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owx优美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204章 百騎跨不掉分享-zh5k6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户部,几位老帅已经到了。
演练很简单。
十余男子穿着异族的衣裳,开口就是各国的话语。
“这便是探子。”
兵部上下颇为志得意满。
所谓打探消息,不就是让人混进去吗?
“不错。”梁建方点点头,“拳脚刀枪如何?”
能扮成当地人自然不错,但身手也很重要,否则遇到危险都没处逃。
随后这些人就展示了一番刀枪拳脚。
“如何?”程知节不发表看法,只是询问。
苏定方淡淡的道:“也就这样吧。”
兵部官员无奈的道:“诸位老帅都是单枪匹马能冲阵的,咱们这些哪里比得了。”
这些老帅都是大魔王级别的,一吹起自己的战绩,动辄就是领军冲阵,斩杀敌将什么的。
梁建方却想起了贾平安。
兵部准备的人手在语言和服装上并无问题,极好,但身手没法看。若是遭遇对手包围,要么自尽,要么就只能束手就擒。
想到这里,梁建方就骂道:“不能和老夫相比,和普通的士卒如何?就这样的……若是被人怀疑,可能及时遁逃?需要去偷盗文书时,可能飞檐走壁?”
兵部官员苦笑:“这个……并不能。”
“既然不能,那便是不好!”
老梁没给他好脸,回身问道:“老苏你觉着如何?”
苏定方摇头,“装扮言语和突厥人没区别,做的极好,但身手……你等怕是有些误解,以为打探消息就是混进去就行。军中去敌方打探消息的探子,能回来的不会超过五成。这些人都是好手,上阵就是悍卒,可依旧如此,明白了吗?”
这年头要想往敌方渗透,不但要装得像,还得身手好,否则你怎么去打探消息?
程知节都忍不住说道:“军中的探子能回来五成,这些人去了,能回来一成就算是不错了。”
那十余人面色一白,顿时就觉得前路一片迷雾,迷雾的尽头就是一片血海。
这特娘的不就是有去无回吗?
这时外面来人,“陛下马上就到。”
兵部上下闻讯欢喜不已。
晚些李治来了,身边还跟着贾平安和十余百骑。
“如何?”
李治微笑问道。
实际上他已经看到了那些人面色难看,多半是被老帅们批驳了一番。
但……
作为皇帝,他必须要做出这个姿态。否则一开口就是为百骑说话,会引发偏心的议论。
程知节闭口不言,梁建方却拱手道:“陛下,乔装打扮不错,说话也不错,可身手却不好。”
这便是机会来了。
兵部的官员也很委屈,“陛下,这些大多是通译。”
特娘的,通译哪用得着那么好的身手?
李治淡淡的道:“身手不好会如何?”
梁建方说道:“怕是有去无回。陛下,军中的探子以前时常去敌方打探消息,混进去容易,可要想打探消息,你得会藏匿,会翻墙走壁,甚至会刺杀……他们这个……”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小子,老夫虽然那天避讳百骑的事儿把你踹了出去,现在可是推了你一把。
被老梁推了一把的贾师傅很安逸。
但此刻却只能保持沉默。
李治看看呐十余人,“演武给朕看看。”
十余人拳脚刀枪一番演练。
真心不错。
至少在贾平安的眼中不错。
在大唐,尚武之风导致文弱书生极少,三秦汉子遇到事儿也喜欢用拳头来解决,一时间谁打架的本事差都会被邻居鄙夷。
但也仅仅是不错。
和百骑比起来,他们差得太远了。
而在先前目睹了百骑操演的李治眼中,兵部准备的这些人,堪称是……渣渣。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这个少年老早就在做准备,可见对百骑很是上心。
唐旭执掌百骑不错,但守成有余,进取却不足。而贾平安虽然年少,做事却极为妥当……
想到这里,李治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兵部官员此刻有些坐蜡,只能强笑道:“陛下,或是从军中抽调会各处语言的悍卒来行事。”
“那些人浑身煞气,怎么混进去?”程知节觉得这官员有些纸上谈兵的味道,忍不住就呵斥了一句,然后强烈后悔。
老夫怎么就没憋住呢?
