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4gw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五十五章 問題在經濟,笨蛋展示-xsxw6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美国,檀香山。
宋君坐在家中看着公司昆仲老兄弟和晚辈们送来的各种礼物,眼神有些涣散。
又是一年重阳时。
但他却只能留在在这异国他乡的大洋彼岸。
不知道青青在家怎么样了。
会不会还有张昌荣这种王八蛋去骚扰她。
她是不是也想我了。
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父女连心,看着宋君魂不守舍的样子,从波士顿赶来的宋晓丹偷偷笑了起来。
“爸。是不是在想我妈?”
被女儿调侃,宋君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老宋就不要面子的么。
“没有啊!我想她干什么。”
噗嗤——
宋晓丹被宋君扭脖子的表情给逗乐了,撒谎也有点水平好不好,沈建南撒谎就从来不带眨眼的。
忽然想到沈建南,宋晓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这个混蛋,也不来看看我!
“想那个小王八蛋了?”
“没有,我想他干什么。”
“哈哈——”
宋晓丹傲娇扬了扬脖子,如出一辙的回答和一模一样的动作惹得宋君哈哈大笑起来。
不亏是我老宋的女儿。
这次轮到宋晓丹脸上挂不住了。
“爸。要是想我妈,就回去看看她啊,你这都多久没回国了。”
“哎,现在美国正在大选,最终结果不出来,我这心里实在是放不下啊。”
宋晓丹嘴张了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四月底,洛杉矶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暴乱,暴徒最开始主要针对韩裔商店进行打砸抢,后来扩散到了整个亚裔城。
事情的起因是洛杉矶韩国城一家小卖店,一名十五岁的黑人女孩进入一家韩国裔妇女开的便利店,把一瓶橙汁饮料装到了自己随身背包里,结果被店主在监控中发现。
韩裔店主抓住了黑人女孩,这个黑人女孩身高超过了一米八,店主是一名五十多岁韩国女性,双方在争执中黑人女孩殴打了韩国店主三拳,将她打倒。
韩国店主之后夺回了饮料,在黑人女孩转身时抽出一把枪,在近距离开枪杀射入了女孩后脑导致其当场死亡。
之后法院判了韩国店主无预谋杀人罪名成立,但是只判了缓刑五年,罚金,和社区劳动。
黑人这下就不愿意了,从此和韩国裔结下了梁子。
同年,一名叫罗德尼.金的二十七岁黑人青年获得了假释,之前因为酒后抢劫便利店获刑两年,在假释期间法院有对他的禁酒令,但是当晚他和两个朋友喝得烂醉。
之后在乘酒兴在高速公路上飙车超速到一百八十公里,被巡警警察发现直接通缉一星。
金没有停车继续连闯红灯,意图摆脱警车追逐。通缉上升到了三星,最后出动了二十几辆警车和直升机的情况下,警察才把他逼入死胡同,逼停了车辆。
但这个人可能是喝的太大了,暴力拒捕,而且看到警察中妹子长得不错,还隔空来了几个挺腰送跨的经典动作。
由于金从小的志愿是职业棒球运动员,身高一米八八,体重高达一百一十多公斤,常年健身没多少肥肉,在警察动用了非致命武器,挨了两发五万伏特电击枪后金依然没事,四个警察没有能够制服他。
后来警察抽出警棍劈头盖脸一顿打了五十多下,才开口求饶放弃抵抗。
