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eq5非常不錯小說 墨唐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各路齊聚長安讀書-vpdux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驾!驾!”
西北崭新的砖路上,火器监庞大的车队正在快速前进,在苏定方的帮助下,火器监分批更换马匹,再加上马车众多,战马也不缺,全军以极快的速度的朝着长安城而去。
“火器监凯旋!”大唐百姓看到火器监车队不由惊呼,所到之处,纷纷迎来百姓崇拜的目光,盯着这个传奇的军队。
“一击破城!”
“以一千破五千!”
“八百里瀚海追击。”
火器监的传奇经历,让大唐百姓津津乐道,更多的人盯着火器监紧紧封闭的车厢,那里可是藏着大唐威力最大的武器——火药。
整个火器监透露着神秘和强悍,虽然任何一个胆敢靠近火器监的百姓都会迎来火器监将士审视的目光,然而众人却无一人反感,反而一种傲然之情油然而生,这才是我大唐的无敌之师。
火器监速度极快,很快消失在在砖道尽头,只留下一片议论之声。
然而火器监的车队刚过没有多久,另一支的庞大的胡人车队悄然踏上了砖路,众人不禁满脸诧异,纷纷打听。
“吐蕃使节!”
众人一打听之下,不由一阵哗然,没有想到这个车队竟然是戈壁滩伏击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吐蕃,而为首的赫然是伏击墨家子的吐蕃将领论钦陵的父亲禄东赞。
禄东赞踏上了平坦的砖路,不由脸色一沉,他多年没有再来大唐,而大唐的变化竟然日新月异,原来仅仅是长安城周围铺上了砖路,而远在西北之地,竟然也有笔直平坦的砖路。
以禄东赞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得出来,砖路的好处,吐蕃使节的车队一踏上砖路明显感觉速度加快,而这一切的变化正是墨家子的手笔。
他之前的判断没有错,墨家子的确是吐蕃的大敌,他伏击墨家子的决定是正确的,然而可惜的是,吐蕃失败了,如今吐蕃要承担这个苦果。
“呸!吐蕃伏击墨家子,还有脸来大唐?”一个百姓啐了一口吐蕃车队道。
“儿子死了,老子亲自上场了!”又有一个大唐百姓怒斥道。
“子债父偿,这一次定然要让禄东赞为火器监将士偿命。”一个屠户拿着杀猪刀怒吼道。
随行的吐蕃随从勃然大怒,然而却被禄东赞死死地摁住,禄东赞抹了一把大唐百姓吐在脸上的吐沫,面无表情道:“我等前来是平息大唐怒火的,并非是惹事的。”
陪同的鸿胪寺官员冷眼看着这一切,直到百姓群情激奋的时候,这才出面拦截道:“吐蕃使节只有朝廷处置,一切听从朝廷旨意。”
“陛下不会轻易饶了你们!”听到鸿胪寺官员的话,一众百姓这才作罢,纷纷冷笑道。
“大相!”一众吐蕃使节听到大唐百姓之言,担忧的看向禄东赞。
禄东赞摇了摇头道:“放心,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更何况吐蕃和大唐还未大战,天可汗未必会杀本大相的。”
一众吐蕃使节不由露出担忧之色,天可汗或许不杀禄东赞,然而墨家子却未必会放过他。
禄东赞却不可置否眼神坚定,无论如何这一次大唐之行,无论是他还是吐蕃都没有退路,而且他在长安城也未必没有朋友。
几乎同时,两个车队一前一后,直奔长安城而去。
长安城东城门外,一匹骏马疾驰而来,瞬间引起了路人的注意,而真正抓住路人目光的则是这匹马的主人,乃是一个十六七岁妙龄少女。
烈马红唇、英姿飒爽再配上骏马奔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吁!”
骏马急停,停在了墨家车马行的门前,妙龄少女身体矫健,纵身一跃下马。
“大师姐,少爷已经回来了。”一个墨家子弟连忙上前牵住马匹,一脸欣喜道,要将好消息第一时间传给妙龄少女。
周围人不由恍然,原来此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墨家大师姐武媚娘。
武媚娘一脸傲然道:“这有何大惊小怪的,天下又有何事能够难住师傅,不过是区区八百里瀚海而已。”
在武媚娘的心中,师傅乃是智慧通天无所不能之人,更别说这一次是墨顿主动追击,她一直坚信墨顿定然可以安然归来。
不过武媚娘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听到墨顿归来的消息,立即第一时间赶回长安城。
“大师姐英明!”墨家子弟也不拆穿武媚娘,随口恭维一句道,“师弟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还请大师姐上车。”
武媚娘摇头道:“马车太慢了,给我准备一匹快马。”
武媚娘在墨家子弟中很有威望,很快,一匹快马就迁到了武媚娘面前。
“驾!”
