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1iy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俠客管理員 戰士雙腳走天下-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有人放水相伴-2mpvx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山谷中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趁着落花流水还没完全合围,血刀老祖展开身形,在山谷中央飞快地左冲右突。他身法奇快,步法诡异,忽而在前,忽而在后,形如鬼魅一般,不断扯动。落花流水被他占了这一手之先,竟然无法完全包围,只能跟着他的步子四处堵截。
血刀老祖面对的,始终没有超过两个人。加上他刀法怪异,出招落点次次都出人意料,一时间看上去竟然不落下风。
忽然间,血刀老祖猛地向水岱一冲,长刀斜劈直挑,水岱见他来势凶恶,急挥长剑格挡。但血刀老祖这一招竟然是虚招,水岱长剑落了个空,刚要变招,血刀老祖已从他身边冲过,血刀挥出,啊啊两声,数丈外两个看热闹的登时身首异处。
水岱又惊又怒,在身后紧追,剑光霍霍直指血刀老祖背心。但血刀老祖竟不回身,身体猛地一个直角转弯,刷刷两刀又砍死两个。水岱长剑距他背心只有数寸,竟然一直无法刺中。
血刀老祖身体再转,狞笑声中,又有两人中刀毙命,眼瞅着血刀到处,第三个人又要被砍成两段,这人已经被吓傻了,双腿发抖东也动弹不得。
好在刘乘风及时赶到,长剑转出一个个圈子,将血刀隔挡在外,陆天抒厚背大刀当头猛劈。血刀老祖不敢被刘乘风的太极剑缠住,又似乎对陆天抒的力道颇为忌惮,脚下一横,向斜后方击退。
陆天抒伸手一堆,把刚刚吓傻那位退出丈余之外,才解了他一刀之厄。那人死里逃生,啊一声惊叫起来,撒开腿兔子一样窜得远远的。陆天抒已经紧追着血刀老祖去了。
血刀老祖一退数丈,正好堵住花铁干,提刀便砍。花铁干双目圆睁,短钢枪飞舞,堪堪挡住,血刀老祖长啸一声,又从他身边闪过,挥刀劈死四个。
群豪见他形如鬼魅般杀人,一个个胆战心惊,发一声喊,又往外散了一圈,站的最远的,已经到到了半山坡上。不少人四下窥探,脚下不停往后倒退,打着见势不妙撒腿就跑的主意。
“老家伙这么狠?”毕晶在山脊上看得目瞪口呆。血刀老祖直将整个山谷上百丈方圆当成了战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神出鬼没不说,一人面对落花流水四个,竟然还处处抢先下手,“有这本事逃跑不行么?”
“他这是以攻代守。”郭靖摇摇头,“依靠轻功优势,拉开距离,每次面对不超过两人,加上处处抢攻,使对手一时疲于招架,他再一沾即走,才能如此。这也算是无奈之下的好选择了?至于他为什么不趁机逃走……”
萧峰接话道:“他现在争的就是一线先手,若是逃跑,这个先手就不存在了,四个人一旦占了先手,他绝无幸理。”顿了一点又道:“不过即便是这般打法,最多再过五分钟,他也会逐渐被落花流水压住,那时候,他也跑不了了。”
原来如此。毕晶长出了一口气,金书并列第一的两大实战达人这么说,那一定就是这么回事了。看人拼命还能听高等级解说的感觉就是爽!不过随即好奇心又起:“那要是你们两位处在他那个位置呢?你们怎么办?”
郭靖笑笑没说话,萧峰嘿嘿一笑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拍倒一个再说了?”
“我……”毕晶翻翻白眼,这才想起来这俩的武功,一个在蒙军大帐独当金轮法王外加三大高手,还要被杨过背刺拖雷,这还不落下风,另一个在少林寺一招逼退丁春秋慕容复外加游坦之。放在今天这情况,估计落花流水和血刀老祖加一块也,未必是他们对手。
“哪儿那么多废话!”母老虎拍他一下,“好好看着你的!”
要不说是金书两大实战达人呢,那眼光就是好。就跟他们说得一模一样,大概两分钟左右的时候,落花流水已经缩小了包围圈子,将血刀老祖的活动范围压缩在三十丈左右,三分钟的时候,这个范围已经缩小到了十余丈。
到了四分钟左右,这个范围进一步缩小到五丈左右。
这就意味着,血刀老祖已经无法再仗着他的轻功,以身法和速度优势,大范围扯动,只能依靠诡异的刀法和落花流水苦苦周旋。
但即使如此,靠着不断左冲右突,血刀老祖大呼酣战,仍然带着这个小圈子不断移动,而且居然又乘机杀了几个人。
群豪本来见血刀老祖被逐渐压住,凑近了一点想着捡现成便宜。但见血刀老祖这般凶悍,终于彻底崩溃,大叫着四散逃开。
到这个时候,毕晶都看出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用不了几分钟,血刀老祖就得被彻底压制住,想跑都没办法跑了。不过显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过了整整十来分钟,落花流水形成的包围圈,才缩小到一丈方圆,而且彻底限制了血刀老祖的活动范围。
但一边萧峰却皱起了眉:“不对劲!”
毕晶一愣:“什么不对劲?不都照你们说的来的么?”顿了一下,做恍然状道:“你不会以为打了这半天才彻底压住,觉得自己预判错了不高兴吧?放心,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萧峰瞪他一眼,转头又仔细瞧着下面的争斗。
被萧峰这么一说,郭靖好像也觉察了什么,仔细看了一会儿,眉头也皱起来了,自言自语道:“是不对劲!”
两个人都这么说,别说毕晶和母老虎了,就是郭破虏和莫声谷都大感奇怪:“究竟怎么了?”
萧峰道:“我仔细看了他们的出手,以落花流水四个人的武功,对付血刀老祖,原本不会这么吃力。想想刚才他们交手的过程,血刀老祖尽管被一点点压住,但每到关键时刻,总能败中求胜,而且能顶着这四个人,还到处移动。以他的功夫,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除非……”
郭靖点点头:“不错,除非有一种情况……”
两个人忽然对视一眼,同时沉声道:“有人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