这一过程被好事者录下来送到了电视台。电视台为了吸引眼球掐头去尾在电视上滚动播放,只播放了警察对倒在地上的金进行殴打的几十秒。
前面的枪击事件旧仇新恨都在,法院判决警察无罪当天,黑人就开始对韩国城两千多家商店进行打砸抢杀的目标。
面对来势汹汹的匪徒,韩裔刚开始也很慌,立刻联系洛杉矶警方。
在美国,警察有权利把自己的安全放在他人安全之上。因此,机智的洛杉矶警察充分地利用法律武器保护了自己:他们直接放弃了洛杉矶多处地区的治安,走为上策。
沦为无政府状态的韩国城立马成为战场。
持枪黑人从韩国城杀到华夏城,将华裔也成了袭击的对象,甚至到了骚乱后期这些暴乱分子连黑人和拉丁裔什么人的店都抢,自己黑兄弟的店也照抢不误,射杀黑人女孩的韩裔妇女她的店也被付之一炬。
但最终结果,有组织有纪律反抗的韩裔只有一人死亡,无组织无纪律遭受无妄之灾的华裔受害者却高达近千人。
作为美国华人最大组织和党派,致公党也一直关注着这件事,希望能够加强华人在美国的地位,不再发生类似于这种被非裔随意虐杀抢夺的时间。
而现在,美国正面临大选,无疑正是华裔群体诉求权利的一个时机。
宋君中秋都没回国,为的就是在大选结果出来之前押注新总统,来期望新总统执政上为华人群体赢上一点人身权益。
只是想法虽好,执行上却难如登天。
当任总统老布什代表的是共和党,背后有党魁洛克菲家族、科氏、勒梅隆家族,杜邦财团,克利夫兰财团,德克萨斯财团这些钢铁、石油大亨为富人代表,自身也是石油化工巨头,又有着结束冷战,终结核危机的显赫军工。
宋君几次以宜兴公司理事长的名义求见都吃了闭门羹。
别说见到人了,连个毛都没看到。
可支持其他人又毫无胜算。
罗斯·佩罗虽然有钱并且自成改革党参加选举,但美国历史上,根本就是一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博弈史。
哪怕佩罗表现的像是一匹黑马拿下了百分之十九的选票,可跟如日中天的老布什交手,加上共和党各大财团支持,佩罗一点胜算都没有。
民主党推选的威廉.克林顿就更没有胜算了。
年纪轻,资历浅,又是平民出身。
虽然有摩根、波士顿财团,花旗财团,和犹太财团,加利福尼亚财团,芝加哥财团,这些金融财团支持,但他本身基本盘太差了。
算来算去老布什都是稳赢。
可问题是宋君又完全见不到人,别说是诉求华人权益了,连登门送钱人家都不带搭理的。
“要是建南在就好了。”
看着父亲愁眉苦脸的样子,宋晓丹叹了口气下意识说道。
这就让宋君心里很不舒服了。
“他能有什么办法。这不是金融市场运气好就能决定的,各大财团争斗了一百多年,以共和党现在的势力连民主党都得暂避其峰,他小子虽然有点能耐,但这种级别较量他还没有资格掺和的。”
“老宋啊。我说我这两天怎么一直打喷嚏,感情是你在背后说我坏话。”
声音刚从外面传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就迈着大步提着礼物走了进啦。
可不正是下飞机不久的沈建南。
但这厮看到宋晓丹也在,脸上的调侃笑容瞬间一变,就跟之前放个屁一样哪还有半点戏虐之意。
宋君很是不耻这厮的变脸,脖子一扭连正眼都不带看他的。
沈建南脸皮多厚啊,完全不在乎之前说过什么,朝宋晓丹挤眉弄眼了下一脸谄笑把拎着的礼物放到了桌子上。
“爸。今个重阳节,这是我妈让我给你捎的月饼,自家做的。这个是我妈让我给你稍的菊花酒,也是咱自家做的。”
噗!
宋晓丹被沈建南一本正经咬文嚼字的话给逗笑了。
我妈和我妈,如果换了别人,非得听傻不可。
宋君也是没好气,想笑,却又觉得现在笑太丢人,一张老帅脸变得有些怪异。
“你小子,就会耍花腔。”
“爸。我沈建南就不是那耍花腔的人。您最近身体可好?”
