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ol5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七百九十九章 正經人誰寫日記啊(大章)相伴-zrd0l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太阳西沉,夜幕降临。
也许是暑期后遗症的原因,哪怕是霍格沃茨之中最喜欢热闹的格兰芬多学院休息室,在这开学的第一个晚上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学生们草草洗漱后就各自倒在了床上。
不到半个小时,格兰芬多宿舍里便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而就在距离小狮子们不到十来米的,位于城堡八楼走廊上的有求必应屋中,德拉科·马尔福有些拘谨地站在房间角落,而在他不远处,比尔·韦斯莱看起来也颇有几分忐忑。
这是一间他们从未在霍格沃茨见过的奇异房间,看起来足足有寻常教室的四五倍大小,在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泛着幽冷的浅蓝色微光,一层又一层的屏障在房间里闪烁。
而在房间正中间的位置只有一张陈旧的课桌,课桌上放着一本普普通通的日记本。
毋庸置疑,那就是今晚的研究目标——SCP-17-03,【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
虽然在古灵阁埃及分部工作时,作为解咒员的比尔·韦斯莱已经不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处理危险魔法物品的事件了,但这样规格和慎重的情况,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在场的除了他和马尔福两人之外,几乎全是在魔法界可以称为传奇的顶尖巫师。
两名魔法石的炼制者、霍格沃茨校长、《唱唱反调》总编、当代魔法界冒险第一人,神奇动物大师,至高无上的妖精女皇……
这样豪华的阵容,甚至可以镇压数十次妖精叛乱或者是巨人战争了,哪怕是数十条暴怒的火龙在这些巫师面前可能都只能仓皇而逃。
不过,考虑到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敌人”,这样的慎重倒也并非完全不可以理解。
自从半年前的那场公开审判后,汤姆·里德尔这个名字算是彻底在魔法界流传开了,除非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巫师,但凡还有魔法社交圈子的人都知道了伏地魔的文字游戏。
正因为如此,在吉德罗·洛哈特告知了他们SCP-17-03的正式名字后,德拉科·马尔福和比尔·韦斯莱两人就安静地站在角落,等待着邓布利多教授等人结束讨论——直面有史以来最危险黑巫师、研究这位黑魔王的残魂道具,这是大部分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而从不远处众人的神态上来看,争论似乎终于快要落下尾声了。
“抱歉,卡斯兰娜小姐,我并不打算赞同您危险的想法。”
尼可·勒梅摇了摇头,“作为炼金术师,我可以理解您的好奇心,另一方面我也相信您的魔法实力和智慧,但这并不是什么重复的安全试验,不确定性太高了。”
“我也是一样的看法,在场所有巫师之中,你是最不适合的那个人选。”
格林德沃抱着双臂点了点头,破天荒地第二个赞同了勒梅的看法。
虽然他从心底里丝毫瞧不起伏地魔这个疯子,但是格林德沃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不入流的巫师后生在魔法方面有些诡异邪门,尤其是那些关于灵魂领域的禁忌魔法尝试。
“你们的年龄太大了,而且魔法力量也太强了点……”
艾琳娜皱起眉头,有些无奈地说道,“汤姆·里德尔可不是傻子,邓布利多教授应该很清楚他的难缠,倘若让他感受到危险,他绝对会躲在那里面装死——”
“关于这点,我不得不指出额外的一点。”
还没等艾琳娜把话说完,邓布利多微笑着轻声说道。
“卡斯兰娜小姐,单凭您现在身体中的魔力,已经不逊于我记忆中汤姆从霍格沃茨毕业时的程度了,除非那本日记本是依照年龄来区分危险性,否则您并没有任何说服力。”
“我说过了,在我看见的那个未来中,只能是我……”
艾琳娜眼睛转了转,面色一沉,正准备仗着‘先知’的身份演一演。
只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原本一直在讨论边缘游离发呆的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忽然开口插入了话题之中,中年男巫先是看了眼纽特,旋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可是……唔……我觉得卡斯兰娜小姐您这好像是刚编出来的故事。”
“嗯?!”艾琳娜眉毛一扬。
这位新晋升不久的“隐士”先生有点飘了啊。
而最为离谱的事情,莫过于就是周围那些家伙们x居然还相信了谢诺菲留斯的直觉,这简直颠覆了艾琳娜此前对于这些顶尖巫师们的认知,崇拜玄学的巫师那还能叫巫师么?!
