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xt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笔趣-第六百三十七章 陳大佬展示-msclq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怎么是你?”
林有有的眼神很复杂,里面有惊讶,有慌张,还有一丝沮丧。
惊讶和沮丧很好理解,因为没想到来人是他,不是许幻山。
慌张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林跃来到这里,便意味着他知道了她和许幻山的事。
“我先不跟你说了。”林跃挂断和顾佳的通话,径直走进房间。
“怎么?不欢迎?”
林有有笑了笑,笑的有点勉强。
近窗的茶几上放着一个蓝色花瓶,里面是红色的玫瑰花,再往那边是一把电吉他。靠门的餐桌上放着四个盘子两个碗。
西红柿炒蛋,黄瓜炒蛋,红烧茄子,豆角炒肉,电饭煲里是热气腾腾的白米饭。
“别等了,今天顾佳在公司,许幻山来不了了。”
林跃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也不跟她客气,给自己盛了半碗米饭,捉起旁边放的筷子夹了一口西红柿炒蛋放进嘴里。
“没放糖吧?有点儿酸。”
林有有轻轻地关上门,带着三分戒备七分不安走进房间。
“坐啊,不吃菜就凉了。”
林有有小心翼翼地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这挑选西红柿呢,你要找那种果蒂比较深的,这样做出来的菜汤汁比较多,又不会酸涩,像你今天选的这种就不合格。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应该不用我提醒你吧。”
林有有勾引许幻山从哪里开始?不就是从唱歌开始,从美食突破么。
“是顾佳叫你来的吗?”
她想起林跃刚才进门时打电话的事,那个声音……错不了,就是许幻山的老婆顾佳。
林跃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自顾地吃着碗里的饭,不时点评一下她炒的菜有什么优缺点。
林有有就看着他吃,自始至终没夹一口菜。
十分钟后,林跃吃饱喝足,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往窗户外面看了两眼,把凳子上放的吉他拿了下来。
叮叮叮咚~
叮叮叮咚~
“已经记不清楚,我从哪里来。”
“忘记了,为什么而存在。”
“现在我还不想化作尘埃。”
“因为我的故乡,叫做未来。”
“……”
林有有坐在餐桌前面,看着沙发上怀抱吉他的同龄人,不知怎么的,听着他的歌声内心的不安消了很多。
一曲歌罢,林跃把吉他放回远处,转过头凝视着林有有的脸。
“我想知道为了许幻山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林有有怔怔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你爱他吗?”
“一切。”
“一切?”
“是的,一切。”
“好,记住你说的话。”
林跃站起身来,在她饱含疑惑的目光中走出房间。
……
两日后。
上海通往湘西的山路上。
顾佳瞄了一眼内后视镜里的两个人,王漫妮一脸惆怅地看着窗外飞退的景色,钟晓芹把自己包在一件毛呢大衣里,一副迷迷瞪瞪想要睡觉的样子。
“钟晓芹,不是你要跟我去湘西出差,还说路上可以陪我解闷的吗?这才开了几里路呀,就犯困了?”
钟晓芹睁开眼睛看看她:“你是不知道钟晓阳有多闹腾,那真是一会儿一个主意。要不上午玩这个吧,要不下午去干那个吧,我都快被他给烦死了,安安静静地让我休息两天能死啊。”
顾佳说道:“所以,你这不是要出来陪我,是跟我躲清静来了?”
钟晓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什么关系嘛,不是还有漫妮陪你吗?”
她往那边瞟了一眼,发现过了一开始的兴奋期后,王漫妮换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还在为回不回上海的事伤脑筋呢?”
王漫妮点点头,一脸为难。
“你说这个陈旭,现在做事真是越来越离谱了,居然追到漫妮的老家来败坏她的名声,还说什么喜欢别人,哪有这种喜欢方式呀,以前怎么就没看清他的为人呢,你说对不对顾顾?”
“啊,对。”顾佳观察一下她们两个人的面部表情,随口应和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们俩那么讨厌陈司机,她居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轻松感。
是因为他对她的偏爱吗?