一本正经放着屁,也不等宋君回答,沈建南毫不客气挨着宋晓丹坐到了沙发上,顺手还拆开带来的月饼掰了一半凑到了宋晓丹唇边。
“宝宝。这是咱妈用一星期时间做的,特意让我专程带来给你尝尝的。”
宋君也正在吃月饼,核桃花生冰糖心的,香脆正好,但看到自家女儿被沈建南一番鬼话糊弄的都快晕醉了,真想将手里的半拉月饼砸沈建南脑袋上。
明显,这家伙就是在满嘴跑火车糊弄人。
可惜沈建南丝毫没有秀恩爱死得快的觉悟,饶有趣味拿着月饼使劲往宋晓丹嘴上凑。
父亲还在这呢,宋晓丹哪好意思动嘴,俏脸浮起片片红霞,嗔怪瞪了一眼。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好,这个问题问的好,不亏是我宋君的女儿。
宋君高兴的差点拍手称快,充满期待准备看沈建南吃瘪。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一直在我心里住着,去哪我会感觉不到。”
去死吧,渣男。
宋君瞄准垃圾桶当成沈建南,狠狠吐了一口口水,不要脸的东西见过,就特么么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玩意。
至于宋晓丹,笑的眼睛都快眯起来了,虽然她知道,沈建南说的都是假话。
“就会油嘴滑舌,肯定是捷琳娜她们告诉你的。”
“哎呀。你怎么连这都能猜到,聪明成这样还给不给人一条活路了。”
“哼哼!你以为我猜不到啊。”
“……”
宋君满脑子黑线。
都说女儿随父,可怎么这个女儿就这么憨憨呢。
如果不是宋晓丹的双眼跟他一样,他要怀疑这个女儿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
“建南。洛杉矶暴动的事你也知道,爸最近一直在操心怎么将咱们华人在美国的地位提高一点,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吃完了婆婆专程让自家男人带来的月饼,宋晓丹擦了擦嘴,充满希冀望着沈建南说道。
刚进门时,沈建南其实就隐隐约约听到了点屋里的谈话,现在宋晓丹一提,他立马就将前因后果联系到了一起。
“这个其实并不算什么难题。如果华人集团能够在这次美国大选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支持一位总统获得一些政治谈资,两个任期下来,对于华人的地位提示就会很有帮助。如果能够多支持几名总统,那就可以巩固下华人地位,虽然不可能提高到跟白人一样,但起码不会像现在一样连老黑都不如。”
“这全是废话。”
宋君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语气有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沈建南恬不知耻笑了起来,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宋君说道:“爸。激将法对我没用的,你要是想知道我有什么提议,不如直接说。”
要比脸黑,宋君也是一点都不差,这家伙完全没有被沈建南拆穿的尴尬,犹自讽刺道:“有结束冷战消灭核战危机的军工加持,又有共和党支持,老布什连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共和党一直都持反华态度,人家又不差钱,你能有什么办法。”
沈建南伸出一根手指,认真摇了摇。
“It“s The Economy, Stupid!”
蹭的一下,宋君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你说谁是笨蛋呢?”
毫无预料的沈建南被吓了一跳,赶紧摆了摆手辩解道:“我是说问题在经济,笨蛋。”
这还得了。
宋军脸色黑的跟铁锅一样,脸上也闪起意思怒意,宋晓丹一看不妙,麻利将沈建南挡道了背后。
“爸。你干什么!”
“丹丹,你没听到这王八蛋刚说什么?他骂老子是笨蛋。”
宋晓丹才不管这些,将沈建南护的更严实了,不就说一句笨蛋而已,至于动手动脚的么。
“爸!你忘了你跟我妈誓以后再也不动手的?”
卧槽?
老宋真是气管炎啊。
沈建南不嫌事大,脑补起来宋君跪在榴莲上跟何青青发誓的样子。
宋君那个气啊。
当年他年轻气盛,仗着功夫跟人动手,有一次受了伤,何青青决绝要跟他分手才不得不发了毒誓,以后再不跟人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