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0sc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八百二十八章 降下-mr5pl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此刻,就在月球之上,茫茫太空之中,随着轨道的重合,密特拉号和自由女神号两座空间站在时隔半年之后重新在这荒芜的虚空里相逢。
哪怕最接近的时候距离也有二百公里之上。
当彼此的装甲开启,渐渐靠拢时,所有人的神情便振奋的像是迎来战争那样。
诚然,那是战争没有错了……
当对面舷窗后的景象投影在槐诗的眼前时,他整个人都傻了。
数百条魁梧大汉,脸上涂抹着颜料,头发扎起或是剃掉,赤裸着上身,展露出无数凶恶的彩绘和体毛。
手里握着拖把棍或者钢材临时改造成的长矛和战斧,怒目睁圆,在最前方站长的带领下,朝着对面空间站的罗马人怒声咆哮。
来自太空中的电讯号将那浩荡的声音毫无保留的传递了过来。
在最前面的首领甚至手里捏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鸡,当场剁了,以血涂面,向着对方的罗马人高声示威。
紧接着,‘罗马步兵’的百人方阵也开始示威,还以颜色。
齐声呼喊着罗马和凯撒!
然后,高声昂头唱起了军歌。
一时间来自彼此的声音回荡在双方的通讯之中。
相隔二百公里的遥远距离,两座科研观测空间站的工作人员向着久违的航行者们发起问候。
一直到短短三分钟的时间瞬间即逝。
双方从轨道上交错而过。
在最后的时间,双方的站长挥手道别,相约半年之后的再会。
然后刚才威风到二五八万的士兵们就开始忙碌的清理起船舱里的垃圾和掉在地上的东西。
槐诗全程目瞪口呆,咕噜噜的吸着嘴里早已经空了的西瓜果冻。
“让您见笑了,太空里航行的时间里很少见外人,有时候遇到点什么东西,大家就会兴奋过度。”
站长摘下头盔,向槐诗得意的解释:“不过那群美洲佬又输了!那种COSPLAY怎么和我们的真东西比?今年太空勇士杯的冠军,非我们密特拉号莫属!”
“绝了,你们还有比赛的么!”
“对啊,这还是由埃及巴斯特空间站发起,一年一度的比赛节目,由现境航天理事会来颁奖,简直是每一位宇航员的荣誉!”
你们玩太空角色扮演还要整个奖杯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槐诗听完只能献上敬佩的掌声。
还是你们会玩。
但不会玩不行……
在这个大家普遍任期一年挤二十人宿舍上厕所都要排队洗澡水都要循环利用的地方,如果你不会玩,每天对着那一堆仪器和数据,早就把自己逼疯了。
苦中作乐而已。
没有快乐水,没有隐私空间,甚至还没有毛片,上百人在一个铁盒子里过日子,干不完的工作和弄不完的数据,恐怕再怎么不愿意出门的阿宅恐怕都受不了。
地狱开拓都比这个工作好一些。
起码是能出门的。
在这里出门,一旦没了氧气就是一个死字。
宇宙的虚空太过庞大,哪怕只是地月体系之间的往返,也依旧漫长到足以令人麻木。相比之下,所有人都只是蜷缩在盒子里的蝼蚁。
并没有沉浸在感伤中太久。
就在空间站即将转过月之暗面的上空时,在来自外界的投影中,所有人都看到了,在月平面尽头的,永恒苍白的大地上,忽然有一道细长的光柱升起,像是锋利的铁针刺破自内而外穿出,刺破了月球的壳,指向现境。
“那是啥?”
槐诗挠头,探看:“放焰火吗?月球上过节?”
“那是二级紧急戒备,先生——”站长的神情严肃起来:“可能是监狱那边出了什么意外,提醒所有人提防越狱者。”
“越狱?”
槐诗愣了半天,难以想象。
在这种深埋在月面之下,一旦断绝氧气之后就会窒息而死的地方,竟然还有人能够越狱?这可不是什么抢一套防护服就可以跑路的地方。
抛去内部的重重防卫,光是外界的严酷情况就足以令一切越狱者绝望。
足足上千公里的无人区域足以困死一切越狱者。
失温,死;窒息,死;饥饿,死……
而距离它最近的补给站,在两千一百公里之外。数学家们通过精准的计算保证了每个月的补给,精确到了每一口淀粉和每一颗螺丝钉。
自从月面监狱建造以来,总共有四名五阶升华者在那里服刑,其他的学者、炼金术师更是不计其数,甚至还有创造主和大宗师在其中。
没有一个人能够从其中离开。
上述的特例里,甚至没有人等到刑满释放的那一天。
“槐诗先生,恐怕您的旅程要受到影响了。”
站长放下了通讯器之后,带来了坏消息:“现在月面上一切起飞都需要管理委员会的批准才能放行,我们的飞行器都具有任务,在没有得到许可之前,恐怕很难送您下去。
我们从开普勒谷口基地确认过,他们所有载具都被必须在两小时内升空,否则就要逗留配合调查——”
他停顿了一下,同情的看过来:“也就是说,如果等委员会批准我们下降和起飞的话,您有可能赶不上石釜学会的船了。”
“那我怎么办?”
