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ojw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香江的導演討論-第七百七十章 你嫌棄我?(求訂閱)-wl4oy

重生香江的導演
小說推薦重生香江的導演
“咳咳,你们这是怎么了?梦工厂一番动作就让你们吓成这样?”
“还有没有一点勇气?我发现一个问题,你们都很怕在商业上和他们对上,我也没有看见他们把那个公司赶尽杀绝啊!一个个的懦夫!”
李黄瓜直接在拍着桌子说道。
他看见一群人低着头做羞愧状,他更是怒不可遏,大声说道:“什么行业梦工厂一家能吃得下,我看他们在电影圈就是做到了百花齐放,有五十亿市值以上的电影公司,目前香江都是有十多家,他们赶尽杀绝了吗?”
“电影特效公司在香江目前有几十家,市值过十亿的也是不下于十家,还有在游戏配套领域也是有十多家五十亿以上的大企业……”
“这些难道是梦工厂施舍的不成,我要说的是只要梦工厂涉猎的产业,都是有一个赚钱的商机在等着我们,像你们这样只要人家涉猎的都不做,那不亚于是断送一个个商机。”
李黄瓜在会议上一阵狠批,让很多高管都是羞愧难当,在他喝口水润润嗓子的当口,他的得力干将霍建宁说道。
“董事长,说的太对了,这几年我们基本上都没有和梦工厂有什么冲突,还没有正面刚一下,我们就这副表情,实在是有点惭愧,我看我们公司筹划已久的码头计划现在就可以起动。”
其他人听了这话刚刚有点想要硬气一把的心情再一次落了下去。
“这,这梦工厂现在在东南亚基本上都有自己的码头了,而且都是在在发展很快的港口城市,我们插一脚竞争得过吗?”
“是啊!这几年他们就是不要钱似的在这上面投入,每年至少也是上百亿的投入,几年下来就是五六百亿港币了。”
“我们公司没有这这么多钱呀!梦工厂现金流太恐怖了!”
……
李黄瓜看见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也是有点沉思,以他的眼光来看,船运业现在已经到了黎明前的曙光,一番衰败之后是邀请起飞的阶段了。
这时候进入码头行业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可是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梦工厂太猛了,这几年在亚洲建造码头的速度,让他始终是有点惧怕。
其实不只是公司人有点畏惧梦工厂,而他自己也是如此。
还记得几年前的港灯公司,那时就是自家公司的现金奶牛,但是为了不想在和梦工厂有什么冲突,因此直接卖给了他们。
到了现在香江的电力公司就是只有梦工厂一家,尽管他们也是得到不少好处,比如香江的用电费用一降再降,他们在卖公司的时候得到的一笔巨大资金,现在已经是十几倍的回报了。
但是内心还是有一种逼屈,感觉自己内心胆怯了。
本来早就准备的码头计划一直在一推再推,现在他是想要奋起一搏了。
咚咚咚!
他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在其他人的目光朝自己汇聚而来之后,才说道。
“不管前面如何,码头的事情不能再拖了,我们不要管别人是个什么状态,只要做好自己就成了。”
“码头对我们主体是房地产公司的公司而言太重要了,只要有自己的码头,我们就能连带着开发出一大堆商品房。”
“在这上面就是一个源源不断的金矿,亚洲大的很,不是梦工厂一家就能吃下的,只要我们在其中咬上一口就能吃的盘满不满。”
最后李黄瓜直接一锤定音,把这事情给敲定!
“建宁,这码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在会议结束之后来到自己办公室,李黄瓜一脸郑重地对自己得力干将说道。
“董事长,您放心,我一定会极尽全力。”
霍建宁本来是坐在沙发上的,听到这话连忙起身说道。
“坐下说,坐下说,我们之间客气啥?”
李黄瓜连忙说道,但是眼神中流露出一阵满意,这个手下懂礼数、知进退、能力强,他用着太顺手了。
他看见霍建宁坐下之后又说道:“你打算在哪里开始入手?”
“内地!”
霍建宁想都不想就说道。
他看见老板有点迷糊的样子说道:“董事长,其实梦工厂虽然和内地很是亲热,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没有在内地建造自己的码头,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李黄瓜听了这话有点迟疑地说道:“这…我知道,但是以我所知内地商品房没有什么赚头啊!再有就是搞出码头也是要经济发达才有钱赚啊!内地…”
霍建宁很是自信地说道:“董事长,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就是在内地目前不搞商品房开发,单单是搞码头都是一笔很是值得的投资,应为内地经济要开始真正的起飞了,在这当口可以说在做什么都是大赚特赚。”
“那行吧!这事情交给你我放心,前期投资五十亿港币瞧瞧。”
李黄瓜很是霸气地说道。
他现在真的是有点财大气粗,目前他们的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等公司都是在大赚特赚,资产早就不是几年前的时候了。
目前李黄瓜能控制的资产不下于两千亿港币。
“阿纯,要是你能做到像红仔一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让其他人睡不着觉,那我就放心了。”
郑宇彤有点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老豆,又有几个能比得上他。”
纯官嘟囔着说道。
“你这说的我就来气,我让你有他优秀了吗?好好的一个公司落到你手里,几年下来被你搞成这样,还不得我当场出面给你擦屁股。”
郑宇彤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情就是有点窝火,自己儿子这几年在公司决策上频频失利,公司在原来的基础上基本没有多大的发展。
这样直接引来一群老伙计的不满,为此他不得不再一次亲自挂帅,目前每天都是在办公室处理一大堆文件,悠闲的日子刚刚过了没几年,又要操劳起来。
真是端不为人子!
