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hhc精彩都市异能 獵諜 隱爲者-666、確認目標分享-xu4tl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郑茉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汤姆逊并没有出来。
他今晚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将图纸卖掉,除了这个之外,其余的事情都懒得去碰。
要是说能将郑茉莉给收入帐中,当然更好。
“真的是一个小妖精。”
想到郑茉莉的身段,性感的眼神,汤姆逊小腹处就冒出一股邪火。
“嗨,汤姆逊先生!”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陡然响起。
汤姆逊吓的一哆嗦,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在房间中竟然多出一个男人来,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看过来,看的汤姆逊有些心慌。
“你是谁?”
汤姆逊强忍着心中的慌神问道。
“汤姆逊先生,不要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我那就是来找你谈生意的!至于说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凤雏!”
楚牧峰走到墙角的书架前面,翻阅着上面的书籍平静的说道。
“凤雏?”
汤姆逊挑眉。
“汤姆逊先生,你是前来兜售一种武器的生产图纸的吧?你的这份图纸我也有兴趣,你开个价吧,我保证不还价。”
楚牧峰直接说道。
不还价!
刚才还有些紧张的汤姆逊,听到这话的瞬间,心思就开始活跃起来。
只要是前来谈生意的他都欢迎,毕竟没谁会拒绝主动送上门来的钱。
“真的不还价?”
“合理之内,绝不还价。”楚牧峰微微一笑。
“三十万!只要你给我三十万美金!我保证立刻将图纸双手奉上!”
汤姆逊盯视着楚牧峰,一字一句的说道。
“行,成交!”
果然不还价!
楚牧峰的眼皮连跳动下的意思都没有,便直接答应下来。
这反而是让汤姆逊有些意外,他狐疑的问道:“凤雏先生,我说的是三十万美金,你要听清楚,不是三十万法币!”
“没错,我说的也是美金,只要你现在给我图纸,我立刻给你钱。”
楚牧峰很从容地说道。
“凤雏先生,你走吧!”
汤姆逊看了楚牧峰一眼,摇摇头说道:“我就当做没有见到你!”
这家伙是一个胡说八道的人!
汤姆逊根本就不会认为像是楚牧峰这样的人,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三十万美金。
你说你但凡是讨价还价,但凡是迟疑点,我都会觉得你是真的,可你是这样的吗?
你张口就答应下来,这分明是冲着我的图纸来的,压根没想付钱。
和这样的人,我懒得多费口舌。
“汤姆逊先生,我是真的很有诚意的,希望你考虑下我的建议。”
楚牧峰说完后就离开。
“哼!”
汤姆逊鼻腔中发出一道不屑的冷哼声,没有将这个当回事。
这样做有意义吗?
你难道说进来只是为了和汤姆逊说出这样的话吗?
当然不是。
楚牧峰是要见见汤姆逊,是要确定那份图纸是不是真的存在,有的话,下面的行动才能将汤姆逊算上。
要是没有的话,在楚牧峰眼中汤姆逊就是一个骗子。
毕竟他是知道的,就算是有那种冲锋枪的图纸,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卖出三十万美金的天价。
何况汤姆逊你只身前来华亭市,没有任何随行人员,没有任何证明你是米国的武器制造商,凭什么我要信你说的。
“试探的怎么样?”
苏月柔低声问道。
“有!”
楚牧峰举着酒杯,慢慢品尝着说道:“汤姆逊应该真的有一份这样的图纸,不然他不会表现得这么贪婪,而且我能肯定他是没有说谎的。”
“虽然我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搞到这种图纸的,但只要有,咱们就不能说让它落在特高课的手中。”
“那你准备怎么做?”
“派人盯着汤姆逊,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行动轨迹。”
“好!”
……
二楼办公室中。
郑茉莉见到了曲元罗和梁程,至于说到武田正雄,则是在楼下和矢野浩四说话。
“二十万美金?”
猛然间听到这个数字,曲元罗嘴角扬起,面带诧异地说道:“他简直就是狮子开大口,怎么敢张嘴就要这么多钱?”
“二十万美金能做成多少事情,能在华亭市要了多少人的命,他知不知道?这笔钱,我不建议给这么多,压价,必须压价!”
“压价?”
郑茉莉没有理会曲元罗,而是看向梁程,“梁主官,你也觉得应该压价吗?”
