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8ei精彩言情小說 盛唐不遺憾 ptt-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熱推-k9p8y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自古以来,史书资料都是非常珍贵的遗产,其价值远远大于金银珠宝,尤其对于研究历史的史官来说,任何新发现的历史资料都是无价之宝,都会让人为之大为兴奋,李安在山洞的第二层发现了如此之多的竹简,可以说是发现了一座巨大的文化宝库,其价值之大,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看着如此多的竹简,李安内心兴奋不已,这么多竹简,都是古蜀国的历史资料,这些竹简实在是太珍贵了,不过,古蜀国的自然资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这个地方距离古蜀国的统治中心太遥远了,古蜀国的重要资料应该放在益州附近才对。
不过,要想弄明白这一点,也不是太难的事情,只要把这些竹简全都看一遍就行了,上面肯定有李安需要的东西。
当然了,盲目的去找肯定不行,还是要看清楚规律才好下手,李安仔细的查找了片刻,发现这些竹简的摆放很有规律,并不是乱放的,一个区域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一致的,如此,寻找起来就相对要方便的多了。
李安每一个地方都寻找了一番,最终发现了自己要找的竹简,这些竹简记录了山洞的主人是古蜀国开明朝第十二代君主芦子霸王的第六子,在秦国大将司马错攻陷古蜀国边境的时候,他就带着一行人提前离开都城,把重要的资料进行转移,蜀王因为还在观望,所以,动作迟缓了一些,结果秦国大军行动极为迅速,几乎在数日之内就抵达了古蜀国的都城,并将开明朝的第十二代君主,以及君主的儿子全部杀害了,如此,古蜀国彻底灭亡,变成了秦国的蜀郡,而芦子霸王的第六子,因为已经远离都城,所以躲过了一劫,他感叹自身实力与秦国将士差距实在太大,报仇复国基本没有希望,于是就继续远遁,跑到了莫家村这个地方,并在莫家村附近定居下来,因为太过偏僻,秦国大军并没有找到他们。
定居下来之后,芦子霸王的第六子想让自己和后代都做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于是改姓莫,并将所有携带的财宝和史书资料全部放入了藏宝洞,毕竟,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下决心要做普通人,那就不能保有这些财宝和资料,否则,早晚会累及子孙后代的。
李安将自己获知的信息告诉了众人,并再次下令,让人弄来辎重车,将这些竹简全部打包带走,所有竹简要分类放好,绝对不能弄乱了。
“李侍郎,这些竹简真的很重要么?”
陈壮开口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没错,非常重要,这些竹简的价值远远超过上面的金银珠宝,不过,对于你们这些粗人来说,这些竹简跟废物没有什么区别,毕竟,你们都不认得上面的古蜀文字。”
“哈哈哈!”
众人全都被逗笑了。
“李侍郎,那我们是要把这些竹简全部送回京城么?可如此一来,咱们得到财宝的事情,不就泄露出去了么,这些文字上可都记载着呢?”
陈龙开口说道。
李安点头道:“没错,这些竹简上,确实记载了山洞有宝贝,但也说的很清楚,财宝在上层,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早就被取走了,咱们来的时候,就只剩下这些竹简了,这么说不行么?”
很显然,李安不打算把这些财宝交给国库,现在的大唐国库已经不缺钱了,如此富裕的大唐朝廷,就不需要李安再往里面加财产了,这些杯水车薪的财宝已经起不到什么大作用了,自己留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留给陈龙和陈壮,还有众多将士,也能收买这些将士的忠心,可谓是一举多得。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所以,在取走所有竹简之后,众将士并没有离开,而是非常仔细的在下面的石洞内仔细的搜查,看看是否还能发现一些异常的地方。
你还别说,没过多久又有发现了,不过,并没有发现新的藏宝洞,而是发现了一个凹槽,里面存放着一个玉质的器物,李安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官符,代表的是这个藏宝洞主人身份的器物。
“这个玉圭我留着了,看来里面没有什么宝贝了,咱们赶紧离开吧!”
