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7yd精品言情小說 狂神刑天 起點-第四千二百八十六章節 合作看書-uudre

狂神刑天
小說推薦狂神刑天
第四千二百八十六章节合作
“不,不可能,如果这一切是局,是阴谋,死得最快的不应该是那些弱小的‘蝼蚁’,而是那些强者,这样才是完美的布局,你的说法不成立,这只是你自己的妄想!”做为巨头,远古的巨头,噬神虫母皇丝毫不受刑天的影响,丝毫没有为刑天的那番话所动摇自己的本心,认定了一切不过只是刑天一个人的妄想,根本不成立!
“妄想!不,这可不是我的妄想,在你看来不合常理,可越是如此越附合常理,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生灵,而是一个世界,对世界来说需要吞噬的不是弱者,而是真正的强者,凝聚出完整大道的强者,以此来弥补自身缺陷,如果指望吞噬一群蝼蚁,它怎么可能有进化蜕变的机会,弱者的存在不过是为了让强者更加恐惧,它们的死只是让那些强者更加紧张,明白时间的紧迫!”说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神色一正,又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怎么看,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有人在不断地试探着超脱,以身开辟天地,以身夺道,我想他们一定也是察觉到了混沌海的异常!”
当刑天这番话落下时,噬神虫母皇的神色是一变再变,虽然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可是本能让他觉得刑天说得有道理,如果真得有人开始试探超脱,而且用上了开辟世界,以身夺道,这或许能够证明混沌海的危险,证明刑天这个小辈说得有理!
片刻,噬神虫母皇轻轻摇了摇头,凝视着刑天问道:“你既然知道这么多的秘密,那还寻我做什么,冒着如此大的危险,将我引到这里来,难道仅仅只是想告诉我这一切?”
凝视着噬神虫母皇,刑天沉声说道:“不,我引你来是想与你合作,我知道的这些仅仅只是我个人的判断,我想以你的智慧应该会做出最好的选择,这或许是一场赌博,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想拼命,只有死亡,没有其他的可能!”
刑天可以说拿出了自己最大的诚意,几乎没有什么保留,可是噬神虫母皇的心中却依然有所犹豫,毕竟这不是小事,这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存亡,那怕刑天说得再有道理,可要下这份决心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选择错误就是死亡,这代价太大了!
看到噬神虫母皇的神色犹豫不决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这时刑天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噬神虫母皇会被至高混沌世界镇压,因为它做事犹豫不决,这种情况之下有什么好犹豫的,愿意就答应,不愿意就拒绝,正是因为这犹豫才会让它陷入至高混沌世界的算计之中,才会害了自己被镇压了无尽岁月,这就是性格的问题!
“做选择吧,如果不愿意就直接拒绝,不需要有什么担忧,我们好聚好散!”此时,刑天对噬神虫母皇已经不再抱有信心,这样犹豫不决的人,或许眼下对自己有点用处,但如果长久与之相处,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犹豫不决就是最大的灾难。
刑天在观察噬神虫母皇,而同样噬神虫母皇也在观察刑天,当看到刑天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淡漠时,噬神虫母皇的心中不由一阵心悸,仿佛是自己错过了一次大机缘,这让它心中为之震惊,而瞬间它就反应过来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
“该死,我真得小看了刑天这个小辈,他真得是应劫之人,只是心中对我有所失望就能够引动我的直觉,看来这一次我真得错了,白白错过了一次交好这小辈的机会,不过现在也不晚,知道他的身份一切也就好说,那怕是丢点脸面也要抓住机会!”
瞬间,噬神虫母皇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沉声说道:“好,我同意,说吧,我们要做什么,你有什么计划,有什么安排,如果你只是想要知道混沌海的情况,我只能说你高估我的能力,我对混沌海的了解没有你想的那么深,混沌海对每一个纪元的巨头强者来说都是禁地,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如果不是至高混沌世界的变化来得太快,我也不会冒然进入其中,不会让自己陷入到这样的危险之中!”
听到噬神虫母皇的这番话时,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原本以为可以从噬神虫母皇身上了解混沌海的详情,可现在却发现事情并非如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混沌海要比自己想像的还要神秘,还要难以了解,连噬神虫母皇都了解不多,看来一切真得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混沌海就是一个大陷阱,就是一个绝地。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沉声说道:“虫皇,以你的见识,觉得我的猜测有多大的可能,这关系到你我的生死,我希望你可以用最理智的状态来评估!”
“难说啊,这真得很难说,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真得从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一时间让我做评估,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如果按我的理解,事情或许真得很凶险,就算没有你说的那样恐怖可怕,也绝对可以威胁到我们的生死,因为无尽岁月之中有着太多太多的巨头强者倒在这混沌海之中,我虽然也探索过混沌海,可是并不敢真正深入,别看现在你与人族这些人进入混沌海很远,可是这里依然只是混沌海的边缘,危险并不大,真正可怕的是混沌海的中心深处,那里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最凶险的,就算现在以我的实力,也不敢闯!”
