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0kj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159章 道子巷別墅,爆炸!讀書-kqh6w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杀手进入校园,对学生下手。
这种恶性事件,已经突破了扬帆中学的底线。
上到校长,下到学生,整个扬帆中学都怒了。
上午发生了那么可恶的事,本以为应该消停了,没想到居然变本加厉?竟恶劣到这种程度,直接雇凶杀人?
警方来了,行动局的人也来了。
可是凶手就是硬气,从头到尾就是冷笑,一句话都不说。
这让警方和行动局都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
他们办案经历很丰富,看人也基本不会走眼。这个凶手明显就是那种老油子,油盐不进。
这种人,哪怕你手段完全,想从他嘴里掏出点东西,难!
一调查,这人上没有小,下没有下。活到近三十岁,基本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罗处拍拍江跃的肩膀:“放心,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江跃淡淡一笑:“能撬就撬,撬不开也无所谓。”
“那岂不是便宜了雇主?”
“呵呵,要是真撬出来谁是雇主,这种情况属于雇凶杀人,还是未遂,能判几年?如果背后势力大,手眼通天,上下一运作,甚至牢都不用蹲。那才是真便宜他了吧?”
“难道你有不便宜他的办法?”罗处连忙揽住江跃的肩膀,把他拉到角落头,“小江,你可别擅自动手啊。这些权贵背后的能量还是挺大的。他们雇凶杀人,可能很隐蔽。但你要亲自动手,他们有一百种办法找到证据。”
“再说,现在社会也不讲究亲自报仇这么一说。”
“罗处,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我要亲自动手,邓家真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找到证据?
江跃还真不信这个邪。
走着瞧。
“你这几天多注意点安全,我估计对方一旦出手,可能会有后手。你别因为躲过一劫,就麻痹大意。需要的话,我可以安排几个人来保护你。”
罗处其实也知道,自己这都是废话。
江跃哪需要他们保护?
“那位砸车的,办得咋样了?”
说起这个罗处火气就来了:“这邓家确实狠,看上去压根不想低头,对那小子不闻不问。看上去那小子现在就是个弃子。”
“别上当,说不定人家是故意做给你看的。既然他们不闻不问,就多挖点料,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
“放心,这点事,我保管办得妥妥当当,那小子一身纨绔习性,我们已经挖出不少料来了。说不定还牵扯着人命案。你还记得上次公寓女鬼的案件吗?跟你同学有关的那位……”
江跃一怔,说的事老于那个案子?
“怎么?”
“那个女鬼生前的遭遇,老韩当时应该跟你讲过吧?”
这事情过去也没多久,江跃自然有印象。
当时老韩看到公寓里女鬼生前的照片,当场就认出来,并介绍了女鬼生前的悲惨遭遇。
江跃记得,那名女鬼生前失踪了几个月,最后是在郊区一处废弃下水道里呗发现。
现场很惨烈,死者的五脏六腑全部被掏空,加上皮肤已经高度腐烂,基本上就是一副白骨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女鬼坑害过的人,基本上阳气精血都被吸干,纷纷化为一副白骨。
说白了,就是死者生前的怨念太深。
江跃推测,这个女鬼死前应该也是被疯狂侵犯过,而且施暴之人非常变态,不但侵犯她,最后还虐杀了她。
“你不会是说,那个纨绔,跟那公寓女鬼案有关联吧?”
“目前来说,我们找到了一点点联系。还有待进一步挖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女鬼生前,跟邓家那位纨绔来往很是密切。我们正在不断完善人物关系,找到更多的线索。”
“小江,你知道的,我们办案子一向讲究证据,不过也会进行一些合理的推断。从推断上看,邓家那个纨绔跟那起凶杀案估计很有牵连。只要找到相关证据,到时候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他!”
“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江跃主动问道。
邓家现在摆开阵势对付他,江跃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他要展开反击。
“目前还不需要你出手。对了,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
“哪件?”
罗处说的事太多,江跃一时也搞不清楚他说的是哪一件。
“关于超自然事件的民间社团。”
“有消息了?”
“目前已经有眉目了。据说名额还是有限,竞争也不会小。而且创办这个社团,需得有资质。”
“资质?这个资质怎么认定?”
“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大章国马上就要推出超凡者认证体系。正式推出应该是五月份。要创办社团,必须有超凡者认证的资质。认证的级别越高,获得创办资质的希望就越大。”
“这么复杂?”江跃皱眉。
“小江,以你的水平,这些都是小意思。现在是诡异初期,全国各地的觉醒者还没有来得及迅速成长。你要通过超凡者的认证,我觉得应该很轻松,就看能达到什么级别了。”
罗处跟江跃处了这么久,对江跃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如果我拿下这个超凡者认证,马上就可以创办社团?”