不,认真地想一想,起码在王漫妮这边,陈旭一直在帮她,只可惜王闺蜜陷入了厌恶的怪圈,根本看不到他的好。
上回去李宅聚餐,她随手拍了张和王太太等人一起吃饭的照片,但是纠结一阵没有往朋友圈儿发,所以无论是王漫妮还是钟晓芹,都不知道陈旭已经不是陈司机,应该叫陈大佬的事实。
王漫妮说道:“都是因为他,于伯才受伤住院。”王漫妮说道:“昨天妈出去买菜,回来后脸色很难看,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听到了那些人对我的议论。”
“这种没有底线还小心眼儿的男人,真是一朵奇葩。”钟晓芹说道:“不知道以后谁会嫁给他,我敢说那个女人未来的日子一定很惨。”
顾佳什么都没说。
王漫妮叹了口气:“爸爸今天吃早饭的时候让我少去医院看于伯,说我是个还没出嫁的姑娘,这么做不好。”
这时顾佳问了一句:“那个张志呢?”
王漫妮摇了摇头。
钟晓芹说道:“那你还犹豫什么?回上海呀,再在老家里呆下去,我怕你会患上忧郁症。”
“顾佳,你也这么觉得吗?”王漫妮看向主驾驶。
“既然在家里呆得不开心,那你就回来吧,这边有我们呢。”
“谢谢你们啊。”
钟晓芹像个大姐头一样拍拍她的肩膀:“好姐妹,说什么谢呀。”
……
几天后。
王漫妮由衢州回到了上海,住在钟晓芹租的LOFT里,这是三个人在湘西计划好的,因为这么一来就可以把钟晓阳赶去摩托车行睡了。
另一边,顾佳在烟花公司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蓝色烟花的订单,和许幻山大吵了一架。
她问他为什么没有销毁蓝色烟花,还跟人签订了供应蓝色烟花的订单。
他说那是他的心血,也是热爱的艺术品,有人欣赏它,愿意大手笔购买它,公司为什么不能做这桩生意,而且只要严格把关,做好安全措施,应该不会出事的。
她又说不生产蓝色烟花是为了他们的小家。
许幻山的回答是,茶厂前前后后投进去300多万了,到现在还没见收益,如果不生产蓝色烟花抢占市场,下个月还房贷都是问题,何况订单已经签了,如果不把它完成,单单违约金公司就付不起。
这场谈话不欢而散,许幻山摔门走了,留下顾佳站在空旷的办公大厅里看着落地窗那边的高楼一脸颓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局面。
她就那样站了差不多十五分钟,然后手机响了,看着屏幕上的人名,她收拾起内心的沮丧,按下接通键。
“喂,陈旭啊。”
“我听说你从湘西回来了?”
“对,回来有三四天了。”
“茶厂那边怎么样?”
“是我太天真了,以为推行这种认养模式可以解决中长期的销路问题,但是反响不是太好,你的钱……看来还得再欠一阵子。”
这也是她为什么在刚才的争论中理屈词穷的原因,整个家都快被她接手的茶厂拖垮了,哪怕于文化又把常州乐园的订单交给许幻山做,财政方面也是捉襟见肘。
放弃吧,看着村子里那些孩子心有不忍,而且这种情况也不好往外转。
不放弃吧,销量上不去,无法回款,茶厂就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她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压力很大,情绪越来越糟糕,半宿半宿失眠。
另一边,林跃心说这才对嘛,搞什么认养茶树……现在人与人之间最缺的就是信任,喝茶的老年人很多不会用智能手机,中年人奔波在生意场职场和家庭间,小年轻有几个愿意喝茶的?更不要说相信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的茶厂的许诺,花200块钱认养一颗看不见摸不着的茶树了。
电视里有一段挺扯的,前一集姜晨给顾客推荐空山茶,别人还拒绝呢,后一集就排队购买了,而且都是年轻人。
咖啡、可乐、奶茶、果汁、冰淇淋……这些才是主流年轻人的爱好成么。
“钱的事不着急,我在想……要不要帮帮你?”
“帮我?你能帮我什么呀?”
如果放在以前,顾佳一定会说不用了,因为她是一个不服输的女人,但是现如今的情况是,茶厂快把家庭财政拖垮了,再这么下去她跟许幻山间迟早出问题。
另一方面,之前已经找他借过钱,对于接受更进一步的帮助,心理障碍不是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