槐诗人傻了,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预定的行程卡的死死的,时间还有俩小时,原本应该足够槐诗降下之后通过验证,和石釜学会的人会合之后从容离去才对。
简直是,飞来横祸!
暗面监狱有人越狱,小翅膀一煽,就导致整个月面之上的所有起降都被打乱了。
现在容许开普勒基地的船只升空,恐怕也是因为石釜学会面子够大,而且他们几乎在月球的另一边,短时间内越狱者无法穿越如此漫长的距离而已。
“呃,这个就是问题所在了。”
站长说到这里,神情尴尬了起来:“虽然飞行器无法起降,但我们有给无人机采样用的空降仓……”
他干咳了一声,抱歉的说道:“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其实是可以凑合用一用的。”
这建议其实不是十分靠谱。
倘若槐诗不是声名在外的升华者的话,他恐怕提都不会提。
这就跟把人塞进鱼雷里发射出去没啥区别,都是丢出去之后就回不来了的东西。
装载无人机的空降仓原本就是一次性消耗品,用来探测大型陨石,进行岩石采样和分析的工具。
依旧搭载着着陆装置和为了保证无人机完整而准备的缓冲设备,但不会有再让它摆脱月球引力飞回来的燃料。
否则的话,也绕不过月面如今的起飞管控。
而除此之外,密涅瓦空间站唯一一个能够运送人的载具,就只有用来定期运送和接受补给的航天飞机。
鬼知道月球表面的飞行管制要维持多久。
太空航行可不是什么出门踏青,万一那玩意儿被降下去之后得不到起飞许可的话,密涅瓦空间站的运行都会受到影响,惨烈一点的话,甚至还有可能断粮。
因此,对不起船员还是对不起槐诗这个选择题摆在站长面前的时候,就只能对不起来搭顺风车的小老弟了。
而槐诗,在仔细了解了情况之后,也觉得……这倒也是个办法。
“你们这个空降仓……”槐诗捏着下巴,试探性的问:“它安全么?”
“空降仓和密涅瓦空间站的逃生舱都是同一个配置,甚至比那个还要宽敞安全一些,毕竟就算是消耗品的无人机可比人体要精贵的多。”
“听起来还能凑合用用。”
槐诗顿时松了口气:“别半路炸了就行。”
不就是个黑车么?
又不是没坐过……
地狱老司机雷蒙德的卡车他都不系安全带,能把自己囫囵着送下去就行。
总比站在这里干等着误车要强。
在得到槐诗同意之后,站长顿时松了口气,心中也越发的愧疚。
十五分钟,外层加班,空降仓的发射平台上,槐诗看到了准备好的载具,以及所有给自己预备的工具。
包括三层防护冲击措施,足够支撑两日以上的压缩食物,节省一点能够用一周的水,必要的时候可以作为制氧耗材来使用。
嵌套在空降仓内部的一个小型气垫缓冲装置。
一把经过特殊改造,能够在真空里使用的手枪,一个弹夹的炼金子弹。
紧急联络的电台。
一份人的源质补给,医疗箱,乃至装满了一整套维护工具的维修箱,甚至还有一整套最醒目最显眼的大红色航天服,以供出了什么意外之后,方便搜救队寻找。
还有穿在里面的,最高级安全规格的液层缓冲服装。
连狗都有一套!
“呃,没必要这么多吧……”槐诗眼看着自己被裹成了一口球,目瞪口呆:“这么多东西,我根本带不上啊。”
“带不上就丢在原地好了。”
“月球上不是不让乱丢垃圾么?”
“没关系,后续回收和清理工作所消耗的费用将由我们来支付。”站长干脆利落的说道:“这都是必要的储备。”
眼看着他们严肃仔细的样子,槐诗甚至开始怀疑,这群人是不是比自己还紧张?
而站长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问道:“槐诗先生,您可能是第一次进行外太空作业吧?
作为研究人员,我们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指点升华者,但倘若是生存经验的话,到还有一点发言的余地。”
他郑重的说:“给您一个忠告:在这里,一切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做十倍的准备才可以。浪费从来不是问题,问题是连浪费的机会都没有。”
“这里是一旦脱离了工具之后就无法存活的绝境。”他告诉眼前的男人,“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要能够保证自己在出现意外后能够活到救援队到来才行。”
就这样,收紧了槐诗身上的绑带,将手枪挂在了外层背包。
随时方便取用的地方。
在空降仓第三次检查完毕之后,站长后退了一步,向着槐诗挥手道别。
“衷心的希望,在您回程时,我们还能够再会。”
他说:“再见了,槐诗阁下。”
伴随着倒计时的计数。
空降仓骤然一震,顺着轨道向外滑行,最终,脱离了空间站,在弹射的加速之下,向着下方永恒苍白的异星大地坠落而去。
没有大气层的摩擦,也没有空气的阻力,感受不到什么剧烈的震颤,也无法体会到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