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v2w熱門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東北行營長史讀書-3m52s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燕京城,马周一席青衫,站在十里长亭处,他双手靠后,凉亭不远处站着几个衙役,他面色干瘦,双目中隐隐还有一丝疲惫之色。
虽然主掌燕京营建,权力很大,可同样,也是疲惫,毕竟营建的是一个京师,索性的是,燕京的的主体皇宫已经接近尾声,这让马周心中放松了许多。
“宾王。”这个时候远处有数骑飞奔而来,为首之人身上穿着白色长衫,面色俊朗,正是刘洎刘思道,也是马周的同窗好友。
“思道兄,好久不见了。”马周脸上堆满了笑容,三步并作两步的出了凉亭,看见刘洎,他心中十分高兴,他认为在这燕京城中又多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
“宾王,你可是消瘦了许多了。都快不认识你了。”刘洎看着面前的马周,看着他身上稍显破旧的青衫,忍不住说道:“我说你好歹是燕京令了,深得陛下信任,怎么还是如此模样?”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那点银钱,除掉自己家用之外,都送回乡里了,乡里还有许多读书人,他们连书都买不起。”马周将刘洎迎到凉亭中来,在石凳上坐了下来,轻笑道:“你是不知道,在这燕京的工地上,穿的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弄脏了吗?这燕京城,也不用上朝,就这样了。”
刘洎点点头,心中生出一丝敬佩来,一个出身官宦家族的刘洎还真的干不出来像马周这样的事情,他想到裴世矩所说的话来,顿时叹息道:“宾王,你这次可是办差了。”
“你也知道了?”马周看着刘洎一眼,忍不住说道:“可是我前脚办了,后脚陛下的圣旨就到了,怎么叫办差了呢?莫非陛下训斥了?”
“训斥倒没有,反而夸赞你了,说你敢于任事,是人臣的楷模。”刘洎苦笑道:“只是如此一来,你就得罪了朝中的那些官员了,这先办和后办是不一样的,在那些官员眼中,你是先办了,陛下知道了,所以才下了圣旨,而不是你奉旨办事。你也知道,这个时候,有能力在燕京城中跑马圈地的都是一群什么人,连我刘氏都不敢插手。这里面的水深着呢!”
“不这么干,不久之后,这燕京城除掉皇宫,这些地方都是那些世家大族的了。”马周冷笑道:“陛下或许知道,但当陛下圣旨到来的时候,这些人会想出各种办法,将现在吃下去的东西变成合理的存在,我只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刘洎听了之后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说道:“只是如此一来,那些世家大族会找你麻烦的。”
“我心中无私,如何找我麻烦?陛下英明神武,岂会听信这些人的话?”马周显得很有信心。干瘦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光彩。
刘洎听了微微点点头,心中却摇摇头,那些世家大族的手段又岂是一般人可以猜到的。看看裴世矩,远在卢龙塞,就已经将燕京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这次我奉旨前来,一方面是为了看看燕京城修建的怎么样了,但更重要的是皇宫,陛下有意年前就在燕京处理朝政了,这皇宫的事情可要安排妥当了。”刘洎忽然正容说道。
“那是自然。”马周拍着胸脯说道:“你就放心吧!朝廷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我也不敢偷懒,这营造燕京的账本都是有据可查的,皇宫的营造更是不敢怠慢,用料都是最好的,宫殿中的金砖都是一块一块烧成的,我还特地的让人做了记号,没一块砖是谁烧制的,都是有案可查的。”
到底是一手营造燕京的人,马周对这方面很熟悉,就是刘洎听了心中十分佩服,这若是让他来办这件事情,也未必做的如马周这样仔细,想到自己不久之后,就要要摘桃子,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走吧!去陪我进城喝两杯,你嫂子弄了一些下酒菜。”马周拍了刘洎的肩膀说道。
刘洎点点头,他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面前的马周,这是一个能吏,可惜的是,出身寒门,身后无人,否则的话,凭借营建燕京的功劳,可以直接做到六部的位置了,可是眼下这一切都要成全了自己。
“宾王,你可知道我这次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刘洎想了想,还是说道:“这次来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取代你,成为新的燕京令。这是裴阁老告诉我的。”终于刘洎还是没有隐瞒马周。
马周先是一愣,紧接着面色苍白,看着刘洎说道:“这件事情陛下允许了?”