听到这番话后,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一切果然如自己所猜测的一样,噬神虫母皇这样的强者对混沌海的了解也不多,如果说真正对混沌海有所了解的,只怕只有那些先天混沌神魔,只有先天混沌神魔才能够真正了解混沌海的虚实。
先天混沌神魔,想要找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执掌着大道规则之力,而且每一尊先天混沌神魔都无比的强悍,能够在天地大劫之中活下来,他们必然有着难以想象的实力,而且也只有他们才能够真正了解混沌海,因为他们掌握着真正的规则之力!
“看来我是找错人了,想要真正了解混沌海,要找的不是巨头,而是先天混沌神魔,只是如今的局势之下根本无法找到这些混蛋,不过这番话也让我明白了鸿钧与盘古的身份,他们只怕是这混沌海中最古老的先天混沌神魔,也只有这一个解释才能够说清楚一切!也只有他们,才真正知道混沌海的来历,才知道混沌海的本质有多恐怖!”
明白归明白,可是刑天却无法找到对方,而且就算是刑天找到了对方,也不见得能够得到对方的认可,毕竟这样生存了无尽岁月的先天混沌海神魔,所了解的秘密都无比骇人,想要从他们口中得知一切,只能说是白日做梦,没有人会轻易告诉他人自己的秘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沉声说道:“不知道虫皇能够召集多少同道好友,如果一切如我们心中所想的那样,想要破局而出,仅仅只是依靠我们这点力量是做不到的,与一个世界为敌,一个我们从未知晓根底的世界对抗,我们不堪一击!”
“呵呵!”瞬间,噬神虫母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同伴,我那里还有什么同伴好友,如果我有好友,也就不会被镇压了无尽岁月,也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最终只能依靠你的力量才可以全身而退,我没有朋友!”
好一句没有朋友,这一句话让刑天更是苦恼,不过想想也有道理,如果噬神虫母皇有要好的朋友,又怎么可能被镇压无尽岁月而没有被人救出,只是如果噬神虫母皇没有朋友,没有帮手,想要依靠他们这点力量,与混沌海为敌根本只是一个笑话!
“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我们为难,我们背负巨大的压力,就不相信混沌海会一点压力都没有,在我看来我们或许也可以放手一搏,就算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拿下这一场大劫的主动权,只有我们掌握了主动,才能够有一线生机,有机缘超脱混沌海,挣脱混沌海对自己的束缚,让自身能够无视外界的一切压力!”这个时候,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虚拟之主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虽然他也不待见刑天还有噬神虫母皇,可是对方的实力却是十成足,没有外力,或许刑天的修行会更加快速!
“换一个角度,怎么换,如今局势这么凶险,我们稍微有一点点的不妥,只怕立即就会有真正的危险,死亡一样的危险,现在我们想要探索这一切只怕要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说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再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失落与悲伤。
“至高混沌世界,你是指至高混沌世界?”刑天没有明白虚拟之主的用意,而噬神虫母皇却瞬间就明白了对方所指,换一个角度,自然是要用至高混沌世界的方面考验问题!
虚拟之主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如此,如今至高混沌世界大变,我们或许可以利用它的力量,来与混沌海对抗,不要忘记了至高混沌世界可是剥离了很大一部分本源,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如果至高混沌世界意志以分割的世界之心为本,如今它已经完成了轮回,已经重新收回自己的力量,这对我们来说便是机会,一次重创敌人的机会!”
“找到以世界之心为本清寒化自身的至高混沌意志,从他的身上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这只怕不可能,连我们都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做为主宰过至高混沌世界一切的意志,又怎么会不了解至高混沌世界,又如何不知道混沌海与至高混沌世界之间的因果联系!找到它,就等于掌握了混沌海的秘密,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机会!”看到刑天没有开口,噬神虫母皇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能够成功,这或许真得是最大的机缘!
时间不等人,刑天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于是没有半点犹豫,立即点头说道:“可以,我们可以试一试,如果真得可以找到那该死的至高混沌意志,我们或许真得有机会得手,一个新生的到高混沌意志,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以最短的时间完成自身的蜕变!”
对很多巨头强者来说这样的困难很大,可是在刑天的眼中,这并不算什么,只要自己的时空分身再冒险一动,就可以知晓对方的行踪,只是刑天并不想这么做,并不想在这事情的一开始就暴露自己的时空之王分身,暴露自己在时空长河的力量,会让自己的时空之王分身陷入绝境之中,真正有死亡的危险,让自己付出惨重的代价!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刑天可没有那样的好心,愿意牺牲自身利益去照耀别人,这样严重的危机,这可怕的后果,都不是刑天愿意承受的,不是刑天愿意接受的。一但自己的时空之王分身被混沌海察觉到,刑天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直接清除,毕竟时空长河也是混沌海的一部分,混沌海有足够的力量来清除其中的隐患,而这洽洽是刑天所不愿意看到的!如今刑天只有两尊分身,而每一尊分身都代表着一次生机,刑天可不想白白断送掉一条性命,为了一点点的虚心而牺牲自己的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