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2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笔趣-370 男子漢的默契推薦-wagjj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化学院,实验楼外的树坑前,史洋被包围了。
他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到这里的了,好像就是有人叫他出去一下,然后就被两根手指拎过来了。
面前,李峥组员齐齐整整。
本来,屠夷寇还在不知什么地方游荡,即便听说论文发表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但一听到可以揍人,立刻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
至于林茉茗,她只是听说有一个庆祝Party,虽然她中文很不错,不过距离理解“趴踢”这种谐音梗还有一定的距离。
而史洋,看着横在身前的李峥与莫念,回想起了初中被阿鲁巴的那个下午。
(【阿鲁巴】,东亚地区男子团体游戏名,与【千年杀】并称“两大猛男游戏”。)
(在南方省份,又被称为“磨树”,北方则称之为“树人”,这里“树”是动词。)
(其中蓟京地区还会表述为“锯人”、“杆儿人”,东北地区乐意称之为“砍大树”。)
(在各地称呼中,川渝地区最为独树一帜,称之为“撕胩!”)
就像初中第一次被阿鲁巴的那个下午一样,史洋颤抖地问出了那三个字——
“为什么?”
看着他一脸欠“树”的模样,李峥和莫念也是一个对视。
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罢了,但看到这个表情……
回来了。
一阵缥缈的清风吹过。
男孩子之间,那种阿鲁巴的默契。
回来了。
就连老一代阿鲁巴领袖屠夷寇,也不禁踏上一步,冲双掌呸了两口:“左腿我来。”
一见这个,史洋想也不想,扭身就跑。
然而气氛已经到了。
莫念那叫一个身高臂长,探身一个反擒便将史洋架起,李峥和领袖借势一左一右拎起了双腿。
三人一言不发,冲着树就去了。
常刻晴微微一怔,激动地捂住了林茉茗的双眼。
“什么呀,什么呀?”林茉茗挣扎着说道,“不是要亲儿嘴的时候才不许看的吗,他们要做什么啊!!”
常刻晴也很难解释,只好抱得更紧了一些:“听就好了……”
要说史洋,大小也是个肥仔了,但在主力莫念的擒拿之下,确实怎么挣扎都用不出力气,只能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为什么啊!!!这就是你们科学边际的庆祝方式吗!!随机献祭一个人给树咯???”
“多说无益。”李峥只沉哼一声:“树后再说。”
紧跟着,领袖摆动着节奏吆喝起来:“一!!!!二!!!!”
突然,后方一个熟悉的旺旺声音传来:“哎哎哎!!!你们干嘛呢?”
三人暗叫一个不好,紧张回头。
只见周毅激动地抬着眼睛快步走来:“树谁呢,史洋?”
“老周!!!救我!!!”史洋死命仰着头吼道。
却见周毅突然一个扭身,掏出手机:“哦哦……啊……那个事儿啊……你听我讲啊……”
他就这样,背对着史洋渐行渐远。
“周老板!!!”史洋惨叫道,“枉我鞠躬尽瘁……”
“好了,踏踏实实的吧。”李峥挑眉笑道,“环哥不参加已经很留情面了。”
莫念跟着点头:“确实,他刚刚那个表情,我都要让只胳膊给他了。”
“行了,再来一次!”领袖扬着嗓子再次逛悠起来,“一!!!二!!!……干!!!”
顿时。
武僧敲钟,司马光砸缸。
少妇捯蒜,猛汉劈柴。
撕胩!!!
“哇呜……”常刻晴看的都是身子一颤,下意识把林茉茗抱得更紧了一些,整张脸都给她抱扁了。
听着史洋逐渐式微的惨叫,她竟有种感同身受。
一桩子下去,领袖还不解气,只问道:“先磨为敬还是再来一轮?”
“行了,差不多了。”李峥撒手甩了甩,“再这样鼻涕都要飞出来了。”
常刻晴也是这会才撒开手。
林茉茗也是这会儿才喘过气来。
“干嘛这么使劲啊!!”林茉茗回过头,顶着脸上的两个大红掌印斥道,“不就是亲个嘴吗?当我在公园里没见过啊!”
“嗯……”
林茉茗见常刻晴的神色,感觉事情并不简单,看着仰瘫在地上的史洋自顾自嘟囔起来:“可那个声音又不像亲嘴,到底怎么了?”
“以后再跟你解释吧……”
“怎么?”林茉茗张圆了嘴问道,“难道还有比亲嘴更邪恶更不能看的事情吗?”
“啊……嗯……没有了。”
“那还不是亲嘴!!亲成这样……难道是莫念叔叔?!”
“好了,别问了……”
正当阿鲁巴似乎要结束的时候,化院友人,却才刚刚被惨叫吸引得从窗户探出头来。
眼见这阵仗,很不尽兴。
“再来一个!!”