李安在藏宝洞已经待了好长时间了,身体已经有些冰凉的感觉,还是赶紧上去透透气比较好,要不然真的要冻坏了,将士们也都很冷,毕竟是第二层洞窟,里面的温度很低的。
走出山洞之后,沐浴着暖和的阳光,李安感觉身体非常的舒服,这感觉他美妙了,这一次寻宝的收获很大,让李安非常的满意。
“李侍郎,这个莫家谷会不会还有别的藏宝洞,要是多来几个藏宝洞,那咱们可就再次发大财了。”
陈龙激动的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真是贪心不足,不过,还有藏宝洞的几率应该不大,毕竟,古蜀国也不是什么大国,这一个山洞已经发现不少财宝了,应该不会再有了,不过,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在这个山谷里多寻找几日,反正,三五日之内,我们哪儿也去不了。”
虽然也觉得不可能还有藏宝洞,但陈龙和将士们还是不肯放弃,因为这些财宝太诱人了,要是能再发现一批,那就赚大了,所以,接下来的几日,每天都有上百名士兵窝在莫家谷寻找,李安早就放话了,谁发现了藏宝洞,都可以获得一大笔财宝奖励,而所有参与的人,都可以获得不少奖励,在如此巨大的奖励面前,自然所有人都愿意碰碰运气,哪怕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没啥损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李安这些日子很是悠闲,每天都是去附近打猎,然后回来做美味给赵曳夫品尝,经过几日的熟悉,赵曳夫的厨艺也算有了一点进步,做出来的饭菜算是能吃了,这让李安很是满意,觉得自己没有白教一趟。
与此同时,段楚和千余名亡命之徒,却遭到了灭顶之灾,这些坏家伙被逼到深山之中,原本打算风头过去就赶紧离开,返回自己的老家,可惜官军一点放松的意思都没有,山下各个关口都满是官兵,似乎大有将他们一举全灭的意思,这让段楚等人万分的懊恼,要是在自己的老巢,哪怕被官兵围困一两年,他们也不会紧张,毕竟,他们老巢有的是粮食,足有与官兵打消耗战了,而在这里,他们确实严重缺粮的,手中所掌握的粮草并不多,也就几天的时间,他们的粮食就消耗一空了,为了填饱肚子,他们不得不将坐下的马匹给杀掉,一千名兄弟,每天需要的食物很多,几乎每天都要杀掉好多马匹,而他们要是没了马匹,返回老家的时候,就要步行了,最要命的是,谁也不清楚官兵什么时候会放松围剿,要是再耽误一些日子,他们的马匹吃光了,那就只能吃人了。
面对如此艰难的局面,段楚内心有些惶恐不安,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些亡命之徒精神崩溃,那他泄愤,如此,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而对于这些亡命之徒来说,做出这些事情一点都不奇怪,他们完全能做出这种事情。
最近,从两名大头领给他准备的食物和说话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由于缺乏粮食,两名大头目每天给段楚准备的食物仅有一斤马肉,剩下的就全是清水了,不管够不够吃,反正就只有这么多,不够吃那就饿着,反正兄弟们都只有这么多食物,想要也没有。
另外,之前两名大头领对段楚说话还算客气,而最近却变得态度恶劣,甚至还用眼睛瞪他,让他有些心惊肉跳,担心这些家伙会变脸。
为此,段楚每天都是谨言慎行,生怕一个不高兴,惹恼了这些不要命的家伙,之前,他之所以能够硬气,是因为他能给这些家伙带来足够的好处,可如今,他们被官军包围了,这些家伙小命都快不保了,他所能给的承诺,哪里还会值钱,所以,他的依仗立马就消失了,他只能祈求官军赶紧撤离,只要能回到南诏,他就不怕这些不要命的家伙了。
不过,官军不将他们一网打尽是不会撤离的,另外,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官军也不会贸然进山,反正,山里食物匮乏,这么多亡命之徒进入深山,早晚会被饿死在里面,等这些家伙饿的走不动路了,官军的机会自然也就来了。
在一处简易的木屋内,两名大头领坐在一起喝酒,他们的心情非常糟糕,尽管他们还有酒喝,但存货已经不多了,最多再喝几顿就真的没有了,到时候,他们就只能选择喝清水了。
“真是想不到,我们居然会被逼迫到如此地步,难道我们兄弟注定要身死他乡了吗?”
一名大头领心有不甘的说道。
“都是段楚这小子害的,要不是以为段楚这小子,咱们能落到今天的地步吗?”
另一名大头领说道。
他们此刻是恨死段楚了,他们觉得是因为段楚没把话说清楚,才导致他们落到如此的地步,他们要是不来这里,在老家哪天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小日子别提有多滋润了。
“现如今粮食已经不足了,要是官军还不撤围,咱们兄弟可真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那又能怎么办,官兵人数众多,还有精良的武器,咱们就算冲出去也没有什么胜算。”
“不如将段楚这小子交出去,解决眼下的难题才是。”
“把段楚交出去,官兵就能放出咱们,你不要忘了,此人是大唐皇帝身边的红人,咱们刺杀此人,就算把段楚交出去,估计官兵也不会绕了咱们啊!”
“那要怎么办才好,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咱们的马匹可不多了。”
“看来只能舍弃一部分兄弟了,让他们下山投降吧!这些兄弟都是普通兄弟,相信官兵也不会太为难他们的,再说了,就算他们被杀了,对咱们来说,影响也不大,咱们要保住的是核心的兄弟。”
“这倒是个办法,眼下咱们的马肉只能支撑半个月了,要是把没用的兄弟都给驱走,马肉还能多坚持几个月,人少的话,咱们也能更方便的在山里行动,偷偷潜回南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吧!就这么办了,不过,在这之后,咱们肯定要搬家了,不能让官兵找到我们。”
“那我们驱散多少兄弟呢?准备留下多少?”
“驱赶大半,留下二百人就足够了,核心兄弟也就只有二百人,如此,咱们的马肉足够吃喝三五个月,足够耗死这些官兵了,要知道,官兵现在也缺粮,他们要是供养咱们投降的兄弟,缺粮会更加的严重。”
两名大头领在一起商议出了解决眼前危机的办法,他们要驱赶不重要的兄弟,让核心兄弟能够坚持更久一些。
这个办法对他们来说,可谓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毕竟,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了,想要与两万官兵对抗,完全就是以卵击石,他们没有丝毫取胜的希望,如此,倒不如让这些吃粮的兄弟下山投降,也能减轻他们的负担。
很快,近千名亡命之徒陆续下山投降,而两名大头领和两百兄弟押着段楚离开了原先窝藏的地方,跑到了五十里外的另一处隐蔽山谷,就此躲藏了起来。
“什么,千余人下山投降,这些家伙终于忍不住了,有段楚这小子吗?”
李安开口问道。
陈龙摇头道:“没有,不但段楚没下来,还有二百多人仍旧躲在山里,这些人才是这伙人的核心。”
李安笑着说道:“这些家伙倒是挺聪明的,把核心的人都留在山上,把不重要的都驱散下山,如此,他们就可以在山上多待一些日子了,想的倒是挺美的。”
“李侍郎打算如何做,还继续封山吗?”
陈壮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