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535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第二百零五章 夏洛特的情感和加藤同學久違的背刺熱推-q4k37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说起来,真的感觉最近的世界变化好大呢,感觉完全看不懂了……”
守矢神社里,双手捧着茶杯的加藤惠,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一边点头对银发女仆长道谢,一边忍不住的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是啊是啊,我都已经有些搞不明白人类了……”
在少女对面的始作俑者点点头,对此表示赞同,同时毫无心理负担的这么说道,似乎这段时间里全球社会的风起云涌,根本就不是他搞出来的一样。
“……”
“……”
“夏冉同学,我问一下,你这么做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加藤惠仍然是心平气和,她抿了一口茶水,想了想之后,语气淡定的这么问道。
她当然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自然都知道这段时间里的全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动荡,风起云涌,都是眼前的这个怪同学折腾出来的事情,所以想要问上一句。
“哦,就是幻想乡里的那群人闲不住,所以按照惯例,又要轮到在我这里举办宴会了,所以我也不好意思不邀请你,不过加藤同学你倒是很爽快的来了呢。”
“因为现在放暑假,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以做,正好你就打电话来了……”女生心平气和的点点头,“只不过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吧?”
“……”
“……”
“其实我没打算干什么啊。”
夏冉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的回答道。
“只是单纯的觉得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咳咳,达则兼济天下,我怎么说也已经到了可以兼济天下的层次了,总该要做些事情报复一下社会才行。”
少女的脸色顿时出现微妙的改变,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是为了报复社会吗?”
“咳,不是,我是说要回报一下社会,加藤同学你肯定是听错了。”夏冉理不直气也壮的否认了这件事,表示这都是无中生有的污蔑。
加藤惠的眉毛抖了抖,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诶,可是我刚刚明明听到了来着……”
她这么说着,同时下意识的望向了客厅不远处的厨房窗口,能够直接看到在里面忙碌着的那个银发赤瞳的人偶少女,眼神之中带着确认征询的意味。
“加藤小姐不用担心,我刚刚也听到了Master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精致的人偶少女若有所感,在窗口处往外看出来,像是了解了什么一样点点头说道。
“……”
“……”
夏冉一下子定格住了的样子,一声不响。
半晌之后,他才终于是恢复了行动力的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眼神也忧郁的瞥向了某个空无一物的方向,再次定格住了下来,一动不动的。
心好累啊,自己的女仆长为什么越来越腹黑了?
“夏冉同学,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加藤惠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毕竟这位怪同学一下子就不说话了,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掉线了。
“啊,没什么好说的啦……”夏冉扯了扯嘴角,懒洋洋的挥挥手,“反正新的人偶我已经在着手制作了,这一次我可是有经验了,一定会比夏洛特更加……”
“抱歉,Master,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突如其来的冷淡声音在夏冉身后响起,插入了他和加藤同学的谈话之中,带着一丝丝危险的意味。
夏冉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倚在沙发靠背上向后仰起头,看见了银发赤瞳的人偶少女,拿着菜刀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如同名贵的赤红色宝石般美丽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
“……”
“……没什么,我是说夏洛特你已经是最完美的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再次造出比你更加完美的人偶了。”夏冉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真的吗?可是总觉得好突然,不太像是真心的样子。”女仆长眯起眼睛柔声说道。
“怎么会,你有刀你说的都对……”夏冉干笑出声。
“所以重点还是因为我拿着刀吗?”夏洛特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自己手里的菜刀,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
“既然知道这种事情,就首先把刀放下来啊……”少年有些无奈的按住额头,“话说我给你输入的程式里,根本没有这样的预设,你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一手?”
夏洛特平静的看着他,微微的歪了歪头,接着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菜刀。
人偶少女似乎是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根据我的检索记录显示,学习行为的触发应该是在那天晚上,雪之下小姐第一次造访家里……”
“不用说了,我就知道……”夏冉再次扯了扯嘴角,挥了挥手打断女仆长的回答,“不过这个是错误的示范,最好还是不要学这种处理方法。”
“嗯?那我应该怎么做,Master?”
银发赤瞳的人偶少女轻轻的再度歪了歪头,冷漠精致的小脸上罕见的出现了疑惑的神情。
“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啦,其实什么不用做都可以……”少年无奈的澄清道,不过仔细地想了想,又看了看夏洛特,觉得这种回答貌似有些敷衍。
会因为心中的异样感而下意识采取行动……
会因为自己说出的话语而本能的感到有所不满和不安……
这不就是证明夏洛特的确正在越发的变得感情丰富,拥有了属于自身独一无二的性格和想法吗?