“没看到!!”
“行不行啊!”
李峥抬头看着各专业化院友人期待的目光,不得不感叹……
史洋的人缘,真的太好了。
在这样的呼声中,李峥也有些下不来台,冲莫念和屠夷寇道:
“要不咱们返个场?”
“别!!!不是说好了树完就告诉我吗?”史洋满眼血泪地挣扎道,“你这样是要直接树死我啊!”
好在,亲还是周毅亲,眼见又要撞一轮,实在是忍不住,撸起袖管便上前帮起手来。
当然只是看上去是来帮手的,真走到树前,抬起的手还是压了下去:“好了好了,史洋你可要吸收教训啊,不然以后还得来。”
“什么啊!”史洋委屈起身,大劈着腿掸着裤子哭腔道,“就大白天的……我正高兴着呢……几个人就把我这样了……”
“你是真不明白啊?”周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后又望向李峥三人,沉然一点,背过身去。
“啊我我我!!我知道了!!”史洋惊吓之中,主动抱紧了大树,“是那个朋友圈吗?我打了码的啊,只显示了我的名字。”
“这已经是很重要的信息了。”李峥点头道,“有意窥探的人会得知我们一周内就已经做出成果,从而判断出实验的难度和周期。”
“可这……我不发他们也能知道吧?”
“还狡辩?”莫念踏上一步。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史洋换了个角度抱到了树的背面,依然很委屈,“那……造成什么后果了嘛?”
“还是不服?”莫念又是一逼。
“服服服!先给我讲明白成不成。”
就这样,几人围作一团,七八分钟的功夫,将全程盘了个干净。
“这么险的?”史洋不禁挠了挠,惊道,“就是说要不是老胡给力,搞不好有人抢发?”
“不是搞不好,是处心积虑要抢发。”李峥摇头道,“我们过去一周泡在实验室,根本不知道谁在背地里做了什么。”
“我相信一定与邴教授无关。”莫念比划着说道,“她从始至终都贯彻回避原则,甚至提醒我要小心,她如果想从我这里套东西实在太简单了。”
“我也相信。”李峥自信点头。
“你为什么?”
“眼缘吧……”
“不是啊,朋友们,我们理智一点……”史洋挠过之后,好像又回满了血,很来劲地分析起来,“我这个……肯定是有点得意忘形的成分在里面,今后一定注意。可问题是,真的有人会因为我这一条朋友圈,就能自信到抢发我们的课题了么?”
“我同意这个怀疑。”坐在旁边台阶上的领袖默默抽出一根香烟,“这么做是要得罪化院的,没有大概率的把握,没必要。”
史洋扭脸便骂:“那你刚才树我树的那么狠!!!”
“嗨,这事儿谁不上头。”屠夷寇说着又抽了支烟递向周毅,“来一根?”
“呃……不抽,谢谢……”周毅有些慌张,咋感觉是在被领导敬烟呢。
屠夷寇点了烟继续说道:“还有,胡海波不是无意中透露了一些细节么,好像看过我们的论文,如果这个判断是对的,那就一定有别的信息通道,史洋可以说是白被树了。”
“就是说嘛!!”史洋顿时痛哭流涕,“我冤啊!!!”
“别来这个,树你树的不冤。”周毅狠狠指了下史洋,“没吃过亏,你是真不懂啊。”
接着,进入了周毅的“真实案例”小剧场。
抢发论文这种事,谈不上司空见惯,但在学术圈混几年,也至少会目睹一次中招,也许是自己,也许是同学,甚至是老师。
一个论文最重要的是idea,其次是实现方法和实验数据。
这些内容,只被别人扫一眼,便会有被剽走的风险。
即便稿子投出去,也不得安宁。
这里,周毅讲了一个以前化院的案例,那时有两个研究生跟着导师做项目,做得很顺利,接近尾声的时候,导师在学术会议上没憋住,吐露了些许研究进展,结果就是一个月后,该项目被某实验室抢先加急研究并发表,而那两位研究生,过了很多年才毕业。
虽然谁都知道这是在偷东西,但人家就是说自己正在进行同方向的研究,从来没参加过什么学术会议。
这其实还算好的了,事情的起因毕竟是你自己嘴不严。
更加防不胜防的是“审稿人”出手。
一些混蛋审稿人,完全可以毙了你的稿子,而后拿你的东西改改凑凑,变成自己,或者交换给自己人进行发表。
即便不这样,在发现你的研究与他的利益集团重合的时候,也可以选择压下不发,让“自己人”加班加点抓紧发表。
这些恶行并不仅限国内,国际学术圈同样屡见不鲜,只是99%的时候都抓不到证据,外加审稿人也会看作者出手,通常会选择迫害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团队,如果是大佬挂名,那就犯不上了。
缘于此,周毅的策略是,但凡发表前的成果,永远不要对外透露任何细节,如果有人问起研究顺不顺利,就回答“基本顺利,等发表吧。”
当然,正常情商的人也不会这么问,就好像见面就问你有多少资产多少存款一样,绝对的熟人之间,也仅在气氛十分到位的情况下才敢这么聊。
但是,如果对象是史洋则不尽然。
史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傻小子的气息。
随口问一句“进展如何”,这逼搞不好真的会把实验数据喷你脸上。
周毅最后问道:
“所以史洋,有人问过你什么吗?”
