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vup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御醫 愛下-第1261章酒局!閲讀-yph8u

重生之御醫
小說推薦重生之御醫
村民们得知萧建东很可能躲在李寡妇的家里,就第一时间赶到李寡妇家里,结果当愤怒的村民,将李寡妇的家翻了一个底朝天,却没能找到萧建东的踪迹。
因为村民们的配合,严展功等人很快就收集好足够的证据,委婉的拒绝村民们的挽留,在傍晚五点多钟的时候,回到江城市药监局。
“严科长!你们回来了,秦局长让你回来马上去他的办公室。”严展功带着下属们刚刚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一名工作人员,立刻恭敬地跟严展功等人打招呼,同时还不忘将秦局长找严展功的消息,告诉严展功。
严展功听到下属的汇报,那是对跟随他一同前往南湖村的下属们吩咐道:“郑平,我去一趟秦局的办公室,你们几个把材料整理好,然后联系警察局,让他们帮忙抓捕萧建东。”
严展功跟下属交待完剩余的工作,马上来到秦局长的办公室门口,他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秦局长,伸手敲了敲门,礼貌地汇报道:“秦局!我们回来了。”
秦局长听到严展功的汇报声,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从门外走进办公室的严展功,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伸手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亲切地问道:“小严!你们回来了,有毒保健药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严展功听到秦局长的询问,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恭敬地汇报道:“秦局长!虽然我们并没有找到萧建东,但是在南湖村民的配合下,我们已经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更加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整个南湖村有三百多位村民,食用了萧建东贩卖的有毒保健药,好在这些村民服用保健药的时间并不长,目前除了少部分村民,出现微许精神不振的状态,其他村民的情况都比较良好。”
秦局长得知整个南湖村,竟然有三百多位村民服用了有毒保健药,无疑是让他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小严!一个南湖村,就有三百多位村民在服用这种有毒保健药,其他村子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这两天,你们监察科的干部,到各个街道和村委去走走,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人服用这种有毒的保健药?”
严展功听到秦局长的吩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恭敬地回答道:“秦局长!我有个想法,明天我亲自带着科室里的同志,到市郊的几个村庄进行排查,同时趁着排查的机会,做一次药品知识的宣传活动。”
秦局长得知严展功的想法,脸上顿时浮现出赞许的表情,亲切地说道:“小严!你的这个想法非常好,你们可以大胆的放手去做。”
严展功说到这里,想到陈天麟手中的检测报告书,不忘对严展功叮嘱道:“附属医院肿瘤科的陈主任,在给我打电话之前,已经用这种有毒保健药做过检测,检测报告书就在陈主任那里,明天早上你安排一个人,去附属医院肿瘤科找陈主任,把检测报告书拿回来。”
严展功听到秦局长的吩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恭敬地回答道:“秦局!我的家就在附属医院附近,明天早上到单位来上班之前,我会亲自前往附属医院,找陈主任要保健品的检测报告书。”
傍晚五点多钟,陈天麟将车子停回家后,就坐着一辆黄包车,朝着会展大酒店的方向而去。
大约在二十几分钟后,陈天麟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进一间包厢内,坐在包厢内聊天的钟惠明,看到陈天麟的到来,连忙从沙发前站了起来,恭敬地对陈天麟招呼道:“陈主任!您总算是来了!”
陈天麟听到钟惠明的话,看到包厢里的几位陌生人,歉意地回答道:“钟记!医院里事情多,让您久等了。”
钟惠明听到陈天麟的客套话,笑吟吟地回答道:“时间就是生命,陈教授您的时间关系到病人的生死存亡,我们就算等再长的时间,那也是值得的。”
陈天麟听到钟惠明的话,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得意,反而是直接转移话题,笑着对钟惠明问道:“钟记!这几位是您的朋友吗?您怎么也不给我做个介绍?”
钟惠明听到陈天麟的询问,这才想起自己关顾着跟陈天麟打招呼,却忘记介绍跟自己同行的几个人,连忙向陈天麟介绍道:“陈主任!我给您做个介绍,这位是我的大舅哥邵华宇,目前在沪海开办了一家私人医院,这位是我大舅哥的合伙人杨曦,这几位是他们医院行政人员。”
陈天麟听到钟惠明的介绍,热情的伸出手,跟邵华宇握了握手,用玩笑的语气说道:“钟记的大舅哥,那就是我的大舅哥,大舅哥,欢迎您到我们江城来做客。”
邵华宇之前已经从钟惠明那里得知陈天麟的真实身份,所以陈天麟对他的称呼,无疑是让他感到受宠若惊,心情愉悦地跟陈天麟握了握手,笑吟吟地说道:“陈教授!很高兴能够认识您,可惜我没有一位年龄跟您不相上下的妹妹,否则我还真的希望,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您,成为您真正的大舅哥。”
杨曦听到钟惠明的介绍,得知眼前的年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天麟时,晶莹的美眸里划过一丝异彩,面对陈天麟的问好,他似笑非笑地说道:“陈教授!很荣幸能够认识您!”
“不瞒您说!去年我就曾经听我的一位朋友提起过您,我的那位朋友告诉我,研制出治癌灵的陈教授非常年轻,当时我对她的话完全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直到今天见到您本人,我才发现,我的那位朋友非但没有骗我,反而还是有所保留。”
类似的夸赞,陈天麟并不是第一次听过,他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随即笑着跟随行的几位客人,彼此握了握手,算是打过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