“总而言之,暂时就这么定下来了……”
格林德沃轻咳了一声,环视着周围的巫师们,“基金会的O5级成员,除非在必要动用力量的情况下,否则原则上不允许直接接触这类有可能影响心智的高危收容物。”
“这可是当初你自己制定的规则,亲爱的0号——‘愚者’小姐。”
老巫师咧开嘴,露出一口新牙,意味深长地轻声说道。
“谢谢您的善意提醒,‘高塔’先生,我的记忆力还没差到这个地步。”
艾琳娜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格林德沃。或许是因为关系愈发亲密,这位初代老魔王现在管的越来越宽了,这让她不禁回想起了那些她以为早已忘却的感受。
这种上了年纪老人的固执有时候确实给外难缠,尤其是当对方还曾是大人物的时候。
“关于今晚的计划,我此前已经详细说明过一次了吧?”
女孩叹了一口气,摊开手,看着周围的老爷爷们再次解释道。
“SCP-17-03是汤姆·里德尔在学生时期制造的魂器,它的记忆、知识、性格、魔力等方面大概率是定性为那个时期,因此危险性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高——激发它的方式不过是开放部分自身魔力,向它内部进行充能让它‘复活’一部分力量。”
关于魂器的研究,艾琳娜这边此前也不算是毫无进展。
经过一系列简单的尝试之后,她发现魂器本身其实并不具备太多魔力,它更像是一个注入了‘元素核心’无生命体,倘若没有巫师向其中输入魔力,它就会一直沉寂下去。
事实上,魂器绝大部分力量的体现主要是在于维持本身状态之上。
常规的物理、魔法手段在面对魂器的时候效果都不是很好,它仿佛是在物体表面固化了一层灵体化的防护屏障,在未能破除魔法之前,魂器本体是非常难以被摧毁的。
“换句话来说,想要成功激发日记本的先决条件有两个。”
艾琳娜竖起两根手指,一脸认真地说道。
“自身有一定实力可以支撑里德尔的灵体出现,以及,意志足够坚定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保持自我,不会出现被汤姆·里德尔控制,并且可以让他产生兴趣的在校学生。”
原著之中,汤姆·里德尔是吸收了金妮的魔力而恢复了部分力量。
至于他最后在密室之中呈现出灵体,则是直接开始夺取金妮·韦斯莱的生命力——或者更准确的来说,那甚至已经不算是单纯的灵体了,他掌握着某种不一样的复活方式。
这种状态仅仅出现在这个日记本中,另外几个魂器的自我意识明显都要混乱得多。
只不过有许多推论艾琳娜暂时还没弄明白,或许只有真正接触了学生时期的里德尔之后才能得出具体结论,在女孩眼中,也只有那个时期的汤姆才算得上是斯莱特林的后裔。
而在此之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模仿原著中那样,直接把十七岁的汤姆召唤出来。
“没错,我赞同你的判断——”
盖勒特·格林德沃漫不经心地点着头,眼神闪烁,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但是在这个房间之中,显然还有比起你更适合的人选,那两位站在角落的年轻先生就是‘愚者小姐’未来嫡系势力的‘愚人众’了吧?我想他们都很乐意承担风险。”
“我可以——”
听到格林德沃提到自己的名字,德拉科·马尔福有些紧张地挺起胸脯。
“闭嘴!德拉科,现在并不是在征求你意愿的时候。”
艾琳娜狠狠地瞪了一眼正准备开口说话的德拉科·马尔福,皱了皱眉,沉声说道。
“阿波卡利斯教授,我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学生并不是什么魔王预备军,基金会的基层成员也不是可以用来消耗的炮灰,他们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权利知道这些——马尔福先生为我们找到了日记本,而韦斯莱先生则是他的直接联络人。”
稍微停顿了一下,艾琳娜下巴朝着旁边偏了偏,说道。
“况且,就算您这么说,霍格沃茨的校长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
“那如果说,我也同意呢?”