“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流程从简。国家高层的态度很明确,要不拘一格拔擢人才。既然要推出民间社团计划,那肯定不会设置很多门槛的。只要资质达到,我相信流程会很快。”
如今全球各地诡异事件此起彼伏,需要灭火的地方太多太多,总体来说就是诡异事件多,可用人手太少。
这种情况下,没理由设置太多门槛。
“小江,离五月也没多久了,这段时间你多琢磨一下,争取超凡者认证得个好成绩。”
江跃点点头。
这个超凡者认证体系,以后肯定是全国公认的体系。就相当于社会各行各业评职称。
当然,这个体系肯定比评职称更苛刻,更细致,也更有含金量。
对这超凡者认证,确实不能掉以轻心,应该好好应对。
凶手被带走以后,学校却没有回复平静。
这是校园,现如今杀人凶手公开来到校园行凶,这影响实在太恶劣了,完全打破了校园的宁静和祥和。
如果学生在校园都不能平平安安,那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凶手是邓家派来的,可这已然是明摆的事。
茅豆豆等人都围了上来,关切地问着。
“跃哥,你没受伤吧?”
“刚才那位警官跟你说了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罗处拉着江跃走到角落里,嘀嘀咕咕好一阵。
他们分辨不出行动局和警方的区别,毕竟罗处他们行动都是便衣,没有穿制服。
“也没说什么,就是刚才的一些细节问题。都别担心,我没事。”
茅豆豆气哼哼道:“不会又是哪个瘪犊子雇来的吧?”
江跃淡淡一笑,从人群中穿过,径直走到邓恺那一伙人跟前,目光盯着邓恺,眼神锐利如刀,死死锁定着对方的双眼。
邓恺显然没想到江跃居然这么嚣张,敢直接走到他跟前挑衅。
双目躲闪,试图躲避江跃的直视。
江跃的眼神却好像有一种魔力,无论他目光如何躲闪,始终无法躲避江跃的直视。
江跃的双眼,就好像尖刀一样,似要刺入他的瞳孔,钻入他的脑仁,读出他的心思。
别看邓恺身边站着一群马仔,面对江跃,却没有一个人胆敢吱声。
江跃忽然咧嘴一笑,伸手在邓恺脸上轻轻拍了两下。
“你心虚了。”江跃呵呵一笑。
“记住,今天的事,你一定会后悔。”江跃又补了一刀。
“特么的,你嚣张什么?”邓恺身边一名小弟实在忍不住了。
没等他狠话说出完,江跃忽然一把捏住他的下巴。这人整个身体就像一个毛绒玩具,被江跃随手一提就悬空提了起来。
下巴被捏住,又被人这么提起来,那人顿时感到一阵窒息,双手绝望挥舞,试图来抓江跃,却是徒劳,根本够不着。
等他双手无力垂下,满眼绝望时,江跃忽然松开,就跟扔一块破抹布似的随手往地上一扔。
那人摔在地上,一口气总算顺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江跃目光森然扫了一圈:“还有谁不服吗?”
对面一群人眼神躲闪,别说不服,呼吸都刻意屏住,不敢大声呼吸。
都不是傻子,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面对一个被激怒的江跃,这时候谁当出头鸟谁倒霉。
邓恺这时候阴恻恻开口了:“江跃,我知道你背后有人给你撑腰。不过,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建议,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是什么家世?你是什么出身?不要以为你是个所谓的天才,就可以在星城横着走,你还差得远。”
江跃笑了。
没想到这孙子居然还这么能强词夺理。
明明一直是这家伙在找茬,居然倒打一耙指责他江跃横着走?
到底是谁横着走?
“邓恺,谁横着走,扬帆中学没有不知道的,你贼喊捉贼也没用。你说这些,无非是想告诉我,你们邓家我惹不起,对吧?”
“你知道就好呗。”邓恺冷笑道。
“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江跃不屑一顾。
“你早晚会知道。”
“是吗?我只知道,你是废物,哪怕有邓家这个大招牌撑着,你还是个废物。我当面点你名,你不敢回应;我现在骂你废物,你还是不敢回应。你说你是不是废物?没有邓家这块招牌,你更是一个连回收价值都没有的废物!”
“还有你们,成天跟在一个废物屁股后面,被一个废物指手画脚,你们不觉得丢人?你们真以为,巴结好这个废物,邓家就会给你们天大的富贵?姓唐的跟条死狗一样躺在医院里,对你们一点警示都没有?”