史洋又急又恼:“除了那张图片,我真的什么都没对外吐露过。”
“周老师又没说你吐露。”领袖在旁仰头道,“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在看有没有人有这方面的动机。”
“哦哦哦。”史洋揉着脑袋道,“那太多人问了……我发了这个朋友圈,至少二十几个人问我发的是啥……”
领袖追问道:“其中有几个蓟大的?”
“七八个吧……不过都是化院的,跟这事儿都不挨着……”
“行了,史洋没透露就好。”周毅正色道,“这件事你们也长个教训,未发表的科研内容永远都是核心机密,分毫不要透露,并且要格外提防打听的人,这些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我不介意多说一次,有必要的话以后还会重复。”
几人连连点头称是。
“唉,第一次就有这种教训,也不是坏事。”周毅这便挥手告辞,“你们也别再深挖了,这种事99%都会无疾而终,更何况就算挖出来也只是一个未遂,有时间还是多学习,多找新的课题吧。”
“我们挖三天,没结果就算了。”李峥回话道,“有结果的话,还望周院长这边给予一些支持。”
“……”周毅沉默片刻,而后摇头道,“这个我不敢打包票,只是建议你有结果先跟我商量一下,我一定不会让咱们吃闷亏就对了。”
“这就够了,您忙您的吧。”
“嗯,这次的论文还有一些事要处理,随时联系。”
周毅刚走出两步,便又回头笑骂了一句。
“别整刑侦了,有空再树史洋一圈都比这有意义。”
“有道理。”李峥笑着点头,“那三天没结果,就再树史洋一轮了事。”
“我看行。”周毅笑哈哈离去。
“就过不去了不是?”史洋惨兮兮骂道,“好歹换个人啊。”
“史宝儿,成熟一点吧。”李峥抬手,扫过了莫念,扫过了领袖,又点了点自己,“我们这三个,哪个好欺负的样子?”
“那……那还是我的错了嘛!!”
“游戏里的史莱姆也是这么想的。”
……
午餐过后,李峥回书院宿舍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氛围的变化。
那些似曾相识的看怪物的目光,让他意识到,好好的蓟京大学,又被他学成了樱湖中学。
所谓憋佬就是这样,只有憋到有自信秒杀一个领域了,才会踏进去。
出名要趁早的事情还在发酵,暂时无须关注。
先把收成搞了吧。
【恭喜您!】
【障碍者专属指引任务,点亮新科技,成功完成!】
第一次弹出这个提示正是在会议室中,大概也是论文公开发表的那一刻。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任务完成的充分条件,是否是必要条件还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系统好像十分体谅障碍者的样子,连信息划过的速度也比以前更慢了一些。
【下面进行结算——】
【学力:3577→3586↑】
【初始学资:421】
【任务奖励:+300。】
【与周毅、张石磊、胡增武、莫念、常刻晴等合作所得:+102】
【自张善栋、胡海波、吴越等掠夺所得:+37】
【声望、资源累积所得:+213(结算后仍会累加)】
【总学资变化:421→1073↑↑↑】
【障碍者任务专属奖励:任选一项售价在学运20以内的技能。】
画面随之跳转到“学运商店”。
李峥手一搓,障碍者什么的,这可就香起来了。
只是……
数理化生,文史地哲……
从【生物王子】到【口算大王】,从【日码三万】到【五国语言包】他全想要。
至于有没有尤其想要的……
因为都是售价20以内的技能,反倒很难挑出出类拔萃的。
非说的话,【日码三万】,一天干他三万字的论文似乎不错,但仔细想想,自己堂堂魔皇,学习加成已经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这三万似乎也不过是提升手指关节的耐受力罢了。
选来选去,憋佬还是选择了憋佬。
等哪天水平不够用的时候再买吧。
暂且跳过此项奖励后,指引任务似乎……迎来了结尾。
【恭喜您,您在16天内即完成了第一步指引任务。】
【您已经证明了自己,因此可以随时选择放弃指引任务线,自由学习。】
【请问现在是否立即回归自由学习?】
要……
吗?
李峥凝滞了!
搞一张残疾证混政府补贴这种事……
他自然是不耻的。
可……唯独在学习上……
他比任何人都贪得无厌,不择手段。
是继续享受障碍者的任务线……
还是做个有尊严的魔皇。
他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