“……发生在——诶?!”
艾琳娜神色一呆,猛地转过头看向邓布利多,差点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头。
“抱歉,您刚才说什么?这可不是——”
“我刚才就说过,卡斯兰娜小姐,您显然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
阿不思·邓布利多点了点头,表情认真地再次重复了一句。
“倘若说因为里德尔的日记而让你受到影响,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哪怕这种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一,也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选择冒险——未来的魔法界,可不仅仅只属于你一个人,成长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予那些与你同行的人足够的信任。”
“那么我不行的话,难道他们就可以吗?邓布利多教授,你知道伏地魔……”
“摄神取念,当然——汤姆在学生时期就在这方面表现出了相当不俗的造诣,但关于这点我也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可以有效阻止里德尔的钻进他们大脑。”
邓布利多抬了抬手,温和地打断道。
不知何时,老人手中出现了一顶有些破旧的巫师帽。
在魔法界之中,抵抗魔法的方式大致分成三种:魔法防护、魔法对抗、魔法道具。而得益于某名胆大包天的新生,霍格沃茨的分院帽也被开发出来了一项全新的用法。
由于某种不可破解的古老魔法,分院帽无法被读取思想。
换句话来说,凡是戴上了分院帽的巫师就相当于对外封死了大脑,除了分院帽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得知这名巫师脑海中正在想些什么——这是天然的摄神取念抵抗物品。
“分院帽可以保护他们的思想,不用担心……”
邓布利多朝着有些困惑的艾琳娜眨了眨眼睛,神色坦然地解释道。
随着尼可·勒梅选择复出,邓布利多逐渐也意识到,时代的交替已经开始了。
无论是他、盖尔,哪怕是汤姆,他们都是上个时代的魔法辉煌了,正如同过去那一年每天晚上愈发清晰的梦境,在新时代的火炬升起前,他们也该开始考虑传承了。
而对于邓布利多而言,让艾琳娜和她的伙伴少走一些弯路,无疑就是最恰当的选择。
紧接着,邓布利多转过身,朝着那两名局促不安地站在房间角落的男生招了招手,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两位不同纯血巫师家族的长子,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
马尔福家族和韦斯莱家族,这是他曾经未曾设想的组合。
上一辈的矛盾或许无法在短时间调和,但是全新的未来并没有必要背负有些过去。
无论是在打破学院壁垒,亦或者是缓和魔法界各个家族之间的关系方面,艾琳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做到了邓布利多此前耗费了大半辈子没能完成的进展。
不过与之相对的,艾琳娜这孩子在某些方面,还是太过于自负了一些。
在阿不思·邓布利多看来,倘若未来仅有这孩子一人,那未免也太过勉强了些,她发掘除了那些具有潜力的同龄人,接下来培养方面的事情,该轮到他来出力了。
邓布利多打量着走到他身前的德拉科·马尔福和比尔韦斯莱,清了清嗓子说道。
“正如两位所听到的,你们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是汤姆·里德尔在成为伏地魔之前制作的魂器,一个他学生时期曾使用过的日记本——当然,既然你们选择踏入这个房间,那么勇气和忠诚自然是无可挑剔——我会在此之前给你们小小的防护和帮助。”
“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需要你们如实回答……”
邓布利多的目光从德拉科和比尔的脸上缓缓扫过,微笑着轻声问道。
“你们两人,有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写日记?
两人愣了愣,有些茫然地摇摇头。
正经巫师,尤其是正经的男巫,谁会写日记啊?
————
————
大章!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