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uo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華夏人的情結 (第一更)相伴-yg5b1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没过多久,艾米丽就端着一盆热水过来了。
向南先是测试了一下这幅《清明上河图》不会掉色之后,这才从一旁取来白色的羊毛巾投入热水中,开始清洗起画芯来。
莉娜也没闲着,她也拿着蘸饱水的毛巾,将热水淋到画芯上,协助向南清洗起来。
至于艾米丽,一盆水显然是不够的,她还得去准备更多的热水。
实际上,文物修复除非是大面积的画作,否则的话,一般情况下基本上都是一个修复师负责修复。这幅《清明上河图》够长,足足有9米多,光靠向南一个人来清洗的话,估计一上午时间都不一定够。
用掉了三盆水,这幅画总算是清洗完了,向南和莉娜用干毛巾将画芯上多余的水分吸走之后,整幅画卷看起来比之前亮堂了许多,而整个画芯之上,只剩下返铅的部分,以及长了霉斑的地方清洗不掉了。
“莉娜女士,画芯返铅的部分,就你和艾米丽小姐来处理吧。”
向南拿毛巾擦了擦手,继续说道,“处理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用毛笔蘸着双氧水抹在返铅的部位上,对,就是画芯上发黑的地方。”
顿了顿,他又提醒道,“不过,你们在涂抹双氧水的时候要小心一些,没有返铅的部位不要沾到双氧水,不然的话,会有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那样就麻烦了。”
莉娜问道:“好的,那您呢?”
“我来处理那些红色霉斑。”
向南抬手指了指画芯上面那一片一片,如同人身上的癣疥一般的红色霉斑,笑道,“这个相对要复杂一些,我会将它们处理掉的。”
古书画存放日久受潮之后,最容易生红霉或泛黄发黑,对于发霉部位的处理方法,是先用0.5%高锰酸钾涂刷有污迹的地方,等到药水颜色由红色变为茶色时,再刷上2%的草酸溶液使茶色变白,污迹去掉之后,再用清水淋洗,一直到药水冲洗干净为止。
实际上,化学方法对去除污渍虽然很见效,但对文物损伤也大,因为这些试剂主要是通过氧化和溶解的作用,来去除霉斑、油渍等污渍,有的试剂氧化作用很强或带有毒性,即使是反复冲洗也很难完全清除掉。这会使得文物在以后的保存之中,一直受到残留药剂的侵害,最终使得纸绢发脆,甚至是粉化。
基于此,对于古书画文物的污渍处理要非常慎重,如果污渍不严重的,对书画影响不大的,最好不去作处理。
向南说完之后,便和莉娜、艾米丽三个人开始分头行动起来,这幅《清明上河图》画幅很大,返铅、长霉斑的地方也多,东一块西一块的,要处理起来也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等到向南和莉娜等人忙完后,又用清水将画芯上的药水清洗干净,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在博物馆的食堂吃过了午饭,向南又带着莉娜和艾米丽继续开始修复《清明上河图》的其他问题。
……
卡尔德艺术博物馆,是兰顿市内颇有名气的私人博物馆,它是卡尔德家族于一百多年前建立的,主要是收藏整个家族收集来的各种文物艺术品。
在博物馆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卡尔德艺术博物馆的拥有者鲍勃·卡尔德正坐在沙发上,他端着一杯红酒在手里缓缓地摇动着,看着坐在面前的一个长着一头白发的中年人,笑着说道:
“狄克拉,你的意思是,那位神奇的华夏文物修复师向南,已经来到兰顿了,而且现在还在达因博物馆负责修复文物?”
“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向詹姆斯打电话求证,尊敬的卡尔德先生。”
这位叫狄克拉的中年人耸了耸肩,他撇了撇嘴,说道,
“我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说过了,向南会到兰顿来,可惜你不相信。那可是我在F国的朋友加利特亲口告诉我的,要知道,加利特和向南合作了可不止一次了。”
“我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鲍勃·卡尔德喝了一小口红酒,咂了咂嘴,说道,“反正,我又没打算跟这位华夏人有什么瓜葛。”
“卡尔德先生,您又何必这么说?”
狄克拉放低手里的高脚杯,将右腿架在了左腿上,身子往后面靠了靠,笑着说道,
“谁不知道,您手里有一件价值连城的清乾隆款斗彩加粉彩暗八仙缠枝莲纹天球瓶?这件天球瓶在一年前不小心将瓶颈磕破了一个口子,哪怕兰顿城里有文物修复店,您也不敢放手交给他们修复。现在向南来了,您还能忍得住不找他帮忙?要知道,向南可是全世界唯一一位成功修复了南宋曜变天目盏的修复师,如果连他的修复技术您都信不过,那还有谁您能信得过?”
“呵呵,你知道得倒是挺多。”
鲍勃·卡尔德将身子往沙发里挤了挤,让沙发也忍不住痛苦地呻吟了几声,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笑着说道,
“可是,狄克拉,你也知道,向南现在在达因博物馆里修复文物,就算我们想邀请他来帮我们,就算他同意,詹姆斯恐怕也不会愿意吧?”
“那有什么关系?”
狄克拉一脸不在意,说道,“向南也只是来达因博物馆帮忙一段时间罢了,詹姆斯可没本事将向南留下来,他也管不着向南做什么事。再说了,我们也完全可以等到向南忙过了这段时间,再去找他。”
顿了顿,他又笑着说道,“我可是打听得很清楚了,这向南虽然修复技术高超,但为人很好说话,只要我们能够拿出有足够价值的华夏文物,他就会十分愿意为我们修复文物。”
“他不要现金吗?一定要华夏文物?”
鲍勃·卡尔德愣了一下,问道,“这是什么奇怪的爱好?”
“那我就不清楚了。”
狄克拉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也许这就是华夏人所谓的情结吧。但是,管他呢,只要他愿意帮我们修复文物就好了。”