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ds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起點-第594章 商夏的堅持熱推-qr0cn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本源大日”在第四次塌缩之后,虚空已经变得极其晦暗。
这对于通幽陆岛上的众武者来说,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盖因为通幽陆岛此番汲取天地本源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一再暴涨的天地本源令阖岛上下都颇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眼下这种晦暗至难以视物的环境,倒是为陆岛暗中脱离提供了方便。
只不过眼下还没到时候,“本源大日”虽然已经极其晦暗,但悬浮在各座陆岛上空的本源光柱,却仍旧给所有有心人指明了所有陆岛所在的位置。
除非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中断天地本源的汲取,然而那是不可能的。
商夏这个时候虽然被“本源大日”内部当中孕育的东西所吸引,心中暗自揣测之余,也在关注着脑海之中四方碑碑体之上正在进行的变化。
商夏在四方碑推演出四阶神通后不久便已经成功踏入四重天大圆满的境界。
按照先前四方碑的惯常反应,在他进阶成功之后,但凡有充足的天地本源,四方碑在这个时候便应当已经推演出了五重天的进阶配方。
如今天地本源仍旧在源源不断的被四方碑吞噬着,四方碑的本体内部也在持续不断的被修复,然而四方碑碑体表面虽有大量的字迹在不断的浮沉,然而基于商夏自身的完整五重天进阶配方,却始终没有出现。
不过因为之前有过推演四阶大神通的经历,商夏对此倒也不算太过意外。
不管怎么说,五重天进阶配方的推演难度,肯定要远在四阶神通的推演难度之上,同时对于四方碑本体的消耗也必然会更大。
四方碑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可以持续不断获得天地本源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不过这个时候商夏心中却是忽然一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究竟忽略了什么。
那就是一道引子,最好是一道与五重天进阶有关的引子,哪怕是不完整的进阶配方,或者是残缺的进阶药剂都行。
四方碑基于商夏自身,凭空推演出一道进阶配方,固然也能做到。
但那样势必就会对四方碑本体造成极大的消耗,同时还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可要是有一道进阶配方,又或者是进阶药剂,作为引子进行参考,那么四方碑便只需在此基础之上进行修补、完善和改进。
那样一来,势必就会令四方碑自身的损耗大大降低,同时还能够极大的缩短推演进阶配方的时间。
事实上,商夏当初进阶四象境的进阶配方,便是从一瓶残缺的进阶药剂当中推演而出的。
既然如此的话,商夏其实应当现在便中断四方碑推演五重天进阶配方的进程,然后一心一意吸收天地本源,助四方碑修复自身并积蓄力量。
待得回返苍宇界之后,再向寇冲雪求取他手中那一掌并不完善的五阶进阶配方,然后再由四方碑在此基础之上进行推演。
然而不等商夏下定决心之际,脑海当中却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紧跟着一段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密文,如同破开了某种封印一般冒了出来。
他的手中其实是一直掌握有一张武罡境的进阶配方的!
当初在通幽玄界朱家老宅青铜门户后的那座密室当中,率先进入那里的商夏从蕴养出五阶活尸朱通的石棺上,得到了一篇神秘的秘方。
只不过当时他的修为尚浅,在见到那座石棺之上,上面的密文字迹便如同活了过来一般,直接钻入了他的脑海深处,并自行封印了起来。
待得他的修为成功进阶四重天之后,那一段记忆的封印其实便已经自解,商夏虽然已经能够在记忆当中观摩那一段密文,然而却始终无法理解其意。
不过商夏那个时候也已经明白,那段密文并非是什么特殊的文字,而是以武者以自身神意辅以某种秘术进行加密而成的手段。
只待武者自身的修为能够达到一段的层次,那么这段密文的真实内容便会自行显现。
既然那一段密文是五重天的进阶配方,那么这种隐藏配方内容的秘术便不可能待武者进阶五重天之后才消解,否则这配方还要来何用?
