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nul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 txt-402【正德大帝】分享-9e8zb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昨晚住进会馆,已是半夜时分。
朱厚照一觉睡到晌午,伸个懒腰起床,随侍太监立即过来伺候。
等皇帝洗漱完毕,刚出得房门,便看到张永、江彬杵在过道上:“陛下请用午膳。”
午膳是杭州名厨所烹制,黄崇德专门聘来招待贵客。朱厚照吃得很尽兴,一些海味他没有见过,算是在杭州开荤来了。
“赏那厨子一两纹银。”朱厚照放下筷子说。
“是。”张永心思活络,打算回京时把那厨子也带上。
朱厚照起身往外走,看见一个胖子杵在门口,稍微有些印象:“你是那个……”
胖子连忙跪地叩拜:“草民徽商黄崇德,昨晚接待过陛下。”
“对对对,这会馆便是你建的。”朱厚照回忆起来。
黄崇德说道:“回陛下,此会馆乃江淮商人集资所建。本来建给王侍郎做总督府,王侍郎清廉如水,不愿搬进来,索性改做了江淮会馆。”
“有心了,”朱厚照随口问道,“这杭州城,与南京、扬州、苏州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黄崇德笑道:“回陛下,杭州城里没有乞丐。”
朱厚照颇为惊讶:“没有乞丐?”
黄崇德回答说:“此乃王侍郎德政。每天都有皂吏巡街,遇到乞丐便抓走。手脚齐全的,便送去码头、钢厂、矿山做工;鳏寡孤独或残疾者,便送到养济院(明代官方福利院)过日子。”
“有点意思,”朱厚照笑着对张永、江彬说,“二郎只在浙江为政一年,便让杭州城路无饿殍,天下有几个官员能够做到?”
张永笑着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若非陛下钦点王侍郎为状元,王侍郎再有一身才华、满腹经纶,又如何能够施展出来呢?因此,这杭州城路无饿殍,百姓更应该感恩陛下才对。”
“此言有理,”朱厚照龙颜大悦,“快把王二郎唤来!”
其实,王渊收容杭州乞丐,最初目的只是整顿治安而已。混混流氓为一大害,那些乞丐同样是一大害,经常干出诱拐残害儿童的罪行。
可以说是丐帮,也可以说是乞丐团伙,反正被王渊用火铳兵给消灭了。
养济院虽然是官方福利机构,但还是得做工赚钱。年龄小的残疾人,教他们谋生技能,赚到的工资得大部分上交。孤寡老人吃得很差,而且还要扫地、烧火之类,古代封建社会怎么可能养闲人?
好在开海之后,杭州商业极度繁荣,吸收了大量无业游民。再加上留志淑、桂萼和常伦清丈田亩,许多无地农民成了官田佃户,税制改革之后农民也愿意租佃官田。否则杭州乞丐哪里收容得过来?从农村来的流民就够让人头疼的。
接到皇帝的召唤,王渊带着妻儿,慢悠悠从土地庙来到会馆。
本来江彬安排好的,带着皇帝游玩西湖。但朱厚照随心所欲,突然要去船厂看热闹,想要目睹即将建成的大宝船。
走在半路,朱厚照突然问:“二郎,谢于乔的老家,好像离杭州不远吧?”
王渊回答说:“谢阁老是绍兴府余姚县人,确实离杭州不远。”
“我突然想起他,且唤他来杭州见驾。”朱厚照道。
王渊笑道:“恐怕请不动。”
谢于乔便是谢迁,弘治朝三重臣之一,同时也是朱厚照的老师。刘瑾当权之时,刘健、谢迁都辞职了,只剩下李东阳在内阁独自支撑。
后来,朱厚照听信谗言,追夺致仕大臣勋阶。谢迁也在其中,封敕全被夺走,因此对皇帝彻底死心。
王渊当初总督浙江,曾打探过谢迁的情况,随即便不愿跟此人接触。
如果想在浙江全面清丈田亩,谢家必定是巨大阻碍!
仅谢氏家庙国庆寺,就有庙田上千亩,你说整个谢家该有多少田产?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谢氏子弟做官无数。做官之后往往要分家,分出去就不断侵占田产,最终肯定变成一个庞然大物。
比如历史上,谢迁的儿子谢丕,说自家庙田被董姓所占。于是联合官府,把庙田给“夺回来”,导致谢家庙田暴涨至数千亩。可谢氏满门官宦,谁不长眼敢夺他家庙田?他谢家勾结官府夺人田产还差不多!谢迁的曾侄孙,借口修缮祖坟,直接把余姚东山给大半占为己有。
这就是一代贤臣谢迁,死后竟得文臣最高荣誉,获赐谥号“文正”!