出门前娘子有交代,老夫的功劳够多了,别出头,安享富贵,儿孙们也能因此远离灾祸。
哎!
程知节看了皇帝一眼,见他不动声色,这才放心。
梁建方冷笑道:“看来这里是不成了,陛下,不行就让军中组建吧。”
苏定方干咳一声,“没这个道理。”
军中怎么组建?组建了谁来管?
解决不了这两个问题,你梁建方就是梁大嘴。
可梁建方见兵部的准备工作糟糕,就想到了贾平安。
老夫虽然不能掺和此事,但此刻给小贾帮个忙也没问题吧。
但老苏提醒的很有义气。
老梁微微颔首表示感谢,然后鄙夷的看了程知节一眼。
程知节在默念:老夫不出头,绝对不出头。
李治此刻需要一个老帅来提出异议,并建言让百骑来组建此事。
他看看程知节,面无表情的转移了目标。
梁建方是个老流氓,此刻见到朕带来了百骑还不明白吗?
梁建方还真没明白,他在想皇帝这是带着百骑去了何处,甚至想着皇帝会不会是在外面养了个女人,这是准备去宠幸那个女人……
贾平安在皇帝的侧后方给他使眼色,可老梁正想到精彩的地方,没注意。
老梁不行,那就是苏定方。
贾平安使个眼色,下巴冲着身边的包东摆动了一下。
小贾这是脖颈出问题了?
这是苏定方的第一个念头。
等贾平安第二次使眼色时,苏定方明白了。
“陛下,臣以为,百骑可以试试。”
苏定方不错!
李治用欣赏的目光看了老苏一眼,“此事……是该试试,只是如何测试?”
不用实际行动让这些臣子低头,他怎么能消除一肚子的火气?
苏定方建议道:“陛下,要不就在兵部,让百骑的人现在就混进来,随后拿到一份文书,梁大将军……”
“何事?”老梁此刻有些小后悔,心想早知道皇帝是这个心思,老夫就明着支持又如何?
“如此也好。”梁建方想了想,“只是在场的都不能动,否则有人去通风报信,那天王老子也混不进来。”
李治看着贾平安,“可有把握?”
这个难度比较大。
贾平安说道:“可以试试。”
李治点头,“朕拭目以待。”
晚些,两个百骑出去,随行的还有千牛备身,算是监控。
众人站在院子里,因为皇帝在,气氛很拘束。
李治也觉得无趣,就说道:“你等觉着他们可能成功?”
兵部的官员第一个表态,他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若是没有百骑的掺和,就算是身手差些,咱们能练啊!
所以他说道:“陛下,兵部上下规矩严,那些人如何能进来?臣以为,晚些怕是要闹腾一场。”
另一个兵部官员补了一枪,“被发现之后就叫停吧,免得被围殴。”
梁建方捋捋胡须,觉得这事儿难度极大,“进来还得要验证鱼符呢。”
但凡经常进出皇城的,都需要佩戴鱼符。所谓鱼符,就是身份证明,上面有名字和身份。
众人都觉得这事儿难度太大了些。
贾平安却很是从容。
百骑演练的有这些科目,所以他压根不急。
晚些,依旧没动静。
兵部官员笑着问道:“莫不是走了?”
众人不禁大笑。
贾平安也只是笑笑。
时间流逝,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还是没动静。”
兵部官员说道:“陛下,要不……臣去看看?”
李治心中也没底,闻言看了那官员一眼,冷冰冰的。
那官员缩缩脖颈,心想难道再等下去?
这里有皇帝,有几位老帅,兵部的几个大佬也在,难道都不用做事了?
