泥捏的。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到了我会败这种结果,我自然也布下了后手。无限转魂就是这个后手之一,即便灵魂与肉体统统被夺走,凭借着无限转魂的力量,我依旧获得了一线生机,从而在我的一名下属身上获得了重生。”
过程,大抵就是这么个过程。
具体的东西,嬴枭没细解释,王维也没多问——因为这东西解释不了太细,如果解释的太细的话,就会涉及一些更具体的能力和对规则之力的运用,还有双方当事人的心理活动和具体的环境。
总之……
王维只需要知道,嬴枭没死,这个就足够了。
然而,这却又引申出了另一个问题。
“那你,就一直这么看着?”
既然嬴枭没死。
那他为何一直隐藏不出?哪怕局势危险到了这种情况,嬴枭也依旧潜匿。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还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任务。”
“首先,白起等人的反叛,我无能为力……你也是军主,你能明白此事的棘手之处。”
类比于王维。
贾诩,荀彧,诸葛亮,周瑜,吕布赵云等等等等,都成了别人的马仔……
当然,哪怕情况如此,王维站出来振臂一挥,还是能够保持势力的稳定的——大不了将那些叛逆统统处死便好。
但可惜的是。
你能处死手下的强将谋士,你能处死得了魔么?
嬴枭隐藏在此,显然有更深的谋算,一旦他露头,再次被魔盯上,除了让魔多费点儿力,多浪费点儿时间,然后再次去死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
显然,嬴枭的举动,都是有深层原因的。
而这,也是他用秦皇召唤宝玉寻求援兵的根本目的!
“魔会毁了一切。”
“我们必须要将他再次封印。”
一旦魔吸收了天赐之石,一切的一切,将再无法逆转!
不单单是乐园就此崩溃,王维的小命亦将葬送——就像现在,他就没办法脱离深渊,更不可能像都得死他们,为了延续几个月或者几年的生命,事不关己一走了之……
所以。
“怎么做?”
“没个做……”
“什么意思?”
嬴枭的话,把王维搞愣了。
“没个做就是没个做。龙月四人留下的封印已经被摧毁,魔的脱困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了。我所指的再次封印,只是让魔再老实一阵,不长,一年两年,然后在这一年两年中,咱们需要找到再次长久封印他,或者彻底弄死这家伙的办法!”
说完,嬴枭摊了摊手,满脸无奈的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搞死魔,我也没有再次长久封印他的办法……但多出来一年两年的时间,也就给咱们多争取了一些想办法的时间。”
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也是唯一的选择。
嗯,按照正常情况来讲,事情的确是这样的……
但只要有了一年两年的时间,待到王维补全神国……
突兀的。
王维竟发现,这事儿貌似还真就碰了巧了。
因为他……
还真就有从根本上破坏魔的计划的方法。
当然,这些东西,王维没说,他只是捏着下巴,沉吟片刻,继续问道。
“那么,咱们又该怎么做?”
“很简单,咱们出手,将魔重新塞回魂匣里,到时候自然有办法让他再老实一阵!”
说着,嬴枭用力点了点王维的胸口。
“而这一次,你是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