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v1p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43.驚聞荷蘭大消息看書-bfpa9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出于政治承诺,也出于对赵万永的信任,洪景来所兼任的吏曹判书之职正是改由赵万永担任。同时赵万永之兄赵原永升任汉阳府庶尹、权署府事,另一位族兄赵钟永则升任正三品堂上同副承旨。
赵钟永当年还向洪景来买过彩绘天地和春大交欢图呢,这关系也算人生一大铁了。既然是老相识,又是小赵的堂兄,拉上一把,也是自己人。至于他们的小老弟赵寅永,回老家祭祖去了,兄弟联捷,一门两状元不回家祭祖,这说不过去。
说来小赵家还是有点办事意愿的京华士族,不是那种只想着混吃等死,或者争权夺利的家族。小赵的爷爷赵曮乃是朝鲜历史上最早栽培番薯,培育良种的人。当然不可能他一个堂堂的大冢宰去种地瓜,也只是他吩咐家人去栽种罢了。但是这也足以表明,这位赵曮是个关心农事的文官,不是个庸碌之辈。
登用小赵家的人,老闵家也不能给忘球了,闵景爀这回又做了一次不坚定的保守派,以宰相的身份帮洪景来背书。所以他们老闵家那一帮一二三四五六七大伙儿还记得吗?就是闵致大、闵致三、闵致五,一直到闵致亿那一票小老弟。
真不知道现在心情愉悦,高官得做,骏马得骑的闵景爀会不会又和他媳妇再努力给洪景来造一个小舅子出来,连亿都用了,生了小舅子难不成叫闵致十亿?
这些大舅子小舅子啥的,洪景来还是要按照才能来任命的,有本事的就往要职上推,没本事的给个五品闲差打发掉。胜在这些人肯听话,就算有些手脚不干净的,但是起码知道要跟着洪景来走。
这便也就够了!
改革之初,想要从一帮反对者中找到愿意听话,且能推行改革措施的手下已是不易。至于其中部分人导致新政推行中出现些什么偏差,虽然难免,但是洪景来一时间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解决措施。
所以洪景来眼下更加期待国立仁川北学学校的建设,汉阳有一帮同党镇守,吩咐洪聪珏看好宫中,韩家兄弟看顾城内外,洪景来径直往仁川赶去。
只带着金士龙和几十名随扈在侧的教导兵骑兵,顺带还有舍科夫,沙俄在1804年就派遣过外交大船到达长崎。沙俄对于远东地区的外交和通商探索早已开始,他既然能到长崎,那么到仁川或者富山浦也只是轻易了。
“洪,你们国家要与哪个国家通商贸易?”舍科夫也不知道是为了入乡随俗,换了一身朝鲜的武弁常服,李赏的。
他现在有个保功将军的勋官在身上,只是纯粹的荣誉罢了,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实权,方便他操练教导兵罢了。但是他还是很在意自己这个勋官,毕竟他在沙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骑兵武官,但是在朝鲜却是李王近卫骑兵的教官,而且还是暂时的统帅。
总归都是一层金!
“巴达维亚共和国。”洪景来长嘴想说荷兰,后来又怕说错,居然一时记不得荷兰到底叫啥子了。
“巴达维亚?”舍科夫明显一愣,这也离得太远了吧,真的是跨越半个地球,怎么能说通商就通商的。
“是不是觉得怎么会这么迅速就建立贸易关系?”
“不会是东印度公司吧!”舍科夫稍微想了一阵,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荷兰在亚洲的代表嘛。肯定是在香料群岛那一块的荷属东印度。
“没错!”
洪景来当然也知道不可能立马和远在欧洲的荷兰搭上关系,那样一来一回三年都不一定够。就是用飞剪船据说单程也要八个月,洪景来虽然愿意等,但是眼下暂且可以舍远求近,先和越南的法国人以及印尼的荷兰人建立联络即可。
东印度公司就东印度公司呗,英国的东印度公司甚至能据有庞大的印度,说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家根本没有一丁点儿不对。人家甚至拥有自己的几十万大军,以及相应的军工生产和补给体系。后来一鸦,可不就是印度出人出力嘛。马德拉斯团,孟买团啥的,听这名字就知道兵源了哇。
“那么与我国通商贸易,建立外交关系呢?”舍科夫愿意给朝鲜做训练武官,那是肩负着部分外交职能的。
虽说现在他已经进驻汉阳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圣彼得堡,但是只要传回去,一直期望扩大远东东亚地区贸易的沙皇,想来会生起极大地兴趣。
“若是贵国能派遣正式的通信使团前来,订立互惠互利的协议,那自然是可以的。”洪景来知道沙饿的野心,但是没必要因为畏惧他就彻底的排斥他,不学习怎么改进自身。
“哦,我心爱的洪,你的承诺我必定铭记于心!”要不是骑在马上,舍科夫可能就要想以前见面那样,冲上来贴脸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都是应该的。”洪景来才没空和他虚情假意呢。
这趟没有提前通知林尚沃和李禧著,洪景来不想他们出城十里相迎什么的,那样太铺张了,只不过是在微服视察一番,看过咱就走。
“听说你命令属下建立了一所新学校?”
“是的,我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去查看学校的建设进度。”
“为什么不建立在汉阳呢?作为国家的都城,学生不会更多吗?”舍科夫也在汉阳生活了半年了,对汉阳对少有些了解。
作为打进汉阳城的功臣,除了工资以外,洪景来给他提供了住所,选派了仆役,李也给了他一些赏赐。反正吃穿不愁,一概都有。就差给他送个暖脚丫头了,当然这点还不是太需要。毕竟朝鲜是有官伎制度的,他想要尽管可以去。
“我们国家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洪景来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舍科夫秒懂,他当然知道宫廷里的权谋斗争多了去了。
“我们还是来谈谈荷属东印度吧,由于荷兰母国的缘故,现在他们应该由英国人占据。”舍科夫随意的说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