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wlf超棒的小說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笔趣-第九百八十三話 徹底決裂讀書-94bob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小說推薦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雨隐阵营当中,日向宁次面色复杂道:
“或许,二代火影复活之后性情发生了某些变化,他做出的一些事情,一而再地突破了卡卡西老师的底限,如今更是要剥夺四代火影的火影头衔和抽离鸣人体内的九尾,使得卡卡西老师再也忍受不了吧……”
漩涡香磷奇怪地看了日向宁次一眼道:
“你还叫他老师?要知道,你们在木叶忍者眼里,可是叛忍。”
日向宁次还没有开口,山中井野语气坚定道:
“我们被定性为叛忍,毫无怨言,因为我们确实是叛出了木叶,也无怨无悔加入了晓组织当中,但是如果说冤有头债有主的话,对我们的迫害,跟卡卡西老师没有关系,更多的是团藏集团的阴暗,本质上是木叶制度的腐朽,领导层的不作为导致的。”
日向雏田也难得开口道:
“没错,在我的心目中,对卡卡西老师一直都是尊敬的。”
旁边的天天也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的天道佩恩心中暗叹,看来自己是要继续让团藏处于隐藏状态好一阵子了,山中井野等木叶过来的忍者,显然对于团藏的仇恨还是极为深刻的,为了防止内部不稳,团藏只能是继续当地下军师统筹部的部长吧!
“卡卡西老师!”
被钉在地上的漩涡鸣人此刻感动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仰头大吼着:
“卡卡西老师!请不要为难!我漩涡鸣人永远对您心怀感激,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旗木卡卡西看了一眼漩涡鸣人,声音低沉,却蕴含着坚定之意:
“鸣人,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如果木叶以后是在这种人的领导之下,一定会走向毁灭。”
这句话一出,被卑留呼扩音到全场,直接让全场哗然,卡卡西这话可是代表其真正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决裂了啊!
他们两个人绝对不能够在木叶共存!
甚至是他们所代表的两个集团,他们各自的支持者,从这句话说出来的一刹那开始,立刻成为了死敌。
此刻有谁能够理解旗木卡卡西心中的苦涩,他感觉自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正在逆浪而行,随时可能被四面八方的巨浪给拍碎,永世不得翻身。
但是卡卡西依然决然这么做了,因为他是火之意志的坚定继承者,是木叶的真心守护者,他绝对不希望眼前这个样子的二代火影来领导木叶,那绝对是灾难。
旗木卡卡西心中发出了巨大的疑问和哀叹:
二代火影阁下,您本来应该是睿智又缜密,冷静而卓越的存在,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暴躁而不讲情理?
此刻的卡卡西当然不会知晓,就在战场附近的某个隐秘的角落,身披黑色斗篷的大蛇丸正冷眼旁观这一切,竖立的蛇瞳中发出了诡异而幽深的光芒:
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呢……等着吧!
木之叶,这个肮脏的名字……就由我来抹掉它!
“旗木卡卡西。”
二代火影俯视着旗木卡卡西,眼神冰冷之极:
“你也想要被剥夺火影头衔么?”
卡卡西紧紧抿着嘴唇,他不知道怎样回应这句话,火影这两个字,在他的心目中有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如果在火影的位置上被人给剥夺了头衔,那简直就是一生的耻辱,比他的父亲,木叶白牙旗木朔茂被逼憋屈自杀还要难以让人承受。
一道金色身影出现在了旗木卡卡西的身边。
“老……老师……”旗木卡卡西眼眶有些湿润了。
波风水门仰头注视着千手扉间,目光锐利道:
“二代火影阁下,适可而止吧!”
“我的建议是,一切矛盾请留到战争结束后,我们内部来解决,现在,请与我们一道,齐心协力,共同对抗卑留呼。”
此时木叶的第一军师,奈良鹿丸的父亲,奈良鹿久也忍不住开口了:
“二代火影阁下,现在绝非内部倾轧之机啊!请以大局为重,一致对外吧!不要忘了,初代火影前辈此刻正处于危机之中啊!”
奈良鹿久说话显然是极具水准的,他使得千手扉间的注意力成功转移到了千手柱间身上,并且按照千手扉间对千手柱间这第一无二的了解,他能够快速看得出来,千手柱间其实已经是骑虎难下的状态了,想要脱身极为困难,但是自身的生命力却正在源源不断补充到卑留呼的身上。
这个关键节点的哥哥,应该是最需要外力的帮助吧?
千手扉间俯视着地面,冷冷说了一句话:
“这笔账,以后再算。”
言毕千手扉间立即转身注视着半空中交战的二人,嘴唇开始快速翕动,显然他在继续说话,但这种言语就是刻意的进行传音了,并且是运用了特殊的法门,将查克拉聚集成线,直接让声音响在千手柱间的耳朵旁边,卑留呼的扩音干扰的术就无法发挥作用了。
“哥,需要帮忙么?”
这便是千手扉间说的话,干净利落,一旦确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千手扉间不会有任何拖泥带水,并且会立即从之前的状况当中脱身,没有半点留恋。
而且作为这个世界上对千手柱间最熟悉的人,千手扉间知道自己的哥哥最忌讳的是什么事情,那便是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有别人插手。
所以即便是他知道现在是很危急的时刻,但依然会冷静地询问千手柱间需不需要帮忙,如果千手柱间的回应是个“不”字,千手扉间绝对不会参战。
结果千手扉间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替我缠住他五秒钟。”
千手扉间的耳边传来千手柱间的低语,如此高强度战斗了这么久,自身的查克拉又被卑留呼大量吸收,千手柱间的话语却依然波澜不惊,千手扉间甚至听不到哥哥过于粗重的呼吸声音。
“明白!”
千手扉间双手在胸前连续结出了七个印记,进而咬破了右手拇指,反手一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上,随着千手扉间口中念念有词,这一滴血开始剧烈沸腾起来,竟然开始飞速扩散,很快就在千手扉间体表形成了一层红色的光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