李治回身,刚想问问贾平安,就见前方有些骚动。
“不好了!”
“张员外郎被人打晕丢在了门外。”
“来人,来人呐!”
“尚书何在?快去寻尚书来。”
“去报官!不对,去寻了军士来。”
乱糟糟啊!
整个兵部乱作一团。
兵部的几个大佬面面相觑,尚书说道:“陛下,臣去看看。”
李治点头,“都去看看吧。”
他有一种古怪的预感,觉得此事定然和百骑有关。
众人簇拥着皇帝出去,那些官吏赶紧站好,有人架着一个只穿着中衣的官员过来。
“陛下,这是员外郎张谦。”
张谦刚被弄醒来,一边捂头倒吸凉气,一边禀告道:“陛下,先前臣出了皇城,被一辆马车上的人打晕弄了上去,随后臣就不知道了。”
李治冷着脸道:“堂堂长安城之中竟然发生了此等事,查!”
梁建方觉得这些贼人的胆子太大了,就说道:“陛下,臣请出动左武卫。”
这个老家伙是不甘寂寞了,想弄些动静出来。
李治摇头。
兵部上下气得不行,各种咒骂,顺带还骂了负责治安的金吾卫。
“他们来了。”
那两个百骑和监控他们的千牛备身来了。
“见过陛下!”
李治负手问道:“如何?”
两个百骑昂首,那股子自信的气息让兵部的几位大佬格外的不满,尚书看着差点被剥光的张谦,脾气也上来了,说道:“难道他们还能飞进来?”
一个千牛备身先是看了贾平安一眼,包含的情绪很复杂,有忌惮,也有敬佩。
“陛下,他们二人先出了皇城,随后弄了一辆马车,一人赶马车在边上等着,一人在皇城外装作是打盹。”
“他们在等什么?”梁建方急不可耐的问道。
“等兵部的官吏出来。”
擦!
瞬息梁建方就给了贾平安一个眼镖。
大部分都恍惚着想到了一个事儿。
“本来说是弄一个小吏就行了,可没想到张员外郎也出了皇城,他们二人赶着马车跟着张员外郎,趁着一边无人时,就把马车靠过去,把张员外郎掳进了马车,一拳打晕……”
张谦被人扶着,闻言大怒,“请陛下做主。”
他觉得这二人该杀,可为何兵部的几位大佬都面色凝重呢?
“后来他们剥了张员外郎的官服穿着,又拿了他的鱼符,随后还装扮了一番,还别说,有五六成像……”
一条线被在场的官员们捋清楚了。
“打晕张谦,弄了官服和鱼符,装扮,随后混进皇城,再混进兵部……”
这是兵部的耻辱啊!兵部尚书说道:“陛下,兵部的门子严谨……”
这是唯一能挽回兵部颜面的机会。
但那个百骑拿出了一份文书……
很严肃啊!
兵部尚书接过,“竟然是老夫那里的文书?”
众人愕然。
“老夫看看。”梁建方最活跃,接过文书看了看,“这是如何拿到手的?”
一个百骑说道:“某装扮潜入进来,一路行少人处,随后寻得机会翻窗进了值房……不过这一路两次被发现,那二人……”
MMP!
兵部的几位大佬要疯了。
“去找。”
“不必找了,都在值房里。”
晚些,两个小吏被弄了来,激动的说自己发现了奸细。
可奸细就在这里。
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不错。”
他随后就走了。
“好小子!”梁建方重重的拍打着贾平安的肩膀:“竟然能把麾下操练的这般厉害,回头给老夫说说,老夫给你指导一番。”
苏定方骂道:“老梁你可领军冲杀,指挥厮杀也还行,何曾懂这个?”