这是羞辱,毫不客气的羞辱。
谁都没想到,一向客客气气,温文尔雅的江跃,居然如此犀利,这么不讲情面。
看来,以前真是对他有极大的误解啊。
邓恺这些人显然以为,就算跟江跃玩阴的,江跃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他们想多了。
好在,这个时候高翊走进了教室。
上午的群体事件,学校已经拿出了一个结果。
高翊这时候是来通报处理结果的。
其中,两名性质极其恶劣的霸凌者,一个在高翊这个专属班,另一个在中五专属班,予以开除。
还有十二名霸凌者,情节恶劣,但影响力不如那两人。
其中六个留校察看,剩下六人记过一次。这其中居然还包括了邓恺的名字。
这些处分明显很讲究。
被开除的两个,明显是家世一般,没有什么根底的,所以他们背锅基本上是各方达成的共识。
这么一来,有人开除,有人留校察看,有人记大过。
至少表面文章是做到了。
只可惜,被大家认为扬帆中学霸凌事件源头的邓恺,居然只是记大过,明显是避重就轻。
当然,处罚既然出来,明显是经过各方敲定,想改变也不可能。
江跃对这个处罚倒是不在意,甚至他早就知道结果。邓恺身为邓家子弟,是不可能被开除的。
开除邓恺,等于是跟邓家公开叫板。校领导不可能有这个勇气,上面的管理部门也绝不允许他们这么干。
没进专属班,江跃总算还有个耳根清净。
进了专属班才半天,各种乌七八糟的事简直没完没了。
江跃当即向高翊请了个假,径直离校。
高翊只要江跃的名分在专属班,至于他上不上课,高翊还真是强求不得。
他也知道,今天这些糟心事,对江跃而言肯定很不爽。当然不可能不准假。
打了个车,直接回道子巷别墅。
回到小区门口,保安队的李队长正在训话。一群训练有素的保安排成四列,竟足足有三十六人。
而且每一名保安都精神头十足,一看就知道是经过军事训练,而且是训练有素那种。
“李队,操练呢?”
李队长道:“江先生,我们正在集合,有任务。”
“任务?”江跃一愣,你们的任务不就是维护道子巷别墅的日常安全么?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道子巷别墅看房的人多了很多。上次那个邓家的,据说也是来看房的。但是没有业主带路,我们是不允许放行的。”
“你是说,有人要买这里的别墅?”
“对,这里的别墅以前五年十年都听说没有成交一套,也几乎没什么人来看房,也没听说有别墅要卖。这几天真是邪门了。居然来了好几批看房的。而且好像有两套别墅推出来卖。”
道子巷别墅本身就很迷,每一个业主都很神秘。
市场上,道子巷别墅往往是有价无市的。
不过说到底,市场流通,买卖行为终究也是合情合理的。这跟他们出任务倒是没有多大关系吧?
“李队,看房跟你们出任务有关系?”
“江先生,道子巷别墅和别的小区不一样。哪怕是看房,全程也必须有我们物业方的人陪同,以免他们在小区内部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我们通过监控,发现部分看房的人,似乎有点鬼鬼祟祟,用意不在看房,而是在窥探咱们小区。”
“窥探?”
江跃哭笑不得,就算人家窥探,这也不是多大的事。你别墅区再高贵,也不是军事机密区。
用这个理由去驱逐人家?
“江先生,我们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但一定要盯紧这些人,避免他们搞破坏。”
好吧!
江跃算是被对方说服了。
人家这么尽职尽责,终究是好事。这也是道子巷别墅百年来一直能维持高品质墅区的原因吧?
刚准备走进,李队长的对讲机传来声音。
“李队,李队,有一个人,消失在我们的监控区,不知所踪。”
“李队,李队,我们的监控遭到破坏!”
大白天,居然破坏监控?
江跃也愣住了。
李队一脸歉意:“江先生,为了确保业主安全,要不您先回家?”
江跃倒是没急着做出头鸟,点点头:“李队,你先忙着,我这边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忽然耳边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波动快速传来,强大的冲击波冲得保安亭的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
甚至他们站在原地,都能明显感觉到一股气浪蔓延过来,差点把他们整个人都给掀起来。
接着,道子巷别墅区内某处,冒起了一阵浓烟。
爆炸!
竟然是爆炸!
江跃大吃一惊,这白日朗朗之下,竟然有人闯入道子巷别墅,而且搞起了爆炸事件!
看这爆炸的气势,肯定是蓄意的针对。
李队和一众保安面色大变:“封锁现场,封锁每一个出口!”
江跃也看得目瞪口呆,一直觉得道子巷别墅应该是星城最安全的地方了,哪想到,大白天居然出现爆炸事件,而且明显是人为袭击。
当机立断,江跃立刻一个电话打到罗处那里。将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行动局负责处理各种突发事件,这爆炸袭击显然也在他们的职责范围。罗处听了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江跃也没心思逗留,快速往别墅区里赶。虽然爆炸的方向看着不是9号别墅,可发生这种事之后,江跃自然担心自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