纯官听了老父亲的话也是不敢多说什么,他这几年除了在文化地产上有点建树,其余的都是不值一晒。
就是文化地产也是赵红指点的功劳,再说这玩意还在投入当中,以后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
他这在公司干了一件很是愚蠢的事情,那就是那公司旗下的船运公司卖给了李黄瓜,这个事情虽然没有亏本,但是之后被自己老豆一顿臭骂。
“老豆,我到了现在都是有点搞不懂,您为什么对于我卖掉自家的船运公司耿耿于怀?”
纯官看见自家老豆还要长篇大论,于是就转换话题道。
“哼哼,你可知道为什么,梦工厂在不停的扩建码头?他们的船运公司的船只为什么越来越多?李黄瓜为什么这时候要进入船运业?”
“这…这,他们不都是说为了自家公司不被掐脖子而在完善产业链吗?”
“呵呵,你以为这样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是看见了船运业即将兴起的前兆啊!”
“老豆,兴起?我咋看不出来,全世界都还是一阵萧条之中啊!特别是在八七年股灾和去年曰本经融泡沫之后,全世界船运业一片萧条,我就是这样才把公司的不良资产给卖出去,只是没想到其他几家船运公司在老毛子那里捡了漏。”
“你不要把你那点浅薄的想法出说来,你可知道我们中华上下五千年,一直处于世界巅峰的时候是多长时间?”
“这有什么关系?大概除了近代以来的两百年,其他时间都是吧!”
“这就是为什么李黄瓜要买我们船运公司的原因,也是梦工厂不遗余力的发展航运业的原因。”
“老豆,你是说内地以后会变成世界的中心?这怎么可能!”
“呵呵,拭目以待吧!”
世界上永远不会缺乏聪明人,郑宇彤这这样的眼光其实很多人都是有,只是在实际过程中有点不敢赌或者是制约于某些事情,不敢放手一搏罢了!
到了今时今日,对于郑宇彤而言已经是功成身就了,再也没有那种一开始创业时的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除了李黄瓜在大刀阔斧之外,其他大亨也是拍拍胸脯,该干嘛干嘛,一切照旧!
四月赵红除了参加一下金像电影节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搞自己的书。
目前的金像电影节他已经不再花太多心思了,一切都是理顺了,按照以往的程序走就成。
目前亚洲只要是华语片都是能参赛,还有最佳外语片也是出炉。
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金像电影节是继欧洲三大和奥斯卡之后,名气最响亮的电影节,这一份沉甸甸的成绩赵红也是在其中出了很大力。
当然这也是与这几年香江电影一直很强势有关,在东南亚这些地方,虽然好莱坞电影也是在冒头,但是百分之六七十的市场份额,依然是属于香江电影。
这与梦工厂持续不断的深耕有关,也与香江这些年优秀电影人越来越多有关,他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南韩百分之八十的优秀电影人,都来到了香江发展。
这对目前南韩的电影业而言就是一个灾难,他们在香江拍摄的很多电影,在自己本国上映的额时候,效果出奇的很好。
在这方面梦工厂对于这些导演的扶持最高,其实赵红也是担心东南亚这些国家或者南韩他们发展起来本民族的电影业。
这样一来就会凭空多了很多变数,对于香江电影而言也是一个灾难。
尽管这时候的香江电影很是强势,梦工厂院线的发行渠道,理论上只要电影质量好,就可以发行全世界。
但是怎么都无法否定一个事实,那就是香江本土的市场太小了,现在一部电影最多有六千多万的票房,这一点票房完全养不起这么多电影人和公司。
全部是要依赖外部票房,这就比较危险,要是其他国家出台一系列不友好的规定,对于港片而言就是灾难。
金像电影节目前直接把东京电影节给比下去,至于金马直接就是不够看。
今年内地来参赛的电影很多,获奖也是不少,很多都是梦工厂参与的合拍片。
在赵红的一再强调下,电影节一直保持着质量为王,对每一个地区的电影都是一视同仁,在这方面难得显示出香江的大气。
收获的赞誉也是数不胜数,俨然就是华语电影奖项的旗帜。
赵红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创作,才堪堪把西班牙这个国家的兴衰给写完,他发现即使实在这样不太复杂的国家,他都是耗费了好大的精力。
可以预见接下来是个什么工作状态,要耗多少脑细胞。
赵红在写作至于就多多陪陪清霞,这小阿姨这一胎不知道为啥了,总是喜欢哭,只要有一点不顺心就哭了。
刚开始的时候赵红还有一点吃惊,一直很坚强的小阿姨这是闹哪样,原来了解之后知道,她是控制不住,只要有点不顺心就是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这可把赵红心疼坏了,因此只要有空他都基本上呆在她的身边。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那行,我每个月给你五十万,够不够?”
“那是不是太少了点?”
“服务好可以有额外报酬哦!”
……
“咯咯,你是在哪里学来的?这种话都能想到。”
以上是赵红和清霞的打趣之语,她笑得直露牙花子,感觉很有趣。
“这当然是我自己想的,有时候我真的想要做一个小奶狗,但是条件不允许啊!”
赵红一脸寂寞加遗憾地说道。
“你就臭美吧!长得倒是人模狗样,但是坏透了,那个阿姨想要收留你?”
清霞啐了他一口说道。
赵红颇为自得地说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人家阿姨就是喜欢我这一款,你看,你不是被我俘获了吗?”
哇!
清霞一下子又哭了起来。
“你嫌弃我老,你嫌弃我!”
赵红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这都能哭?
唉,我太难了。
这变脸的速度也是太惊人了吧!
……
(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