武媚娘飞身上马,立即朝着长安城而去,武媚娘回府心切,再加上街上并无太多的行人,武媚娘的马速不由自主的快了不少。
忽然,一个路口突然窜出一个小男孩,武媚娘豁然一惊,连忙勒马,然而马速过快,根本来不及停下,眼看就要撞上了,忽然一个青衫少年飞身上前,将小男孩拉到一边,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呼!”武媚娘不由心中一松,连忙将马停下,查看状况。
“按大唐律,除了驿站八百里加急之外,但凡在长安城无故纵马者,轻者罚钱,重则监禁十日,如果发生事故,处罚加倍。这位姑娘,你可知罪…………。”青衫少年故作威严的说道。
“知罪?”武媚娘顿时身体一僵,不敢相信的看着一副少年老成的青衫少年,他不过是骑个马而已,竟然被人当成罪犯了。
“不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别说在天子脚下,姑娘当街纵马,差点误伤于人,这不是罪上加罪。”青衫少年不依不饶道。
武媚娘顿时气急而笑,冷喝道:“还真的是个书呆子,本姑娘本来是可以跃马而过的,若非你突然出现,怎会让马受惊,所谓差点误伤于人,本是因你而起的。”
小男孩并不高,骏马一跃就可以越过,武媚娘骑术精湛,对此很有把握,不过青衫少年的突然出现,却让战马受惊,差点出事。
青衫少年不由眉头一皱道:“姑娘这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蔑视律法。”
武媚娘反驳道:“先不说本姑娘并没有造成事故,就算本姑娘造成了事故,也有民不告官不究之说。”
武媚娘说着,掏出一张一两的银票,递给将男孩紧紧抱在怀里的母亲,道:“去墨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大碍。”
一两银票可是价值不菲,再说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小男孩并未受伤,小男孩的母亲接过,千恩万谢的离去。
“以钱赎罪,置律法不公也!”青衫少年愤然道。
武媚娘微扬下巴,得意道:“书呆子,大唐律可不是你这样解读的,此乃是皆大欢喜的结果。虽然受损失的乃是本姑娘,不过本姑娘近日有急事,就不跟你计较,如果下次再遇见你,有你好看的。”
武媚娘冷哼一声,再次纵马离去,不过这一次武媚娘并没放纵快马,而是适当的控制速度,路口减速。
“少年,此女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你惹了她,有你好看的。”只见周围围观的百姓顿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戏谑道,行走江湖,最不能惹的就是老人,女子和小孩,武媚娘一个妙龄少女,竟然当街骑马,又岂能是普通的女子。
“一介女子又能如何?小元你怎么看?”青衫少年毫无惧色,反而问向一旁的随从道。
随从小元不由咂舌道:“大……,少爷,此女必有蹊跷,我等还是赶快回府吧,”
青衫少年冷哼道:“当街纵马,穿的却是墨服,所骑的却是墨家车马行的马车,再加上其年纪和谈吐不凡,想必此女定然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墨家大师姐。”
随从小元显然听说过墨家大师姐的名号,大惊道:“墨家大师姐,少爷,那怎么办?”
青衫少年傲然道:“怕什么,本少爷有大唐律相护,岂能怕她。”
随从小元看着行色匆匆的少爷,不由嘴角一抽道:“那少爷为何走的如此匆忙。”
青衫少年脸不红心不跳道:“本少爷乃是敬佩墨侯的人品,怕墨侯为难,而不是怕她武媚娘。”
随从小元自然知道自己少爷的秉性,不由抚额长叹,二人行色匆匆,左拐右顾,发现实在是没人跟踪,这才转入了一个府邸,
“狄府!”
“仁杰!”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定住了主仆二人的身型,狄府,名仁杰,武媚娘没有想到管闲事的少年竟然是后世赫赫有名的狄仁杰。
狄仁杰顿时一僵,连忙转身向来人行礼道:“参见父亲!”
狄知逊看了狄仁杰一眼,眉头一皱道:“为父正要派人去找你,为父知道你素来喜欢律法,就托人给你寻了一个名师,只要你能够得到此人的青睐,定然可以学有所成。”
“名师?”狄仁杰豁然眼睛一亮道。
狄知逊点头道:“不错,此乃真正的法家人士,乃是前任律学博士韩政,执掌《法报》,平反无数冤假错案,你若跟着他学习律法,那可是狄家的荣幸。”
“韩夫子?”狄仁杰不由脸色一喜,作为法家的爱好者,他又岂能不知道法报的执掌者韩夫子的大名,更在墨家村实行以法治墨,效果显赫,令人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