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v4m精华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討論-第二十六章.聞仲:穩住,包贏!展示-b9df6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就在闻仲收到陈桐战死,粮道被截的消息之时,另一边,杨戬与杨任,黄飞虎,黄天化等人也已经回返到了前线大营,向陆植复命。
陆植瞥了一眼黄天化手上拎着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确认了其身份却为陈桐之后,便直接挥手让黄天化带下去交与姜子牙处理了。
如今这个时代,还属于奴隶制的年代,两军交战,互相攻伐之时,如果敌人身份特殊,有一定地位的话,战胜者一般都会将敌人的首级斩下,枭首带回,作为战利品以及军功的凭证,带回来献与主将君上。
不过陆植对这种血淋淋的死人头却是没有多少兴趣,所以还是拿去给姜子牙吧,他倒是喜欢,这段时间来,已经收集了快几十颗了…
黄飞虎,黄天化两父子回营交了任务之后,便退下了,然后杨戬与杨任又进了帐来,同样也是来向陆植复命的。
杨戬拜道:“元帅,我与杨任师弟,已成功将敌军粮道截下,并让杨任师弟以‘五火七翎扇’一把火将敌军粮草尽数焚烧,如今特来复命。”
陆植闻言,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你们两做的不错,本帅会让人在功劳簿上给你们记下此功的。”
“辛苦了,接下来你们就下去好好休息几天吧,不过不可擅自离营,若想要回返西岐城的话,需先向本帅报备请假。”
杨戬与杨任皆是摇了摇头,他们两人在西岐城中本就没有什么友人亲属需要探望,自然不需要请假回城。
特别是杨任,他先前因一些变故,变成了一副眼窝中生手,手掌中又长眼的怪异模样,姿态看起来吓人无比,他自己亦是知晓,所以没有必要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人前,更别说是到那西岐大街上闲逛了。
而杨戬则是有些迟疑的看了陆植一眼,说道:“元帅,末将此行并未感觉有何劳累之感,是以也没必要休息,如果还有何任务的话,还请元帅便交由末将去办吧。”
陆植看了一眼杨戬,心中也大概知晓一些他的想法。
传闻,杨戬乃是那天帝的妹妹,天上神女瑶姬下凡,与凡人杨天佑私配结合,这才生下了杨戬,杨昭以及杨婵三兄妹。
但是天条之中,女神私配凡人,那可是犯天条的,所以杨戬一家的厄运也便就此降临,在瑶姬与杨天佑相合的事情暴露之后,天庭当即便派下了天兵天将前来捉拿。
最终,杨戬的父亲杨天佑,以及他的兄长杨昭借被杀,母亲瑶姬也被天将抓走,压在了桃山之下,只有杨戬,杨婵两兄妹,气运所钟,被玉鼎真人以及女娲娘娘分别救走。
而如今,时逢封神大劫,玉鼎真人派遣杨戬下山相助西岐,一是为了渡劫,二便是想要让杨戬在这场大劫中多赚取一些功德,从而减轻其母瑶姬的责罚,让她早日从那桃山之下放出来。
所以与其他人不同,杨戬此行前来,除了师命之外,还有着要救母的目的,所以但凡有战事,无论何等危险,他都是第一个向陆植请命出战的,为得就是早日累积到足够的功德,救出桃山之下的母亲。
想了想后,陆植说道:“既如此的话,那便劳烦师侄你再往那红土山走一趟吧。”
“先前本帅派遣李靖哪吒父子以及雷震子去那红土山,伏击商军,但那个方向的商军,有魔家四将坐镇,却是难以斩获什么战果,杨师侄你便过去一趟吧。”
“记住,不必强求什么战功,只需要贯彻游击战的十六字方针,袭扰蚕食商军便是,切不可因小失大。”
杨戬点头应道:“末将知晓。”
陆植微微颔首,对于杨戬他是放心的,他的修为,在哪吒等一众阐教三代弟子之中,堪称为最,哪怕是遇到那闻仲与魔家四将,也能全身而退。