王渊暂时还没跟谢家起冲突,因为谢氏只是读书、做官、侵田,对做生意不怎么感兴趣,也跟海商、海盗没啥来往。王渊开海之时,谢家不支持也不反对,直接当他这个总督不存在。
朱厚照也就随口一问,并非有多想念老师谢迁,张永都懒得派人去余姚传唤旨意。
众人行至船厂,自然又是一番轰动。
船厂主事叫做彭彦,原在浙江都司任职,此人能够管理船厂,纯粹是船厂挂靠在浙江都司名下。刚开始,这家伙毫无实权,直至彻底投靠王渊,才没有被手下完全架空。
“草民彭彦,拜见陛下!”彭彦带着一众官吏过来。
会造宝船的老师傅陈宝昌,愈发显得衰老了,需要徒弟搀扶才能下跪。
朱厚照迫不及待道:“快起来吧,带朕进船坞看看。”
跟王渊离开杭州时相比,船厂规模扩大三倍有余。第一批鸟船早已下水,那是请来老师傅以前,就由本地船工开始建造的。
此时此刻,一艘四千料小型宝船,正静静躺在船坞之内。长约六十米,宽约十八米,张五桅帆,排水量超过两千吨。
朱厚照指着工人问:“他们在作甚?”
陈宝昌回答:“回陛下,船工在给宝船抹桐油灰,抹了此物便不会漏水。”
中国古代木制船体,板材之间是要留缝的,再于缝隙之间抹桐油灰。如此,不怕木材热胀冷缩,拥有极高的环境适应性。
这个时代的日本船就不行,造船时搞得严丝合缝,遇到温度有巨大变化,便会损伤船体或者冷缩漏水。
海船还得通体刷桐油,防止被海水腐蚀。而且每过一两年,要再刷桐油加以维护,上了年纪的老船,甚至木心都会浸入桐油。
朱厚照又问:“此船何时可下水?”
陈宝昌回答:“至少三月份。”
朱厚照就那样站在船坞里,默默注视这艘宝船。恢弘的船身带给他巨大震撼,不禁遥想当年太宗朱棣,命令郑和乘宝船下西洋,那万国来朝的伟大场面。
突然,朱厚照转身问张永:“卿愿做三宝太监呼?”
张永浑身一哆嗦:“陛下,臣老迈体衰,可经不起海上风浪。不过,东厂管事朱英,年富力强,智勇双全,可为陛下之三宝太监。”
朱英本来运气爆棚,去年有幸提督东厂。但这职务,生生被张永抢走,朱英变成管东厂事。
现在,张永又想推荐朱英航海,自己则彻底把东厂给掌控。偏偏航海也是美差,朱英被张永算计了,还得念着张永的好处。
王渊突然说:“陛下命太监航海,是想求名还是求利?”
朱厚照笑道:“名利双收不好吗?”
王渊回答说:“名利双收可也。但名归陛下,利需分润六部与地方。只有获得六部支持,航海之事才可长远,否则年久必然废弃。另外,世事变迁,如今不能只寻求外国来朝,更应该在海外殖民。”
“何谓殖民?”朱厚照问。
王渊笑道:“东周分封天下,封一个候,便扔去蛮夷之地。百年之后,蛮夷汉化,皆为周人,其地也为周地。此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现在当然不能随便封侯,但可派遣总督扬帆海外,占一据点海贸经商,迁徙罪犯、流民前往垦殖。大明不是缺铜吗?海外有的是!还有金矿、银矿无数,皆可入我大明府库!”
朱厚照笑道:“就是占地、屯垦、经商、抢矿呗。”
“也可以这样讲,”王渊说道,“但是,大明人口生息百年,如今土地已经不够用了。把流民和罪犯送去海外垦殖,也是在避免国内流民造反。他们去了海外,不废朝廷银两,却可带来利润,百年之后大明又将多出无数海外国土矣。陛下已知天下乃一球体,大明不过占有一方,难道陛下不想开疆拓土,做那万世景仰的正德大帝吗?千年之后,汉人遍布宇内,皆念陛下之圣德矣。”
“万世景仰的正德大帝?”
朱厚照突然热血上涌,脑子都有些不好使了,握拳道:“二郎来办此事可也?”
王渊说道:“臣已经在办了。开海是第一步,造船是第二步,训练水师是第三步。待臣完成铸钱之事,就可率兵扬帆海外,为陛下开拓大大的海外疆土!但在此之前,不可让朝中文臣知道,否则必然物议汹汹。”
“好,不让大头巾们知道,”朱厚照对身后的张永、江彬说,“你们的嘴巴严一些。”
严个屁,估计回头就满朝皆知了。但王渊的本意,就是先给文臣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突然说出来会炸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