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nn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討論-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苦戰熱推-0ias2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斗气,上弦叁在长久的战斗中领悟了一种特殊力量,只要站在他的领域之中,他就能侦测到敌人的斗气,敌人的强弱和动作一清二楚。
上弦叁是一个武者,虽然因为师父和未婚妻被杀而化身为厉鬼,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武道的追求,就算成为鬼也不单单是欺负弱小,而是渴望着和比自己更强的鬼战斗。而他的小目标就是超越上弦贰,大目标是超越上弦壹,成为十二鬼月的最强存在。
虽然是个鬼,却也是一个有追求的鬼。所以当他发现药方之后,立刻就准备了一副药剂吞下,现在他正在蜕变。
炭治郎和水柱两人正好遇到了这位不断追求上进的恶鬼,感受到了他无与伦比的斗气和战技。
“比上一次见还要更加强大。”炭治郎感受得到敌人身上释放出的力量比上次见面更可怕。
“很好,正好用你们来试试我的新力量。”
轰!
血鬼术和武术结合,恶鬼电光石火间已经欺身上前,双掌推出,一招打出一阵狂风,直接把敌人卷入其中。
不能呼吸,周围的空气被抽掉了,肺里接受不到一丝的氧气,身体里产生不了半分力量,这样下去的话会死。
“太棒了,这就是鬼祖级别的实力么?”上弦叁感觉杀死敌人就比捏死蚂蚁还要简单。
“休想伤害我的伙伴!”炎柱杀来了:“让我们继续进行上次没有完成的战斗吧。”上次他们在列车上遇到,没打完。
身后灼热的剑刃落下,直接打向恶鬼。
但上弦叁的领域是没有死角的,就算是身后的攻击,他也能感受得到,那股纯粹而热情的斗气,来者确实是个不错的对手。
转身,鞭腿横扫而出。
叮当。
皮肤和剑刃相撞却有金属相碰的鸣响,上弦叁的皮肤已然强化得能和日轮刀对抗。
“得救了?!”炭治郎和水柱从狂风的窒息绝境脱离了出来,现在是大口呼吸。
“有没有得救还不一定。”水柱却知道战斗现在才开始,他要去和炎柱打配合。咻,两个柱都要使出最强的力量才行,不然哪怕是一瞬间的大意都足以让他们身首异处。
炎柱的表情已经没有笑容,因为他也很清楚这场战斗绝对是有生以来最有压迫感的,自己必须要和水柱配合,不然没有胜算。
两位柱眼神接触,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两把日轮刀化为两轮银色明月试图合拢一处。而恶鬼就在明月之间,却宛如不解风情的第三者横亘在中间。
“还不够,更多更多,把你们的绝学都拿出来吧。”此时上弦叁是完全没把敌人看在眼里,因为敌人太弱小了。
炭治郎只感觉自己没用,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贸然加入战局说不定会拖后腿,所以他要去看:“都好厉害。”不过看了一会儿他发现敌人的动作快得过头了,有时候柱还没有出招,敌人已经开始做出应对了,就好像会预判一样。
事实上就是预判,虽然上弦叁没有领悟通透的世界,但他用智力,用斗气来达到相同的效果。
炭治郎知道想要打败这样的敌人,必须要有所突破才行,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那个夜晚。瘦弱的父亲拿着柴刀砍翻了大狗熊,那时候父亲带着他,说了些什么。
回忆起来,炭治郎知道这段话很重要,能不能打败这样的强敌就看这段话了。
封闭多余的器官,简单来说就是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类似于劣质版的‘自在极意功’,只要做到封闭,那么敌我自明。脑海中自然会出现自己和敌人的位置,也能预判敌人的动作,这就是通透的世界。
炭治郎的父亲绝对是一个天才,虽然体弱多病,但就是个天才,练武奇才,可惜没有伯乐挖掘他,所以他一辈子就是在卖炭,但就凭神之舞,他就已经领悟了通透世界,而且很有先见之明地把它传授给了儿子。
在这个世界能真正掌握通透世界的人少之又少,炭治郎的父亲没有经过专业的剑术和呼吸的训练,却自己领悟了这股力量,其天赋只怕比上弦壹还要强一点。
记起来了,炭治郎现在是真的很感谢父亲,自己之所以能站在这里和十二鬼月战斗,主要依靠的就是父亲对他的教导。
“通透的世界,还有十三个动作。”炭治郎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握紧战国流传下来的日轮刀,他要上了。
此时水与火两位柱已经陷入了绝境,不管如何努力去攻击,敌人都可以挡住并进行反击。
他们两个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咬紧牙关,打起精神,不管骨骼的哀嚎,不管肌肉的悲鸣,不断挥舞手中宝剑,此时只有呼吸和招式能够勉强让他们活下去,根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极限,两人已经被逼到极限了。
轰轰轰!
上弦叁的动作太快了,拳脚虚影都重叠到了一起,和刀刃划出的银色弧度纠缠在一起谱写死亡的舞曲。
眼睛不能有一瞬的歇息,呼吸不能有一刻的停顿,就算肌肉崩裂,神经断连,骨骼粉碎都不能停下来了。
停下来就是死。
水和火都已经到了危机的关头,两人的思想已经和身体开始背道而驰了。思维想要继续战斗,但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两者好似已经一分为二了。
极限,在这场死斗之中,极限这个词就等同于死亡了。水柱和炎柱都能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伙伴正在硬撑,反正自己也一样,这个时候只要伙伴不停下来,自己也绝对不能停下来。
所以两人哪怕已经表情扭曲,也不顾身体的抗议和哀求继续挥舞日轮刀,自己这边只要不停下来,就能为伙伴分担压力。而且他们还相信一旁的炭治郎一定会给他们带来惊喜的,水柱是炭治郎的伯乐,而炎柱和炭治郎一起战斗过,他们都知道炭治郎虽然比谁都温柔,但他的勇气不输给任何人。
“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我已经厌倦了,你们这些柱也不过如此。”上弦叁要下死手了。
不好,两位柱突然感觉鬼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他们好似落在了绞肉机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敌人粉碎。
“啊——”然而鬼的招式却被截住了,炭治郎来了,他预判了鬼的杀招,在关键时候冲了过来。
“?”上弦叁一愣,因为他感觉不到炭治郎的斗气,不然他的杀招也不会被打断,就是因为没有察觉才会被打断。而之所以没有察觉,是因为炭治郎身上没有斗气了。
此时炭治郎的呼吸已经改变,或者说只有呼吸了,其他多余的一切器官都被关闭,他的世界里一切通透,敌人和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隐藏,连肌肉的抽动都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