“陛下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裴阁老认为,他们不会找你的麻烦,而是让你升官。”刘洎忍不住说道:“裴阁老让我来,还是想我来执行你的事情,免得被那些世家大族所破坏了。”到底是官宦世家出身的,讲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意思就是变了模样。
“只要能保住燕京的一切,我离开燕京又能如何呢?”马周望着远处黑线,虽然城池还没有建好,但已经看出了燕京城的巍峨。
“放心,陛下英明神武,或许不会答应的。”刘洎忍不住劝慰道。
“不,我也该离开燕京了,在燕京呆的时间太长了,按照陛下的意思,任何一个臣子,在地方不能呆两年,我也不例外。”马周忽然笑了起来。
“宾王所言甚是。”刘洎忽然感觉心中的得意和高兴消失了许多,眼前的马周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走吧!趁着我还在燕京,将有些事情交给你,免得日后交接的时候,又是手忙脚乱的。”马周翻身上马,领着刘洎朝燕京而去。
卢龙塞,行宫之中,裴世矩和向伯玉两人老老实实的站在李煜面前,李煜面前堆满着奏折,这些奏折分成两部分,在奏折之上,放着两张纸,一张纸上面写着“升”字,一张纸上写着“贬”字。
“从燕京到江南,何止千里之地,再从江都到卢龙塞,又是千里之地。更为诡异的是,这些奏折都是一起到来的,阁老,你不感觉到很奇怪吗?”李煜拍着面前的奏折,笑呵呵的说道。
裴世矩心中一阵苦笑,脸上露出一丝强笑来,说道:“毕竟燕京令的做法虽然比较解气,但老臣认为,马大人还是太急切了一些。”
“急切吗?他不是按照朝廷的要求来办事的吗?难道也有错?”李煜哑然失笑。指着面前的奏折说道:“好厉害的啊,朝中几乎一半以上的官员都上了奏折,许多人的名字,朕都没有听过啊!”
“陛下所言甚是,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向伯玉也笑道:“支持的人都说马大人办事果断,而反对的人却认为马周大人有要挟陛下的意思。毕竟,陛下的圣旨是后来到的。还有的人认为马周是伺机报复,这些人没有给马周好处,所以马周就封了他们的商铺和府邸。”
“呵呵,有些意思。自己做错了事情,最后还怪到别人身上了,还真的有意思。”李煜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裴世矩和向伯玉两人却没有任何笑意,跟在李煜身边久了,他们知道,李煜已经不高兴了。
“陛下,马周早不动,迟不动,偏偏在圣旨到达前两天才动手,这才是让人诟病的地方。”裴世矩苦笑道:“那些人已经将房子建好了,耗费了不少钱财,现在好了,这一切都打水漂了,房子没有,连钱财也没有了。老臣看,这些家伙是恼羞成怒了。”
“这个马周啊,看上去忠厚老实,没想到,这次也耍起滑头来了。”李煜轻笑道:“不要说,从这件事情上看,马周已经从书生向官员过渡了。营造燕京任务重,事情多而繁杂,是一个锻炼人的好地方。”
裴世矩和向伯玉两人相互望了一眼,顿时一阵苦笑,这个马周,在官员的眼中已经是十恶不赦了,可是在李煜眼中,这一切都是成长的表现,这就是差距。
“陛下,这些世家大族虽然不算什么东西,但到底是关系复杂,他们或许不会帮上我们什么,但闹事却是厉害的很。”向伯玉迟疑道:“要不要派人警告一下。”
“警告是没有用的,陛下,当初陛下让马周做燕京令,原本就是培养他处理政事的能力,现在看来,燕京在他手中处理的很好,当初的一片荒芜之地,现在变成了繁华膏腴之所,陛下当初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若是再将他留在燕京令任上,对于他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对于燕京的营建也未必是好事。”裴世矩摇摇头。
“阁老的意思,是让朕将马周调走?”李煜迟疑道:“只是这燕京差事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接下来的,马周定下来的规矩,不能就这么轻易之间毁掉了吧!”
“那就让马周自己推荐一个,相信他可以推荐一个合适的人,而且有陛下盯着,想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裴世矩立马说道。
“不错,阁老所言甚是。”李煜点点头,说道:“这样,让马周推举一个,等对方到任之后,迁马周为东北行营长史。大将军可是催了好几次了,手下无人,连个长史都没有,让马周去吧!刘仁轨为行军司马。两人一起帮助大将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