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vsz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從1983開始討論-第八百二十四章 大腕分享-ttwa4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哟,你这钓鱼去了?”
“刚回来,今天手气好,到你这叨扰一顿。”
“瞧你说的,你天天来,我满汉全席都能会做。”
徐凡瞅了瞅鱼,“嚯,一条二两跟买的似的,一半炖汤一半酱焖吧?再温壶酒,切点姜丝,放两颗话梅。”
“那就去啊,我哈喇子都出来了。”冯裤子道。
许非介绍了一下陈国傅,道:“我记着你以前写过一剧本,就是葬礼那个。”
“哦,哦!”
冯裤子连忙去找,翻出一个旧本子来。
“这是说一个内地的大腕……”
“大腕?”陈国傅不解。
“超级大牌的意思。就说这个大腕死了,机缘巧合之下,几个人将他的葬礼做成了一场生意……”
陈国傅听罢,眼睛大亮,道:“这个创意很棒啊,里面的讽刺意味是全世界通行的,我觉得可以。”
“什么可以?”冯裤子还没太明白
“他想往海外发行,这片子要做成国际化。”许老师道。
咝!
冯裤子心潮澎湃,我上部戏成了国内名导,下部戏就要成国际名导了?
他瞅瞅许非,见对方并无不可的意思,忙道:“陈先生,你不妨详细说说。”
“首先这个身份,内地大腕换成好莱坞大腕,请一位真正的好莱坞明星出演,这样在北美就有辨识度了嘛!
其次,可以给他配一个女性助手,我们找香港明星来演。
最后你的内容要修改,思想更通行一点,更新潮一点。”
“比如呢?”
“比如现在互联网很火热啊,你把这个概念加进去。”
“还有房地产,盗版碟之类。”许非笑道。
“对对,把这些流行的概念加进去,让讽刺力度更深刻,也贴近实际。”
“哎哟,那得重新捋一遍剧本,得找些高人来写。”
冯裤子挠挠头,架不住国际名导的诱惑,一拍大腿:“成,许老师支持,我也没话说!”
“那太好了,尽快修改,争取作为……”
陈国傅一顿,扭头道:“许先生觉得可行,不如作为今年的贺岁片上映?”
“我没意见,只有一条,我们要国内的全部版权和利润。你们如果接受,再接着往下谈。”
“这个……我会告知公司,派专人与贵方协商。”
“可以。”
不多时,饭菜做好。
徐凡确实是个理家能手,12条小鲫鱼,一半炖汤一半酱焖,外加两道炒菜,老式的酒壶放在热水里,四只酒盅。
见许非来,她很高兴,喝了几盅酒。
当年拍胡同,她就给许非演过戏,后来又有《大撒把》。感情上跟江杉那批人一样,毕竟也是叫许老师的。
徐凡跟冯裤子始终没要孩子,冯裤子跟前妻有一个,先天腭裂,有一定的遗传风险。后来他又得白癜风,全身都白了,更不想要孩子。
于是收养了一个女儿。
至于陈国傅,莫名其妙吃了顿家宴,许总亲手钓的鱼,惶惶不安,只觉自己要被套牢。
再说《大腕》这戏。
起初剧本是冯裤子写的,哥伦比亚介入后,他找来李小明、石康帮忙修改。
李小明还记得嘛?电视艺术中心那位,《渴望》编剧。
石康就更牛,《奋斗》的作者。
《大腕》有神奇的预言性,很大程度归功于这位。
总之呢,该片制作费3300万元,两个美国演员的片酬就有1000万,还找了香港大美女关之琳。
哥伦比亚投资占70%,拿了海外发行和音像版权,结果扑街。
这种送上门的冤大头,许非不要白不要。
…………
“干杯!”
“为《天下无贼》!”
老吴家里,三人办着一场小型庆功宴,只是少了田领导。
影片成功,让官方上下信心大增,连带着对第二部也重视不少。吴孟臣例行讲完公事,忽摸出一个盒子递过去。
“这什么?哟!”
许非一瞧,里面躺着两只小巧玲珑的金锁,一只刻着龙,一只刻着虎。
“孩子快周岁了吧?我跟老韩一块出的钱,算提前道贺了,反正你也不能大操大办。”
“就你这事,放在体制内……”
韩三坪点了点他,“其实也不算什么,顶多作风不好。”
“主要这人太可恨!”
“可恨!全国人民不共戴天。”
“……”
许非翻白眼,把盒子收起:“那我替小龙小虎谢谢两位伯伯。”
“小孩子长的可快,眨眼就好几岁,你平时得抽时间陪着,多教育。等长大了再教,那来不及了。”
“嗯,转眼就该上学了,现在孩子懂事早,不像我们那会。”
“这你们放心,我绝对比你们会教孩子。”
“吹!”
“吹!”
“别不信,等他们懂点事了,你猜我首要教什么?”
“才艺?”
“锻炼身体?”
“英语?”
“说你们老土就是老土,我首先培养他们的表达能力。这世上最最基础的能力就是表达,懂么?”
“……”
老吴和老韩对视一眼。
“我觉得还是学点外语好。”
“身体,身体健康最重要。”
嘁!
话不投机。
酒过三巡,韩三坪忽问:“今年除了《十月围城》,你还有计划么?”
“有一部《大腕》,跟哥伦比亚合拍的。还有一部,暂时保密。”
“保什么密?”
“反正不能在国内上映,算我海外投资的,甭问了。”
“哦,我这里倒有个剧本。”
韩三坪取出一个本子,许非瞧那片名就乐了,《寻枪》!
“这人叫陆钏,父亲是陆天铭,写《苍天在上》的那个知道吧?他北电毕业,分到北影厂,一直没什么正经事,就写写剧本。
这故事不错,他想自编自导,我口头也同意了。”
“你这是提携年轻人?”
“应该的啊,中国电影现在最需要新鲜血液,我觉得陆钏很有才华。”
当即,韩三坪巴拉巴拉讲了一遍《寻枪》,问:“你感觉怎么样?”
“老实说啊,不出彩不平庸。这种片子主要看拍摄手法,手法好,能把一个简单的故事拍出花来。
你确定他有这本事?”
“培养新人嘛,谁也不是天生的。你干脆点,做不做?”
“我不太看好,你找紫禁城试试。”
韩三坪也不在意,收起剧本道:“我准备把姜闻找来当主角,正好他没事干。再多请几个实力演员,新人导演就需要这种支持,他自己也会有信心。”
“成,你就让姜闻拍,绝对精彩。”
“是吧,姜闻很适合演这戏。”
“不,是拍这戏。”
“嗯?”
“来跟我念……”
许老师指着自己口型,“拍这戏,坡挨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