那么如今商夏既然已经进阶四重天大圆满,想来那一段密文的内容便也能够解读了。
想到这里,那段密文的内容重新在商夏的脑海当中涌现,果然便见得缠绕在每一枚字迹上的灵光开始自行消散,原本灵动而怪异的字迹便化作了一篇他完全能够读懂的秘方。
果然便是武罡境的进阶配方,而且从主药、辅药,再到制作方法,乃至于备注要点,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一篇进阶配方完全符合苍宇界当下各类进阶配方的组成方式。
商夏也不认为当年的朱氏世家会在千方百计藏匿起来的进阶配方当中还有什么猫腻。
只不过想及当初朱氏世家的老族长朱通,最终却因为这一篇进阶配方而变成了五阶活尸,商夏便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当然,朱通之所以变成活尸,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在他进阶的过程当中,遇上了因为苍灵界入侵而引发的本源潮汐,而且即便是活尸那也是五阶的活尸。
随着商夏的心意流转,这一道武罡境进阶配方的完整内容便投现再四方碑的碑体之上。
与此同时,四方碑立马开始依据这一道完整的武罡境进阶药剂配方,开始推演完全契合于商夏的五重天进阶药剂配方。
碑体之上的字迹浮沉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似乎表明四方碑对于五阶进阶药剂配方的推演也变得顺利了许多,但显然仍旧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推演完成的。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四方碑表面闪烁的字迹一下子消失不见,而本体本身却再一次剧烈的跳动起来,仿佛要从他的眉心之间钻出去。
这种感觉对于商夏来说已经并不陌生。
最近一次出现这种状况,还是在蛮裕洲陆即将整体崩溃解体的前夕……
商夏猛然一惊,再次仰头望向虚空中央已经晦暗的如同一团即将熄灭火球的“本源大日”,就见那在“本源大日”内中的黑影游动的也越发的迅疾,仿佛同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一般。
难道说……
商夏的神意立马沉入脚下的阵法节点当中,然后借助守护大阵轻易找寻到了云菁和楚嘉,沉声道:“‘本源大日’即将破灭,我们要提前做好转移的准备,以免被人盯上。”
通幽陆岛上空的本源光柱前后四次暴涨,直至现在汲取天地本源的速度都不下于三座巨型陆岛,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通幽陆岛之上所有的武者,也都已经做好了在“本源大日”幻灭之后,迎接其他敌对势力所掌控陆岛围攻待得觉悟。
因此,在商夏提醒之后,无论是云菁还是楚嘉,都不曾去询问自家陆岛为什么会盯上的蠢问题。
不过楚嘉却是紧跟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本源大日’就要破灭,跟之前预知蛮裕洲陆解体的具体时间一般,也是直觉?”
楚嘉嘴上虽然这般问,却并不耽搁她通知所有坐镇阵法节点的通幽武者,并协调整座大阵做好撤离的准备。
商夏也知道这般庞大的陆岛,不是说撤离就能够撤离的,事先必然要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听得楚嘉询问,商夏直接道:“对,还是直觉。”
云菁到底经验丰富,很快便意识到商夏刚刚的提醒似乎另有含义,遂问道:“刚刚你是说‘转移’,而不是撤离?”
商夏沉声道:“‘本源大日’的内部有东西,一旦‘本源大日’被各方势力陆岛汲取干净,里面的东西肯定要出来。”
说到这里,商夏的语气微微一顿,接着道:“能够被一座位面世界的意志本源孕育而成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是寻常凡物。”
云菁沉声道:“你想要抢夺?”
商夏语气笃定道:“这是个机会,而我们可以再次占得先机!”
云菁提醒道:“未央、神都、北海三大势力未必就不能算准‘本源大日’破灭的准备时间,还有其他掌控几座大型陆岛的势力都非等闲,而你的祖父如今已然不可能再出手,我们就算能够夺得里面孕育之物,却也未必能够带得走?”
商夏闻言一怔,祖父商博在拥有了充沛的天地本源支撑之后,这个时候恐怕已经着手冲击五重天,他却是忽略了这一点,不过他还是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云菁摇头道:“不行,太危险了,这样有可能会让整座陆岛处于群敌环伺之下。”
云菁原本要斥责商夏狂妄,可话刚一出口就见得商夏表情,一个念头忽然从她的脑海当中闪过,神色间顿时便浮现难以置信之色,连带着声音都变得有些结巴:“你,你……你已经练就了武道神通?你……你这么容易就跨过去那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