两个千牛备身不敢掺和老帅们耍流氓,其中一人说道:“咱们回去。”
说完他转身,另一个千牛备身犹豫了一下,却是冲着贾平安拱手,低声道:“贾参军果然了得。”
回到千牛卫,二人给蒋巍说了今日之事。
蒋巍默然,二人告退,走到门外时,听到里面的蒋巍幽幽一叹,“百骑一直被千牛卫牢牢地压制着,某本以为他们熬不过今年就会被扩编,谁知道来了个扫把星。扫把星就扫把星吧,你去克人,可特娘的却是让百骑愈发的蒸蒸日上了……”
“某不服!”
“唐旭不如某,若非是有贾平安在,某定然能让他叫耶耶!”
……
百骑。
贾平安不在,四巨头变成了三巨头。
没有包东在,唐旭觉得煮出来的茶水没有灵魂,也就是解渴的东西。
邵鹏在发呆。
阳光明媚,可屋里却死气沉沉的。
程达知晓是为了什么,看看两位大佬,他叹道:“可惜了此次机会,若是能成,我百骑就越发的壮大了,更得陛下的看重。”
唐旭斜睨着他,“老程你这是要戳某的心窝子呢!”
“没有。”程达摆手,“某只是觉着可惜。”
“那小贾弄出来的。”唐旭把熬煮了一会儿的茶水倒在茶杯里,陶醉的吸了一口香气,才说道:“从某开始让他做事以来,他就带着一般人在操练这些,你可知为何?”
程达摇头,这些东西唐旭和邵鹏不说,旁人没权利干涉和窥探。
邵鹏淡淡的道:“当初老唐经常叹息,担心百骑不保,小贾看似不在意,可他这个人……咱看人不会错,小贾此人重情重义,老唐和某帮过他,他就会倾力相助,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带着那些人操练些咱和老唐都有些吃惊的东西,不过咱们只是看着,想看看他究竟是要弄什么。”
“如今知晓了。”唐旭喝了一口茶水,呼出一口郁气,“可阴差阳错的却被兵部抢了去,若非如此,我百骑当可再上一个台阶,让千牛卫煎熬不安,担心会被陛下弄成一支军队。”
可惜!
程达见气氛不好,就说道:“小贾还年少,做事有劲,可也得要校尉和邵中官帮衬看着,此次虽然失利,不过某以为,只要他汲取教训,只要校尉和邵中官能经常提点他一番,未来可期。”
这话看似夸赞贾平安,更是夸赞了唐旭和邵鹏,但内里隐藏着一个意思:小贾太年轻了,咱们不能拔苗助长啊!
“校尉!”
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
“娘的,喊魂呢!”唐旭心情不好,一开口就骂人。
外面那人喊道:“参军回来了!”
唐旭的嘴角多了微笑,“回来就回来了,难道还得要某去迎他?”
邵鹏笑道:“少年就算是郁闷了,出去转一转就好,让人艳羡呐!”
“校尉!”
外面那个声音变成了惊喜的尖叫,“那差事是咱们百骑的了!”
嗖的一下,唐旭不见。
程达还在懵逼。
“这个老唐,就是急躁。”邵鹏摇摇头,然后……
“啥!”他瞪大眼睛,“是咱们的了?”
嗖的一下,邵鹏不见了。
“急什么!”程达嘟囔着,然后……
嗖的一下!
外面,包东站在台阶上,得意洋洋的道:“陛下亲口说了,兵部弄的不称职,此后查探外藩之事,交由咱们百骑来弄!”
众人先是一怔,旋即就欢呼了起来。
百骑的未来莫测,今日之前看似稳住了,可以后会如何?
要想彻底的稳住百骑,唯有重新定位百骑的职权。
查探外藩的,看似简单,可却和朝堂、军方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有了这个职权,百骑……
“百骑跨不掉!”
一直觉得自己会成为最后一任百骑统领的唐旭热泪盈眶。
他四处寻找着,在左前方的值房外看到了最大的功臣贾平安。
贾平安靠在门框上,双臂抱胸,身体微微倾斜着,惬意的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