“压价不压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必须将图纸拿到手。拿到手,价钱即便是再贵点也能承受,拿不到手……”
梁程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曲元罗。
“真的要是说因为钱的原因而没有办法拿到图纸,曲元罗,你知道下场是什么样的吗?”
“到那时,可就不是二十万美金的问题,而是你这条命值多少钱!”
曲元罗身体微颤。
“二十万美金,拿了!”
“这就对了,田村玲子组长给我的活动资金是十万美金,也就是说现在还差十万的缺口,曲老板,这个就由你先来补上吧吧!”
郑茉莉扬手一指说道。
“我!”
曲元罗哪里想到郑茉莉会这么干净利索的一刀切下来,十万美金啊,你当时大风刮来的废纸吗?
我不是说不能拿出来,只是为什么要拿给你?
这事要是田村玲子出面,我再不情愿都会去做,可是你的话,抱歉,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郑茉莉,这事是你主管的,是你在和汤姆逊谈判,二十万美金,也是你说出来的数字,你说只有十万美金,不好意思,另外的十万我也拿不出来。”
曲元罗当即说道。
“真的没有?”
郑茉莉玩味的翘起唇角。
“没有!”
曲元罗果断道。
“那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去找田村小姐汇报了。”
郑茉莉说完就起身离开办公室,留下的是满脸怒意的曲元罗。
“梁主官,你看到了吧?这个贱人就是这样的趾高气扬,说什么只有十万美金,真的有多少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一下就要从我这里拿走十万美金!休想!”
“我是可以拿着这笔钱给了组长,但绝对不会给她的!她不配!”
“你也不要太冲动,这事啊,我觉得最后还得落在你身上,谁让咱们几个只有你是经商的,你没钱谁有钱?”
梁程站起身拍拍曲元罗的肩膀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老曲啊,给你说件事,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呀,就别犯傻,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啊!”
当办公室中只剩下自己的时候,曲元罗发出了悲愤的吼叫声,双眼带着一丝血色,身上释放出一股股锋芒毕露的杀意。
“都想要从老子这里割肉是吧?当老子好欺负是吧?你们给我等着,这笔账迟早和你们清算,老子记住你们两个混账了!”
……
晚宴继续进行。
汤姆逊从房间中出来后,就要离开晚宴,但却被武田正雄叫住,两人就在角落处坐着交谈,至于说到谈话的内容,外人是听不到的。
“你说他们在聊什么那?”
楚牧峰低声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却想知道,咱们有机会动手吗?”
苏月柔问道。
“没有!”
楚牧峰早就打探清楚四周的环境,这里内内外外都有人戒备着。有曲元罗的人,有梁程的人,还有特高课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动手是没机会的。
只要敢动手就别想离开。
没必要因为三个卖国贼,就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何况今晚出来也算是有所收获的,最起码是知道了这些人的底细。
“准备撤退吧!”楚牧峰说道。
“好!”
就在楚牧峰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谁想意外发生了。
“砰!”
前面的人群中突然间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人摔倒在地,发出悲痛的惨叫声,四周的人都向着两边躲闪开来。
只是他们却没谁去干涉。
“你们说这个何润喜是不是傻了,怎么就敢去得罪曲少爷。”
“我说你傻吗?到底是谁在挑事?是何润喜吗?是那个曲少爷在闹事!”
“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人群的窃窃私语,楚牧峰很快就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这事也很简单,就是何润喜被曲仁东盯上,曲仁东想要将何润喜的工厂买下。
何润喜不答应,这便被曲仁东找了个被泼酒的理由开始摁倒在地痛殴。
“这个曲仁东是谁?怎么敢这样做?难道他不知道这是曲元罗举办的晚宴吗?他!”
苏月柔的话刚说出口来,眼神就不由微动。
两人都姓曲,难不成曲仁东和曲元罗有关系!
很快她就知道了。
曲仁东是曲元罗的儿子!
他现在是曲氏公司的总经理!
这就难怪了。
要是说没点身份地位的话,怎么敢在这里闹事!
一般的人在这里闹事,肯定是会被曲氏公司收拾的,杀掉丢进江里喂鱼都是正常不过的。
“曲仁东这是想要将何润喜的服装厂占为己有,这是想要侵吞掉他的财产。”
“啧啧,没想到这曲家人做事都这样不要脸,连最起码的规矩都不遵守。要是这样的话,曲氏公司在华亭市还怎么立足?商界的人还会尊重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