而且最让陆植欣赏的,是他那沉稳的性子,胜不骄败不馁,气度非凡,实乃大将之风,以他的本事,若不是有陆植的话,这西岐元帅他也未必当不得。
杨戬与杨任退出帅帐后,后来又有几人陆续前来向陆植复命,每个人回返而来,都代表着一份战果。
虽然许多战果都不算大,对于朝歌那二十万大军来说,算不上什么伤筋动骨,但多线开花,积少成多之下,也同样是不容忽视的。
陆植率领众将来到这前线,层层设防阻击,一边又派出十数支小分队,对商军开展游击战,将其死死的拖延在了这千里山林荒原之中,一月的光景,也已经慢慢吃掉了那商军两万多人了。
而且随着各地的桥梁道路被陆植下令毁掉之后,商军想要前进,便必须要重新开道修桥,但每逢此时,便会有西岐将士出现袭扰,让商军几乎是寸步难行,如陷泥沼一般。
这一次,趁着商军的松懈,陆植又派遣杨戬,杨任,通过小道,绕到了商军背后,截断了他们的粮草补给。
这一招釜底抽薪,虽未对商军造成多大的伤亡,但所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甚至可以影响到这场战争的胜负!
毕竟商军入西岐,已经差不多有一月了,随军所带的粮草物资,几乎已经耗尽,除了后方运送上来的粮草给养之外,商军几乎就没有补充的手段。
这千里之内的山林荒原,早就已经被陆植下令坚壁清野,别说是村庄农田了,就连山林中的猎物,都被西岐军士们给提前猎捕了一番,剩下的也赶向了西岐深处的深山之中。
所以商军就连上山打猎补充的路子,都被陆植给提前断了,若是闻仲不想让麾下的大军啃树皮维生的话,此刻估计已经再想着要怎么重新送上粮草,或者是撤退了。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收到粮道被截,粮草补给尽皆付之一炬的消息后,闻仲便立刻下令,召回了散在各地的朝歌将士,预备先撤退回后方的五关重新整顿一番再说。
至于让后方再送一次补给上来的想法,他只是在脑子中过了一遍之后,便瞬间否决了,原因也无他,便是求稳而已。
虽然这一次他可以亲自派遣人手做押粮官,应该可以做到相对安全,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得到,陆植也定然在盯着他的粮草补给呢,而若是这一次再让陆植将他的粮草补给烧一次,那他麾下这十几万大军,可就真的要断粮了!
一旦大军无有粮草补给,甚至可能累及这十几万人随他一起在这西岐山林之中败仗身死!
经过这一个月的交锋,他也算是勉强摸清了一点陆植的用兵之道,知晓此人极擅计谋与各种小伎俩。
一开始他还不在意,甚至心中暗自嗤笑陆植这位西岐元帅当真是小家子气,尽用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但是今日这边被人吃掉一千,明日那边又被俘虏八百,后日再被磨掉两百…
一月下来,他麾下近两万人就这般给陆植一点点蚕食吞噬,直到这时,他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太过小看了陆植了。
再加上这次陆植一反常态的来了番大动作,直接杀了他的大将,截了他的粮道,让他麾下大军陷入几乎断炊的尴尬境地,他顿时不敢再有丝毫小觑陆植之心。
只想着此番因他自负,累得落入如此尴尬境地,但好在他麾下大军建制仍旧完整,也未遭逢什么大败,退回后方修养一阵之后,依旧还能再次兵进西岐,与陆植再一轮交战。
到了那时候,他定不会再有丝毫大意,也会防备陆植的那些鬼蜮伎俩…
到时凭他麾下的良臣猛将,十几万大军,堂堂大势碾压之下,那陆植与西岐麾下加起来也不过堪堪十万军士,将领二三十人,又如何能与他麾下天兵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