或许这段时间以来表现出来的性格,还有那种腹黑,可能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她变得有血有肉,鲜活起来的证明,不再是一个言听计从,毫无自我的木偶。
而是真正的开始拥有自己的心灵与灵魂——
这本来是他一直希望看见的事情,当然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打击夏洛特,或者显得过于敷衍了事。
收敛思绪和表情,他轻咳一声,非常认真的引导着女仆长思考:“其实这个不应该问我,主要还是要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夏洛特……”
“我自己……是怎么想的……?”人偶少女疑惑道。
“没错,这么想象一下吧,假如我真的打算不要你了,准备再制作一个新的人偶来取代你……喂喂,把刀放下,都说了不能够用这种激进的方式……”
夏冉眼角抽搐了一下,看着银发的女仆长再次下意识的若有所思看向手中菜刀的动作,连忙开口制止这种杀意顿生的行为,尝试引导人偶回到和自己这个主人一样的真善美的道路上来:
“总之,真的要是这么一种状况的话,你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
“……”
沉默了片刻,大约是因为主人的指令的原因,人偶小姐似乎是在认真思考,并且第一次将自己代入到被主人无情遗弃的这种可怕状况之中去。
她澄澈的眸子里出现了一抹迷茫,还有一丝丝惆怅慌乱的情绪:“Master,我……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你真的不需要我了吗……”
“都说了,只是想象一下,我不可能不要你的……而且这个不是知道不知道的问题,而是你会怎么做和想怎么做的问题。”
夏冉有些为难的挠了挠脸颊,试图用语言来给夏洛特说清楚自己要表达的意思,着重强调了一些词语。
“你「会」怎么做,你「想」怎么做,或者说你「觉得」你应该是怎么样的反应?”
夏洛特似懂非懂的慢慢点头,然后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所以Master你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她首先注意到的还是这个关键,抓住的重点也是这个。
“是的,我不可能不要你的,你就当这只是一个模拟问答,不要太过在意,遵循自己的想法回答就可以了。”夏冉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只是认真而又详细的这么说道。
“这样啊……”人偶少女似乎一下子安心了许多,脸上的表情似乎也能够看出那种多少松了口气的意味。
当然了,她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来着,会让人在这个时候看出什么特别的意味,或许只是心理作用而已,这个也说不定就是了。
眼看着夏洛特又要沉思起来,夏冉小心翼翼的继续旁敲侧击,提示引导着:
“遵从你的内心,或者是我教过你的事情,你觉得你自己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会表现出怎么样的一个反应?”
“是我,是我先,明明是我先来的……”女仆长懵懵懂懂的点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开口说道。“无论是……”
“行了行了,可以了可以了……”夏冉绝望的捂住额头,连连挥手打断了人偶少女的话语,“是我搞错了,夏洛特你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吧,菜刀就菜刀吧,我就不拔苗助长了……”
难道说十五年前的自己这么不靠谱的吗?
为什么就连白学知识这种东西,都给灌输到了夏洛特的记忆之中去了?
“等等,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诧异的声音响起,一身华贵的十二单衣的黑长直公主殿下从门外走进来,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探究,一丝丝的好奇,简单来说就是八卦之火的火苗正在燃烧。
毕竟眼前这一幕非常离奇啊!银发赤瞳的精致人偶,在扭捏的向自己的主人说着奇妙的台词,很难让人不往那些方面去联想,再加上人偶手里的菜刀……啧啧。
公主殿下只是一瞬间,就突然微妙的理解了狗仔文的乐趣所在,她甚至有种立即瞬移回去拿相机过来的冲动。
“刚刚那是白学吧,一定是白学吧!”蓬莱山辉夜兴致勃勃的问道。
“不是……话说宴会还没有准备好呢,公主殿下你这么快就过来了?”夏冉脸一黑,挥挥手让女仆长先回厨房里,语气硬邦邦的说道。
“但是妾身明明看见你要被柴刀了……”公主大人不满。
“那明明是菜刀,而且白学又不等于柴刀……”夏冉头疼的说道,“加藤同学可以帮我作证的啊!”
“的确,不过夏冉同学你们之间的感情真好呢……”加藤惠淡定的喝了一口茶,看着刚刚这对主仆间的互动,表情稍稍的有一丝羡慕的这么说道。
虽然是人偶与人偶师的关系,但是这关系真的很让人羡慕呢。
“什么感情好?”
又是诧异的声音响起,带着由比滨结衣两人从门外走进来的雪之下雪乃心中一凛,狐疑的打量着客厅里的情景。
银发赤瞳的人偶女仆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加藤惠平静的坐在边上,只有夏冉和蓬莱山辉夜正在互相对视……这么说来,刚刚加藤惠说的“你们之间感情真好”这句话,岂不就是说……
不知怎地,雪之下脸色变得更冷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