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wol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猛卒-第九百八十九章 再次選相讀書-jhy8w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清晨,郭宋一家和往常一样聚在餐桌前,只有长子郭锦城的座位空着。
“夫君,阿城怎么样了?”问话的是刘采春,她有四个月身孕了,小腹已微微隆起。
郭宋微微笑道:“他之前去居安坊教书,我觉得不太安全,又让他去《长安快报》当执笔去了。”
饭堂内顿时热闹起来,阿城居然去报馆了,这倒是新鲜事情。
郭薇薇急问道:“爹爹,以后报上能看到阿城写的文章吗?”
“当然可以,估计过两天就能看到了。”
饭堂内顿时一片掌声,大家心中都充满了期待。
郭宋夹了一块蒸糕放进嘴里,感觉味道很不错,甜而不腻,他指着蒸糕问道:“好像口感和以前不同啊!”
独孤幽兰抿嘴笑道:“我爹爹前两天派人送来了蔗糖和甜菜糖,让我们尝一尝,这里面就是甜菜糖。”
郭宋顿时大感兴趣,“甜菜糖出来了吗?”
“当然出来了,报纸上也刊登了,昨天的《长安快报》上面就有,好像在……”
“在美食栏目!”敏秋接口笑道。
“对!对!就在美食栏目。”
餐桌上就有《长安快报》,敏秋连忙把快报递给郭宋,郭宋翻到了美食栏目,美食栏目是教大家做菜、做面食、点心的,非常受欢迎。
郭宋赫然看见了一篇文章,‘美食的大变革’,上面就是在介绍蔗糖和甜菜糖,蔗糖自从几十年前天竺传来熬糖术后,市场上就出现了,主要是红糖,基本上只供皇宫和权贵,与普通百姓无缘。
但文章上就写了,将来蔗糖和甜菜糖的原料会大量种植,数年后,每斤两贯钱的糖会一定降为百文钱,进入寻常百姓家。
很显然,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采访过独孤家,郭宋还真想和独孤立秋谈一谈了。
……….
吃罢早饭,郭宋来到了朝房,他们现在并没有每天固定的早朝,只是看情况,如果政事堂针对某一件事提出早朝要求,郭宋会举行一个小规模的早朝,基本上涵盖四品以上的相关职官,这实际上就是政事堂的扩大议事而已。
郭宋在朝房坐下,便对卢纶道:“去通知独孤资政,就说我想和他谈一谈甜菜糖之事。”
卢纶点点头,迅速去了。
郭宋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名单,这是新增相国的候选名单,由目前的五名相国推荐,一共有五人,包括潘辽推荐的崔元丰,杜佑推荐的薛勋,张谦逸推荐的韦应物,曹万年推荐的独孤立秋,以及张裘安推荐的陆贽。
这里面郭宋已经确定的是崔元丰,崔元辅来自清河崔氏,曾是德宗的户部侍郎,被封中书门下平章事,就在入相前夕,泾源兵败爆发,崔元丰没有南下成都,而是回家观望,夺取河北,清河崔氏功不可没,作为奖励,郭宋便决定把第一个空缺的相国名额给清河崔氏。
而且崔元丰自身的资格也足够了,倒是他们家主还欠一点。
第二个名额郭宋原本考虑放在河东,但如果放在河东,就避不开太原王氏,选太原王氏则会影响到王太后,这是郭宋不得不考虑的,况且潘辽就是太原府介休县人,他虽然长期在河西为官,但他的族人都在太原介休县。
所以思量再三,郭宋决定还是把第二个名额放在关中,毕竟关中是大头,目前只有杜佑一人。
关中目前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韦应物,一个是独孤立秋,一个是关陇世家,一个是关陇贵族。
韦应物的能力很强,担任京兆尹两年,把长安和京兆地区治理得井井有条,他在朝廷担任过左司郎中,地方官出任江州刺史、滁州刺史和苏州刺史,地方资历是足够了,但朝廷资历还略有不足。
独孤立秋则相反,担任过千牛卫大将军、左卫大将军,在南唐则出任吏部尚书、左相,但独孤立秋没有出任过地方官,在经历方面容易被人诟病。
毕竟从汉唐以来,历朝历代就有不历州县,不进省台的规矩,历史上杨国忠升相国之前,突击出任益州长史,就是为了弥补没有当过地方官的弱点。
至于关陇贵族这个出身,其实已经不太引人瞩目了。
这时,有文书在门口禀报,“殿下,独孤资政来了!”
“请他进来!”
片刻,独孤立秋笑眯眯走了进来,郭宋连忙起身见礼,现在独孤立秋是资政,从尊敬前辈的角度来说,他都要客气一点,况且独孤立秋还是他的岳父。
“殿下太客气了。”
两人寒暄两句,郭宋请独孤立秋坐下,茶童上了两盏茶。
郭宋笑道:“今天请资政前来,主要是想问问甜菜糖的事情,报上说得比较含糊。”
独孤立秋眼中略略闪过一丝失望,他立刻笑道:“今年开始卖的甜菜糖其实是去年收获的,一共熬得六千斤红糖,用了两个月时间才从安西运来,数量少,运费也贵,因为第一年是试种,数量不多,到明年就能出熬出三万斤红糖,不过明年秋年丰州的甜菜也该收获了,我们估计,丰州的甜菜能熬出八万红糖。”
“加上蔗糖呢?”郭宋又问道。
独孤立秋道:“在说蔗糖之前,卑职还有个想法。”
“请说!”
独孤立秋笑道:“这批甜菜糖是在安西粗制,然后在张掖精炼提纯,后来有几个粟特商人看到了,非要买我们的红糖,甚至愿意出五贯钱一斤,据他们说这些糖在西方可以卖到二十贯钱一斤,我就在想,安西的糖是不是可以卖给粟特商人?”
这倒是可行,历史上的甜菜熬糖在一千年后才出现,西方基本上都是用蜂蜜代糖,这种红糖对他们来说,确实比较罕见。
郭宋想了想道:“就怕我们自己都不够用。”
“这就是我要给殿下说的蔗糖之事,我有个族孙,带着几个管事去云南建庄园了,那边气候湿热,可以大量种植甘蔗,就地粗炼,然后运到渝州精加工,再用水运通往两川各地,这是其一,其次是岭南广泛种植甘蔗,在广州炼制后,通过海运运到扬州,整个江南和中原都能得到蔗糖供应,至于长安以及黄河以北,用丰州的甜菜糖供应。”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回头道:“所以你就建议安西的糖卖给西方?”
“正是此意!”
郭宋点点头道:“原则上是可行的,但前提是要先满足大唐百姓的需求,有富余物资才卖给西方。”
“这是当然,糖是民生资源,必须先满足自己百姓的需要,毕竟我们不仅仅是商人。”
独孤立秋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闻弦知雅意,郭宋便隐隐猜到了独孤立秋的心思。
郭宋坐下道:“最近我考虑了很多,我觉得事关民生的基础需求品,像小麦、粗布、盐、粗糖、耕牛、官租房等等,应该由官府掌控,我的意思是说,官府应该控制原料、加工、售价,以保证底层百姓的生活,资政觉得呢?”
独孤立秋这才明白,“我懂殿下的意思了!”
这时,郭宋又淡淡笑问道:“资政目前的身体可好?”
不知为什么,晋王这句话看似随意的问候,却使独孤立秋心中怦怦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